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争魁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从今以后,你最好还是不要用剑,也许能活得更久一些。”

    谢行空对着万剑生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很慢,语气很诚恳,这本就是金石良言。

    只可惜真话,往往总会刺伤人心。

    但最起码,江静儿认为他说得非常对。如果万剑生对叶君出手,他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回想刚才谢行空低头要向叶君生拜师学剑的情形,少女的心就跳得很快很快。在她心目中,江湖第一神剑本为偶像,不过经历陈家乡之事后,梦想为之幻灭。

    而如今,曾经的偶像居然在向曾被自己判定为百无一用的曾经未婚夫拜师!

    实在不可思议。

    望向叶君生的眼神,悄然再度发生变化——

    万剑生夺门而出后,谢行空的身影也消失于门外,飘然不知所踪。这名行踪飘忽,从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神秘剑客,本身就是一个谜。他执著于剑道,毕生孜孜以求,不过道不同,不相与谋,他与叶君生注定不会成为朋友。

    天上月正圆——

    孤云峰上,诗会**迭起,渐渐到了白热化阶段。

    “看来叶君生,真得不会出现了。”

    郭南明的言语带着一种惆怅寂寥之意。他闭门用苦功,简直呕心沥血,所为的最大假想敌,就是叶君生。

    但今晚,叶君生居然缺席,郭南明就好像运起全身力量一拳打出时,竟然没了目标,有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

    “好在有柳临渊与赵庆宝在……”

    想到这一点,郭南明的情绪才有所振奋:柳赵两人被称为风流才子,在个人生活上有些不检点,但在才学方面不折不扣。确有真本事。

    只要击败他们。便能在今晚诗会之上夺得头魁,他冀州第一才子的名头就能跃然提升到北方第一才子。

    实至名归,此。吾之所愿也。

    郭南明不喜权谋,不爱当官,所要追求的便是文人声名。要做那传世百代的大文豪,立言著书,震古烁今。

    赵庆宝与柳临渊并不在各自的书院区域内,而是走在一块,来到了观众区中,身边坐着姿色过人的歌姬,端是自在潇洒:“临渊兄,没想到你居然能对月有感,做出那一首《水调歌头》的长词来。hua团锦簇,妙极,妙极!小弟甘拜下风。”

    赵庆宝竖起大拇指。啧啧赞道。

    原来一刻钟前。柳临渊灵感爆发,当即泼墨挥毫。写出一首《水调歌头》,文字做得十分精巧,简直就是平生代表作。于是赶紧吹干了墨汁,派人交上去,给六位评委审阅。

    其实写字读书,与练武修道有异曲同工之妙,都会存在“顿悟”的状态。在某个特定的情形之下,骤然有灵感来,借助本身的才学底蕴,就有可能写出一篇千古名作。

    有言道“太白斗酒诗百篇”说得便是李太白在喝酒之际,于醉与不醉之间灵感最多,并诞生过许多传世佳作来。

    顿悟灵感,可遇不可求。柳临渊今晚可算人品大爆发,这才能一气呵成地做出一首代表作来,当下不禁有些自矜:“庆宝过誉了,不过这一首词,实在为愚兄最为得意者,十年之内,恐怕再也做不出这般的字句。”

    赵庆宝举起一杯酒,呵呵一笑:“临渊兄,为此词,小弟当敬你一杯。”

    一饮而尽,又道:“看来本届诗魁之位,非临渊兄莫属了,郭南明之作,虽然煞费心思,但可惜为求工而求工,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亏得那叶君生有自知之明,不敢参加,否则定让他输得一个口服心服。”

    柳临渊临场发挥,灵感如泉,他赵庆宝说不妒忌那是不可能的。然而彼此算知交,对于诗魁之名,自是宁愿落在好友头上,而不愿意被观尘书院得了去。

    “叶君生……”

    柳临渊念叨着这个名字,脑海里回想更多的却是独酌斋中所遇见的那名英气少女。一见倾心,不外如是也。

    难道她是叶君生的什么人?

    哼,就凭叶君生这欺世盗名之徒,怎么配得上她?等本次折冠,一定要去探听清楚,登门求亲。

    这年代,男女之情非常简单。莫说一见倾心,就算没见过的,也能凭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用一顶轿子运过来。

    所以柳临渊看中江静儿,立刻动了媒妁之念十分正常。

    “什么,柳临渊又做了新词?”

    郭南明霍然而动,赶紧接过刘三公子手中的抄本,仔细观看,待看到其中“圆缺人在,斟得一杯对月饮”之句时,嘴角不禁抽了抽。

    好词呀!

    读完,一抹苦笑不由自主泛现。

    刘三公子见状,急忙道:“南明,难道他写得比你好?那你也赶紧重新做一首,决不能让他压过了。”

    郭南明苦笑道:“望天,你以为要写就能写的吗?时间也不够了呀……”

    他现在脑海嗡嗡作乱,一团麻,根本就没有思路。而且其时已月上中天,亥时将尽,诗会已到尾声了。

    本以为已十拿九稳,不曾想横地又有变数,难道说殚思极虑,费尽心思,又要成为碌碌一场,徒为他人做嫁衣?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刘三公子不明所以,狠狠一跺足:“莫非就眼巴巴看着诗魁之名被白水书院夺去?真不甘心,话说那该死的叶君生,怎地不来。”

    这时候,他萌生起同仇敌忾之心,想着如果叶君生在,估计会有变数产生。

    郭南明扫了他一眼,不言语。

    刘三公子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忙道:“南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不忿诗魁旁落外人之手。”

    本届中秋诗会,在冀州境内举行,观尘书院便属于东道主,天谷书院和白水书院为客。诗魁落于他们手中,就等于被人喧宾夺主了。再想到前些时候对方登门挑战的得意嘴脸,心情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人的本性,原本就有着浓厚的乡土之谊。

    无奈现在,只能等待评审的最终结果郁闷的情绪会传染,不用多久,整个观尘书院区域的生员都感受到了,不禁流露出黯然之色。

    黄超之叹道:“可惜君生不来。”

    旁边有人哂笑道:“他来又如何?如果郭南明都比不过,他就能比得过?若真有这般才华,岂会临阵退缩?我看呐,他就是浪得虚名。”

    黄超之忿然道:“君生不是那样的人!”

    “哼,事实摆于眼前。”

    “好啦好啦,再争这些又有什么用,徒惹他人笑话……”

    到了这个时候,再无新作品呈送。评委席上,被审阅过的诗作堆积了厚厚一大叠,比较差的都搁置到一边去,剩下五篇水平最高的,轮流交叉,反复观看,却是要定夺那一篇当为诗魁,其中有些小分歧,需要协商,统一共识。

    这时一名小厮忽而疾步走来,站到李逸风身边,低声问道:“李大人,公主问为何不见观尘书院叶君生的诗作。”

    李逸风为大儒,在官府又有兼职,品阶还不低,故被称为“大人。”

    李逸风一怔,道:“你去禀告公主,叶君生并未参加本届诗会,故没有诗作出来。”

    他心里觉得奇怪,九公主一向隐世淡泊,这一番能答应来参加诗会,已极为难得,她怎么会突然关心起叶君生来。

    难道他们认识?

    不可能!

    要知道这位公主,极富神秘色彩,被称为京城小龙女,于皇室中地位超然,其中许多奥秘,外人根本无从知道。眼下就连他们一行,都不曾见过九公主的真容,只是审阅到了好作品,就命人抄录过去给公主看。

    公主本身琴棋书画,诗词文章的造诣也是极为高深的。

    旁边黄元启好奇问:“逸风,怎么啦?”

    李逸风晃晃头:“没事,嗯,时候不早,还是先将诗魁定下来吧。”

    其中最为关键的争论,便属于柳临渊的《水调歌头》和郭南明的那首七言古乐府之争,两者水平都相当高,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一时间不好决定。如果柳临渊后来没写出那首《水调歌头》的话,郭南明这个第一,实至名归。但新词一出,气势顿时为之一夺,反而隐隐有占据上风的意思。

    而作为东道主,李逸风等自是极力主张点郭南明为诗魁;不过戎州夏州那边的评委自然不认同,据理力争。

    争着争着,六个老头居然吵得有些面红耳赤,引得许多人侧目而视。

    杨天寿忽道:“逸风兄,这般争吵毫无建树,不如我们投票定夺吧。”

    李逸风点点头:“也罢,就投票。”

    投票结果出来,居然是三对三,这下可真有些疑难了。

    黄元启道:“两者不相伯仲,要不今年破例,定双头魁?”

    “不行不行,自古头魁就只得一个,怎么能有两人。”

    “就是就是,双人头魁,成何体统!”

    一片反对声。

    李逸风干咳一声,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将这两首诗词呈送给九公主看,让公主决定谁是诗魁好了。”

    诸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点头同意——殿试之际,圣上点状元;中秋诗会,公主定诗魁,也算一大乐事。

    约莫一盏茶时间后,有丫鬟拿着一沓纸从雪白无瑕的帐篷中出来,脆声宣布:“诗魁有结果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