第一百六十八章:得失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楚知州厉言疾声,再不复之前的客气。却也是豁出面皮来,不管如何,先将臭和尚拿下再说——痛失爱子,知州大人心情之恶劣憋闷,早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况且,他还隐隐瞧出,这臭和尚分明察觉到某些端倪,却不肯道出。

    知情不报,就是罪过,哪怕对方是身怀术法神通的高人,楚知州也怡然不惧,定要拿人。

    臭和尚深深望他一眼,并不挣扎,任由侍卫将铁链铐在手腕,以及脖子上,反而露出一抹笑容:

    “知州大人不问青红皂白,锁拿贫僧,就不怕报应?”

    楚知州双瞳一缩,并没有被他言语所动,冷笑道:“你这妖僧,竟敢恫吓本官,罪加一等。来人,给我掌嘴!”

    一声令下,当即有侍卫撸起袖子,狠狠地一巴掌扇在臭和尚的脸颊——

    啪!

    声音清脆。

    “哎呦!”

    发声叫痛的却不是臭和尚,而是掌嘴的侍卫。只见他左边脸颊高高肿起,五道指印分明。刚才那一巴,竟似乎是自己掌掴自己,说不出的诡异。

    臭和尚仰天大笑:“等闲红尘三千丈,无穷因果半点心。不好沾呀,果然不好沾。本想走捷径,不料向上一路,学者劳形,罢了,罢了。”

    说着,浑身轻轻一挣,那些精铁铸就的手铐铁链便如豆腐般节节断裂破碎,掉在地上。

    楚知州一见。大惊失色,身子先退开好几步,差不多靠近门口处了,大声喊:“左右速速拿人!”

    但未等侍卫近身,臭和尚已身子轻盈地朝着墙壁大步迈过去,使出一记《穿墙术》来,“嗖”的便现身到了外面。

    那数名侍卫呐喊着扑上来。幸好及时停住,否则只怕会一头撞上墙。

    楚知州看见这般鬼神莫测的手段,呆若木鸡!

    却说臭和尚出到外面。见到兵甲林立,面色微微一紧,心道:好在楚知州只带了三百兵甲。若果上千上万,血气如蒸,自己诸多神通手段却不好施展开来,难以闯出去。

    ——凡人五气,每一类对于神通术法都有一定的反噬作用,越是旺盛纯粹,反噬效果越是严重。

    诸多兵甲,突然见到臭和尚穿墙而出,吃了一惊。不过他们都是精锐之众,惊讶过后。迅速反应过来,齐声呐喊,声威更壮,哗啦啦的把持兵器冲上来。

    臭和尚不慌不忙,灰色僧袍一卷。驭出一个淡黄遁光,平地席卷起一阵狂风,呼的,人便穿过去,瞬间消失不见。

    一干兵甲面面相觑,连追赶都赶不及。视线内便丧失了臭和尚的影踪。

    “人呢,人呢……”

    楚知州有些慌张地赶出来,问道。

    当即有统领禀告过程。

    楚知州听见,作声不得:这可是真正的陆地神仙本事,玄奥莫测,万一逼得急了,再使出飞剑来斩杀自家脑袋,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左思右想,都不是路。赶紧吩咐收兵,打道回府。

    坐在轿子内,心还是虚的,许久才平复下来:此事定然要禀告朝廷知晓才行,好定个章程下来……

    臭和尚祭起遁光,一溜烟的便来到城隍庙内,遁入后面清幽的院落。遁光收起,显出人形。明白这一番行径,冀州城隍肯定已知晓。

    果不其然,过不多久,一只皮毛花白的猫儿唰的一下出现在屋顶,瞪着一双碧莹莹的眼睛看下来。

    臭和尚灵眸开启,立刻看出猫头顶上灵光闪烁出一尊神人形象,面红须黑,面相威仪,正是冀州大城隍,出身蜀山的中位神仙。

    其眼下只不过是一缕念头,便能化出栩栩如生的形象,这等修为,几乎已接近真仙境界。

    臭和尚拱手施礼,道:“见过道兄,未请教。”

    猫儿张口,口吐人言:“某乃蜀山黑铁,冀州大城隍是也。”

    “黑铁”此名,臭和尚以前也曾听过,算是声名赫赫的一尊人物,没想到就在冀州担当大城隍一职。

    “原来是黑铁道友,孤空寺臭和尚失礼了。”

    黑铁淡然道:“阁下乃孤空寺的天下行走,莫非要在本城长住?”

    臭和尚面露苦笑,合十道:“阿尼陀佛,惭愧。本想借天时地利,建庙普渡,却没想到反而纠缠上了因果,稍后便要离城而去。”

    “哦,那你来找本座,所为何事?”

    臭和尚一字字问道:“闹市当街,飞剑斩首,可是蜀山手段?”

    猫儿身上的毛猛地一爆,耸立起来,脊背弓成一张强弓模样,仿佛要发怒:“阁下言语未免失措,岂可无故揣测质问?”

    臭和尚叹道:“贫僧就知道不会有结果,如此,告辞!”

    说罢,祭起遁光,倏尔远去。却是直接出城,远离冀州了。

    庄严的城隍庙,屋檐之上,一只猫儿忽而人立而起。两只大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目送臭和尚远去,骤然用一个极低的声音嗫嚅道:“到底是谁出的飞剑?不行,此事发生在冀州城,身为大城隍,本座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

    “喵!”

    猫儿猛地发出一声本能的叫唤,原来是那神念已离体而去。它霍然醒转,浑浑噩噩不知发生何事,身子一个纵跃,跳下屋顶,消失在一处角落。

    ……

    “君生……”

    黄超之眼神复杂地望着叶君生,心里感觉莫名地怪怪的:似乎自己认识叶君生以来,一路风雨,可总是能化险为夷,平安度过,是偶然吗?

    应该是吧。

    对于叶君生,黄超之认为知根知底,其不可能会搞出什么手段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气运”?

    传闻有说:“气运在身,凡事无碍。”

    这在叶君生身上一一明证过了,真是令人羡慕。

    黄超之心里感叹着:在天华朝,气运一说由来已久,非常有理论基础,许多读书人都深信不疑,自然包括他在内。

    叶君生长叹一声:“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恶有恶报,古人诚不欺我也。”

    黄超之与刘天辰听了,十分无语。

    晚饭叶君生是回独酌斋吃的——叶君眉虽然进读惜月书院,但时不时就会约定回家做饭。美其名曰:改善伙食。

    用膳过后,洗漱完毕,说了些闲话,叶君生回房开始今天的修炼功夫——准确地说,要检验吸收收获才对。

    楚三郎不思悔改,放言威胁,登时激发叶君生的杀机:他讨厌麻烦,但绝不害怕。更不会像那些狗血剧情一样,总要等敌人坏事做尽,犯下累累恶行后才忿然出手……

    叶君生从不会如斯作想,故而一出手,便是真正的杀手,除恶务尽,一了百了。

    这一次,他本来都抱着新成型的飞剑会受玷污的最坏打算,熟料斩下楚三郎的头颅之时,居然发生了一些玄乎的新变化。

    一方面,飞剑沾血,不可避免受到了些玷污,被血气腐蚀,并滋生出一丝煞气来——杀人,不管杀好人坏人,法器法宝都会产生煞气。这煞气有一定的反噬危害性,必须及时炼化掉,否则积累起来,甚至可能将整件法器或法宝毁掉。

    当然,邪门法器法宝另说,它们反其道而用之,却要吸收煞气。

    叶君生修炼贤道,自然与煞气相冲。更何况飞剑“将进酒”新炼就不久,本质未稳,受玷污的影响更大。所以现阶段,他都尽量不愿意驾驭飞剑杀人。

    对付楚三郎,属于意外。

    更意外的是,当飞剑斩下楚衙内的头颅时,居然在瞬间吸收到了一批民心民意,融进了飞剑本体内。

    在此过程,并非飞剑主动,而是民心民意主动投入过来,自动献身般,怀着高兴的心情融化进飞剑里头,使得飞剑更加纯粹,更具杀伤力量。

    如此变化,当其时叶君生就察觉到了,心花怒放,很快想通其中关窍:肯定是楚衙内骄横跋扈,滋扰民生,从而激起民怨,缭绕不散。并衍生出意愿来,期望能有人横空出世,斩杀楚三郎,为民除害。

    这,便是民意。

    与此同时,恰好叶君生飞剑出窍,一举杀掉楚三郎,便等于无形中满足了这一部分民众的意愿,所以才能吸收掉他们的念力。

    民意如水,不但当场便炼化了飞剑上因为杀人而产生的煞气,还让“将进酒”的本质纯粹了一分,足以抵过叶君生十几天的苦功成果。

    民意即天意,果然有道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感觉很好。

    叶君生感受到飞剑的轻快自在,本身的心情都随之变得非常愉快起来。至于楚知州那边的侦探追查,他并不过于担心。任其将整个冀州城翻过来,都难以查到自己头上。

    神通手段,鬼神莫测,岂是等闲?

    或者,最需要注意的应该是冀州大城隍那边,如果他介入来,却要小心些。不过有天地玄黄顽石印在,只要谨言慎行,可保无恙。

    话说,最近宝印的破解又有新进展,再多破除了两重禁制,端是件大好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