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节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原来你所要的‘爱’,是那样的‘爱’吗?那要不要在这里住几天?我的主人和我都会很爱你的。”卡嘉莉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发,样子好甜好甜。

    “真的?”我高兴地张了张嘴巴问道。

    卡嘉莉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我笑了笑。

    “可是……你们不是说过,你们只爱对方吗?”我说。

    “是啊,但也不是在这之中容不下任何人。事实上,在这里还有一个我的主人和我都爱着的人。我的主人努力让她的气味注满整个房间,就好像……一直一直地守护在我们身边一样。”卡嘉莉。

    “如果我留在这里,哥普杜拉先生所分到的‘爱’一定会减少的,这样你还会不介意吗?”我不安地问。

    “不会的,因为你所说的那种‘爱’是一种会增加的东西,人越多反而会有越多的‘爱’被制造出来。跟我们刚才说的那种‘爱’不是同一种东西。”卡嘉莉。

    “‘爱’就是强烈的‘喜欢’,因为‘爱的人’多了,所以分得的‘喜欢’就减少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我说。

    “可是,‘爱’的人太少,就没有办法制造更多的‘爱’啊!”卡嘉莉。

    看来卡嘉莉一定也是被思觉错乱困绕着的,因为她说的东西存在明确的前后矛盾!

    “不懂。在我看来,‘爱’的表现就是时间的付出。如果简单地用时间来衡量的话,由于一个姐姐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付出的‘爱’也是有限的,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分到的人越多而制造得越多。如果卡嘉莉和哥普杜拉先生都只爱着对方,那么你们之间的所有时间都必须投放到对方身上。如果我留在这里的话,要不就是我被无视了,要不就是你们的时间被投放到我身上。所以,如果我得到‘爱’的话,那么这些‘爱’一定是从你们的‘爱’中抽取出来的,所以你们的‘爱’必然会减少。”我说。

    “看来每个人对爱的定义都不一样呢!那你是不愿意留下来了?”卡嘉莉。

    “嗯!对不起,我吃了你们家的杯子。”我说。

    其实我想吐出来的,可是已经吞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倒是我担心你的肚子会不会痛,竟然把整个杯子吃掉了?”卡嘉莉。

    好想……好想拥抱着卡嘉莉姐姐,可是……她已经有她爱着的人了……

    “啊,我不会碰那个瓶子的。你不用藏了!”我突然大声地说。

    “真的?”抱着瓶子东躲西躲的哥普杜拉先生突然停下来问道。

    “我向你保证。无论是那些瓶子还是温柔的卡嘉莉都是属于哥普杜拉先生的。另外,哥普杜拉先生现在看起来已经很快乐了,所以不可能是战争中的利益得到方。我想,没有必要让你卷入我将要发动的战争中。很高兴能见到你,再见。”我微笑着站起来说道。

    “为什么说不想我卷入战争?你来这里不是为了说服我参战的吗?”哥普杜拉先生。

    “因为我想记住自己曾经见过一位生活得幸福快乐的巫妖,这很难得。我用我自己那卑微的名义祝福你们。”虽然我不太想见到你们在我面前幸福快乐的表情!

    “啊?这样啊,那就当作是我们报答你的祝福,我送你几只毒鬼吧!”哥普杜拉先生。

    “那……太感谢了。”看来我没有白来。

    离开的时候,哥普杜拉先生送给我一个瓶子,他说那是他特制的调味料。我添了添盖子上的沾液,发现那是卡嘉莉姐姐的味道。虽然我很想拿走,放进我的食物中,或者涂抹在任何一只我喜欢的小白兔上,但最后我还是决定把它还给哥普杜拉先生。

    当我再次见到梅偌的时候,她正在大厅抱着我的披风对我说道:“殿下,我很诚恳地期待着一件事,不知道你能否为我实现?”

    “什么事?”我问。

    “我希望你能先借用哥普杜拉先生的客用浴室洗个澡,或许……我的意思是,回去以后再认真地洗一次。”梅偌小声地说。

    “不用了,那些沾夜干了以后自己会掉下来的。对了,哥普杜拉先生要送我们几个只毒鬼,你先把它们送回去找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安置起来吧。接下来的会面,我自己去就行了。还有,披风暂时不用还我了。”我说。

    “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的,那我就放心了。”梅偌点了点,转身离去。

    骑在蓝亚特龙那特制的龙鞍上,穿过几座小山和树林,我找到了梅偌口中的‘残酷殿堂’。那是一座由无数利刃状材料筑成的城堡。立于树林之中,就像一具从地底中冒出地面的刺杀武器。

    在那灰黑色的钢制大门前,我向数名全身披甲的守卫出示了介绍信,然后在一名尸巫的带领下进入正门后的荆棘大堂。走在金属长廊上,长廊两边布满了一米多长密密麻麻的钢针,而天花板上则挂满了滑轮和带铁钩的链条,不难想象这些东西是清理尸体的时候用的。

    穿过荆棘大堂后,室内依旧到处都是冰冷的金属,每向前踏出一步都能听到那种只属于金属的回响声。那些行刑器具被随意地堆放在过道上,没有半点残余的血迹,显得格外冷酷而严肃。

    在走廊尽头,在那高高的王座前,我与‘痛苦之王’哈米瑞展开对话。

    尽管哈米瑞先生的表情被封印在一张用刀片砌成的面具后,又或者说,由于他的脸上插满了细小的刀片,以至我无法看清他的脸。但是,由于哈米瑞先生是个热爱沉默的巫妖,同时他热爱任何能制造痛苦这种感觉的活动。所以我很快就得到了让我感到满意的答复。

    哈米瑞先生从他那用刀片砌成的面具上拨出一小块,然后向我抛出。当我轻巧地用两根手指接住由上方抛落的刀片时,发现刀片上不仅残留着鲜红的血液,而且刀片向里的部分,那尖锐的钩槽上还撕破了哈米瑞先生脸上的一小块皮肉。

    哈米瑞用他那一贯冷酷严肃的声音说道:“带着我的令牌,你能得到一支让你满意的小部队,另外,我的大部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组建完成。”

    “我期待着。”我说着转过头去,把刀片的反面转过来,我发现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我猜测那是门牌号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