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整治恶少

作者:MS芙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大主宰完美世界龙王传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

    “大夏的醉仙居,是我和帝都的几位朋友一起开设的,若是妹妹你真的能酿造百年猴酒,我可以和那几个家伙商量一下,引进百年猴酒。”蓝彩儿拍了拍胸脯,一副包在她身上的口吻。

    蓝彩儿说得随意,可能和郡主成为好友的人,又岂能是一般的人物。

    叶凌月也不多问,和蓝彩儿有说有笑着,走出了太守府。

    上马车钱,叶凌月想起了什么,低头轻声问道。

    “蓝姐姐,我看伯父的腿脚不大好?

    叶凌月眼光犀利,她看蓝太守走路时,腿脚似乎有些不便,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对于一名高手而言,腿脚不便,将会让他的身手大打折扣。

    “凌月,你我都是自己人,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我父亲当年在战场上,随着武侯打仗,有一次,他们半路中了埋伏。我父亲就是在那时,被敌军的阵营中的邪术方士所伤,体内留有救旧患,连帝都的方士都束手无策。”蓝彩儿听罢,面露憾色。

    蓝太守在战场上受了伤后,由于军营里的随军方士水平有限,只能辗转送回了帝都,只可惜,当时救治已经太迟了。

    蓝太守的性命是保住了,可是他的脚因此有些瘸,也是为此,大夏军方的几名贵族将军就集体弹劾,逼着蓝应武辞去了将军一职,被调配到了璃城当太守。

    名义上是调职,可事实上,却是被贬到了璃城。

    蓝太守面上没说什么,可蓝彩儿知道,父亲的心里憋屈的很,好几次,她都看到父亲在喝了酒后,眼中含泪,擦拭着军备库里的那一件铠甲。

    璃城太守,对于他人也许是肥差,可对于一颗心都在了大夏军营的蓝应武而言,却是一种折磨。

    叶凌月听的心间一动,张了张嘴,可再转念一想,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和蓝彩儿如今关系虽然不错,还没真正到交心的地步。

    虽然蓝彩儿的性格不拘小节,很是豪爽,可乾鼎鼎息太过神奇,而且叶凌月也可不定就能治得好蓝太守的病,还是过些时日,等到鼎息再强一些了,再试探看看。

    叶凌月回到叶府时,发现一家老少都等候在府门外,尤其是大舅和五舅,脖子都伸得长长的,就跟两鹌鹑似的。

    寿宴之后的几日里,叶家忽然送来了不少拜帖,都是城中的一些名门望族的帖子,不外乎是要和叶家结交的。

    这让在璃城一直默默无闻的叶凰轩,很是惊喜。

    但是最让叶家上下开心的还是,方士协会终于答应和叶家合作了。

    这样一来,叶家的铁矿石无疑是更上了一层楼。

    可就在叶家声势大好的节骨眼上,山海帮的人找上了门来。

    原来那日前,山海帮的少帮主沙战,被叶凌月的“七步跌”给伤了后,就一直卧病不起。

    山海帮的帮主沙狂回到帮中后,听说儿子不仅被羞辱了,还被弄成了这副样子,当场大发雷霆。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眼下成了这副样子,急忙就找遍了城中的名医,可最后连方士协会的人都请来了,可都没法子治好沙战。

    沙狂无奈之下,只能是上叶府请人来了。

    “凌月,你又什么时候招惹上山海帮的人了?”叶凰轩和山海帮的人也打过些交道,知道山海帮是出了名的恶势力。

    “五舅,你不用担心,我帮我找人通知一声蓝姐姐,说是我请她一起到山海帮看戏。”叶凌月等得就是山海帮,她还怕他们不来呢。

    蓝彩儿一听说有好戏看,风风火火的杀了过来。

    两女径直就去了山海帮。

    一进山海帮的堂口,叶凌月就挑了挑眉。

    难怪蓝彩儿见山海帮不顺眼,这山海帮的府邸,修造得比太守府还要豪华。

    “凌月妹妹,待会进去后,你什么都别说,一切看我的。”蓝彩儿冲着叶凌月眨眨眼,一脸摩拳擦掌的样子。

    看到蓝彩儿和叶凌月一起来了,沙大帮主的面色更难看了。

    若是一个叶凌月,他倒好收拾,但眼下又多了一个蓝彩儿,那可就不好应付了。

    沙狂不敢大意,连忙命人奉茶,将蓝彩儿迎了上座。

    “蓝郡主,不知你恭候大驾,沙狂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沙帮主对蓝彩儿还是有些避讳的,他狠狠地瞪了眼叶凌月后,哼了一声,身子半躬着,行了个礼。

    哪知蓝彩儿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顾自喝着茶,就是不理睬沙狂。

    沙狂气得肺都要炸了。

    该死的蓝彩儿,好大的架子,论起年龄,他都和蓝太守差不多大了,她居然无视他。

    一直过了一个时辰,蓝彩儿才悠悠然说道。

    “沙帮主有理了,我听说沙少帮主身体抱恙,不知少帮主眼下怎么样了。”

    “郡主,你要给草民评理啊,小犬那一日代替我去参加太守的寿宴,哪里知道,半路上遇到了叶家的这个歹毒女人,她不知道用什么邪法,让我儿子去全身不能动弹,这都过去两天两夜了,小犬还是不能下床,连话都说不了。”沙狂一脸的怒意,瞪着叶凌月。”

    如果不是蓝彩儿在场,他必定要让叶家的那个小贱种,身首异处。

    “沙帮主,你这话可就不对了,那一日,大街上几百双眼睛都看到了的,分明是少帮主先挑衅凌月妹妹,结果自己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也不知道,是不是少帮助平日玩女人玩多了,腿软坐不稳了。你要不信,我可以随便找个十个八个的证人。”蓝彩儿眉头都不皱一下,一句话,就将沙战的话堵死了。

    后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双死鱼眼,瞪着蓝彩儿。

    “郡主说的是,是小犬的错,看在老夫年逾五旬,只有一个儿子的份上,还请郡主和叶姑娘高抬贵手,治好小犬的病。”沙狂的心中,已经刮起了十级飓风,可面上,却依旧是唯唯诺诺。

    看修养,沙狂可比他的那个蠢货儿子高多了。

    “凌月妹妹,既然沙帮主这么有诚意,都亲自开了口,你就看在姐姐的份上,给少帮主看看吧。”见已经将沙战气得只差头顶生烟了,蓝彩儿才算是松了口。

    “看病自然是可以的,不过有没有诚意,可不是嘴巴上说了就算的。少帮主的病有些棘手,沙帮主你就随随便便准备个一万两的诊金,再准备好这张清单上的药材,我就可以开始治疗了。”叶凌月这一开口,在旁边正喝茶的蓝彩儿口中的水“噗”的一声就喷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