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怅望江湖百年,与谁说?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9-25

    全球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很简单的共识,那就是无论任何一件物体,都是具备多面性的。人也是如此,不知道多少穿着衣服的专家教授脱了衣服就能瞬间变身砖家叫兽,或者两个深仇大恨的人在一起是能谈笑风生,转过身来就开始计划着怎么玩死对方。

    这种事情一点都不荒诞,相反,在这个社会愈发浮躁人们心机却越来越深沉的社会,这种现象已经能称之为普遍,现在上小学的孩子都能安慰自己的女同桌聊理想谈人生,回到家后却被家长骂的哭鼻子,足以说明多面性这个词汇的广泛性。

    可一个刚才还气势磅礴言语激昂的老道转眼间就变成一脸讪笑的跟邻居道歉,王复兴还是有些扛不住的感觉。这老家伙简直就是道家一朵正肆意绽放的奇葩,起码这变脸的功夫就堪称天下无双。王复兴笔直站立,内心没由来的有些感谢外面那个踹墙的邻居,起码对方这么一搅局,让他心里轻松了不少。

    老道士在王复兴面前威严,面对外人,却不是一般的慈眉善目,没半点脾气,似乎是怕外面的邻居恼羞成怒之下要揍他,连门都不敢出,跟人隔墙道歉,姿态放得很低。

    自从进屋后就安静站在一个不引人瞩目的角落似乎遗世独立般安静的年轻女道姑似乎早就习惯了师傅的嘴脸,神色平静。她从小就被老道士收养,早就深知他的习性,对于老道来说,偶尔的行为举止正常,才是最不正常的事情,现在似疯癫,实则淡定,刚才他骂那个男人虽然挺狠,但上去似乎并没有过多生气。

    老道好不容易把邻居劝回去,一肚子火气也没法继续发出来,又坐在那条三条腿的椅子上面,语调平静下来道:“你跟夏家丫头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王复兴心虚道,说出这番话,有些犹豫,亲也亲过了,抱也抱过了,还玩弄过人家的小舌头,这关系真心不好说哇。两人之间虽然有过一个几年时间的约定,但距离私定终身,还差着十万八千里,最稳妥的说法,只能是朋友关系。

    “楚前缘呢?”

    老道士继续问道,自从他出现在王复兴身边,就以长辈的身份自居,理所当然,王复兴同样也不觉得有什么突兀的地方。

    “我女朋友。”

    这次王复兴回答的坦然了许多,楚家姑爷这个身份,估计是最近几天在华亭上层圈子中最火的人物,他否认没用,也不想否认那个当晚在战歌俱乐部紧紧抱着自己的善良女孩儿。

    “鱼小妩怎么说?”

    老道士用雪白的拂尘擦了擦桌子上的灰,然后开始用手擦拂尘,最后很极品的把手放在鼻子上嗅了嗅,由于他低着头,别人也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王复兴一阵头皮发麻,如果不是知道两人实力上相差有些悬殊的话,他恨不得扑过去卡住老道士的脖子逼问他从哪里知道这么多有关于自己的事情。他百分之百确定没有人能跟踪自己,那这个上去住在这种地方落魄的不行的老道士,怎么能有自己这么多消息的?

    “是情妇吧?”

    老道士着王复兴道,语气直白,一针见血。

    王复兴不说话,算是默认了。他跟鱼小妩已经发生了关系,虽说不用负责,但那终归是把第一次交给自己的女人,要他说两人之间没关系,他说不出口。

    “过来。”老道士冲着王复兴招了招手,旁边没凳子,他干脆就示意王复兴蹲下,然后拿过他的手,仔细研究。

    王复兴表情平静,心里却满是狐疑。

    难道这老家伙真的能掐会算,能算出自己经历的事情?

    “唔,小子,你的命格很奇特,少年多苦,但现在却已经时来运转,以后的道路会很顺利,虽有惊却无险,放心便是。从你手相来,将来大富大贵是跑不掉的,但桃花运泛滥成灾,恐怕是个劫数,命中注定,怕是不好办呐,恐怕要给你带来不少麻烦。”

    老道士一本正经道,摇头晃脑,煞有其事。

    “真的?”

    王复兴眉开眼笑道,他能用自己的团员证发誓他不是色狼,可桃花运这玩意,是每个男人都渴望的东西,如果真有,就算有些麻烦也不怕的。

    老道士点点头,拍着王复兴的手,语重心长道:“放心,有我在,一切无忧。”

    站在两人身后安静的如一尊唯美雕像的皇甫灵犀微微撇了撇小嘴,想揭师傅的老底,却又忍住。从小到大,她跟师傅一共替人算命七次,很荣幸,每次都是这老家伙在胡说八道,这也就算了,神棍也是个职业,关键是这老头着实太没有专业素养了一些,每次都是被人当场识破,甚至还有被人连续追了五条街的滑稽事情,她敢保证,只要王复兴在追问几个问题,这老家伙一准露馅。

    只不过王复兴让皇甫灵犀很失望,他并没有继续追问什么问题,而是一脸喜色的握住了老道士的手,笑道:“道长大德,谢谢了。”

    道长?

    老道愣了一下,神色不由自主的变得有些慈祥,轻声道:“如果你不介意,叫我王爷爷好了,真说起来,我比你爷爷大了将近十岁。嗯,我老人家一般不给别人算命,一次二百,你带钱了吧?一会记得给钱。”

    王复兴目瞪口呆,嘴角肌肉不停的抽搐颤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老家伙。只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道士已经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并且转移到了他最感兴趣的地方,他伸手指了指女道姑,轻声道:“你觉得灵犀怎么样?”

    “灵犀?”

    王复兴语气疑惑,大致猜得出这是身后那个年轻女子的名字,果真人如其名,都带着一股纯洁味道呢。

    “皇甫灵犀,我徒弟。”

    老道士得意笑道,提起自己的徒弟,脸上带着一种不加掩饰的骄傲自豪,似乎倍儿有面子。

    “名字好听,人更漂亮。”

    王复兴不假思索的给出答案,没半点虚假的成分在内。

    老道士笑着招招手,把皇甫灵犀叫到身边,淡然道:“给你做老婆如何?”

    王复兴蹲在桌子旁边的身体猛然一抖,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皇甫灵犀站在师傅面前,神色平静。

    “做老婆?”

    王复兴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内心那种感觉就跟突然间中了好几亿的彩票一般,惶惶然飘飘欲仙,兴奋而忐忑,甚至想到楚前缘,还让他有种极为强烈的负罪感。

    “不愿意?”老道士苍老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玩味笑意:“这也是你爷爷定下来的,这么多年,我可没少花功夫培养她,如今总算是可以出师了,这次,灵犀就留在你身边好了,你也别着急,灵犀自己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王复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闻着从皇甫灵犀身上传过来的浓郁体香,竟然有种不确定的梦幻感。

    这样的尤物,会做自己的女人吗?

    老道士笑而不语,了皇甫灵犀一眼,示意她自己说。

    皇甫灵犀神色平淡,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背后的优雅长剑却在轻微颤抖,语气清冷道:“跟我比一场,赢了我,什么都依你。输了的话,我还是我,你还是你。”

    “打架?”

    王复兴挑了挑眉毛,有些意外道,他自认不是老道士的对手,可连一个女人都干不赢的话,那是不是太没面子了点?

    皇甫灵犀淡然点头,背后造型优雅的长剑却抖动的愈发激烈。

    “你爷爷最擅长的不是八极和太极,他用剑,堪称一代剑道宗师。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最擅长的,应该也是用剑吧?起码应该比你使蝴蝶刀要顺手的多。你爷爷也算个人物,剑道大成,但一辈子,却不会用枪,这年头,总归还是枪械的天下啊。”

    老道士轻声感慨道,了皇甫灵犀背上的优雅长剑一眼,似乎彻底打开了话匣子:“王家鼎盛的时候,你爷爷就托我帮忙打造两把剑,一长一短,灵犀背上的是长剑,叫秋水。还有一把短剑,叫狂潮,无鞘。这次没给你带来,过段时间我让人给你送来便是了。当然,你如果着急的话,现在就可以用蝴蝶刀跟灵犀比划一下。你爷爷布局用了一辈子,但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所以,你走的越高,得到的就会越多,我和灵犀,都是棋子。”

    秋水狂潮?

    王复兴眉毛不易察觉的挑了挑,轻声笑道:“不急,王爷爷的真传弟子,我是没法比的,不过既然您老人家说起了,我倒是真想见识一下狂潮剑到底是什么模样。”

    老道士把眼睛一瞪,似笑非笑道:“不用你催,时机合适了,自然会给你送过来。”

    被识破小心思的王复兴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老道士似乎突然间变得落寞起来,有些惆怅的了相依为命了快三十年的徒弟,然后就寂寞了,沉默良久,才轻声道:“我走了。”

    皇甫灵犀没有说话,背后的秋水长剑颤动,铮铮剑鸣。

    王复兴有些愕然,这才见了一面,还没一晚上呢,这老头就要走?感情他千里迢迢的跑来,只是为了给自己送个女人?

    王复兴张了张嘴,想挽留这个绝世高手,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要告诉他华亭的夜生活很丰富多彩妹纸多多吗?

    老道士淡淡一笑,拍了拍王复兴的肩膀,语气复杂道:“好好对她。”

    转身,离开。

    高大的身影依旧笔直,大袖飘然,只不过背影却显得有些落寞。

    皇甫灵犀着师傅的背影,眼神有些哀伤,很淡,却很清晰。

    老道士来到华亭,自然不是只为了把她送到王复兴身边。

    她只是第一枚棋子。

    证明着复兴王家的棋盘,已经开局。

    而王复兴,也从这一刻开始真正的成了棋手,一个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棋子的棋手。

    在他对面的,则是一些实力深厚的老家伙,亲自坐镇幕后,跟他博弈。

    随着时间推移,以后各式各样的棋子都会出现在王复兴手上,给他带来一个又一个的绝对惊喜。

    王复兴默然不语,着老道士的背影,轻轻叹息。

    老道虽然背影落寞,但却行走间却异常洒脱,声音清朗笑道:“掌天下权如何?卧美人膝又如何?闲云野鹤,我自逍遥如风,怅望江湖百年,与谁说?”

    声音逐渐变小。

    老道的身影也彻底消失。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过头。

    王复兴默默叹息,转过身来,着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女人,仿佛忘记了刚才自己说一点都不着急的话一般,着皇甫灵犀,微笑道:“我们打一场?”

    赢了,可就是赢了这个女人的归属权了。

    皇甫灵犀瞥了他一眼,淡然点头道:“好。”

    “铮!”

    秋水剑瞬间出鞘,落在皇甫灵犀手上,剑光如水,未出招,但连绵不绝的剑意却已经开始浩荡。

    王复兴微微眯起眼睛,不动声色。

    皇甫灵犀道袍轻微摆动,剑势飘忽,一剑刺向王复兴的胸口。

    道袍飞舞,容颜清冷,剑光如水。

    佳人如谪仙。

    --

    读者群:62464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