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拒绝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清明之日,祭奠鼎盛,万众香火念力缭绕。到了夜深时,冀州大城隍便祭出念头来吞食,享受众多信奉祭奠。

    立在笔架塔上,叶君生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内心颇有触动,对于玄虚的神仙世界,有多一分了解。

    再看城隍庙的上空,除开无数香火念力所化的青气云层,其中可见一道紫气、一道赤气,都有婴儿手臂般粗细,霸气威武,盘旋成一个玄奥形势,守护在庙观之上。

    这等威势,可比彭城小城隍强多了,简直不在一个等级之上:神分等级,若说彭城小城隍是小神,那么这冀州大城隍便属于中神层面。

    在如此中神面前,叶君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暴露痕迹,观望了一会,觉得时候差不多,当即下塔,飘然返回。

    在半路上,却遇见两名青面赤膊的鬼兵。矮于常人半尺,青面獠牙,头顶一撮红发,上半身光膀子,只胯部围一张黑色的不知名兽皮,遮掩住羞处。兽皮上面描绘一幅类似标志的图案,能看出是一座庙观的形迹,还绣着“冀州大城隍”等字样。

    两名鬼兵,手里各拿着一柄三股刚叉。它们一边走,一边说着话,音声渺渺,非阴神出窍不得听闻:

    “我们快些过去,今夜大老爷升帐点兵,若错过时刻,少不得被判官训斥。”

    “今日清明,大老爷怎地突然要升帐点兵?”

    “这个我如何知晓?”

    “莫非三十三天近期有大事发生?要开打了吗?”

    “你问这些作甚。快走快走……”

    两鬼兵说着话,与叶君生擦肩而过时,其中一个猛地,若有察觉地望了望叶君生所在的位置,只是毫无发现。

    另一个不耐烦了,嚷道:“你又作甚?”

    “刚才似乎闻到生人气息。”

    另一个东张西望,哪里有动静。不禁晒然道:“都说你这鼻子不灵光,一天到晚疑神疑鬼,不与你说。你慢慢嗅,我先走一步。”

    “哎呀,我不就一说嘛。等等。”

    加快脚步,迅速跟了上去。

    叶君生站定,目送他们的背影,若有所思:三十三天设坛封神,共三百六十五位正神,每人掌握玉符敕命,手底之下自然也会豢养兵将。诸如鬼兵鬼将、道兵道将、佛兵佛将,名词不同,本质都一样。其中各有养兵法决门道,各家有不同。

    所谓“剪草为马。撒豆成兵”,所说的便是这般道理。

    关于这方面,叶君生颇有兴趣,而天地玄黄顽石印的乾坤天地空间,正是一方畜养兵将的最佳法宝。但他手头没有秘籍口诀。不得其门而入,也不知这兵将该如何养起。

    回到独酌斋,飘入房间,魂壳合身不提。

    第二天到书院,刚进入大门就见到楚三郎那一匹千金难买的汗血宝马正傲然地拴在空地上,两名健仆殷勤地侍候着。生怕又掉了一根丝发,招惹一顿鞭打。

    养马绝非轻松之事。

    比起牛,养马所要花费的心思要多好几倍,更何况这是一匹高贵无比的宝马?更加要小心谨慎,每日都需要专人料理。宝马每顿所食,都要熬豆浆,混合鸡蛋等各类精细饲料搅拌在一起,放入马槽中。

    光是一顿马饲料,每日花费便足够普通人家的日常开支。

    今天这楚衙内来得倒挺早……

    叶君生瞥了那宝马一眼,迈步进入学堂,时间还早,任课的夫子没有来,生员们自由交谈说话。

    叶君生刚一坐下,忽而有随从过来,请他到外面去,道是楚三郎有请。略一沉吟,叶君生便跟着他出去,最后转入一个清静的学舍之中。

    那楚三郎正在里面,长身站着,见他来了,略一拱手:“叶君生,听说你是咱们北方的第一才子,能写得一手好文章诗词。”

    叶君生淡然道:“都是别人抬举,当不得真。”

    楚三郎哈哈一笑:“真也罢,假也罢,不说那个虚的。”顿一顿,一拍手掌,当即有随从走进来,手里捧着一块托盘。只因盘上覆盖着一张红布,瞧不见里面盛装着什么。

    随从直接将托盘摆在叶君生的面前。

    叶君生一怔:“这是?”

    随从当即掀开红布,登时金光灿烂,竟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两行金元宝,都是五两一锭的规格,精致灵巧,光芒熠熠。这是足以令人疯狂的光彩,世间最能骚动人心的阿堵之物。

    叶君生双眸眯了眯,心里已有分寸,却不说话。

    楚三郎打量他一眼,这才道:“四十两金子,买你诗词各三首,就以明天的踏青为主题吧,来人!”

    一声叫唤,马上又有随从端着文房四宝进来,在叶君生面前摆开,还很殷勤地磨起墨。

    不多久,墨磨好,随从提过一支笔,恭恭敬敬地道:“叶公子,请!”

    叶君生没有动,到了这时候,他自然懂得楚三郎的意思,不外乎买诗词罢了。如此状况,并非罕见。在文坛之上,往往有出身富豪的纨绔弟子请人代笔,做些好诗词来,而署上自己的性命,藉此博取名声。

    在私地里,这已成为一个不成文的暗规则。

    楚三郎看着叶君生,脸上依然带着温润的笑意:“叶君生,如果你不是很笨的话,应该知道我是谁。”

    “我知道。”

    楚三郎大笑:“那就好,实不相瞒,我自幼开始便有一种天生的魅力,每当提出要求,别人都不会拒绝。比如说小时候我要吃奶,奶妈们便会争着脱衣服;我要吃哪家店铺的招牌菜,下人们便会快马加鞭去买来,送到我面前;又比如夏天的时候我感觉很热,要冰块,那么冰块就一定会及时出现;我要哪个女人的身子,她就一定会乖乖躺在床上等着……”

    顿一顿,盯着叶君生的表情:“现在,我要你写出六首关于踏青的诗词来,然后拿走这四十两金子。”

    他的目光很犀利,像两把刀子。不过叶君生的神色却如同古井无波,一点波澜都瞧不出来,很平静。他伸出手去,拿起一锭金子,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五两重的金子,有些重手,那种沉甸甸的感觉,很能让人踏实下来。

    楚三郎见他意动,登时又笑了,只是叶君生接下来的那句话,就像往他脸上割了一刀,很疼——

    “四十两黄金换六首诗词,这笔买卖倒不错。只不过近期我没兴致,莫说六首,一首都做不出来,所以,只能抱歉了,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再找我。”

    楚三郎双眸寒芒一闪:“本公子被人拒绝过一次,就不会再要求第二次。”

    叶君生“哦”了声,歉意地道:“如此,那小生也爱莫能助。”

    楚三郎死死地瞪着他,仿佛要看透他的内心究竟作何想法:区区一个破落户的子弟,哪怕三试第一,获得过几个诗魁,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名秀才书生罢了,无权无势,居然敢违抗自己的要求?

    这小子,是故作清高吗?

    想到这里,楚衙内一字一字地道:“叶君生,你不妨再考虑下,如果在明天踏青之前,能写得六首诗词来,我们的合作依然作数。”

    叶君生很干脆地道:“不用考虑了,写不出就是写不出,楚公子何必为难小生?”

    “好,真好!”

    楚三郎不怒反笑,用眼神制止了随从的动作,负手笑道:“看来从此以后,本公子这匹汗血宝马要重新找个马夫了,如果让什么北方第一才子来替本公子养马,一定能把宝马养得更加膘肥健壮。”

    说罢,甩手大踏步走了出去。

    那随从指着叶君生喝道:“你这寒酸书生不识抬举,日后有你好果子吃。”端起金子,文房四宝等物,紧跟自家公子出去了。

    叶君生拍拍身上衣衫,径直出去上课。再看楚三郎的位置,空着,想必人已纵马出去发泄了。

    上完课,刚走出门口,便被黄超之拉住,走到一边,一脸焦急地问道:“君生,你何故恶了那楚衙内?”

    叶君生问:“这么快你就知道了?”

    黄超之一跺脚:“哎呀,君生,这下你闯了大祸,可如何是好?”

    “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黄超之急声道:“早传开了……这厮放言出来,让大家擦亮眼睛,他要让你去当马夫,帮他养马呢。”

    叶君生晒然道:“他当着我的面时,也这么说过。”

    见其犹自不以为然,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样子,黄超之真是有点憋闷,赶紧出谋划策:“君生,你与学政大人交好,赶紧去找他分说吧。如果等楚衙内动手,那就晚了,他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主。踩死我们,如踩蝼蚁。只要学政大人愿意出面,那事情还有转机。”

    叶君生笑道:“君生,不必过于紧张,也许楚三郎只是说说而已。”

    “说说而已?”

    望着叶君生,黄超之几乎怀疑他又变成那不通人情世故,不懂世情险恶凶狠的叶书痴。

    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楚三郎可会是那种“说说而已”的家伙?

    熟料叶君生的神情很认真:“超之放心,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如果楚公子真要硬来,我会跟他讲道理的。”

    “讲道理?”

    闻言黄超之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我所讲的道理,相信楚公子一定会听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