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上当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咳咳,你怎么醒了?”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叶君生有些愕然,忽然想明白,估计是自己下手轻了些,江静儿本身又具备一定的武力,身体素质不错,因此能提前醒来。

    江静儿不说话,只眼勾勾地看着他,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好像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一样。

    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叶君生寻思要不要先离开,让她一个人冷静下。

    江静儿忽而一摆手:“闭嘴,我不想和你说话。”

    叶君生一怔:“我没有说话!”

    “都说了,我不想和你说话!”

    江静儿忽而很失态地一声大吼,转身飞奔而去,就连掉在地上的乌木枪都忘记捡拾了。

    叶君生幽然一叹,俯身拿起乌木枪。另一边,谢行空同样站起。

    两人面对,却没有再出手。

    此时周围人影全无,那些村民们早远远逃走了,江风吹来,风中带着一丝血腥味。

    风突然变大。

    篷!

    江面上有异变,一排波浪急速形成,然后呼啸而至。足足有三丈余高,看上去,便宛如一堵骇人的水墙。

    咦!

    见到这排波浪灵性十足,好像有人操纵一般,叶君生当即意识到不妥。然而来不及反应,波浪仿佛一只巨大的手,一把裹住他,嗖的一拉,一股不容抗拒的巨力就将他吞噬进江水之中。

    另一边的谢行空却没有波及,下意识地扑到江边上,终是不敢抢进水里去,狠狠地一跺脚,长叹一口气,转身踽踽离去,明显受伤匪浅。

    风又变小了,浪涛起伏,渐渐恢复平静。

    ……

    江静儿一口气跑出几百米外,然后扑在一棵大树上,捏起双拳,狠狠地擂打着树干。

    “打死你,打死你这个书呆子!打死你这个大骗子!”

    砰砰砰!

    敢情是把这树当成了叶君生。

    她与叶君生指腹为婚,但前面十余年时间,几乎没有来往交集,完全等于陌生。慢慢长大后,作为练武之人,江静儿颇有主见,就派人去打听未来夫婿的模样。

    打听的结果让她非常失望——

    叶君生,不但是个书呆子,还是个书痴,浑浑噩噩,一事无成,手无缚鸡之力,说得难听些,就是个废物。

    要自己嫁给一个废物,江静儿如何心甘情愿?于是一直都很抗拒这门亲事。哪怕后来叶君生开了窍,都不认同。

    那一天,她跟随爷爷去叶家,本来就是打定主意去退婚的,孰料话还没有说出口,叶君生却抢先撕了婚书。

    事情的变化,由此而起。

    然后一路来,随着接触,慢慢有所了解;直至今日,当她从昏睡中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幅无法置信的景象:

    叶君生居然在和谢行空交手!

    一边是读书成痴的书呆子,一边是练剑成狂的江湖第一神剑,本来完全不相等,根本不在一个级别的两个人,却打得棋逢对手,难分难解。

    甚至说,叶君生还占了上风。

    一瞬间,江静儿找不到北,她徒然发现今天所发生的种种,将她的内心世界搞得天翻地覆,支离破碎。

    天可怜见,就算做梦,都无法如此荒谬。

    “死呆子,大骗子!”

    江静儿咬牙彻齿,她活了一十九年,还未曾如是被人欺瞒过,简直耍得团团转,可恶至极:

    “此仇不报非女子!”

    然而转头一想,现在自己还是他的对手吗?确实很成问题。

    “哎呀,不好,他们还在打呢。”

    一个激灵,赶紧又跑回去。但江水滔滔,河神庙前哪里还有人?只余下一些打斗的痕迹,证明此地曾经发生过一场武林中最匪夷所思的战斗。

    彭城书痴,大战江湖第一神剑!

    “人呢,人呢!”

    江静儿心中大急,急忙四下寻觅。

    ……

    通江的水,不算清澈,看上去,有些浑浊。

    叶君生被那波浪席卷住,好像被卷入了一口巨大的漩涡之中,身不由己跌落进去,最后掉入一座石殿内。

    这座石殿,被一股奥妙的力量所保护着,水流不侵,空气流畅,好像水底的一个独立世界。

    叶君生正要跳跃而起,猛地凭空飞来一条绳索,将他捆绑得结结实实的,挣扎不得。

    “哈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本猪神平生最喜欢的便是干这等事。”

    就见一头粉嘟嘟的猪妖大摇大摆地出现,它红光满面,身上居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鸳鸯肚兜,上绣鸳鸯戏水的图案,十分有情调。

    “你,就是通江河伯?”

    叶君生第一次见到猪妖,深感意外。他本以为既然担当河伯之位,便应该是鱼类妖怪,才能兴风作浪,不曾想居然是一头看起来有点憨态可爱的猪妖。看来它鼓弄波浪的本领,多半来自神位所赐,因此不够强大。否则就算谢行空剑法再好,也不够一个浪头拍掉。

    真正的翻江倒海,岂是等闲人力所能匹敌?

    猪妖嘻嘻一笑:“自是本猪神。”

    叶君生嘴一撇:“不过是一只刚刚开窍的小猪妖,居然敢窃据神位,真是贻笑大方。”

    猪妖大怒,戟指怒骂道:“你这厮竟敢嘲笑本神,罪大恶极,哼,惹恼了我,我一口把你吃掉。”

    叶君生讶然道:“当了神仙,还能吃人?”

    猪妖洋洋得意:“那是当然。你这书生,识相就乖乖把你的剑意来历告诉本猪神,说不定本猪神一个高兴,会饶你一命。”

    叶君生恍然道:“原来你是为此把我抓进来的。”

    “哼哼,上次被你坏了本猪神的好事,没想到这一番还敢回来,真当我好欺负吗?”

    上一次托梦,叶君生剑意激发,差点就劈了它的托梦阴神,一直耿耿于怀,并想弄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剑意神通,可以的话,能抢夺过来,化为己用就更好了。

    猪妖开窍,虽然夺得玉符敕命,但本身的本事着实不够看,境界也低微,吸取了众多的香火念力,堪堪突破至阳关而已。要驱使法术,还得借助神位的庇荫才行。

    叶君生道:“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何你能当这通江河伯?”

    猪妖有心炫耀,张口一吐,吐出那玉符来,悬在顶上:“看见没,只要得此敕命,便能担当神位。”

    说完,马上又很宝贝地吞回去。

    “既然是敕命,自当有三十三天颁发,怎能乱抢而据之。”

    猪妖一愣:“你居然知道三十三天,果然有些见识。不过想要套本猪神的话,未免嫩了些。快说,你到底是何来历?”

    “我要是不说呢?”

    猪妖大怒:“你要不说,我就饿死你。别指望有人来搭救,此宫在水底之下,任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

    这话倒光棍,却是它平时用来胁迫那些被掳来的女子,说惯了嘴,眼下用来吓叶君生,熟练得很。

    叶君生忽地嘿嘿一笑:“其实我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

    猪妖很警惕,竖起耳朵听。

    “我与人打斗之时,早就察觉到你潜伏在水中了。”

    猪妖一愣,随即道:“那又如何,还不是被本猪神拿住了。”

    叶君生悠然道:“若非如此,我怎能进入此地?”

    闻言,猪妖的脑筋一下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茫茫然。

    “猪就是猪,就算开了灵窍,还是笨。”

    “好哇,你这臭书生居然敢侮辱本猪神,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它气得窍孔生烟,撒开四蹄,炮弹一般撞过来,要给叶君生一个教训。

    嗖!

    它居然撞了个空,不禁吃惊,抬首一望,叶君生松了绳子,手拿一杆乌木枪,凛然站着。

    “你,你怎么松绑的?”

    它刚才用法术,驱使绳子捆住叶君生,不料竟被对方破掉了。

    叶君生晒然笑道:“如此低微的法术,一剑可破之。”

    猪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路了:话说先前在岸上,叶君生不是已拼得筋疲力尽,半死了的吗?为何现在又变得那么生猛了……

    不对!

    到这时候,它发现自己似乎上当了,敢情叶君生是故意卖个破绽的呀,太卑鄙了!

    形势直转而下,可眼下已成困兽之局,根本无从选择,它怒吼一声,张口吐出玉符,要施展出最为厉害的一种法术,解决掉叶君生。

    玉符熠熠,悬于头顶,光华流转不定,煞是美观。

    与此同时,叶君生脑海所领悟激发出来的五道剑意前所未有的活跃,游走冲突,恨不得化形出来,将猪妖头顶上的玉符吞噬掉。

    饥饿!

    对,就是饥饿的感觉。

    五道剑意的那一丝意识,就像饿了许久的人,见到了美食一样,饥肠辘辘。

    “杀!”

    猪妖非常霸气地一喝,顶上玉符光芒大作,其中活脱脱飞出一柄青色的金瓜锤,拳头大小,活灵活现,直砸叶君生头颅。

    嗤!

    金瓜锤很凶猛的砸来,但还没有挨着叶君生的头皮,就似乎被某些极其尖锐的东西戳破了一样,化为一团缭绕无力的青烟,被叶君生吞噬一空。

    嗡!

    猪妖头顶上的玉符发出一声哀鸣,摇摇欲坠,“啪”的居然掉落到了地上。

    发生剧变,猪妖骇得全身都在发抖,望着挺枪逼来的叶君生,不由大叫道:“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叶君生微微一笑:“你叫破喉咙都没有用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