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中秋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北方文坛一大盛事,孤云峰中秋诗会终于拉开了帷幄——其实同一天晚上,其他地方都有规模不一的诗会举行。但论声势,比水平,偌大的北方区域内,没有任何一家诗会能与孤云峰相提并论。

    观尘书院、天谷书院、白水书院,三大官学生员荟萃一堂,汇集孤云峰,光是这个层面,便足以自傲。

    可以说,北方的青年才俊,基本都在孤云峰了。

    孤云峰,位于冀州南面十五里处,屹立在通江岸上。此峰大而高,巅峰之处截然平整。被因地制宜地规划成一个宽阔的〖广〗场,能容纳数百人口集会。

    有神话流传,说此峰本来极为尖挺,不过于百年前有蜀山剑客云游至此,兴起而拔剑,将尖峰削掉一截,才形成现在的模样。

    遥想昔年,一剑削山峰,该剑客何其豪迈!

    黄昏时分,〖广〗场之上便熙熙攘攘,成为集市。从高空俯览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广〗场格局被分成五块。

    其中三块,当然为三大书院的生员所在;另一块,则提供给慕名前来围观的富贵人家——平头百姓,哪里有这份闲情逸致爬山来鉴赏诗词?

    这些富贵人家还包括青楼歌姬等,亦属于主力观众。

    最后一块地方,则为官府,以及评委专属,恰好位于上首方位,统领全局。一顶雪白无瑕的帐篷则非常别致地建立在边角处,飘然有出尘之意。

    帐篷门口,站一名虬须巨汉,仿佛一尊铁塔,目光犀利,环视左右,一副生人勿进的相貌。

    确实也无人敢进,就连那些专属官员们都不敢轻易过来,显然对于帐篷中的主人很是敬畏。

    随着夜幕临近,一堆堆篝火开始点燃。一盏盏灯笼开始挑起,把偌大的〖广〗场照耀得通明光亮。

    喧哗声、笑语声、吟诵声、呼喝声,交织在一起。成为一座声音的海洋。

    这是一个热闹的欢乐世界!

    大地苍茫,却有人远离这份喧嚣热闹,在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内,与寂寞为伴。

    咿呀一响。有些疲乏的叶君生打开房门,忽然听到后院传来银铃般的欢笑声,过去一看,就见到叶君眉和江静儿两个在后院摆一方桌子,坐着喝茶闲聊。猪妖则趴在一边。眼珠子骨溜溜打转,直盯着桌子上摆放的三盒团饼,口水直流。

    所谓团饼,就是后世的月饼,只是在制法上颇有不同而已。

    叶君生一怔:“你们不是说要到孤云峰去观看诗会的吗?”炼化宝印,忘我投入,对于外界之事却不甚理会了。

    叶君眉嘻嘻一笑:“哥哥,你都不参加了。那还有什么可看的?”

    江静儿道:“就是。”眸子好奇地打量着叶君生。发现真是看他不透。

    应该说,从两人的第一次碰面,自己就被迷惑了。叶君生浑身仿佛包裹着一层迷雾,揭开一层,又是一层,始终看不透彻。

    “白面书生只是我的表面形象。其实我是一个很能干的男人!”

    莫名地想起那一天抬老虎的时候,叶君生嬉皮笑脸所说的话语。或者能以此来概述他吧。

    叶君生搔搔头:“抱歉,因我之故坏了你们的兴致。”

    叶君眉一吐舌头:“哥哥你说哪里话?快坐下来赏月吧。今天是合家团圆的大好日子。无论如何你都要陪我们。江姐姐为了陪我,都不回彭城了。”

    江静儿鼓着腮帮道:“我是懒得跑来跑去。”

    叶君生哈哈一笑,先洗把脸,然后过来坐下,面前早斟好了一杯热茶。

    江静儿毕竟忍耐不住,问:“呆……你为何不参加诗会呢?”话出到口,有些不恰当的称呼生生给忍住了,暗地里叫几下无妨,当着面却不好叫出来。

    如果说叶君生是呆子的话,那么他们不都是傻子了?被一个呆子耍得团团转。

    叶君生一摊手:“因为没时间。”

    江静儿不禁一翻白眼:这话说得几乎与不说差不多……话说回来,叶君生一天到晚闷在房间里到底在捣弄些什么?

    “你都在忙些什么?”

    叶君生眨眨眼睛,问:“你能不能守秘密!”

    闻言,就连叶君眉都竖起耳朵,与江静儿异口同声叫道:“我最能守秘密的了。”

    说完,四目相看,咯咯地笑着,随即再度盯着叶君生的嘴巴。

    叶君生斯条慢理地抿了。茶,笑吟吟道:“那太好了,我也很能守秘密。”

    两女一呆,片刻才反应过来被他耍了,叶君眉小嘴一嘟:“哥哥你太坏了。”

    “君眉,我们掐他!”

    江静儿泼辣性子涌起,当真过来掐叶君生的手臂,叶君眉从另一边协助包抄。

    “喂,男女授受不亲……亲倒也无妨,可不能掐呀。”

    叶君生招架不住,赶紧求饶——似乎很久没有这般放松过了,人生在世,却不能总是活得太累。

    偷得浮生半日闲,便是幸福。

    ……

    “戌时到,中秋诗会正式开始!”

    随着李逸风的宣布,今年的中秋诗会进入到审核阶段——一共六名评委,却是冀州、戎州、夏州三大州府各自两人,俱为一时名宿鸿儒人物。

    诗会骨子里属于竞赛,但形式上却相当松散,近乎游戏类,非常自在,自不可能与正规的科举考试相比,考生窝在格子里,吃喝拉撒都不能乱动。

    此刻在孤云峰上,人人都能〖自〗由活动,说白了,就是吃喝玩乐,吟诗作赋。

    不出意外,今年的中秋诗会题眼为“月”题材十分〖自〗由,诗词歌赋皆可。为了更好地衡量出个人的〖真〗实水平,每个人可以交多篇作品,择优而选。作品甄选范畴,原则上不接受旧作。

    所谓“旧作”并非指提前做好的,而是指已经公诸于世的。也就是说如果早写好但没有发表出来,都不算旧作。

    这个年代文人骚客的作品发表有诸多途径,比如刊印成册,被歌姬改编传唱,题于热门景点等等。

    这些诗作,却不能再拿来参加诗会。

    审核开始,三大书院的生员们马上开始交稿,基本都是提前写好的,犹如雪片般交到评委书案之上,很快就堆了一沓。

    因为孤云峰诗会,主要面对对象就是三大书院的生员,个人水平颇有基础,故而没有初选终选之分,都是一篇篇直接由六名评委交叉审核,水平不济的,当场淘汰掉。

    而生员们如果临场有灵感爆发,写出好诗词,能继续交上来,这对于个人的才学底蕴要求就比较高了。

    正所谓“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没有足够的斤两,小宇宙想爆发都难。曹子建若无真本事,又岂能七步成诗?

    至于生硬写出来的,人有自知之明,却不会一股脑交上来,徒然惹评委笑话,留下滥竽充数的坏印象。

    文人圈子就那么大,彼此毗邻,多有来往。来自三大州城的六名评委自然都是认识的,只是交情有厚薄而已。不过眼下是三大官学比拼,谁都希望自己家乡的才子能出位,互相较劲的心思不可避免。

    “呵呵,元启兄,我听说观尘书院新秀叶君生不参加本届诗会,端是可惜了。”

    说话的是来自戎州天谷书院的客座夫子杨天寿,嘴里说着可惜,心里却正在偷笑呢。

    无论如何,叶君生不参加,都是冀州方面的一大损失。

    黄元启听着嘴角抽了抽,他听闻叶君生不参加诗会的消息时,都大感意外,想不明白。但木已成舟,多说无益,便淡然道:“确实有些可惜,也许他私人有事,故不能参加吧。”

    “五月之际,此子一首《念奴娇》可是技惊四座,冠绝一时。难道他此后就做不出好诗来,故而高挂免战牌?”

    来自夏州的徐子清趁机捅一刀,言下之意,大有暗指叶君生“江郎才尽”的意思。因为诗会形式很〖自〗由,就算叶君生无暇亲身来到孤云峰,但只要把作品让人带过来都可以。

    黄元启道:“那就要问他本人了。”

    在道安诗会上,叶君生横空出世,一首《念奴娇》脍炙人口,可以说一举成名。然而对于此作来历的争议,一直不曾平息。

    现在,叶君生无缘无故不参加中秋诗会,诸多“原形毕露”的舆论甚嚣其上,隐隐坐实了叶君生名不副实的本质,乃至于说出许多难听的话来相比之下,作为德高望重的评委说话,就显得隐晦许多。

    那边的李逸风打哈哈,笑道:“来或不来,都属于个人〖自〗由……我们不说这个了,赶紧评审吧,佳作貌似不少,且看这一句‘月圆人缺,点点忆相思”缠绵婉约,甚得个中妙意……”

    以六老的眼界阅历,叶君生确实算不得什么,那一首来历含糊的《念奴娇》固然为传世佳作,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让叶君生平步青云,达到很高的位置,也就是一个话题而已。

    于是揭过这一层,六老进入评审状态,评头论足起来。

    嘭嘭嘭!

    却是〖广〗场正中放起了烟hua焰火,看上去,颜色缤纷,煞是美丽。

    好一个中秋之夜!(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