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那人白衣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王复兴挂掉电话,来到二楼栏杆处,趴在上面,静静看着下方的群魔乱舞,酒吧老板的办事效率很高,几个被大价钱拍卖出去的包厢都已经清空,今晚除了王复兴几人之外,注定不会有人再次踏足二楼。

    他一次次的血战用一身重伤换来了如今别人眼中真正的上位者形象,随着王家的不断征服,王复兴只会越来越让人觉得恐惧,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与其让人尊重,倒不如让人提起来就心生恐惧和无力更加彻底,这一点,从他去年这一天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义无返顾的坐进唐宁那辆加长林肯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未来的王家,与其身披一身光环走到哪里都让人敬重,王复兴宁愿选择未来的王家背负一身骂名但却能强大到让所有人都不想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王复兴望着下方,怔怔出神。

    直到酒吧门口那一道仿佛铭刻进他灵魂的靓丽身影出现。

    王复兴眼神瞬间凝聚,神se平静,看着门口。

    她似乎也第一眼就发现了站在二楼的他,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向前。

    一楼酒吧大厅内似乎也安静了些许,一些被酒jing和霓虹灯下的暧昧气氛刺激的荷尔蒙迅速飙升的中年大叔们眼神死死的盯着门口,个个双眼放光,几个自认为家境殷实的中年男人迅速起身,走向门口那道身影,只不过还没等他们接近,酒吧大门口的yin影处,两个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黑衣人就突然出现,迅速贴近,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几名没一个体重低于一百五十斤的中年人甩飞出去,这下所有人都明白这个女人不好惹,短暂的沉默过后,再也没有人不知死活的做出过激举动,只是用火热的眼神盯着这个极品尤物一步步的走上二楼。

    尤物!

    这不止是一楼所有人的印象,就连看着夏沁薇一步步接近的王复兴都悄悄咽了口唾沫。

    今晚的夏沁薇很不一样,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仿佛在所有场合都素面朝天的她今晚破天荒的略施粉黛,画了眼线,抹了一层薄薄的粉底,小嘴似乎还涂了一点颜se很浅的口红,不浓,反而让她的小嘴看起来有种让人癫狂的艳丽se泽。

    白se的半透明轻纱遮住她只穿着一件紧身小背心的火爆上身,下身却是一条肉se的短裤,两条修长笔直的雪白长腿暴露在空气中,脚上踩着一双白se的手工艺术凉鞋。

    她缓缓来到王复兴身边,跟他面对面,身高已经超过了此时微微皱起眉头的男人。

    “身体怎么样了?还好吧?”

    夏沁薇轻声道,眸子一顺不顺的看着王复兴的眼睛,语气却显得极为平静。

    “还好,这段时间恢复的不错,除了短时间内不能跟人动手之外,跟正常人一样。”

    王复兴笑了笑,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恰到好处的香水味道,叹息道:“你今晚很xing感。”

    他记得她以前,从来都不喷香水,也不化妆的。

    从小到大第一次jing心打扮自己自信现在的自己不输于包括皇甫灵犀在内任何一个女人的夏沁薇轻柔笑了笑,柔声道:“男人不都喜欢xing感一些的女人吗?嗯,那叫风情万种,是不是?”

    “我确实喜欢xing感的女人,但我的女人,我还是希望朴素大气一些,就像很多男人喜欢在街上欣赏别的女人穿丝袜超短裙却不愿意让自己的女人穿着招摇过市一样,我的女人,就算xing感,也只能在我面前xing感,你知不知道你一路走上来,下面的人已经用思想强.jian了你多少次?”

    王复兴轻轻皱眉道,语气虽然平静,但却不自觉的带了一丝呵斥的味道。

    “我是你的女人吗?”

    夏沁薇歪了歪脑袋,眨了眨眼睛,眼神中的光芒像是期待,又像是一种嘲弄。

    王复兴一时间哑口无言,下意识的再次点燃一根烟,将今天抽烟的数量破例,深吸了一口,才清淡道:“你说呢?”

    “这不重要了。”

    夏沁薇摇摇头,跟王复兴并排站在一起,看着楼下,神se幽怨,语气却愈发淡然:“看到楼下那些人的眼神没有?我穿超短裤的时候,他们会在脑海中不停的意.yin,可我就算穿上你最喜欢的紧身牛仔裤,难道他们脑子中的想法就会纯洁了?不可能的,我连自己的思想都控制不住,又怎么能去控制别人的思想?”

    她语气顿了一下,自嘲一笑,声音中的凄凉终于再也掩饰不住,轻声道:“他们想强.jian.我,却不敢,有人敢,但却不想。”

    “为什么不想?”

    王复兴挑了挑眉毛,他一身纯白se的西装,双手插兜站在二楼,特别是身边还站着一个夏沁薇这种级数的祸水,在一楼的很多人眼中,这个不英俊高大的男人此时格外的让人嫉妒。

    “你想吗?”

    夏沁薇冷不丁的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直截了当,没给王复兴任何酝酿措词的机会:“其他任何一个人碰我一下,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报复,可你玩弄了我这么多次,我又何曾对你做过什么?”

    “玩弄?”

    王复兴眼神一凝,怒气上升。

    “你敢说你没亲过我?没摸过我?没抱过我?王复兴,你爱我么?你不爱我,那曾经的一切,不是玩弄我是什么?我这辈子最大的犯贱,就是企图过要征服你!”

    夏沁薇咬着嘴唇冷冷道。

    “真像个怨妇。”

    王复兴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不管你怎么想,我都没有存过丝毫玩弄过你的心思。”

    夏沁薇呵呵了一声,看着王复兴的侧脸,倔强道:“你敢不敢看着我说一次?王复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看着我?我们分手后,你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吗?!”

    王复兴直接转身,分手后他第一次直视夏沁薇的那双深邃中带着强势霸道的秋水眸子。

    今晚穿的xing感妖娆的夏沁薇却闭上了眼睛,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王复兴瞬间暴走。

    一把扯过夏沁薇的娇柔身子,带着她走过栏杆,进入二楼的走廊,随便挑了一间空荡包厢,走进去后直接将她压在了包厢的墙壁上,低头,狠狠吻着她的小巧嘴巴。

    胭脂的味道。

    还有属于女人最独特柔软的如水温柔。

    王复兴的动作激烈而狂野。

    本来应该拒绝并且为了矜持而挣扎的夏沁薇却伸出双手,死死抱住王复兴的脖子,在王复兴怀中微微扭动着娇躯,拼命迎合。

    良久。

    唇分。

    黑暗中,两人的嘴边连接着一条透明的丝线。

    两人相互对视,大口喘息,激烈接吻过程中王复兴已经扯掉了夏沁薇身的半透明轻纱,撩起她的紧身t恤,手掌直接伸了进去,握住她胸前一只手根本掌握不过来的细腻胸部,近乎粗暴的揉捏,那一粒娇艳yu滴的粉嫩小葡萄在黑暗中摩擦着逐渐坚硬,挺立着摩擦王复兴的手心。

    “这是你自找的。”

    王复兴喘息道。

    “嗯…”

    夏沁薇语气带着颤抖,闭上眸子,柔柔点头。

    “今天穿这么sao,是想勾引我?”

    王复兴手上的动作愈发剧烈,剧烈到已经让夏沁薇感觉到了疼痛。

    “嗯…”

    夏沁薇还是嗯了一声,没有否认那个她以让很抵触的字眼。

    两个已经分手的男女,在黑暗中进行着一场似乎很滑稽的亲密接触。

    王复兴再次低下头,顺着她的脸颊,亲吻着她的细嫩脖颈。

    夏沁薇下意识的向后躲闪了一下,随即更紧的搂住王复兴的身体,喃喃道:“王复兴,你敢在这里要了我吗?我是夏沁薇。”

    我是夏沁薇。

    我是夏沁薇。

    夏沁薇…一句话在王复兴脑海中瞬间轰鸣,回音阵阵。

    王复兴的动作猛然变得僵硬起来,出于燥热状态中的情绪也迅速平息,他的手依然握住夏沁薇的胸部,保持着亲吻夏沁薇脖子的姿势,像个小丑。

    她是夏沁薇。

    夏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未来的夏家女皇。

    一个对王复兴来说,现在很容易推到的女人。

    可是…推到之后呢?

    娶她?

    那皇甫灵犀她们怎么办?

    不娶?

    王复兴只要一想到那个后果,就一阵头疼yu裂,两人分手前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女王,就是因为一旦和她突破了最后一步,夏沁薇以及夏家的反映完全让王复兴心里没底。

    “脱掉我的衣服和短裤吧,我给你一次,就当是个了断。”

    夏沁薇静静等了一会,没得到王复兴的任何答复,终于再次出声,闭上眼睛,泪水汹涌。

    用自己的处子身体做了断。<啊。

    夏沁薇突然想起自己的闺蜜韩佳雪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拥有一副漂亮躯壳的女人去相信爱情,就等于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免费的ji女去跟未来赌博一般,十赌九输。

    夏沁薇不愿在相信爱情了,但今晚,她愿意为王复兴做一次只属于她的免费ji女。

    “你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

    王复兴轻声道,嗓音沙哑:“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固执,抱歉,我不可能为了你放弃她们,你呢?”

    他语气顿了下,从夏沁薇的衣服中抽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庞,轻声道:“你愿不愿意为了我,放弃你的原则?”

    她的原则,就是绝对不可能跟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一个男人。

    这真是在正常不过的一个原则了。

    夏沁薇仰起头,似乎想抑制住不断流出眼眶的眼泪,冷冷道:“我不愿意!”

    “回去吧。前缘在等着你呢。”

    王复兴沉默了一会,再次点燃一根烟,开口苦笑道,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真的很不要脸。

    “回去?我自己送上门来,你不要吗?你连一个了断都不肯给我?”

    夏沁薇笑的凄凉而绝望。

    “抱歉,那不是了断,要了你,那只是对我们相互折磨的开始,既然你不愿意,忘了我吧。”

    王复兴淡淡道,捡起沙发上的白se轻纱,重新给夏沁薇披上。

    “你不敢要我,是不是?”

    夏沁薇内心一瞬间凉透,死死盯着王复兴的眼睛。

    王复兴犹豫了下,点头道:“是。”

    “啪!”

    一耳光狠狠摔在王复兴脸上,直接打的他头偏向一边,嘴角溢血。

    手掌剧痛的夏沁薇再也忍受不住,歇斯底里的捶打着王复兴的胸口,骂道:“王复兴,你就是个懦夫!”

    懦夫吗?

    做懦夫,有些时候也是对自己,对别人负责的一种方式吧?

    王复兴神se平静,没有擦拭嘴角的鲜血,任由夏沁薇在自己怀中哭闹。

    哭够了,闹够了。

    夏沁薇终于平静下来,深呼吸一口,笑道:“好,无所谓啊,反正就当我今晚又犯贱了一次好了,王复兴,你进京前后,我都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我夏沁薇没那个小气,既然准备了,你可以不要,但我不会收回去,从今以后,我们两个,恩断义绝!”

    她拎起包,狠狠砸了王复兴一下,转过身,跌跌撞撞的走出包厢。

    王复兴的内心瞬间变得空荡起来。

    包厢门被拉开的那一刻,一楼酒吧驻场歌手恰巧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假如时光倒流你多年以后,会怪我恨我或感动…王复兴猛然冲出包厢,站在门口,轻声喊了一句:“喂。”

    夏沁薇原本要进入楚前缘包厢的身体猛然停顿了一下,却没有转身。

    王复兴沉默了一会,深呼吸一口,终于说出了今生不曾对皇甫灵犀,不曾对楚前缘,甚至他原本以为这辈子除了那个已经在自己生命中消失的女孩之外再也不会对第二个人说的三个字。

    “我爱你!”

    夏沁薇背对着王复兴的娇躯瞬间剧烈颤抖起来,她似乎强压住激动的情绪,转过身,再次泪流满面,问了一句:“你会娶我吗?”

    王复兴低下头,轻轻摩擦着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摇头道:“我这辈子,不打算结婚了。”

    对婚姻,这同样是他第一次表态。

    “所以,过了今天,你和我,王家和夏家,就是敌人!”

    夏沁薇流着泪说了一句,语气中却尽是决然!

    她永远是那个骨子里骄傲到了极点的夏家大小姐,她的骄傲,不曾对命运妥协,也不曾对爱情和男人妥协半步!

    王复兴蹲在地上,连续抽了三根烟,终于站起身,揉了揉脸,走进包厢。

    包厢内,夏沁薇拿着话筒,盯着走进包厢的王复兴,点了一首很多人都没有听过的凄婉歌曲。

    《那人白衣》

    缓步过青溪花海明如洗玄衫拱手今朝别离顶峰云松雪积遥见剑光起方才识得那人白衣笑问平生意可容相知并肩江湖却逢路歧眉间剑气凌厉无悲也无喜从今后相见不相识挥毫泼醉墨点染旧山河似有马蹄哒哒将寂寞叩破这天地辽阔抬头又见满天星河闪烁当中有谁望着我一身白衣的王复兴坐在包厢角落,大口喝着已经所剩不多的chun水秋露,怔怔出神。

    优雅的古筝和夏沁薇的凄婉嗓音中。

    包厢门被缓缓推开。

    走进一个高挑绝se的身影。

    一双蓝se冰眸。

    是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