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见面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回到再熟悉不过的小区,上了楼,进屋,面对一屋子人神色各异的目光,王复兴同志再也没有了敢在罗斯柴尔德庄园内拍岚小姐屁股的英雄气概,脸色苍白,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岚给的进口止疼药效果良好,但药效的发挥时间着实算不上完美,才过了几个小时,药力就开始退却,原本已经适应了这种无痛负伤状态的王复兴转眼间又被可劲翻腾的五脏六腑给折腾的够呛,如果不是剑三和金牛跟随的话,王复兴自己开车回来都勉强。

    “我刚刚熬了药,先给你喝。”

    皇甫灵犀从她和王复兴的卧室中走出来,步子迈的很快,来到王复兴身边将他扶住,她终究是没有喊出那句让皇甫浮生期待了二十多年的爷爷,加上身体本来就是在修养阶段,整日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卧室中睡觉,很少出门,皇甫浮生几次想和孙女交流一番,但却都是无果。

    王复兴深深嗅了口神仙姐姐身上的浓郁体香,勉强笑了笑,伸手搂住皇甫灵犀的柔软腰肢,跟神色平静的皇甫浮生点点头,搂着皇甫灵犀坐在沙发上面,一脸再也掩饰不住的疲惫和征服华亭地下社会的兴奋交织在一起,显得很是矛盾。

    皇甫灵犀走进厨房,小心翼翼的将一大碗黑苦的中药端出来,眨巴着眸子递给王复兴,两人如今的境遇能算得上是苦命鸳鸯,双双负伤,用药方面也都是侧重于滋补,补气补血,滋润着两人的身体,就连药方都是大同小异,皇甫灵犀只是提前将几位药材拿了出去,就成了适合王复兴喝的良药。

    苦口啊。

    王复兴皱着眉一口气将苦的让人想吐的中药喝下去,接过皇甫灵犀递过来的冰糖塞进嘴里,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小子,你不说点什么?”

    神色平静但肚子里确实有一肚子好奇的皇甫浮生终于忍不住开口,直觉告诉他这小子并不是短命的人,可他只带着剑三和金牛去岚死亡的现场,遭遇罗斯柴尔德暗杀组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理论上来讲,王复兴的胜算几乎为零,可他这次不但回来了,连带去的两个人都完完整整,不多一人,不少一人。

    皇甫浮生皱了皱眉。

    哪里出了变数?难道这小子真的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回来的不成?

    “岚没死,南宫老爷子救了我一次,老韦德留下了一根手指,其他四个暗杀组成员都死了,没了。”

    王复兴轻声道,将事情的经过用最简单的语气概括了一遍。

    “南宫老爷子?”

    皇甫浮生反问了一句。

    “当年执法队的一号。”

    王复兴身子在沙发上靠了靠,脱了鞋子,沉默不语的皇甫灵犀跪在沙发上,伸手为自己的男人按摩着太阳穴,一脸认真,完全将大厅内的其他人给无视。

    “南宫屠龙。难怪,竟然是他。”

    皇甫浮生愣了一下,恍然大悟,自嘲的笑了笑,摇摇头,一脸唏嘘,当年王家隐约间在精英俱乐部内有了挑战罗斯柴尔德权威的恐怖实力,无论从地位还是财力或者是武力上来讲,都是前所未有的强大,被无数人暗中猜测甚至不弱于叶春秋的王沧澜,王家家主王苍穹,执法队的一号,都是名副其实的神仙人物,三个龙头级别人物,在加上几人亲自训练的两百多名执法队支撑着当年王家最强大的暴力武装,恐怖的财力和天朝全力支持的政策倾斜,主场作战之下,最终成功狙击罗斯柴尔德的审判和裁决,将他们用金钱来征服天朝的计划破坏掉,将资本这只老虎给彻底关进了笼子里面。

    那一场让无数老人至今想起来还热血沸腾的战争,执法队的一号功不可没!

    王天雄和叶春秋以及国家机器不出手的情况下,似乎只有南宫屠龙能在罗斯柴尔德的老怪物手中救下王复兴了。

    “克里斯跑了,我们的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黑道联盟如今已经瓦解,很长一段时间内,华亭都不会再出现海外势力,至于本地的一些老大,都纷纷表示愿意向王家臣服,至于来自南方其他省份的几个人也都打来电话,想要和你谈谈,复兴,你怎么说?”

    坐在角落中的鄢谛淡淡道,眼神清明,并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

    “这些消息是不是在说,从现在开始,华亭的地下社会,开始由我们王家说了算了?”

    王复兴轻声笑道,掏出一盒烟,还没抽出来,就被皇甫灵犀拿走,连打火机都被没收,某同志刚刚好转起来的心情瞬间又变得有些郁闷,瞪了皇甫灵犀一眼,结果被对方反瞪回来。

    “确实可以这么说。”

    鄢谛点点头,向来冰冷的脸色也出现了一丝缓和的笑意。

    没有人不喜欢胜利,特别是对于天生就有着一种攻击性和进攻**的男人来说。

    “老大,接下来你有的忙了,华亭本土势力很散乱,今晚迫于压力低头,但有些人未必会老老实实,得把他们召集起来敲打一些,对所有人好跟对所有人坏没啥区别,拉拢一些打压一些,如何维持平衡才是关键,其他省份的那几个枭雄,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说是坐下来好好谈谈,可真坐下来的时候,也不见得能轻松,本来就有伤在身,接下来东奔西走的,你这小身板,还真不一定扛得住。”

    方浩然站在一旁叼着烟幸灾乐祸。

    “滚犊子。”

    王复兴笑骂一句,靠在皇甫灵犀怀里,脸色苍白,但精神却很饱满:“不服现在就上酒,你和鄢谛一组,我和虎子一组,灌死你俩信不信?”

    坐在沙发上沉默的虎子眼神一亮。

    鄢谛和方浩然同时大骂一句操。

    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刚刚准备跟皇甫灵犀去休息的王复兴微微一愣,看了看表,有些疑惑。

    站在门口的烈焰五号打开房门,看着门外一张布满了焦急神色的俏丽容颜,沉默了下,才微笑道:“楚小姐,你好。”

    客厅内,王复兴一阵头疼,又是刚受伤就被那傻丫头给逮到了,还真不知道她会怎么闹腾。

    门外的楚前缘点点头,直接进入房间,一眼就看到了靠在皇甫灵犀身上脸色惨淡疲惫的王复兴。

    王复兴同志讪笑了下,摸了摸鼻子,想坐直身体,但却被始终沉默不语的皇甫灵犀给按住,不能动弹。

    这小性子耍的不是时候啊。

    王复兴哭笑不得,两个美人今晚似乎都有些不对劲,他看了楚前缘一眼,硬着头皮扯出一个笑容,拍了拍身边的沙发,招呼道:“前缘,来,过来坐。”

    楚前缘一动不动,就这样站在客厅中央,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复兴,眼眶微红,眼神幽怨。

    方浩然和鄢谛等人当先察觉到了气氛部队,相互之间打了个哈哈,告辞闪人,青鼎如今已经转让给了王家,上下五层,方浩然等人如今已经搬出了这个小区,住进了青鼎,美其名曰说是不打扰王复兴和诸位美女的夫妻生活,王复兴显然很满意这个理由,当初暗赞了方浩然一句很识趣后,直接让他们搬了过去。

    坐在一旁脸色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皇甫浮生哼了一声,黑着脸起身,也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他并没有住在这里,而是选择了附近的一家商务酒店,显然也是不想看到如今这些年轻人的荒唐作为。

    刚才还满满当当的客厅,瞬间只剩下了王复兴,皇甫灵犀,楚前缘,射手几人。

    王复兴有些傻眼,讪笑了半晌,见没人搭理,只能无奈道:“小伤而已,不用紧张,傻丫头,都做了副总了,还动不动红眼睛哭鼻子的,让你那些下属看见,不得笑话死?来,坐我身边来,我有礼物要给你,保证你喜欢。”

    楚前缘红着眼睛,狠狠瞪着王复兴,不情不愿的挪过来,坐在他身边,委屈道:“你答应我不在拼命的,你说话不算数,总是吓唬我。”

    “这次是意外,我又不傻,受伤还能上瘾不成?”

    王复兴傻笑道,轻轻握着楚前缘的白皙手掌,声音中透着愉悦:“不过这次受伤还是值得的,解决了很多的麻烦,虽然伤了身,却不伤脑了。”

    楚前缘咬咬牙,哼了一声,刚想要借题发挥。

    王复兴已经看出了不对,猛然坐直身体,就要将楚前缘给扑倒来个长吻,只不过他的嘴唇还没有完全接触到楚前缘,肩膀就被人一拉,差点就要触碰到美人小嘴的王复兴直接被拉了回去,重新靠在了皇甫灵犀身上。

    直接将王复兴给拽回来的皇甫灵犀板着小脸,轻声嘟囔了一句:“别乱动。”

    楚前缘一脸愕然,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站在门口看戏的射手看了看愕然的楚前缘,又看了看一脸疑惑的少爷,猛然间哈哈大笑,笑的直不起腰来。

    灵犀姐姐吃醋的样子,真的是太萌了,可爱到了极点。

    “笑什么笑?睡觉!”

    王复兴一阵尴尬,老脸一红,板着脸瞪了射手一眼,正酝酿着如何措词才能将身边两个美人给哄进自己的卧室,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王复兴拿出电话看了一眼,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竟然是吴越省的省委副书记杨旭,他按下接听键,笑道:“杨书记,你主动给我打电话,倒是让我意外了,吴越那边出了状况?”

    “吴越这边还好,老弟,忙了一夜,还不休息?”

    杨旭嗓音低沉,语速缓慢。

    王复兴微微一怔,自嘲道:“怎么?华亭这点事现在就传到吴越了?消息够快的。”

    “这点事?”

    杨旭猛然提高了一下嗓音,语气中透着苦笑:“华亭全城戒严,老弟,这如果还算小事的话,你倒是说说看,什么叫大事?”

    王复兴笑了笑,拿着电话,享受着皇甫灵犀的按摩,另一只手抓住楚前缘的小手,轻声道:“老哥,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应该不是给我说这些的吧?”

    杨旭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才道:“邹省长刚刚找过我了。”

    吴越省省长,邹仁特!

    秦家在政界的中坚力量,甚至在秦家的政治派系中,排名绝对靠前的正省部级高官!

    除去本身就极有背景类似于陈画楼这种太子党年轻干部之外,邹仁特在全国中央委员中的年龄就算不是最年轻,也在前三之内!

    四十七岁的省长,在年龄就是巨大优势的政界,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的晋升虽然跟秦家的运作有着直接的关系,可本身并没有显赫背景的他这个年纪就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且坐的四平八稳,足以看出他的个人超凡的能力!

    这是一个秦家绝对要花大力气培养的超级高官。

    四十七岁省长,距离六十五岁的那道正省部级高官的红线,还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只要他不出现原则性的大错误,完全可以再进一步。

    省委书记?

    副国级大佬?

    甚至有着很大机会成为真正的国家领导人!

    那几个神秘的换届接班的名单中,除了偶尔几个根正苗红的太子被钦定为第几代接班人的消息可以传出来,其他的,谁能知道?

    谁又知道邹仁特是不是也在那个神秘名单中?

    王复兴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带着淡然笑意的中年人面孔,表情却不动声色,轻声道:“他找你做什么?”

    吴越,省委大院三号别墅内。

    省委副书记杨旭拿着电话,深呼吸一口,眯起眼睛,轻声道:“邹省长明天或者后天会秘密去一趟华亭,他希望我可以安排一下,让你和他见一次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