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夜雨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夜色苍茫,道安府也在下雨,黄家。

    黄超之肃立在厅堂上,低着头,一声不敢出。只因站在他面前的父亲已是满面怒容,近乎到了暴走的边缘:“超儿,你实在令我太失望,那可是价值五十五贯钱的一座大宅子呀!你竟然不与我商量一下,当即拱手让人了。败家子,简直败家子。”

    黄超之刚想开口,又被一顿训斥给打断:“我知道你的心思,你觉得叶君生他日会高中,故而想提前打点下一番人情。可你有没有想过,自古以来,乡试可是那么好过的么?就算过得乡试,当了举人,仍是没用,后面还有会试殿试呢。若果拿不下进士功名,就无法得到官身,一样不堪大用。”

    黄超之抬起头,道:“爹,孩儿不仅仅是做人情,还真心与君生为知交。我相信,以他之才,定非池中之物。”

    黄父冷笑一声:“你相信?哼,爹阅人比你多十倍,多少惊才绝艳之辈,然后流逝如流星?亏得他还敢用一幅字来当屋资,实在太坑人了。”

    说着,手里就拿起那幅字,啪的打开,见到上面,端端正正是“祥瑞镇宅”四个大字。

    平心而论,字写得不错,苍劲有力,力透纸背,很精神,但也就如此而已。关于字画这等艺术品,黄父也有涉猎,字本身其实只是基础,名气才是关键。

    非名家不得高价。

    可他叶君生算书法名家吗?

    无可否认,他的诗词做得好,力夺道安诗会和孤云峰诗会的头魁。然而诗词归诗词,书法归书法,不可一概而论。

    再说了,就算名家的行情,诸如这样的小幅字,最多也就是一贯钱而已。

    黄父越想越觉得亏,越想越觉得心疼,脾气发作起来。就要双手一撕,撕掉这一幅字,好落得一个眼不见为净。

    “不要呀。爹!”

    黄超之见势头不对,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黄父叹息一声:罢了罢了,木已成舟,总不可能再让儿子去退换回来。留得这一幅字在,好歹算个教训吧。

    “超儿,你且起来,到书房抄祖训五十遍。为父要让你深刻明白,一丝一缕。赚之不易;一文一钱,物力维艰,你听懂了吗?”

    黄超之恭敬回答:“是的,爹。”

    “还有这幅字,一并拿走吧,看着心烦。”

    把字帖一甩,气呼呼出了厅堂,出门去喝闷酒去了。

    黄超之默然拿过那幅字。回到书房中。并未第一时间抄祖训,而是打开字贴,慢慢看着:他当然明白这幅字不可能值太多的钱,但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岂能处处计较?

    只不知道,叶君生如今游学到何地了……

    ……

    冀州城同样下着雨。细细的雨幕飘落下来,好像人的情怀。永远都不会断绝一般。

    独酌斋中,墙壁上十幅字好好地挂着。这都是叶君生游学出城前所写好的,挂在店铺中卖,不过还不见动静。

    书帖的市场有限,再加上价格不菲,舍得买的顾客可遇不可求,需要等待时机。

    不过叶君眉可不担心生活问题,哥哥莫名其妙地夺得孤云峰诗魁之后,短短时间内便以一贯的高价卖出了十幅字,再加上前期的,积蓄丰厚着呢,宛然成为个小财主婆。

    这些钱,并没有存进钱庄里,换成银票,而是以最真实的形态存放在叶君眉的床底下。

    也许是穷怕了,苦怕了,每当想着自己在沉甸甸的十几贯钱上面睡觉,那感觉就特别美,睡得特别踏实。

    房里点着灯,江静儿在写字。她进入惜月书院后,虽然上课老走神,闲余还经常诱惑其他女子跟着学武功,对于正经的课程学得哪叫一个囫囵,不过还是有一些进步的。

    比如说字写得端庄娟秀不少;比如说熟读了好几首诗词,听着窗外的风雨声,她情绪波动,莫名地便默写下这么一首——

    “君问有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夜雨寄北》,出自大诗人李商隐之手。

    “咦,静儿姐姐在写诗呀!”

    背后突然传来叶君眉的声音。

    江静儿不禁吓一跳,慌张之下,墨汁都滴落数点在雪白的纸上。

    “在写什么诗呢,让我看看呗?”

    叶君眉一脸狡黠的笑意,有点小捉弄的意味。

    江静儿面皮有些涨红:“哪有写什么?”身子做贼心虚地遮挡在书桌前,不让叶君眉看见。

    就见叶君眉嘻嘻一笑:“静儿姐姐,其实我早看到了。”

    “你,你看到了什么?”

    “嘿嘿,看见你脸红了呀。”

    江静儿一呆,这才明白自己居然被她捉弄到了,不禁气哼哼地去胳肢她。因为叶君眉最怕被人胳肢了,一挠就咯咯地笑个不停,人儿还会缩成一团呢。

    很快,房间里便传出两女开朗明净的笑声,就算风雨都不能掩盖。

    嬉戏得有些累了,她们就很不雅观地并肩躺在床上,头发都送掉了,瀑布般倾泻着,交织在一块,不分彼此。

    “静儿姐姐,你是不是想我哥哥了?”

    “没有。”

    江静儿的回答非常干脆。

    叶君眉忽而幽幽一叹:“可我想他了。”打记事起,兄妹俩就相依为命地过着,那时候虽然哥哥不事营生,只会埋头读书。但只要少女的心想起,家里还有这么一个哥哥在,并且需要她,她就非常有干劲。

    这是一种本能的精神寄托,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

    如今分开,要诸多时日才能相聚,叶君眉难免感到心焦。

    江静儿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道:“他会照顾自己的,别担心。”

    叶君眉睁着乌溜溜的眼睛,道:“这个倒是,我的哥哥本事可大着呢。”回想以前的经历,仿佛耳边回想起叶君生的话:“有哥哥在,不怕!”

    只是现在,哥哥你身居何处了呢?

    ……

    轰隆!

    漆黑的夜空之上忽然打起一声闷雷,似乎要敲醒大地。

    这一声雷鸣来得有些突兀,本来正在读一卷书的叶君生骤然抬起了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