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古堡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哦……哦,明白了,可是生擒,有点难度哦。”我说。

    “不难的,装着输给他,近身的时候,把血魔植入他体内吧。”稀莉雅姐姐大人。

    “我不喜欢输。即使是装的,也不喜欢。”我说。

    “当然,如果你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能赢,更好。”稀莉雅姐姐大人。

    这些白大褂不过是血肉之躯,没什么可怕的。比起我身边的无想先生,可是差远了。嗯,先把手脚剁了,事后再接回去,应该不算伤害吧。至于触手,反正那么多,断一两根,应该问题不大。

    真正可怕的,其实是卡芙莲胸前的兔兔,高速移动的时候,恐怕会让我失去平衡感。这个身体,还是用不惯啊。对此,表示压力很大。

    “无想先生,你能帮我生擒他吗?那位和你一样可爱的医生先生。”我随口问道。

    本来也就是随口问一问而已,并不抱什么期望的,然而身边的无想居然点了点头,爽快地回应道:“我试试。”

    接着,把爪子变回手指后的无想像只大青蛙一样,以其相当不雅的姿势跳到大堂中,一跳就是5层楼!像野兽一样手脚并用地迅速拉近与目标之间的距离,轻而易举地避过了所有触手,最后双手向前一推,狠狠地拍在了医生先生身上。

    医生先生当场被击退了十数米,未重新站稳身子就当场跪了,再下一刻则是整个人趴下,看来已经失去了知觉。

    医生先生好像一点都不厉害嘛……还是说,无想太厉害了呢?

    怎么这个世界的家伙们好像跳楼跟喝开水一样轻松?随便什么人都能往下跳,难道这里的地板能吸收动能?还是说,我没市场了吗?

    把医生推开的无想站起了身子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化妆镜,照了照,顺便拨弄了一下稀疏的头发,看向我,那神态就像在说‘毫无难度’。当他的眼睛转到另一边时,所有的亚人都惊恐地四散逃亡。

    “嘿,我的样子有这么恐怖吗?好歹是个读书人啊。虽然读的是些不入流的图文书……”无想淡淡地说道。

    “在下‘格罗瑞亚’,多谢大师出手相救。”接着,女骑士看向倒地的医生说道:“如果大师不介意的话,我想补一剑。”

    “我不介意,另一位难说。”无想。

    刚才在楼上救的另一位姐姐闻言,转过头来看向我,说道:“我也想亲手把他的脑袋砍下来。因为……只是差一点,就被他害惨了!”

    我一边下楼梯,一边说道:“不行,这个人,我要带走。”

    女骑士看向我,愤怒地说道:“不行,他必须死!在他被我们杀掉后,你才可以带走。”

    我实在不想为救一个陌生的触手哥哥去跟两个刚刚救的姐姐决斗,一点都不想,而且恶意者的灵魂据说很好吃。于是,我向稀莉雅姐姐大人申请道:“不如杀了那个家伙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样对我不好,对我可爱的宠物也不好,只是对两个陌生人好,我反对。”稀莉雅姐姐。

    稀莉雅姐姐大人说着,突然释放出精神域,无想再次警觉地跳开,然而两位并不知情的姐姐却被覆盖进来。最后,自然是一切都只能听稀莉雅姐姐大人的了。

    格罗瑞亚和玛贝尔并非同属一个机构。前者是狩魔骑士,后者来自某个密探组织,是精锐的战斗型间谍。实情是间谍被捉了,骑士来救她,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现在她们都已经是我们教会的信徒了,而我们也没想过要长期留在这个地方,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机构跟我们毫无关系。

    身心完全被支配后,随着稀莉雅姐姐大人的魔力侵蚀,两位新信徒的头发都变成了浅蓝色,皮肤变得更白嫩,更细滑。容貌也随之受到诱惑系魔法修正,变得更美丽。精神力提高导致整体气质都连带提升了几个台阶。这些就是信教的好处了。至于坏处,当然是精神受到劫持了。不过对被劫持者而言,是不会觉得自己的自由受限的。

    通过和玛贝尔的对话,我大概明白她们的记忆并没有被稀莉雅姐姐大人清洗掉。过去发生过的事,她们全部都记得,只是忽然觉得除了稀莉雅姐姐大人外,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所以决定自此以后,追随这位伟大的新主人。说起来,她们的处境其实跟我有几分相似,都是精神被劫持所致。所以,她们虽然知道自己被稀莉雅姐姐大人控制了,但同时她们都相信自己是出于自愿的,并表示能够追随稀莉雅姐姐大人是生命中最大的荣誉,甚至比自身的生命更重要。

    “好险好险,我一向觉得世上没有什么比信仰更可怕的了。尤其是可以快速强植的信仰。下次传教的时候,麻烦提前通知声,我可是真正的无神论者呢。”无想。

    “这个信仰强植只对女性起作用。”我解释道。

    “谁告诉你‘我不是母的’?哼!”无想恶狠狠地说完后,马上又补充道:“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穿上高中女生的制服入侵女校。”

    我呆呆地看着他,这个表面看起来,相当衰老的中年人,也许是妖魔。真正的妖魔不一定有繁殖能力,就算有,也不一定需要两性繁殖,可以说是无性别的,所以他说自己的女的,当然就是女的了。于是,我只好弱弱地说道:“抱歉,姐姐大人,我错了……那你为什么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女生呢?”

    “快乐的事都做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好吧,其实我刚才是开玩笑的。真正原因是,我认为只有经历着痛苦和磨难,才能让我的心智成长。套着一个光鲜的外壳,最容易结交到的,不过是些肤浅而不稳定的人,这并不是我需要的。”无想。

    “但是,不讨好的外壳,会赶走大多数有可能喜欢上你的家伙呀。”我说。

    “所谓朋友,对我来说,就是需要的时候,能起到特定作用的关系。以弥补我自身的不足,朋友是我力量的重要延伸。当然反过来,我也有义务弥补对方的不足。拥有多少内涵,关键是看保有着多少不为人所知的秘密。第一次见面,仅仅在乎一个外壳,而进行判断和选择的人,的确占了大多数,但并不是我需要结交的。所以,我并不介意在大多数时候保持这样的外型。很明显,你不是这样的人。”无想。

    抛弃美丽的外壳,以自己认为丑陋的形态而存在着,甚至故意伪装出最糟糕的一面来示人,的确不是优质的交际手段,但无想还是这样做了。尽管不想承认,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看起来漂亮的姐姐,我真是只肤浅的小动物呢……

    我本来是想问‘你可以变成漂亮的姐姐吗’的。不过就因为无想最后说了那句‘你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到头来,我也只能说‘谢谢’了。

    把新信徒和新宠物传送回教会,随行的还有新朋友。

    新信徒,自然由尼斯姐姐安排。

    新宠物,要把医生训练成宠物,据说要经过严格训练,这个活自然由相关的修女负责。不过小动物在绝食抗议,他一定是认为自己得不到爱了。还得专门找个时间给他做心理辅导才行。

    新朋友,自从无想来到教会,就马上把这个地方理解为天堂。他说虽然他是无神论者,但并不妨碍他相信天国的存在。教会的大浴池成了他最喜欢的地方,当然……也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尽管无想努力做出各种怪叔叔行为,但稀莉雅姐姐大人却坚信这些都是他的伪装。认为他是个内心高洁的人,心智无比坚定,根本不食人间烟火。反倒是他靠过来我们的教会,目的不明,相当可疑。他是身怀秘密的人,并且对于保密,相当在意,所以我们也不好打听。

    不管怎么说,有了无想的帮助后,解救陌生姐姐的效率十分高,几乎每次都不用我出手,直到稀莉雅姐姐大人越吃越觉得没滋没味,终于提出了抗议。于是,我们由‘搜救陌生姐姐’升级为‘搜救陌生哥哥’。

    晶蓝姐姐大人把我们传送到一个漆黑而古旧的城堡中,大概是在地牢的深处,隔着一排插满利刃的黑铁架,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位身穿华衣顶着皇冠的中年男人正在鞭打一位黑袍老者。不过老者并没有哀嚎,深陷眼眶中的双眼蕴涵着残酷恶意。

    手握鞭子的中年人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过来看向我们,目光带着惊恐,问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没等我们回答,下一刻,华衣中年人挥了手,一帮深紫色的铁甲人从门外冲进来,他伸出指头指着无想,大声喊道:“杀掉那个男人!至于那两个女人……算了,也一并杀了!既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只有死!”

    然而,当那些铁甲人冲到无想身边时,我已经接管了这些铁甲人的控制权,并平淡地说道:“停下。”

    看到那些铁甲人全部停了来,华衣中年人惊恐地看着我,刚刚伸出的手指头不断地颤抖着,不可置信地说道:“你……怎么可能……不对,这些魔装兵,不是声控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故意用话语说出命令,是一种误导,实际上你是通过精神力控制的。但你控制它们的广播信号并没有加密,拦截后,结合话语,一分析,就能猜个**不离十。我甚至破译出它们的控制机理,修改了一些约定。现在,你已经无法控制它们了。放心吧,我不会命令它们杀你的。因为被自己曾经的仆从杀死,这太残酷了。”接着我从前面的铁架中抽出一柄短刀,离远地掷向了刚刚还在发号司令的那人,一刀子就插在了他的脖子上。他讶异地伸手拨出刀子,鲜血狂喷,站了一会儿就倒下了。

    曾经无助的黑衣老者看着我们,轻声问道:“你们来自高等文明?”

    还没等我们回答,黑衣老者突然阴狠地喊道:“你们……你们都要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