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暴雨夜白衣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一叶而知秋。

    党代会过后,凭借各大势力的情报网的能力,不久之后的全会上哪位大佬的票数会多一些,声势更加强悍一些的事情基本已经成了定局,以中组部的常务副部长陈画楼为首,选举出来的中央委员都有着各方势力的影子,在加上各个地方上之前的大员跟某些势力的互动频繁程度,可以说只要没有意外发生,党代会之后送到各个势力手中的情报都能够保证绝对的准确性。

    而这一次的党代会的最大赢家,全部指向了王家!

    准确来说,是指向了李冬雷。

    王家在政界如今最大的支柱人物。

    如果说王家,陈系,叶家,夏家和东三省的霸主皇甫几大势力全部联合起来只推李冬雷一人的话,那么他以一个极高的排名进入高层,基本没有任何的悬念。

    . .

    只是这几家的联合,在这次党代会中,就选举出了七名中央委员,三名中央候补委员!

    只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党代会上跟陈画楼针锋相对的西南市长林擎天,也出于种种目的对李冬雷表态,暗中进行支持。

    所以不管下一个十年究竟会如何的风云变幻,起码这个十年中,王家将处于一个足够辉煌显赫的位置,甚至彻底完成王家的复兴壮举!

    虽然没有参加党代会但却时刻绷紧神经的王复兴骤然觉得轻松起来,这一次可谓真正奠定王家基础的绝大胜利告终,等于是王家彻底在京城打开了局面,接下来的动作,完全可以大刀阔斧的迈着大步飞速前行甚至是奔跑冲刺了。

    哗啦!

    一大片的水花在王复兴面前炸开,水珠飞溅,原本围绕着王复兴的身体游动的一小片鱼群似乎也受到了惊吓,飞快的逃开,而场中最大的一条美人鱼却直接冲着他由过来,最终扑倒了他怀中。

    “你又在走神了,是不是又在想其他的女人?你如果不愿意陪我的话,直接走好了,人在这里心却不在这里,没意思。”

    这几日震动了整个京城的陈部长扑倒王复兴怀中,握住小拳头狠狠锤了一下王复兴的胸口,一脸不满道,眼神有些幽怨。

    两人如今所在的位置是一家以温泉为主题的私人会所,没有一群人拥挤在一起的大厅,只有一个个被巧妙分隔开的小包厢,包厢内除了能够滋养身体的温泉之外,大部分都被绿色的植被和娇艳花朵覆盖,中间点缀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在温水的冲刷下有种温润如玉的光泽,装修的别出心裁,独树一帜,吸引了大批会员的加入,今天王复兴带陈画楼单独过来,有些奖励她在党代会上的出色表现的意思,可两人独处的时候这个魂淡竟然还走神,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在哪,心当然就在哪了,我只是在想这家私人会所每年能为它幕后的老板带来多少财富和人脉,尤其是人脉,这才是最主要的东西。”

    王复兴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双手将环住陈画楼的身体将她贴在自己身上笑道。

    两人已经亲密接触了无数次,甚至在陈部长羞涩的半推半就下,还玩了很多新奇的玩法,夫妻生活过的滋润而和谐,如今虽然只穿着布料很薄的泳衣,但彼此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念头,自然而然。

    “还想?一会你去翻看一下账目好了,如今的王少大名鼎鼎,谁不知道呀?无论走到哪都有人要给你几分面子,早知道我刚才就收下那几件首饰了,否则对方也不会把这家会所当做礼物送给你做人情。”

    陈画楼气哼哼道,她的身体异常的白皙光滑,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清瘦的神财,从骄傲的胸部沿着诱人肌肤向下,纤细的腰部和挺巧的臀部形成了一条惊心动魄的魔鬼曲线,她乖巧的被王复兴抱在怀里,在水面上升腾的氤氲雾气中,长发湿润,眼神迷离,简直就是真正的佳人如玉,美轮美奂了。

    “那几件首饰本来就是做做样子,如果对方真要送,肯定会送的更加巧妙,而不是这么突兀,项链,耳环,手镯,黄金翡翠珍珠,任意一件都是六位数以上的价值,你就算确定自己不会被纪委带走敢收下那些东西,他们也不敢送,所以这间会所在你拒绝那些首饰之后在送我,就顺理成章了,毕竟我们现在就算在怎么亲密,也没结婚,送我什么东西,我收下在法律上而言,也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如果我的陈部长喜欢的话,这间会所我偷偷的写你的名字也是完全可以的,那么多高官都受贿,老公贿赂讨好一下自己的老婆,只不过是等于玩弄一下规则而已,不算是坏了规矩。”

    王复兴笑眯眯道,眼神却有些恍惚,很多时候他都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以及自己的家族变得越来越强大,从一开始的企图破坏规则到破坏规则,到现在可以不动声色的玩弄这些前人定下来的规矩,将不合法的事情转手一次,就变成了合情合理的事情,那下一步呢?是不是就要自己制定,然后自己掌控规则了?

    那才是真正的巅峰和荣耀啊。

    或许很多年之后,当再次有人出现打破自己制定的规则的时候,就已经证明王家在走下坡路了,那个时候,将又是一个新的时代。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这个江湖,这个天下,往往在风起云涌或者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沧海桑田了。

    王复兴抱着陈画楼的轻盈身体动了动,水波成涟漪,逐渐扩散。

    这间会所属于京城李家的产业,标准的一线势力,一个世家的巅峰,这些年来始终在寻求自身势力的突破,但效果却微乎其微,其实简单点来说,所谓的势力级别划分,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家族内有一名实权的副部级大佬,有着中央候补委员的头衔,在天朝基本上就已经是准二线势力的范围,有一名正部级的中央委员,能算是二线势力,听起来似乎不咋地,可在天朝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准二线和二线势力,往往就是普通人一辈子或许都见不到一次的庞大豪门了,而二线之上,不止一名中央委员的,能算是准一线。如果多了一名政治局委员,也就是常人口中的副国级别大佬,那便是真正的一线。

    王家如今便是处于这个序列。

    而陈系,叶家,这些派系和家族龙头能够真正跻身高层序列的庞然大物,就是真正的超一线家族。

    在往上,便是控制着很多国家命脉产业,能够进入精英俱乐部的国际性财阀了,犹如现在的夏家,秦家,唐家。

    而李家作为京城的一线家族,这么多年来发展已经到了巅峰,特别是这次换届,他们家族中那位在发改委担任一把手的家主很可能会被调去政协,李家的巅峰也逐渐下滑,所以急需一个突破口的他们,在前段时间走了一步极大的错棋。

    那就是跟唐家合作一起对付李冬雷!

    他们的失败,让家族的生存压力愈发庞大,今天见到王复兴过来后,根本没有什么矜持,为了讨好王复兴,弥补之前带给王家的恶劣印象,直接给陈画楼送上了几件名贵首饰,被陈画楼拒绝之后,更是提出将整个会所送给王家。

    王复兴确实狂妄,但却也没有到跟任何人过不去恨不得把所有人都踩死的地步,所以面对李家的示好,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全部接受。

    勉强算是皆大欢喜了。

    他深呼吸一口,把陈画楼横抱起来,走向温泉中央位置的一张正好跟水面齐平的石桌,石凳被淹没在水面中,很温暖,如果是在寒冷的冬天,带着几个朋友坐在温泉的石凳上面,打几圈麻将,那绝对是很舒服的享受。

    “王少也会贿赂讨好自己的女人吗?”

    陈画楼乖乖的搂着王复兴的脖子,没有任何反抗,等他坐下来后,才眯起眼睛,笑嘻嘻道:“说吧,送我这么豪华的一座会所,想要老婆大人为你做什么?我考虑一下。”

    “其实也没啥,只不过如此佳人,如果不能摸摸亲亲,实在是遗憾,这家会所送给你,不知道老婆大人能不能让我亲一下?”

    王复兴哈哈大笑,他很享受这种无所事事的感觉,长时间的精神紧绷,恍惚中让他有了一种人生本应该虚度的错误观念。

    “老公,你想亲哪里?”

    陈画楼妩媚问道,小脸在温泉蒸汽中有些晕红,娇艳无双。

    这绝对是几天前的党代会上,无数的党代表打破脑袋都想不到的画面。

    “**。”

    王复兴一只手揉着陈部长的挺巧臀部,低下头,几乎咬住了她的粉嫩耳垂,轻轻说了一个听起来很下流的词汇。

    陈画楼身体微微一紧,眼神却愈发水润,柔声呢喃道:“不可以的。”

    女人说不可以,那就是可以。

    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的王复兴贼笑着解开束缚着陈部长胸前两只大白兔的薄薄泳衣,动作娴熟。

    陈画楼小脑袋偏到一片,红着脸,由着他胡闹而不去看他,完全当做不知情。

    当王复兴的脑袋低下埋入陈部长的丰盈白嫩的胸部的时候,陈画楼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紧紧抱住王复兴的脖子,腻声道:“刚才那几件首饰,我很喜欢那条脚链啊,戴给你看好不好?”

    “好啊。”

    王复兴用力呼吸着怀中佳人的**,嗓音有些含糊的说了一句,一件首饰而已,一会他出面要过来就是了。

    “我今天是危险期。”

    陈画楼喘息逐渐急促,嗓音不自觉的有些发嗲,颤声道:“你懂吗?”

    懂!

    不懂就是白痴了。

    王复兴含糊的嗯了一声,动作却变得更加激烈。

    没多久,一阵抑扬顿挫犹如天籁的婉转呻吟就回荡在了幽静的包厢中。

    夜幕中。

    京城暴雨!

    空气中秋意渐浓,这一场雨之后,京城的气温将会更加的凉爽。

    王复兴在会所的总经理陪同下,带着脸色潮红诱人的陈画楼走出会所的时候,雨势已经到了倾盆而落的地步!

    几个工作人员略微有些发抖的为王复兴和陈画楼打着伞,逐渐接近停车场中的a6l。

    最近这段时间只要王复兴出门就会跟在他身边的射手和南宫屠龙坐在a6l里面,看暴雨倾盆,听音乐悠扬。

    泡了半下午温泉疼爱了陈部长三次的王复兴带着浑身发软的陈画楼坐在车里,顺势将她搂在怀中,看了看射手,轻笑道:“开慢一些,我们回去,不赶时间。”

    射手轻轻哼了一声,发动汽车。

    南宫屠龙依旧靠在座椅上,病怏怏的姿态,昏昏欲睡。

    偌大的京城,夜幕暴雨中,路灯长明,望不到尽头的街道上,却只有a6l在孤独而孤单的行驶。

    “好累啊。抱我睡觉。”

    陈画楼安静的趴在王复兴怀里,打了个小哈欠轻声道。

    “今晚不送你回去了,我们回帝王宫,你在我那过一夜。”

    王复兴拍了拍她的玲珑后背,柔声道。

    陈画楼犹如一只慵懒的猫咪,轻轻嗯了一声,带着很重的鼻音,点点头,软软道:“好呀,今晚…你跟我睡。”

    “……”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王复兴嘴角抽了抽,在她臀部上拍了拍,怒道:“瞎说,今晚你跟我睡!”

    陈部长趴在王复兴怀中吃吃笑了笑,没有说话。

    瞒天席地的暴雨中。

    异变突起!

    一排晃眼的疝气灯瞬间大亮!

    直直的照射在安静行驶的a6l车身上面。

    受到强光影响,王复兴下意识的眯起眼睛。

    南宫屠龙眼皮动了动,睁开眼,双手紧握刀柄!

    前方不足二十米的暴雨中。

    一道穿着宽大的武士服的矮小中年武士已经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刀,表情肃穆,遥指王复兴所在的奥迪a6l。

    在他身边,三十名身材魁梧的白人静静站在雨幕中,面无表情,战意沸腾!

    “少爷,是国外的人,很可能是罗斯柴尔德。”

    射手的脸色凝重,深呼吸一口,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来得真快啊。”

    王复兴喃喃自语,原本很温柔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轰隆”

    巨大的雷声随着闪电响彻京城上空,划破苍穹!

    “老爷子,我们下车会会他们?”

    王复兴狞笑道,脸色在闪电的照耀下,有些苍白阴冷。

    “好。”

    南宫屠龙沉默了一会,淡然开口道。

    “别担心。”

    王复兴拍了拍陈画楼的手掌,深呼吸一口,拉开车门,淡然道:“射手,你陈姐的安全交给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保护好他。”

    是姐。

    而不是少夫人。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同时哼了一声。

    第二道雷鸣轰然而至!

    震耳欲聋!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a6l后方的某个角落中。

    在这个秋意萧瑟暴雨倾盆的雨夜。

    电闪雷鸣中。

    有白衣缓缓前行。

    手持琉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