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望气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收藏天天加几百,推荐票天天少几天,太打击人了……)

    叶君眉盈盈笑着——近期因为家境改善,伙食提高,这个饱经沧桑的少女渐渐摆脱了营养不良的影响,而变得丰腴起来,气色焕然一新,简直可以用“容光焕发”来形容。

    只是眼下,叶君生望着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发现她头顶之上,霍然闪现着一团拳头大小的灵光。

    此光为红色,并不算浓烈,就那种普通的红,凝聚成一团,若球状,悬于头顶三寸外,异常的醒目。

    叶君生以为自己眼花了,赶紧眨眨眼睛,可妹妹头顶上的灵光,赫然存在,不曾有任何消失的趋势。

    “嗯?”

    叶君眉见哥哥目灼灼地盯着自己,以为是做饭的时候脸上沾染到了灰垢,赶紧用手摸了摸,可并未发现异常,就问:“哥哥,怎么啦?”

    “哦……”

    叶君生如梦初醒,掩饰地一笑:“没什么,吃饭吧。”内心的震撼,却无以伦比。

    草草吃过饭,为了验证心中猜想,就找个借口上街去。

    “咦?”

    到街上望人来人往,却不曾有异象入目。

    略一沉思,当即平心静气,闭目养神,脑海五道剑意蓬勃游动。果不其然,再睁开眼时,就见到每一个往来的人,头顶上都有灵光浮现,只是大小并不统一;虽然基本为红色,可色彩的浓淡度也颇有不同。

    有的如婴儿拳头,红色甚淡,带着一种飘散之感,并不那么凝聚。看其人,却是一花甲老翁,风烛残年;

    有的灵光霍霍,足足有成人拳头大小,色泽很饱和,明艳若火。它的主人,乃是一壮汉……

    朵朵灵光,一一浮现,看上起,显得诡异而壮观,好像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发生了玄妙的变化,有一种颠覆感。

    “人有五孔七窍,故头上有灵光,展现气息,但凡人不自知,唯术士可见……”

    不由自主,脑海便闪现出这一句话。此话正是出自在渡云寺抄经书时,无意看到的那页笔记之上。

    那笔记上,还有理论阐述,即为:“凡人当有五气光华,分别为血气、文气、煞气、官气、富贵气——血气,人之根本,体强而气壮,体弱而气黯;文气,腹有诗书气自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文气大成者,文采七色,能写锦绣文章,鬼神皆惊;煞气,凶狠暴戾,由此而生;官气,入得仕途,为上位者,自有官气于身;富贵气,锦衣玉食,养之可出……”

    这些阐述说明,叶君生可是牢牢记得,只是一直没有得到明证,无从分辨真假,直到今天,他像突然开了灵窍一般,居然就能看到别人的头上灵光气息了!

    难道说,他已跻身术士行列?

    关于《永字八剑》,叶君生早就意识到不凡,很可能是一门神通,如今能发挥出五道剑意,突破门槛,一举看到灵光血气,便是毋庸置疑的证明。

    只是,这门神通,与那笔记所说,隐隐又有诸多不同……

    比如说术士修炼,都要循步渐进,先开窍出阴神,再淬炼阴神,使其壮大,然后凝聚法相,这才能使唤神通,可眼下自己,连窍都没有开呢。

    “嘿,世间本就有许多神通,怎么可能一概而论?而且那笔记所写,明显粗浅,只能算入门级的理论,绝非金科玉律?况且,《永字八剑》是狐仙传承过来的,自然不能当平常论。”

    叶君生本非笨人,一下子就弄清楚个中疑窦,只可惜,传授剑意的狐仙一直联系不上,否则定能问个水落石出。

    “世人有五气光华,如今都只看到血气,倒要去找人看看其他的灵光气息,为何等模样。”

    得以拥有一项新技能,叶君生惊喜不已,跃跃欲试。偶尔见到街边有鸡鸭路过,定目一看,它们头颅之上,居然也有血气显现,只不过甚为弱小,不过花生米那般。

    嘿,原来兽禽类也能看出些端倪……推而广之,看鬼看妖如何?

    再仰天望天,见整个彭城的天空,都有一层薄薄的血光在笼罩着,生机勃勃,此象当为人口密集才产生的,若换到野外城郊,定然没有了。

    人多的地方,血气便浓郁,连成一片,隐隐成阵。

    走得几步,突地一阵头晕目眩,脑海的剑意嗡的一下,尽皆弥散,再想看人,却看不出来了。

    “原来如此,剑意激发,会损耗精神,不能持久。”

    叶君生明白过来,便收了心性,返回家中。来日方长,还有大把测试的机会。

    回家后,先痛快睡一觉。等到醒来后,果然精神又充足了,灵机一动,就去妹妹房间取来一面旧铜镜,对镜而观,要看自己的灵光气息——

    一团红光,比成人的拳头略小些,颜色倒很鲜明,看上去,就像一团火焰在头顶上燃烧着,表明生命力旺盛。

    突然间,眼角余光一瞥,见到红光中央的地方,有一丝霞光闪现,宛如一道袖珍版的彩虹,很是显眼。

    这是?

    这是文气?

    叶君生当即反应过来。

    这一丝文气,甚是微小,就像一根头发丝。就不知道,它的产生是跟书呆子本身的文才有关呢,还是跟无心插柳夺得道安诗会诗魁有关,又或者两者皆有之,日后要多加留意。

    为了预防精神损耗过度,很快他就放下镜子,收敛了剑意,定定坐着,出神。

    屈指一算,返回彭城家中已两天了。这两天时间,倒有些闻讯而来的人登门拜访,但都被叶君生以“要专心温习功课,准备童子试”为名,拒之门外,更没有答应去参加任何宴席之类的活动。

    如此一来,在别人眼中,叶君生就与“不识抬举”挂了钩。道安诗会的诗魁,算是一项名声,但这名声,要想发扬光大,就要抓住时机努力去经营,去迎合,方能维持。而叶君生本来就躲了十多天时间才回来,如今又一点面子不给,别人自然觉得恼怒,有的人想:“此子会做词,但不会做人。”;有的心思卑劣的,直接就觉得他乃欺世盗名之辈,怕出丑,故不敢参加应酬……

    至于彭城里头普通的百姓,他们许多人连字都不认识,更遑论欣赏诗词文章,在他们看来,无论什么诗会的头魁,都比不上一个秀才的功名,所以文坛盛会对他们来说,实在生疏而遥远,就不用说影响力了。

    叶君生不愿去跻身文人雅士的圈子,整天游山玩水,卖弄风月,哀春悲秋,无病呻吟。有这时间,还不如多修炼《永字八剑》呢。当然,温书也是一项内容,因为二月开春,童子试即将开考,不容有失。

    %%%

    感谢书友“夜色当空”、“无名无涯”的慷慨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