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君臣兄弟

作者:小舞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字号小白脸最新章节!

    如今提起王家,恐怕所有人都会率先想到那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在南方崛起的巨无霸式的家族,一个原先出现在众人视野后被无数人嘲笑的年轻人崛起,有人震惊,有人惶恐,有人费劲了心思去巴结,但却唯独没有多少人觉得意外,主要原因还是二十年前的王家太过辉煌,即便落魄了这么久,王家的出现,大部分人还是潜意识的感觉这是一个‘圈子’里的家族,即便如今这个家族只有一个人走在复兴的路上,也没人会去刻意的低看一眼。

    王家称霸南方!

    这话其实有水分,确切的说,王家的旗帜如今确实已经插在了南方大部分的疆域上,但却唯独西南方向,王家的行动简直是寸步难行,西南的直辖市以及周边的天府省,王家的大半主力都聚集在这里,兵强马壮,但所有人却都不敢轻举妄动,一省加一市内的本土黑道势力每天都如临大敌,口号喊的响亮,但却从没有主动进攻。

    于是这里逐渐的形成了过江龙和地头蛇僵持不下的场面。

    而西南矛盾的焦点,则全部集中在听风楼内。

    王家的情报组织如今分为风组和影组,听风楼便是风组在西南的分部,王家在西南的所有高层全部集中在这里,这个以高档的私人会所面世的地方,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非但没有吸纳到任何一名会员,甚至连原先的一些会员都在逐渐消失。

    王家可以获得的有用情报越来越少,政府态度暧昧,王家在这里的处境算不上艰难,但绝对不轻松。

    上午十点钟。

    西南市内,两辆黑色的奥迪护卫着中间的一辆捷豹缓缓驶入位于郊区的听风楼内部,三辆车停稳后,捷豹的司机立即下车,绕车大半圈后拉开了捷豹后排的车门,神色恭敬道:“然哥,到了。”

    “嗯?哦。”

    车内一道懒散含糊的声音响起,似乎刚刚睡醒一般,身高长相发型都有些惨不忍睹的方浩然钻出车厢,迎着阳光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一脸掩饰不住的疲惫神色。

    跟当初在华亭相比,他的牙齿似乎更黄了一些,发丝中已经带了一些白发,本来一辈子都跟英俊没半点关系的脸更是有些蜡黄,顶着黑眼圈,这样一个外表看上去确实不怎么讨喜的爷们,如果没有了外在的地位和权势,确实是有些不值得女人青眼的。

    “你们不用上去了,在这等着。”

    方浩然平淡道,转身走进听风楼大厅,脚步急促。

    “然哥。”

    一个相貌很清秀的服务生走了过来,穿着会所内统一的高开叉旗袍,胸部似乎被束缚的很紧,所以愈发挺拔骄傲,大片雪白的大腿肌肤随着她的走路时隐时现,含蓄中带着一种淡淡的挑逗气息。

    方浩然随意点点头,一身酒气,明明很名贵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却跟乞丐服似的,到处都是褶皱,他摆摆手,似乎想拍一下服务生的屁股,但却被克制住,只是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道:“鄢谛他们呢?”

    “在四楼会议室,然哥跟我来。”

    服务员柔声道,眉角悄然妩媚,有点浑然天成的意思,听风楼之前不叫听风楼,而是挂着另外一个牌子的私人会所,在西南市也属于顶尖,只不过位置稍微偏僻,加上入会门槛太高,所以生意上始终都是不温不火,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三年,见过了太多,也做了不少,自然不会跟小女生一样有那种挑男人只看脸蛋的那种想法,只要能够给她足够的经济保障和一个不低的社会地位,可以保证她在这个五彩缤纷但却又说不出丑恶的社会生活下去,那不要说是方浩然,就算比面前这个长得并不帅的矮子在差十倍,她也不会吝啬自己的媚眼。

    如果在平时,方浩然就算不会立即提枪上马,也少不了沾些便宜,但现在他却疲惫的摇摇头,眯眼笑道:“给我泡杯茶,越苦越好,醒醒酒,我先去洗个脸,一会自己上去就是了。”

    服务生乖巧的点点头,有些失望的转身离开。

    方浩然笑容逐渐消失,最终变得面无表情,来到洗手间用冷水冲了冲脸,也来不及擦干,湿漉漉的双手随意抹在身上的名贵西装上面,进入高层电梯,直奔四楼的小会议室。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

    鄢谛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资料。

    如今只剩下一臂可以自由活动的虎子把玩着一把没有开封的钝刀。

    蓝天宇,梁景玉坐在一起吸烟。

    黄道十二宫中死战第一的双子站在窗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一个气质跟鄢谛八成相似的清秀男人坐在阴暗的角落中,气质也是冷冰冰的。

    他是双鱼座。

    绰号军师。

    王家的军师,也是西南的军师。

    方浩然进来的第一时间,他便抬起头,眼神直接锁定在他身上。

    双子转过身。

    其他人也都抬起了头。

    王家如今在西南的高层几乎全部集中在了这间小屋子里。

    “问出来了,西南市长林擎天曾经在我们来这里的第一天亲自在市局召开了一个要严惩黑势力的会议,之后便有一次针对我们的打黑行动,主持这次行动的那名副局长如今已经被扶正,成了市局局长,兼任党委书记,明年西南市的人代会后,他很可能主持政法委的工作。”

    方浩然知道他们如今在关心什么,进门后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林擎天!

    在场大多数人眼神都是一凛。

    这个名字,每个人都不陌生,事实上西北市的老百姓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好官,他是不是清官,没人知道,可结合天朝如今的现状,这个国家确实最需要这样的官员。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林擎天是接班人。

    在西南,他是绝对的强势市长,威信甚至比书记还要强大!

    他如果开口的话,西南市,附近的天府省,甚至天府军区,都会给足他的面子。

    因为十多年后,他几乎是铁定的领袖,而且很可能登顶!

    威严,平和,自信,甚至是愤怒。

    他给很多人留下了很多种不一样的面孔,但每一张面孔,都栩栩如生,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西南市敬畏的不是书记,而是市长。

    一人擎天,一手遮天!

    这次换届,西南市市委书记的位置,百分之百是他的囊中之物。

    “枭雄。”

    鄢谛放下手中的会员资料,喃喃自语,他手上的资料是如今听风楼内部会员的资料,这家会所曾经作为重庆的老牌会所,实力不冒尖,但也不容小觑,会员上百人,王家入主之后,没有一个人退出会所,会员反而增加了不少。

    但是很滑稽的是,这些会员都一个个的在消失,所谓的消失,就会会员费照样缴纳,可人却一次都不出现,听风楼在西南诸多会所中会员人数绝对能排的上前五,可却是诸多会所中最冷清的一个。

    这个年代,没有人脉,便没有情报。

    “百姓眼中的英雄,成功人士眼中的上位者,领袖眼中的未来和希望,甚至我们曾经查过的西南各个高官中的资料显示,他还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扮演这么多的角色还能游刃有余,给他一个枭雄的评价,也不算过分。”

    阴暗的角落中,双鱼的语气冷静而平淡,没有半点意外的自言自语了一句:“果然是他。”

    “你之前就怀疑林擎天市长?”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妩媚娇柔,一道清脆悦耳。

    说话的是一男一女。

    双子皱了皱眉,毫不客气的瞪了一眼跟她一起开口的娘娘腔。

    梁景玉眯眼笑了笑,不以为意。

    “一片乱局中,最安静的,往往就是最不安静的。我们进西南,最开始所有人都商量着押注,即便我们收到了阻力之后,那些西南名流也没有对彻底把我们放弃,我们的会员人数就是证明,没人退会,因为他们不敢做出这种打王家耳光的举动,交了会费后人不出现,一个最近很忙的借口就可以推脱过去,这是墙头草的做法,但如此高压之下他们还可以选择做墙头草,也算不易了。我们进西南,在政府扑人脉花了多少钱去公关?效果一直不明显,甚至连天府都是如此,西南地界,能有这个影响力的,除了林擎天,不可能有第二个人,先前我就怀疑他,可却没证据,因为他的一切都很正常,甚至蓝哥上次去找他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对我们表现出敌意,很是热情周到,现在的一切,基本可以确定,林擎天当时是在装。”

    双鱼冷静道,瞥了一眼鄢谛面前的资料夹,双眼中熠熠生辉,光彩闪烁。

    “装?难道上次我和他在市长办公室见面,他透露出来要扶持王家的意思,也是假的?”

    蓝天宇紧紧皱起眉头,内心有些发冷,他明白林擎天在西南的地位,他在这里,基本上象征着无敌,不能硬着来,玩绑架暗杀威胁,能把天都捅破,来软的?对方态度比你还软,有说有笑,不违反原则的事情都一口答应下来,玩命的画出一张大饼,可只是在空中悬着,就是不兑现,软的硬的都不行,基本无从下手,想打开局面,太难了点。

    “扶持王家?”

    鄢谛嘴角露出一丝足以让大多数女人瞬间犯花痴的冷笑:“他当然会扶持王家,但不是现在,最少也要等到换届,到时只要我们肯听话,他就可以跟我们达成一系列的交易,只是一系列的投资,就足以让他捞足政绩,这个局面,不会一直僵持下去的。但是且不说真正换届还要等上半年左右的时间,就是这份施舍下来的扶持,我们会稀罕?”

    坐在一旁有些昏昏欲睡的方浩然睁开眼,嘿嘿一笑,吐出满口的酒气,狂傲道:“王家在任何地方,都只是跟政府相互合作,博弈双赢,不做官员的狗,我们要的,可以自己打出来,抢过来。”

    “目前的僵局,打破了就是。”

    双子平平静静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怎么看?”

    在场年纪最大最为老成持重没有锋芒的蓝天宇看了看双鱼,轻声道。

    双鱼眯起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除了双子之外,每个人都发了一根,他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后,才猛然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窗前。

    窗外是一大片的郁郁葱葱,听风楼的风景很好,山水齐备,位于郊区,周围没有任何一家竞争对手,有点遗世独立的味道。

    “听风楼占地面积太大,虽然漂亮,但是太空了。”

    沉默了一会,双鱼才夹着烟指了指窗外,轻声开口。

    鄢谛嘴角微微勾起,眼神中笑意愈发明显,点点头,轻笑道:“景玉,双子,接下来恐怕要麻烦你们一些,请各大会所的老板来这里开个会,听风楼愿意无偿租用给他们这里的建筑,希望他们可以将自己的会所地址转移到这里,大家一起做生意,人多也热闹。另外通知楚小姐,希望她可以从京城敢来西南,以复兴集团的名义洽谈一些大会所地皮的收购事宜,我没有别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速度要快。至于那些会所老板,我亲自和他们谈,另外复兴集团可以联系一下西南的岳书记,估计他被林擎天压着的这几年,心里也不好受,我们可以以他的名义举办慈善晚会,还有,向外扩散复兴集团年底将在西南成立集团分部的消息,跟岳书记的互动要频繁一些,林擎天可以不动声色,我们也可以。”

    “跟岳书记合作?”

    方浩然皱了皱眉。

    “不应该说是合作,应该说,是逼着林擎天表态,他无疑是西南最有合作潜力的对象之一,他想让我们做狗,我们偏偏要自己打开局面,站在和他平等的位置上面,这样才有博弈的基础。西南一些本土势力的土鸡瓦狗,我们不是灭不了,而是不能灭,既然这样,我们大可以造谣说和岳书记合作,给林擎天一个选择,是选择我们,还是选择那些不堪一击的本土势力,他是聪明人,而且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做了书记,而岳书记如果上不去的话,他肯定是要打黑的,打黑之后我们入主西南,这是他的想法,他会拉拢我们,但拉拢我们之前,如果我们找到了岳书记,就等于是打乱他的计划,那个时候,他不得不表态。”

    “我们本来是来打打杀杀的,可既然他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用柔和一些的手段,我们也未必玩不过他。”

    双鱼看着方浩然耐心的解释道,说道最后,他的语气顿了一下,继续道:“能不能平等,就看换届前我们能不能逼着林擎天表态了。”

    在场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两个月!两个月之内,拿下西南!”

    鄢谛站起身,拿起面前的资料重重的摔在桌上,语气坚定。

    “是啊,拿下西南,就该进京跟少爷会合了。”

    双鱼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笑的很愉快,就连很少露出笑脸的双子表情都变得温暖起来。

    “拿下西南之后,谁守着?我们之前拿下的省份,因为有三大家族的牵制,选择了扶持傀儡,如今王少已经准备跟夏家合作,让唐家和秦家退出南方,到时南方便是王家的天下,这么大的地方,谁留下看守?”

    梁景玉突然道,他的嗓音依旧妩媚娇柔,可问出来的问题却异常的尖锐。

    在场诸人再次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人开口。

    如今这里的王家高层只是一少部分,或者说,是王家在西南的主力部队,但这个高层阵容已经相当可观,而现在的问题是,打下来的江山,自然是王复兴的,但这个封疆大吏,由谁做?

    谁留下,获得了巨大实权的同时,就等于是拉远了跟王复兴的距离。

    为了一省甚至两省的地下社会控制权,跟王家家主拉开距离,值得吗?

    拿到这份实权,他们自然会依旧为了王家效力,这也是王家的势力。

    可天高皇帝远之后,人的私心就会逐渐膨胀,到时这种单纯的上下级关系,家主和封疆大吏的关系,就等于是古代皇帝和诸侯的博弈了。

    复兴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些问题,难道他没看出来?

    鄢谛皱了皱眉,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那个…”

    方浩然干咳了一声,第一个开口。

    他一出声,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瞬间集中到了他身上,连始终沉默的虎子都抬起了头。

    “我突然响起,我上来之前要一个服务员给我送杯茶去房间的,那个,所以,啊,我回房间吃服务员了,不是,呸呸呸,我喝茶去了。”

    吃服务员…

    然哥的无心暴露了他的真实目的,同时对于封疆大吏的事情也做出了最明确的表态,这玩意,他懒得做。

    “赶紧滚蛋!”

    鄢谛笑骂一声,摇了摇头。

    蓝天宇和梁景玉也起身离开。

    双子二话不说的走向门口。

    会议室内,只剩下双鱼鄢谛和虎子三个人。

    双鱼重新坐回自己的角落中,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南方的事情,少爷应该想过,但我现在不知道他的想法。南方如果以后一省就要有一个人坐镇,那肯定要有一个王家的大人物总镇南方,这样的人,今后肯定是少爷的儿子或者女儿,只有等王家的下一代成长起来,才是真正的王家,这个过度阶段,你说选择谁合适?”

    虎子抬头看了双鱼一眼,再次低下头去。

    鄢谛脸色平静,淡淡道:“复兴说是谁,就是谁了。”

    “你不关心这个?”

    双鱼愣了一下,啧啧称奇。

    鄢谛的脸色在逐渐变冷,冷淡的扫了双鱼一眼,他静静道:“你不用试探我,我曾经听过一句话,你想不想听?”

    “哦?”

    双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挑眉。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心腹,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仇寇。”

    鄢谛平静道,语气顿了顿,继续道:“我们是兄弟。”

    兄弟,不就是手足吗?

    “好一个君臣,好一个兄弟。”

    双鱼轻声笑道:“我会向少爷推荐你,由你和虎子哥一起总镇南方!”

    鄢谛平静的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转移话题道:“说说林擎天吧。”

    “林擎天?”

    双鱼摇了摇头,平静道:“他没什么好说的,少爷,或者说王家曾经跟高层有过一个很重要的交易,所以林擎天肯定会扶持王家,但他要的,不止是西南的这点政绩,他想要什么,这一点,我知道,你也知道。”

    鄢谛没有说话,眼神阴冷。

    “他想要王家。”

    一直沉默的虎子终于出声,一语道破天机。

    “嘭!”

    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原本应该正在吃服务员…应该在喝茶的方浩然捧着一杯热茶一脸懒散的走进来,冷笑道:“想要王家?他算什么东西?他要的起?”——

    这章如果分一下,一章三千一张两千八,一起发貌似也没啥,但为啥这么别扭?

    不说章数了,今天更新两万字左右~最少一万八,这一章近六千~继续走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