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生时肝胆相照。死后不宜托孤。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4<b和魔精血煞的打赏捧场~。闹事的麻烦走远一点,我不要脸给自己打赏?我还没闲的蛋疼到这地步,我真想给你们俩字母。一个s一个b。这本书上架了我会给自己订阅,因为我觉得我写的很辛苦。打赏怎么说?给你留个脸,不多说了~再次感谢每一个捧场的兄弟姐妹们~)

    ---------------------------------------------------------

    金陵。

    从禄口机场直飞法兰克福的飞机头等舱内。

    曹冉系着安全带,掀开帘子,望着机场外的夜色,怔怔出神,最终叹了口气。

    曹冉的老婆是个上去很成熟优雅的少妇,没有市局局长夫人身上的那种威严,尤其是在丈夫身边,更显得乖巧听话,她在曹冉最为困难的一段时间嫁给这个男人,无怨无悔的照顾他生活,替他生孩子,两个相差了将近十五岁的夫妻,结合在一起或许没有爱情,可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还有了孩子,没吵过架没红过脸,在曹冉心里,这份婚姻早就成了浓浓的亲情,是他身处世间最后的一丝温暖。

    曹冉不是好官,但却是一个好丈夫,当初王家倒台牵扯出了一大批的官员被打压,他从副厅级被撤到了正处级,甚至还落了一个留党查的处分,那个时候,如果不是遇到他现在的老婆给他鼓励的话,他指不定还蜗居在金陵干什么。起起落落,这是人生固有的定律,所以就算是他重新成为了市局局长,依然对妻子百般呵护,疼爱有加,甚至连现在跑路都不忘带上她。

    “今天这么一走,就回不来啦,本来以为我能不在乎的,可到现在来,却还是有些舍不得。”

    曹冉淡淡道,有些感慨,身手搂住了身边妻子的肩膀,了对面已经睡着的小儿子,眼神有些酸涩。

    他现在虽然手握巨款,但这种情况下,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背井离乡?

    “去哪都无所谓,有家就行了。你在这里,那个年轻人如果没死,事后会报复,如果他死了,他身边的人或许不敢得罪秦家唐家,但要动你的话,还是很容易的,与其夹在中间受气,不如我们安静离开。”

    曹冉的妻子朱萍靠在丈夫怀里柔声道,飞机还有三分钟起飞,这证明自己一家人彻底跳出金陵这个圈子了,想到这里,她的眼角不由的更加柔媚雀跃。

    不是任何一对中年夫妻都能保证每隔两天都能疯狂激情一次的,也不是每个中年男人出了事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妻子和孩子面前的,曹冉都做到了,所以她已经很满足的。

    “我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本来打着偿还王家一个情,毕竟当初我虽然因为王家跌了一次,但最初还是因为他们才站起来,就那么栽了,我也认。可后来投靠了秦家,就没那么多选择了,做官的,玩政治,哪有这么多良心啊,只能尽量暗示了,可那小子不听,不给我留后路,也不给他自己留后路。”

    曹冉轻声道,着已经不能算是青春的妻子眨着眼睛一脸好奇的神色,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轻声道:“在审讯室,我说过要跟他玩一把牌,正常斗地主的规则下,双王,老a,还有花牌都在我这里,小牌却都在他那,我告诉他,只要他能赢,我就放他走,可惜啊,他太心急了,没等到最后一步,就开始破坏规则。”

    “那样的情况下,他可以赢吗?

    朱萍轻声道,下意识拆开扑克,握在手中把玩,语气有些好奇。

    “他不知道我手中是什么牌,怎么能知道他赢不了?”

    曹冉轻轻微笑,摸了摸妻子的头发,轻声道:“你这副牌。”

    朱萍很听话的将牌面打开,细细翻,双王,四张a,四张二,四张三,…四张十,四张…

    等等!

    朱萍突然睁大了眸子,似乎没清楚一般,重新数了一把。

    三张花牌。

    j,q,k,都只是三张,第四张已经消失无踪。

    这意味着什么?

    “当初我已经把手中的炸弹都丢完了,只剩下这三张在一起的花牌,他只要退一步不出牌,让我在出一轮,他手中的小炸弹就可以完完全全的轰炸我,只差一步啊,只差一步,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可惜,他还是太急了,破坏了规则,不然等我手中双王扔出去,就再没有牌面可以挡住他了。”

    曹冉平淡道,望着窗外的夜色,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

    朱萍有些发呆,着牌面,没由来的有些哭笑不得。

    “他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后退?哪怕一步都不行,只是他不知道,有时候退一步,同样是一种进攻。太过强势了,反而不是好事。很多事情其实远远没有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他的性子太偏激,一直在抢先破坏规则,这次如果她能侥幸不死的话,希望他能成熟一些。”

    曹冉淡淡道,突然自嘲一笑:“我是没资格说这些的,他现在如何,可以说是我亲手造成的,秦家和唐家的联手,他不死,堪称奇迹了。”

    朱萍怔了下,轻声开口道:“可是我听你说唐家当初跟王家关系很好,他们…”

    “关系?”

    曹冉一阵冷笑:“王家倒台后,就数唐家打压王系官员最凶最勤快,傻老婆,关系在利益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的。而且当初王家的老爷子已经把唐家唐天耀说死了,一句评价,按照他现在的做法来,倒也算正确。”

    “什么评价?”

    朱萍将那副扑克收起来好奇道。

    曹冉脸色晦暗,亲自替老婆儿子检查了下安全带,面无表情道:“生时肝胆相照,死后不宜托孤。”

    巨大的轰鸣声中,飞机缓缓起飞,最终离地…

    大贪官,跑了。

    ---------------------

    “还…还没死吗?”

    金陵守所内,所长死死盯着办公室的电脑屏幕,里面清晰倒映着甲字七号房内的景象,一片碎尸与鲜血,曹局长说有事要处理,剩下两位大人物,秦善直接被一刀划成了两半,内脏肠子都流了出来,死无全尸,最为凄惨。

    那名叫唐康的老人身体还算完整,但头部却被划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鲜血淋漓,脑浆伴随着鲜血洒落出来,跟撒上了辣椒的豆腐脑似的,随便让人一眼,内心就有种寒气。

    而今晚的主角,那个听说在华亭能呼风唤雨的年轻枭雄,身体则笔直而僵硬的躺在地上,睁着眼睛,半晌都没有在动一下。

    “应该,是死了吧?他好久都没动了。所长,我们要不要去?”

    一个年轻的警员战战兢兢道,这模样,已经快要吓哭出来,甲字七号房内经常死人,可没有一次有这么血腥的场面,就算面对犯人时胆子很大的警员,这会也不由得有些恐惧。

    那个男人,他是恶魔吗?

    所长名字俗气,姓王,叫大旺。他确实也对得起这个名字,身体矮胖,属于那种去买裤子,三尺的裤长却要三尺一裤腰的好汉,此时他正站在两个手下身后,眯着小眼睛,惊疑不定的着躺在地上的王复兴,脸色苍白,摇头道:“别进去,再等一会,这次那两个老头都死了,曹局不在,希望不会有人怪罪我们。不行,不能等了,里面那个人他必须要死,进去吧,不行,别进去,不能等了,要杀了他,不然他出来会杀死我的。”

    王大旺脸色惨白,一会摇头一会点头,时而狰狞时而恐惧,语无伦次,竟然已经有点精神失常的征兆。

    “所长…”

    年轻警员喊了一声,着一脸恐惧的王大旺,有些无奈,心里不由得骂了句草包,他虽然也害怕,但终归不像是这位上司那么恐惧,硬着头皮笑道:“我有个建议。”

    “进去,不进去…他要杀了我,我要杀了他…嗯?小邓,你有什么建议?说,快说,有效的话我升你为副所长,说啊!”

    王大旺猛然反应过来,一把拽住了小邓的衣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语气急切,眼神甚至有些哀求。

    小邓眼神中的阴狠神色一闪而逝,沉声道:“所长,我记得我们这里还有一些催泪瓦斯,如果怕他死不了的话,干脆全部丢进去,有多少丢多少,那东西是化学药物,能刺激人的眼泪鼻涕,严重者甚至能丧命,他现在就算没死,也撑不了多久了,干脆,一口气弄死他!”

    王大旺愣了一下,随即脸色狂喜,大力拍了拍小邓的肩膀,一脸激动点头道:“这个注意不错,好好好,就这么办,杀了他,杀了他我发你一年的奖金。”

    “谢谢所长。”

    小邓眉开眼笑,的身边另外一个警员一阵嫉妒,自己怎么就想不出这么阴损的法子?

    “嘭!”

    所长办公室大门被一下子撞开,一个警员跌跌撞撞的闯进来,一脸惶恐,连滚带爬,结结巴巴道:“所…所长…”

    “操你老母,慌什么?怎么回事?”

    所长一想到办法,顿时底气又足起来,已经准备叫人去拿催泪瓦斯。

    “我我我我…我们被被被被…包围了!”

    突然闯进来的警员话都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终于报出一个消息。

    王大旺当时就懵了。

    包围?

    “这里是他妈的守所,哪个王八蛋这么大胆子包围这里?!叫警察,叫武警,实在不行他妈的叫军队!”

    王大旺大声吼道,只不过眼神却再次闪烁起来,有些畏缩。

    “就就就就…就是他妈的军队包围的我们!”

    年轻警员已经快哭了,脸色都扭曲起来。

    王大旺身体摇晃了下,关键时刻,终于发挥了那么一丝作用,直接跳起来道:“走,去七号房,快点把那个小子杀了!”

    一行四个人,迅速下楼,直奔七号房。

    只不过却晚了。

    门外,数量大卡车停在守所门口,一个个军人干脆利落的跳下车,荷枪实弹,同意穿着作战时的装备,直接将守所包围,而十多名士兵在长官的带领下,全部冲了进来。

    王大旺带着手下来到七号房走廊的时候,一个少校衔三十岁左右的军官直接带着人走了过来。

    “王所长?”

    少校瞥了他一眼,冷冷道。

    “你们什么意思?!军队强闯守所,还有没有王法?!你们想进军事法庭吗?”

    王大旺声色厉茬道,已经近乎绝望。

    “哼。”

    少校冷哼一声,面无表情掏出自己的证件:“我是南京军区侦察营副营长,现在,放人,这是命令!”

    “放人!”

    少校身后,十多号人齐声大吼,声势十足,杀气凛然。

    “你们…”

    王大旺脸色苍白退后两步,猛然大怒道:“老子的犯人,我说不放就不放!”

    少校根本懒得跟地方上的普通警力计较,冷笑一声,猛然将腰间的手枪拔出来,二话不说,扣动扳机。

    “嘭!嘭!嘭!嘭!嘭!”

    连续五枪,全部打在了王大旺面前的地面上,青砖飞扬,整齐的走廊顿时被打得一片狼藉。

    少校猛然向前一步,二话不说,手枪直接抵在了王大旺头上,骄傲冷喝道:“放人!把王先生给我放出来!”

    这群疯子,他们竟然敢开枪?!

    王大旺脸色苍白,身体抖了下,猛然晕了过去,胯下彻底湿透。

    吓尿了?

    少校冷哼一声,骂了句废物,同时伸手拿枪指着三个年轻警员,冷冷道:“放人!”

    他身后十多名士兵跟他一起动作,十多把冲锋枪举起来,瞄准了三个年轻警员。

    说开枪就开枪,这他妈实在太霸气了!

    三个警员面面相觑,被这么多枪指着,一脸苍白,就要跑去开门。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陆成他怎么当的这个陆军司令?你们军区的司令员,政委,参谋长,他们都在干什么?”

    一道怒喝声猛然从少校的背后响起,中气十足。

    “我倒要,谁敢放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