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秦大少的分析决断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求订阅)

    金陵。

    中山高尔夫别墅区。

    秦天骄一脸惬意的躺在沙发上,枕着子鼠的大腿,刮掉手中的电话后,就把手机仍在了一边,沉默不语。

    “在想什么?”

    子鼠柔声道,拿起茶几上的一颗草莓,放进秦天骄的嘴里面,刚才他还在跟自己一起讨论一些很羞人的事情,接到一个电话后就沉默下来,让俏脸通红的子鼠很不满,也很不适应。

    秦天骄将嘴里的草莓吞下去后沉默了一会,才轻声笑道:“我在想要不要抓住一个机会,一个能彻底杀死王复兴的机会。”

    子鼠拿着第二颗草莓的手微微一顿,没有说话。

    秦天骄像是没有到一样,闭上眼睛,淡然道:“王复兴被特勤组和安全部的人抓了。罪名是杀害国家正厅级的干部,一旦落实,就是真正的叛国罪,神仙都救不了他。这一次唐宁终于将心态调整过来,懂得了牺牲,直接让王复兴吃了个大亏。”

    “是唐宁在暗中出手?”

    子鼠眉头飞快地皱了皱,淡淡问道。

    秦天骄微微点头,语气停顿了一会后,才微笑道:“千万不要因为唐宁在金陵的失利就小她。谁要是有这种心态,最后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唐宁不傻,相反还很聪明,甚至这种聪明,有些时候连我都感觉到恐惧。她跟夏沁薇那种智慧大气不同,她就是聪明,聪明到了极点,透着阴冷。你可以回想一下,诺大的京城,曾经敢跟唐宁站在对立面的,除了我和夏沁薇以及其他几个有数的人物之外,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你如果想不起来,我可以告诉你,一个都没有!而且他们的下场,全部都很惨很惨,产业被收购,势力被打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个女人的报复心理,实在是太强了,而且,他还有着足够的手段和实力来进行她这种报复!

    至于她上次栽在王复兴手中,似是她太傻,其实不是,只是一个单纯的心态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她轻敌了。她从骨子里不起王复兴,将他成是一个可以随意践踏侮辱的小人物,当初的退婚,就是最好的例子,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不能接受王复兴在任何领域的崛起,一旦崛起,就会下意识的去打压破坏,但这种打压,却并不是出于理智,而是出于愤怒。

    一个人在愤怒的时候做出来的举动,就算他自己,事后想起来都会觉得愚蠢。

    但王复兴没有给她反省的机会,始终在很巧妙的把握着她的情绪,没错,那个时候的王复兴就是在报复她,他是故意的。

    于是让一个从来不被自己放在眼里小人物不断挑衅的唐宁理智在慢慢丧失,终于到了最后不受控制的阶段。

    金陵饭店那一次,只要稍微有点城府有点智商的女人,都不会当场甩楚前缘的耳光引起王复兴的剧烈反弹,但唐宁这个商界的天才少女,这个在未来十年内甚至有可能将唐家的资本翻上两倍的女人,却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足以证明那个时候的她已经没有了理智,已经彻底疯狂。

    而王复兴那一顿鞭子却让她冷静下来,如今王复兴一步步地崛起,直面的不是唐宁,而是整个唐家。冷静下来的唐宁再日渐强大的王复兴,也终于调整过来心态,将他当成了对手,往日的阴毒和聪明都回来了,设计这样一个手段,并不是值得让人震惊的地方。冷静下来的唐宁,很可怕,真的。王复兴是吴越局势的关键人物,如果唐宁只牺牲自己竞争对手身边的一员大将就可以取得各方面胜利的话,那唐家的继承人之间的战斗,这次之后也就该落下帷幕了。”

    “少爷的意思,是王复兴不如唐宁?”

    子鼠皱眉道,语气有些犹疑。

    秦天骄了子鼠一眼,又了四周,鬼鬼祟祟的伸出手来,在对方挺翘骄傲的臀部上狠狠摸了一把,不等子鼠发作,又一脸严肃道:“没人的时候叫我名字就可以,要不叫一声老公来听听?”

    “没正经!”

    子鼠狠狠白了王复兴一眼,拿起草莓狠狠塞进秦天骄的嘴里。

    她和这个男人之间的称呼一直在变化,而且很多时候,都是这个男人在主导着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走势,人前,他是少爷。没人的时候,自己可以叫他的名字,拧他的耳朵甚至可以让他背着自己上楼进房间,床上的时候,他却始终要自己喊老公,或者是主人,一切都他的心情,子鼠没觉得着有什么不对不好的,这么多年来,他是真心对自己好,真心宠爱自己,这就够了。

    诺大的天朝,能抽秦天骄耳光不止一次而且还能让秦大少不还手的人,只有两个。

    一个是秦家如今的老家主,秦政。

    另外一个,就是子鼠!

    “在让我摸一下,我就继续说怎么样?”

    秦天骄嬉皮笑脸道,支撑着身体,这次不再鬼鬼祟祟了,反而着子鼠的两条性感大腿,满脸的跃跃欲试和期待。

    “想得美。”

    子鼠哼哼道,按住秦天骄的身体,按着他重新躺在自己的大腿上,恶狠狠道:“说!不然不许起来,也不给你东西吃。”

    “说什么?我忘了。”

    秦天骄装傻充愣。

    子鼠一脸无奈,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蚊子哼哼一样,说了一声晚上在给你摸,然后直起身体,板着脸,若无其事道:“这次想起来了没?”

    秦天骄很没节操的憨笑道:“想起来了,你问我王复兴是不是不如唐宁?”

    “说!”

    子鼠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似乎很关心这个问题。

    秦天骄也不再插科打诨,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后,才轻轻摇头,似乎有些不确定,笑道:“我想这应该也是心态问题。唐宁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但王复兴却没有。这其实并不是什么谁强谁弱的问题,王复兴如果不强大,断然不可能活到现在并且让夏沁薇几乎百依百顺的对他,他也很强,可是性格却太极端了。这种极端能成就他,也能毁了他。而且他和唐宁,甚至加上我和夏沁薇,我们的位置不一样,目光受到的局限性也不一样。在王复兴眼里,他的未来,他的家族复兴的希望,就是一条小路,他每走一步,干掉路上任何一个目标,都是在为自己的家族在奋斗,他不会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极端的性格,近乎不顾一切的目的性,这是王复兴最可怕的地方。而唐宁眼前,全部都是她可以利用的资源,到处都是,她动用庞大的能量来堵死王复兴的路,王复兴就会咬着牙不停的破坏她的障碍,这是一场游戏,谁能玩得更久,完全取决于双方的心态。

    实际上,王复兴和唐家的关系是最复杂的。

    唐宁不起王复兴的渺小卑微。王复兴同样憎恨唐家的忘恩负义。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王复兴下意识的会想这杀光唐家所有人,彻底灭掉这个家族,他的杀心太重了,所以面对唐家人的时候,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再者,谁能想到唐宁会派出一个正厅级的干部来解决这件一旦参与了政治因素注定会变质的事情?我都想不到,王复兴更不愿意思考,他只是秉承着唐家人该死的信念,说杀,直接就杀了。所以这一次他不是输给了唐宁,而是败给了自己的仇恨和冲动。这两人孰强孰弱,根本就是不能判断的,但可以肯定地是,无论谁留下来,都会是我的心腹大患!”

    说道最后,秦天骄的话语中猛然转寒,带着不加掩饰的杀意。

    “你想要做什么?帮助唐家?!”

    子鼠皱眉道,语气下意识的抬高了些。

    “不可以吗?”

    秦天骄笑呵呵道:“只要我现在安排人在告诉上控制住夏沁薇,只要拖住她一个钟头,我就可以亲自赶过去,将她软禁起来,到时候夏家大小姐失踪,夏家必然无暇顾及王复兴,等待他的结局,只有一个,被冠上叛国罪,然后被处决枪毙!到时跟夏家的合作虽然取消,但用一个省的利益去换王复兴的生命和王家崛起的机会,这生意做着并不亏,反而赚大了。”

    “可是你一旦这么做了,等夏沁薇执掌夏家的时候,你就是她的死敌。你不敢杀她,事后只能将她放回去,夏家秦家,到时候恐怕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子鼠冷静道,眸子忽闪忽闪的着秦天骄。

    “我信。”

    秦天骄很肯定地点点头:“夏沁薇肯定会报复我的。但这又如何?我若是不出手,日后多出来的,就不止夏沁薇一个对手,还有王复兴,甚至还有唐宁!我杀了他的话,日后我和唐宁就会成为盟友,夏家不灭之前,一直不会改变关系的盟友。”

    他突然了子鼠一眼,微笑道:“前景已经分析的很明白了,小老鼠,告诉我,王复兴,我杀还是不杀?”

    子鼠坐在沙发上,很安静的低着头,着躺在自己腿上的秦天骄,跟她静静对视,不闪不避。

    良久,漫长。

    她终于轻声开口,淡淡道:“你都已经决定了,还问我做什么?”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这一次会改变主意!这一次!”

    秦天骄淡然道,抚摸着子鼠的俏脸,说出来的话很坚定,但语气却很轻松,轻松道即便是子鼠,都不敢相信真假。

    所以她没有说话,没有回答,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

    秦天骄的眼神逐渐冷漠,但隐藏在眼底深处的温柔却愈发醉人,沉默了一会,他才轻轻拿出手机,低着头道:“我要杀他。必须。他死了,我才能真正拥有我身边最珍贵也是我最在乎的…”

    他没有说完。

    子鼠的身体却猛然一震。

    秦天骄原本拨号的手跟语气一起顿住,猛然抬头,眼神森寒道:“出来!”

    “嘭!”

    中山高尔夫别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狠狠踏碎,门板碎片和木屑一起飞扬,大半边的大门轰然砸落在地上。

    一个脸上似乎永远都挂着和煦诚恳笑容的年轻男人走进大门,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气质却不再低调。

    “不好意思,无意间听到了秦大少的电话,我不多说别的,夏沁薇,必须安全到达京城,到达夏家。必须!”

    来人微笑道,没有什么强大气场,一步步靠近秦天骄,却让秦天骄和子鼠身体瞬间紧绷到了极限。

    这是即将全力出手的征兆!

    “你们也想趟着一趟讨不到多少好果子吃的浑水?就不担心最后好处没得到,反而溅得自己一身脏?”

    秦天骄冷漠道。

    “我不代表任何立场,只是为了朋友。呵,也许没准以后还会成为亲戚?谁说的准?你们三大家族不稀罕的人,我们可宝贝的紧呐。而且不让你控制夏沁薇,是卖了夏家一个人情,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一律都不知道,仅此而已。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一直都你不顺眼。”

    不速之客微笑着说道,脸庞很阳光,语气很亲切,但说出来的话,却有些无赖。

    陈系!

    陈凤雏!

    天朝如今现役军官中,最年轻的大校!

    秦天骄这种级别的天之骄子中,王复兴能不能算一个现在还不好说,但他陈凤雏,绝对能算一个!

    秦天骄眯着眼睛,握住子鼠的手捏了捏,示意她呆在自己身后,冷冷道:“你想如何?”

    陈凤雏微笑自若,来到了秦天骄对面,一条腿猛然扬起,直接踹在了面前的实木茶几上面。

    “嘭!”

    茶几瞬间被踢成了两半,向着相反的方向射了出去。

    陈大校伸出手,冲着秦天骄勾了勾手指,灿烂笑道:“来,打一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