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吞噬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这是定时发布的章节,南朝估计正在回程途中,继续求支持!)

    今天阳光和煦,落在身上,有一种暖洋洋的慵懒。

    叶君生搬一张藤椅来,坐在院子里头,晒着阳光,想着事情。

    黄家祖屋这一片,附近分布着不少村落,合起来便是广平乡——在天华朝,“乡”为最低级的行政单位。

    乡之上为县、县之上为府、府之上为州。

    天华朝共有九州,分别为冀州、夏州、戎州、平州、永州、豫州、并州、扬州、荆州。

    当然,在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只有天华朝,戎州以北,是以草原为根本的牧民王国“蒙元”;夏州以西,有号称“一半沙子一半佛”的天竺;海外有岛国名曰“大和”,至于其他地方的情况,局限于见识,却不得而知了。

    反正这个世界,已不是地球位面。关乎地理历史,不能以旧例度之。

    这一段时间,叶君生可不是坐在家里等饭吃的,而是不断消化书呆子的记忆知识,从而更清楚地了解所处的世界。

    不得不说,书呆子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但依靠博览群书,着实学了一肚子的才学,帮助很大。

    这,大概就是俗话所说的“足不出户,知天下事”了。

    话说回来,“知”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否则书呆子这几年来,就不会食不果腹,衣不遮体,靠吃妹妹的“软饭”为生。

    叶君生穿越而来,人生目标自不会仅仅定格在求温饱之上,《灵狐图》的显灵,让他得以接触到一个不同凡响的神秘领域。

    他想走进这个领域去,只是现在,不得其门而入。

    自从上次狐仙显灵,要叶君生买牛后,就再没有灵异表现。这让叶君生怀疑,狐仙是不是有伤在身,所以才躲在画中休养,不能表现太多……又或者,其实她是在躲避仇家什么的。

    莫名地,叶君生又想起街头偶遇的那个矮个子道士。对方殊不同传说中的那些仙风道骨的道士,反而带着霸道的煞气,他出现在彭城县,是路过呢,还是有所图谋?

    狐仙不显灵,目前叶君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牛“大圣”身上,寄望能通过它打开一个突破口来。

    无奈,现在的大圣,不显山不露水,一切还不好下定论。

    纷沓的思绪,像肉眼不可见的尘埃,在脑海里飞舞着。渐渐地,又绕回到老大难的“生计问题”之上。

    毕竟,活着才有未来,而活着的前提在于温饱。存粮稀缺,就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约莫一个时辰后,叶君眉牵牛回来了,开始张罗午饭。吃罢,她又出去,说是要在周围村中转一转,看有没有合适的活计可以做。

    目送她纤弱的背影,叶君生涌起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得妹如此,夫复何求?

    但心里明白,妹妹这一趟,怕是要碰壁而归了。乡下不同县城,哪里有什么事情做?不过这话,当着面不好说出来,以免打击。

    果不其然,太阳要西斜的时候,叶君眉郁郁着回来了。

    “君眉,天无绝人之路,总有办法的。”

    面对哥哥的宽慰,叶君眉很认真地道:“嗯,哥哥放心,我一定能赚到钱的。你不用担忧,有时间就多温书,准备开春的童子试吧。”

    叶君生笑道:“哥哥读书多年,圣贤文章都已烙印到心上,哪里需要温书?”

    话固然这般说,可很多事情未成定局,总存在变数。

    成为秀才,才有参加科举,进入仕途的资格,可以说是天下读书人的起步之初。然而这一步,有时候恍若天堑,有些人考了一辈子,直考得白发苍苍,两眼昏花,还没有考中,依然摆不脱“童子鸡”的尴尬身份。

    六、七十岁的童子,可不是美谈,而是笑柄了。

    粗粗吃罢晚饭,夜晚降临,虚空上寥寥几颗星子,光芒黯淡。到了戌时,突地刮起了风,卷来了乌云,铺天盖地,顷刻间,便有变天之相。

    算算时日,冬天已至。

    风声呼呼,叶君生睡不着,想起院中的大圣,怕它会冷着,便爬起来,却见到邻边的叶君眉也起来了。

    “哥哥,这么大风,说不定还会下冷雨,大圣怎么办?”

    “把它牵进来,在檐下过一宿吧。”

    于是叶君眉就牵着大圣,让它卧在房间外的廊道下,权且安身。

    这老牛,端是听话,安安静静地趴着,并未显露出任何躁动不安的姿态。

    北风呼呼,约莫到了子时,果然抖落下漫天纷飞的冷雨。这是属于冬季的雨,点点寒冷,如果打在身上,只怕会激得鸡皮疙瘩一大片。

    床底下烧了炕,倒不算冷,可叶君生转辗反侧,心绪不宁,总是难以安睡。睁大了眼睛,朝那扇窗户怔怔看着出神。

    这窗户,已有些破旧,两条裂缝,透过去可以望见外面深沉的夜色。

    忽然间,一团碧莹莹的光芒闪现,尤其显目。

    鬼火?

    叶君生心里打个突,一骨碌爬起床来,蹑手蹑脚来到窗户边上,凝神戒备。接下来,他目睹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一团碧火,有头颅般大小,在风雨中漂浮,形状并不规则,多有变化,有时候还变得像个人形,依稀可见,是一副青面獠牙的小鬼模样,极为狰狞。在这般夜深人静的时刻,徒然看见,胆小的只怕立刻会吓得魂飞魄散,屎尿奔流。

    叶君生看得口干舌燥,冷汗不由自主便冒了出来。

    鬼火慢悠悠的样子,飘舞的轨迹十分诡秘,忽而一拐弯,朝着叶君眉所在的房间飘来。

    不好!

    叶君生暗叫一声,便要开门出去救援。就在此时,一团影子霍然立起,正是本来安安分分地卧在廊下的老牛“大圣”。此时睁开双眼,又大又圆,有兴奋的异彩闪现,在苍茫的夜色中,熠熠有光。

    它这一动,那团鬼火仿佛受惊,“吱”的怪叫,不类人声,就要飘走。

    嗤!

    一道淡淡的黄光从大圣鼻子喷出,好像一条鞭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鬼火席卷住,快速一收,直接送进嘴巴,嚼然有声:

    “啃了多年的青草树叶,嘴巴淡出鸟来,今晚终于得以开荤,娇嫩爽口,端是好味道。”

    突然这老牛,吓死人不偿命地张口冒出一句人话,尔后又若无其事地卧下来。片刻,低低的鼾声响起,竟彷佛已熟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