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相请

作者:南朝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人神最新章节!

    (感谢书友“夜色当空”、“黄子文”的慷慨打赏,感谢“冰冷雪河”的评价票,冲榜关键时期,打滚求各类支持!)

    回到家中,叶君眉赫然在,应该是在等消息。待见到哥哥一个人回来,嘴角动了动,但忍住了,只是那一抹黯然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

    叶君生硬着头皮,正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那边妹妹已露出了微笑:“哥哥你回来了呀,还没吃午饭吧,我这就去做。”

    绝口不提亲事。

    说着,便开始下厨忙活了。

    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人儿,生怕哥哥难堪,顾左右而言他,轻轻便带过。其实她心里什么都明白,让叶君生去登江家门,纯属于一种美好的愿望。对于愿望落空,亦有心理准备。至于要打官司什么的,家里根本折腾不起。

    一时间,叶君生也不知说什么好。

    吃罢午饭,叶君眉便出去做工——上个月叶君生“带回来”的米,基本都吃光了。

    “叶书生,叶书生在不在?”

    院子外忽然传来呼声。

    叶君生感到奇怪,走出来,就见到一位身穿灰色僧袍的青年和尚站在门外,却不认识——书呆子前身足不出户,人际关系本来就惨淡得可怜,更何况对方是个和尚。

    “你是?”

    那和尚合十施礼,道:“贫僧是渡云寺的僧人,法号‘元庆’,见过叶书生。”

    关于渡云寺,叶君生倒有听闻,坐落在彭城县北郊外的一座名叫“渡云峰”的山头上,在彭城县附近一带颇有名声,常有信男信女前往烧香拜佛。

    “大师找我何事?”

    他实在感到纳闷。

    “敝寺有经书一十八卷,要请人抄写,听闻叶书生写得一手好字,特来相请,不知叶书生可否愿意?”

    原来如此。

    叶君生顿时明白。

    在天华朝,印刷术发展式微,刊印书籍价格不菲。因此,许多书籍都需要通过人工抄写来完成传播。于是,能写得一手好字的读书人,便等于拥有一项很吃得开的生活技能。

    本来,叶君生便指望这门手艺找活儿干,无奈己身名声太臭,彭城县无人相请。不过这方面在渡云寺的僧人看来,书痴之名却没有太大的干系,能胜任活计即可。毕竟写得好字,又没有功名的廉价人工不好找。

    叶君生精神一振:“小生愿意,只是待遇如何?”

    元庆微笑道:“包住宿,兼且一日三餐,百字一文钱。”

    这个待遇,称不上厚待,但也差不多了,叶君生当即答应。事不宜迟,便收拾了些衣物行李,锁了门,带着元庆去找到叶君眉,交待清楚,说是“李大员外那边的书已抄完了,要到渡云寺去工作,可能要住几天”云云。

    对此,叶君眉自无不允:哥哥能替寺院抄书,可以说是一桩佛缘,或能得到佛祖保佑呢。

    辞别后,叶君生随着元庆,出城望渡云寺而去。

    ……

    彭城江家,厅堂上,江母正与一位男扮女装的少女对话。那少女,分明便是帮叶君生夺回婚书者。

    “静儿,娘亲真心不懂,你为何要出手?”

    江静儿道:“娘,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暗中派人做如此行径?爷爷都说了:我们江家,一向光明磊落,为人做事,要于心无愧。”

    江母气呼呼:“于心无愧,那就任由你嫁过去吃苦受难?我就你一个女儿,自小锦衣玉食地供着养着,岂能白白让那痴呆儿糟蹋了去。”

    江静儿面皮一红,嗔道:“母亲你说什么呀……我们毕竟有契约在身,就算真要解约,也得请爷爷去。”

    “哼,所以我就要将那契约夺回来,一了百了。哪知道你会干涉,难道你对他有意?”

    江静儿一跺脚:“娘,你越说越离谱了。静儿心中的夫婿,文能治事,武能震人,怎么会是他这般的文弱书生……”

    闻言,江母顿时眉开眼笑:“这才是我的好女儿,文能治事,武能震人,找遍彭城县,除了彭家二公子,还有谁来?静儿,青山好不容易从冀州赶回来,专程邀请你出去郊游,你可不能不答应,错过了姻缘。”

    江静儿顿时一皱鼻子,显出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情态:“娘,他是回来探望他大哥的好不好?”

    江母好奇地道:“那事我也听说了,彭大公子在茶店遇袭,身负重伤,端是离奇得很。”

    江静儿忽而脸上闪出向往的神态:“一击必中,事了拂身,好手段,好功夫,为民除害,不愧侠名。”

    江母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噤声,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江静儿一吐舌头:“难道女儿说得不对?哼哼,彭青成横行霸道,恶名远扬,那神秘侠客做了我不能做的事情,真是大快人心。”

    江母以手加额,苦笑不已:

    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自幼跟爷爷学了一身功夫,乃至于性子变野了,严重亏负“静儿”之名。早知如此,当初自己就该坚决反对女儿学武。本想着她学武能防身,可没料到影响如此之大,尚武幕侠,不愿做千金小姐,却经常女扮男装,到处行侠仗义。

    话说,那侠义是那么好做的吗?

    不行,决不能放任自流了。快刀斩乱麻,尽力撮合女儿与彭二公子的好事才对,嫁于人妇后,女儿才会变安分。彭家与自家本就多有来往,联姻后亲上加亲,就更好了……

    念头定下,埋怨道:“静儿,话不能乱说,如果被人听到,传到彭家那边去就麻烦了。”

    江静儿却丝毫不在乎,乌溜溜的眼睛睁得大大:“他做尽坏事,还不让人说呀。”

    她的立场倒是爱憎分明的。

    江母好不郁闷,明白纠缠下去没有结果,灵机一动,转换话题:“静儿,青山邀请你去哪里玩?”

    江静儿小嘴一撇:“说是到渡云寺去。”

    江母大喜:“好呀,渡云寺的主持了空大师有法力,佛相灵验,你可去求一支好签来。”

    江静儿道:“可我并没有答应。”

    “什么?”

    江母呼的站起来:“傻女儿,如此好机会怎么能不答应?青山年轻有为,进士出身,现为九品官,前途似锦;人又长得玉树临风,还身怀武艺,简直文武双全,无可挑剔,不知道获得多少大家小姐青睐……”

    来了,又来了!

    江静儿很有经验地垂眉顺眼,作虚心倾听状,其实早已神游九天:说来也奇怪,彭青山文武双全,相貌英武,按道理说很符合自己的选择才对,为何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呢。

    罢了罢了,想这作甚?

    念头一转,莫名地飞到前些日子在茶馆袭击彭青成的神秘刺客身上,神龙见首不见尾,高人,肯定是高人,有机会结识他的话,该有多好……

    少女的心,居然不自知地泛现一丝涟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