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托梦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晚上十二点后,本书最后一周冲榜期,能进三甲否?)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忆当年,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便是用睡觉来考验对方的耐心,以及求贤决心。

    只是今天早上,叶君生伸着懒腰,嘟囔那么一句时,却浑然没有那种洒脱自然,成竹在胸的意味。尤其当他打开房门,突然见到外面黑压压等了一群人的时候,他猛地发现,在过去的一夜,一定发生了某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叶君生醒了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开来,涌上江家座船的人更多了。

    眼看事情发展有不可收拾的趋势,叶君生很想来一句经典对白:“给我准备一匹最快的马,我有事走先……”

    疑惑、奇怪、莫名其妙……闹哄哄地折腾了一个上午,他终于从江静儿的口中,了解到整件事情的发生过程。

    江静儿讲述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他看,好像他鼻孔里突然绽放出两朵牵牛花似的,这让叶书痴极度之不好意思。

    这个,算是无心插柳吗?

    必须是。

    其实他就是病了一场,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天气明媚,如此而已。

    望着晴空朗朗,江水滔滔,叶君生站立于船头之上,非常有派头,很想要吼一嗓子的,不是“努力!奋斗!”

    而是:“哥这是要出名了么?”

    的的确确,他出名了。

    每一届道安诗会的诗魁,都与“众望所归,声名大噪”八字有关。“众望所归”指的是本来就很有期待值;“声名大噪”自是说在原本的基础上取得长足的提升,乃至于升华……

    然而叶君生呢?在此之前,认识他的,当他是书痴,废人;不认识他的,谁听说过这么一号人呀?

    非常突然。

    这不是白马黑马的问题,而是在赛马场上,猛地蹦出一匹天马。嗯,会飞的那种,一飞冲天。

    从上而下,从四大评委到数以百计的观众,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这样的感觉。

    正由于太过于不敢想象,于是流言四起,他们无法否定《念奴娇?怀古》的出色,但可以怀疑叶君生的能力。先是剽窃一说,然后又有一个说法,说这首词是叶君生早就写好的,整整推敲了十几年的功夫才成稿,如今参加诗会,走了狗屎运,适逢其会,这才能一举成名……

    两个说法,都有理有据。

    许多人都在期盼叶君生出来辟谣,好引出更多的话题。只可惜,穿越者对此根本没有丝毫回应,也没有趁势去参加大大小小的宴会,结识文人雅士的上流圈子,而是沉默下来,甚至近期都没有回去彭城……

    ……

    通江一如既往的奔流不休,在上游处有一片村落,名字很土,就叫“陈家乡”,只因乡上三百余户人家,都姓“陈”。

    不过,乡上间或也会有外姓人出没,比如说近日便有一对叶姓兄妹,在村中租了一间屋子住下来。

    这对兄妹,年纪不大,哥哥约莫二十,眉清目秀的,是个穷书生;妹妹二八年华,明眸皓齿,天生一副美人胚子。

    “哥哥,为何我们不回家去住?”

    “因为这几天一定会有许多人去家里找我。”

    “你不喜欢成名?”

    “喜欢,但我不喜欢吵闹。”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自古名声就和热闹挂钩,相辅相成。

    于是,当叶君生得知自己突如其来地成为诗魁后,当机立断,就带着妹妹撤离到陈家乡来,过上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避一避,主要是避前期的一阵风头。风头过后,日子终归会慢慢恢复正常。虽然这时候趁热打铁,可以利用成名之际四处捞金,但那不是叶君生的意愿。或者说,他更能清醒地意识到,其实名气也是一种消耗品,过度消费,就会成为“伤仲永”。

    而且,更重要的是,当前他亟需一个清静的环境,用来稳固新悟出来的“竖笔剑意”。如果三头两天就有陌生人找上门来,聒噪干扰,对于修炼剑法,有极大的负面影响。

    相比《永字八剑》的重要性,道安诗会诗魁的虚名,便等若是浮云,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当然,这样的生活决不能持续多久,差不多时间就要返回彭城县参加童子试了。

    另外,叶君眉很记挂大圣,不知这一头牛现在怎么样了,吃得饱不饱,穿得……呃,它真是一头牛!

    隐士的生活,说起来飘逸潇洒,其实都是苦逼。好在叶君生夺得诗魁之名,按规矩拿到了十两银子的奖金,足够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

    平日里,叶君眉主要负责日常生活琐事,而叶君生则是练剑,以及读书——自从在广平乡写对联赚到些钱财后,他间或也会买些重要的书来温习。子曰:“温故而知新”,非常重要。他可没自大到天生我才,但凭书呆子的记忆,就能去考状元了。

    这几本书,平时都用包裹装着,连带那一幅《灵狐图》。没办法,作为书生专用的,居家出行必备之物“书筪”,他目前钱袋吃紧,暂时装备不上。

    正月十五,元宵节。开始下雪,不大,雪花零零落落。但到了傍晚时分,风雪渐渐变大起来,正下得紧。

    天气寒冷,就连睡觉的时间都有所提前——

    北风呼呼,雪花落在屋顶的声音,簌簌作响。忽而眼前景色一变,竟来到了通江畔上。

    风大,通江就像发怒了似的,惊涛拍岸,浪花翻腾,咆哮的声响十分惊人。突然间,波浪旋转,其中涌现一人,全身披挂金光闪闪的锁子甲,高大威猛,手中把持一枚玉符,见了叶君生,居高临下,当即喝道:“你等陈家乡村民听着,吾近日奉得玉符诏命,证得神位,担当通江河伯之职,特来要求尔等重修神庙,奉上三牲香火,否则便是对吾神不敬,必有水灾降临,届时悔之晚矣,汝记住否?”

    说完,轰的一下,一个数丈高的浪头呼啸而起,朝着叶君生狠狠地砸过来。

    叶君生大惊失色,闪避之间霍然起身,睁开双眼,就见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仍在斗室之中,侧耳听到有鸡啼声起,将要天亮了。

    原来是南柯一梦,端是有些奇怪的梦。

    %%%%

    感谢书友“侠王盖聂”、“邪呆”、“十指剑神”的慷慨打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