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七公子新排名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抱着整个中组部都梦寐以求却不得的女神进入办公室,门口到了下班时间但却依旧在赶稿子的孙秘书已经震惊到呆滞,这种景象,简直就是百年不遇的奇观,不过当事人却明显不以为然,一个近乎逃难,一个幸灾乐祸,进入那个如今部长不在就象征着最高权力的常务副部长办公室,王复兴也懒得客气,直接走到办公桌后面,横抱着陈画楼,坐在那张只有常务副部长才能坐的椅子上面,轻轻转动了一下,原本要从王复兴身上下来的陈画楼身子顿时不稳,惊叫一声,再次搂住王复兴的脖子,瞪了他一眼,随手拿起桌前的纸巾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眸子眨动,轻声道:“累不累?”

    “小意思。”

    王复兴轻笑道,搂着陈画楼的腰部,转动着那张椅子,拍了拍她的臀部,笑眯眯道:“你这小身板,抱着你来回跑个几公里都没问题,也就是多加两个沙袋的重量,能累到哪去?”

    “你才是小身板。”

    陈画楼哼哼着捏住王复兴的鼻子轻轻摇动,眯起眸子,嘴角翘起,荡漾出一种只有王复兴才能看到的狐媚神色:“姐穿上高跟鞋,都比你高了。”

    “高有屁用。”

    王复兴顺手在她臀部上轻轻拍了一巴掌:“一百斤不到的重量,也就是没那么大的口袋,不然随手提起来装进口袋带走了。”

    “你嫌我瘦?!”

    陈画楼怒气冲冲。

    “不敢不敢。”

    王复兴一只手固定住陈画楼的身体,另外一只手在她身上随意游走,犹如抚摸最珍贵的收藏品,说实话,以陈画楼一米七二的身高,九十来斤的体重,确实算比较瘦的,可放在她身上却并不显干瘪,反而有种让人发狂的魅力,胸部丰满,臀部挺翘,这一具被王复兴反反复复研究了无数次的身体完全没有丝毫的赘肉,皮肤光滑细嫩的像缎子一样,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纤细,但却给了她一份高挑的美感,脱掉裙子或者长裤,则是柔弱,以至于王复兴每次轻轻分开这双美腿的时候,最开始都不敢太用力的冲刺,事实上陈部长的身子确实比较柔弱,在华亭那会,带着重伤玩命折腾她的那一次是王复兴最尽兴的一次,结果是同归于尽,自己光着身子被皇甫灵犀和射手抬下了大床,而陈画楼则连续请了好几天的长假。

    王复兴的女人中,她的承受能力甚至不如楚前缘,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王复兴并不只有他一个女人,不然作为妻子却满足不了自己的男人,这就跟作为男人满足不了自己的女人一样,都不合格。

    “今天这么落落大方的在中组部所有领导面前承认我是你男人,不符合你性格啊,怎么转性了?”

    王复兴笑道,身躯微微摇晃,就跟抱着一个孩子一样,如果放在两人最开始认识的那段时期,陈画楼肯定会羞愤欲绝挣扎着要跟他拼命,可内心悄然改变了态度之后,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甚至她无数次的在想,如果不去计较他身边其他女人的话,王复兴绝对算得上是好男人,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粗暴的时候粗暴,该霸道的时候霸道,就算拼光了所有,也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受到伤害,很多男人都可以做到这些?但到达他这个地位还能如此做的有几个?身居高位,坐拥江山,有几个人不是把身边的女人当做玩物,肆意交换亵渎?所以跟在他身边,陈画楼觉得虽然不算最好,但也不算差,起码是个不错的归宿。

    “你都说过要娶我过门的啊,那我肯定要提前给人一个心理准备了,而且现在京城有些地位的人谁不知道我跟你的关系?魂淡,你要说话不算话,不肯娶我的话,那你就把我毁了,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陈画楼抱着王复兴的脖子认真道。

    “我已经结婚了。”

    王复兴苦笑道,内心却满是纠结,他很清楚陈画楼以后的道路和成就,如果不能给她一个交代的话,那对她的前途可谓影响极重,甚至会毁掉她踏上巅峰的可能,谁能接受一国的二号首长是别人的情妇?就算有些人不会明面张扬,可暗中稍微运作一下,陈画楼立刻就会声名狼藉,这样一个明显是潜力无限的政治新星,如果因为自己被毁掉的话,王复兴只要想想都觉得罪孽深重。

    “你说了,我们要办一场很隆重的酒席的,我要的是名,我的身份资料受到国家保护,只要这个名你能给我,就能封住很多人的嘴,我的压力也会小很多,至于小本本,那个不是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娶了我,我是你的妻子,不是情妇。”

    陈画楼柔声道。

    “好!”

    王复兴沉声道,再次在她臀部上抓了一把,笑道:“先把日子定下来,换届后吧,到时吴越的省委书记邹仁特很可能会过来主持中组部的工作,都是自己人,中组部的控制权掌握在谁手中都一样,到时大爷我八抬大轿把你抬进帝王宫,你休个长假,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如何?”

    陈画楼那双最吸引人瞩目的璀璨眸子逐渐眯起来,笑容逐渐扩大,哼哼道:“美得你。”

    王复兴嘿嘿奸笑,就要凑过去亲吻那张小嘴,结果陈画楼正好也突然转身,两人的嘴唇顿时吻在了一起。

    王复兴愣了一下,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轻轻按住她的头部,舌头顺着那一缕芬芳,悄然横渡。

    现在即便**到达巅峰也有勇气羞涩的直视王复兴的陈部长闭上眼睛,没有反抗,轻柔的吐出丁香小舌,跟王复兴julie交缠在了一起。

    “我…我只是看你态度不错,打算给你一个奖励的,你竟然敢偷袭我。”

    陈画楼一直等到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挣脱王复兴,形状完美高耸的胸脯悄然起伏,眼眸中媚意盎然。

    “陈部长,你该办公了。”

    王复兴笑着说了一声,从她衣服下摆中伸进去,向上推开她的胸衣,将一只骄傲挺立的柔嫩大白兔握在手中,不轻不重的揉动。

    “不许乱摸!还有,这是我的位置,你让开,我看看你带来的资料。”

    陈画楼轻轻拍了一下王复兴的爪子,毫无力道,显然又进入了女人最擅长的口不对心的境界。

    王复兴主动将资料递给她,安静道:“就坐在这里看好了,人肉座椅,还带有按摩功能,啧啧,这享受,简直**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可是…你按摩错地方了。”

    陈画楼颤声道,娇躯下意识的扭动着,王复兴的手掌握住她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仿佛就像是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左心房,在一次次的收缩之间让她逐渐沉沦。

    “没错。”

    王复兴脸色严肃,一本正经道:“陈部长日理万机,还是办公吧。”

    陈画楼随意翻了翻资料,但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却越来越浓烈,让她根本看不下去,她直接将资料仍在办公桌上,小手伸到自己腰部去掰搂住自己腰部的手掌,嘟囔道:“我今天罢工,等你这个魂淡走了之后我再看,你把我放开,腿都麻了,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小妞,你今天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王复兴一脸狞笑道。

    陈画楼没有喊破喉咙这三个字,直接叫了一声:“孙秘书。”

    办公室外,虽然写着稿子但时刻听着办公室内动静,似乎想要在偷听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的孙秘书犹如条件反射一般瞬间站起身,迅速推开门,喊了一句部长。

    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直接愣住。

    那个应该是部长丈夫的男人证舒舒服服的靠在部长办公的椅子上面,而如今出了名威严沉稳的部长则脸色通红,头发有些散乱的站在他身后,替他揉捏着肩膀,犹如最最贤惠乖巧的小妻子。

    这世界果然疯狂了。

    孙秘书内心深处呻吟了一声,一阵无力,但表面上却不敢表露丝毫不满,恭恭敬敬道:“部长,什么事。”

    “你去点三个人份的加班饭,我…我饿了。”

    “好的。”

    孙秘书一丝不苟的离开,看了一眼心安理得享受着部长按摩的年轻男人,突然感觉有些荒诞。

    部长那双手,无数人只要握一下恐怕立刻就会在仕途中在上一个台阶甚至扭转命运,但如今却在温柔细致的给一个男人按摩。

    果然,任何女人都是需要爱情滋润的。

    关门的声音一响。

    王复兴立刻就要展开形容重新将陈画楼的轻盈娇躯抱起来,但一双嫩白的胳膊却直接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脖子,这样一来,王复兴顿时无从下手,他伸出手,凭着直觉捏了捏陈画楼的小鼻子,嘿嘿笑道:“好嘛,敢暗算我,信不信你就算缠着我脖子我也能把你抱过来?”

    “这里不可以。”

    陈画楼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腻声道。

    “为什么不可以?”

    王复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等你娶了我之后才行。”

    陈画楼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以及不加掩饰的憧憬。

    王复兴张了张嘴,还没说话,陈画楼已经再次道:“你今天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先说。”

    王复兴嘿嘿笑道,把玩着桌上的签字笔。

    “晚上去我家吃饭好不好?”

    陈画楼柔声道:“而且只许去我家,不能去叶家。”

    王复兴内心一动,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握住陈画楼的一只手,笑道:“我有什么好处?上次跟你们陈系的三大巨头相处的不是很愉快,我没完成他们的任务之前在去陈家,那还不被他们活活撕碎?大风险啊。那小楼就是龙潭虎穴,去一次完全就是大冒险。”

    “我晚上可以给你一次,算是你的奖励,好不好?”

    陈画楼温声软语的诱惑道。

    “一次?!”

    王复兴一脸冷笑。

    “那两次好了。”

    王复兴沉默不语。

    耳边很清晰的传来美人咬牙切齿的声音,随即语调再次软化:“奖励你三次,最多了,再多楼儿会承受不住,大不了让你把我摆弄成你喜欢的姿势好了。”

    王复兴微微点头,似乎有些心动。

    “而且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不用出来,就在我的房间做,在中南海要我哦,你没试过的。”

    陈画楼终于抛出最后的法宝。

    王复兴同志很坚定很不负众望的当场崩溃,拍板道:“成交!不过要事先收一点利息。”

    “什么利息?”

    陈画楼咬着牙,笑容甜美。

    这货简直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典范了。

    “你是不是饿了?”

    王复兴突然问道。

    陈画楼眼波流转,警惕的点点头。

    “那吃人吧。”

    王复兴一本正经道。

    陈部长心思何等细腻?立即反应过来,咬牙愤愤道:“那不是人!”

    “结合后就是人了,这点利息都不肯付?那我不去了,操自己的女人还需要奖励,没王法啊。”

    王复兴痛心疾首。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粗鲁!”

    陈画楼面红耳赤的拧了王复兴一把,恨恨道:“我们去休息室。”

    “就在这。”

    王复兴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刚才我替你按摩让你办公,你不做,那你现在替我按摩,我替你办公好了。”

    “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没做过的。”

    陈画楼一脸委屈。

    “没做过才要做,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属于我的!我的女人,就得听话,乖。”

    王复兴笑容温和,但语气却不容置疑。

    陈画楼犹豫半晌,看到对方没妥协的意思,冷哼一声,终于走向休息室。

    王复兴脸色变幻,想着自己是不是退一步也进去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再次打开。

    陈画楼手中多了一个正方形的摊子。

    王复兴眼神瞬间明亮,招招手,示意陈画楼过来。

    陈画楼脸色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慢吞吞的来到王复兴面前,期期艾艾道:“就这一次啊。”

    “嗯嗯,就这一次。”

    王复兴拍着胸脯保证道,笑容那叫一个虚伪。

    陈画楼差点被气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伸出美腿踢了王复兴的脚一下,小声道:“蹄子拿开。”

    王复兴微微挪移了下身体。

    陈画楼犹豫了半晌,才将摊子放在办公桌下,整个人轻巧的钻进办公桌地步,跪在了摊子上面,脸色通红,羞愤欲绝道:“魂淡,我恨死你了!快点过来!”

    “恨我就要加把劲。”

    王复兴笑容仿佛诱惑了小红帽的大灰狼,将椅子扯动了一下,直接来到了桌子底下的陈画楼面前。

    陈画楼双手在轻微颤抖,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对这个男人没底线的让步到底是为了什么,她轻轻拉开王复兴裤子上的拉链,解开他的皮带,当某个雄性象征彻底在她眼前昂首挺胸的时候,陈画楼几乎要晕厥。

    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却要跪在自己的办公桌下,为一个男人付出利息。

    实在是太可恨了。

    陈画楼小手颤抖的握住,角色的俏脸轻轻凑上前,最终将那个伟大含进小嘴中,温柔吞吐。

    王复兴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笑容温暖。

    敲门声响起。

    王复兴抬起头,示意陈画楼继续,对着门口说了声进来。

    孙秘书提着三人份的盒饭走进来,看到王复兴自己一个人在,脸色一红,疑惑道:“部长呢?”

    “她有事要离开一下,谢谢孙秘书。”

    王复兴坐在椅子上,欠了欠身子,但却没起身的意思。

    开玩笑,现在某个最重要的部位正被人含在口中,这个时候如果起身,陈画楼恼羞成怒之下狠狠咬一口的话…

    王复兴打了个哆嗦,脸上浮现出一丝干笑,轻声道:“麻烦孙秘书了。”

    “没关系。”

    孙秘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神有些不敢置信,脸色更加红润,放下加班饭,转身逃跑似的离开。

    大概一个钟头后。

    仔细刷牙漱口的陈画楼才红着脸从洗手间出来,瞪着王复兴,羞恼道:“孙秘书一直在门外不会离开的,如果我跟你一起出去的话,她会怎么想?”

    “她也是有丈夫的女人,对夫妻间的激情是可以理解的。”

    王复兴笑眯眯道。

    一句简单的夫妻。

    立刻将陈画楼脑海中的怨念打消了大半。

    只不过下一刻逐渐消失的怨念却又重新窜了出来。

    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王复兴随手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脸上的古怪神色一闪而逝,犹豫了下,还是接听,喂了一声。

    “学长,我是迎迎,你方便接电话吗?”

    电话中,一道文文静静的声音响起。

    “啊,哈哈,方便,方便。”

    王复兴干笑道,感受着陈画楼暗藏杀机的眼神,内心苦笑。

    “嘻嘻,学长你在哪里?我今天刚好有空,邀请你重温一下大学时光怎么样?”

    孙清迎在电话那头轻笑道,嗓音异常悦耳。

    “这个…”

    王复兴刚刚迟疑了一下。

    电话那头,文静的嗓音立刻多了一丝凶巴巴的意味:“不许拒绝,我怜惜了好多我们那几届的学长学姐,大家听说你发达了,都想见见你,学长,你不会看不起老同学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拒绝这位孙家大小姐,似乎真的有些过意不去了。

    他深呼吸一口,轻轻拉上拉链,笑道:“你在哪?我过去接你。”

    “我就在华清大学门口,学长快点哦,等你电话。”

    电话那头飞快的说了一句,迅速将电话挂断。

    “又被哪个小情人召唤了?非去不可?”

    陈画楼瞥了王复兴一眼,语气不冷不热。

    “孙家的大小姐,孙清迎,我的一个小学妹,我去看看,晚上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去你家吃饭。”

    王复兴无奈道,语气中若有所思。

    “孙清迎?”

    陈画楼脸色变了变,皱起眉头。

    王复兴内心一动,似乎不经意的问道:“怎么?”

    “这个女人,很神秘,他如今是清华的物理学博士,但同样也是中科院物理所最年轻的教授,那里是什么地方?国内物理学最权威的学校,不需要交任何费用,反而学校每个月会给数千元的补贴,在那里能成为教授,足以看出她不简单了,而且宇哥在总参二处,那是一个很庞大的情报部门,我听他无意间说起过,孙家其他人的资料都可以弄到手,但惟独孙清迎,她的资料是四星半的绝密档案,他根本无权翻看,这就有些不对劲了,甚至很诡异。”

    “我去看看。”

    王复兴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站起身,系好皮带,柔声道:“你等我过来接你,晚上一起去吃饭。”

    陈画楼嗯了一声,白了王复兴一眼,走到办公桌前,将他带来的资料拿过来,默默观看。

    王复兴神色凝重的走出中组部,内心的谜团却在逐渐扩大。

    因为上午在市委办公大楼,李冬雷给他的那张纸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若不想王家重蹈覆辙,孙清迎异常关键!

    王复兴几乎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所谓的玩笑了。

    也不是孙家的人让李冬雷来做说客。

    他重新钻进那辆a6l,坐进去,平静道:“射手,现在去华清大学,立刻。”

    射手嗯了一声,车辆娴熟调头,驶出中组部大楼。

    与此同时。

    另一道消息犹如一阵飓风。

    以京城七公子俱乐部为中心,骤然辐射,在极短的时间内,席卷了京城无数的公子大少名门千金,然后惊动了各大势力的家主。

    京城七公子重新排名!

    第七名,谢峰涛。

    第六名,韩佳洛。

    第五名,叶殊彦。

    第四名,叶年华。

    第三名,陈凤雏。

    第二名,秦天骄。

    王复兴。

    第一!

    写多了没收住~

    不过好在是十二点前。

    月票,有有有有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