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节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那只宠物是什么动物?”我问。

    “不知道。”贝安佩露摇摇头,然后补充道:“但肯定是跟你差不多笨的动物。”

    “这个故事好短哦!”我说。

    “是的,但你知道这个故事教育了我们些什么吗?”贝安佩露。

    教育?

    “你的主人不希望你拥有尊严。”我说。

    “才不是呢!我想说的是,我们吃的东西是主人们辛苦取得的,而主人们所拥有的特权也是主人们辛苦取得的,所以,我们应该满足于主人给予我们的爱,而不是要去要求更多的东西。你们家远没有我们家富有,但按你所说的,所以你应该满足的,而不是指责。”贝安佩露。

    “我没有指责啊!”我说。

    “你刚开口第一句就是。”贝安佩露。

    第一句话?那时候她听了好像还蛮高兴的。

    “我不过是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笼子而已,但笼子终究是笼子。我没有说蕾依莎不爱我,因为她离开这里时没有把我放在笼子里。”我说。

    “我就知道你很介意,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因为你的蕾依莎只是一名贫穷的剑士,她甚至没有属于她自己的房子,所以你也不可能拥有这么漂亮的笼子。”贝安佩露添着困着自己的银色线条自豪地说道。

    “我本来还想放你出来的。”我说。

    “我不会离开笼子的,因为那是我所爱的主人送给我的礼物,我可是一只很乖的宠物呢!”贝安佩露。

    “贝安佩露,你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你。”我说。

    “夏露芙也常说我可爱的。”贝安佩露害羞托着腮摇摇头说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你够笨,跟你在一起,让我感到自己还不至于太笨。”我说。

    “讨厌!讨厌!坏蛋,你快点离开,冰雪聪明的我才不想见到你呢!”贝安佩露生气地挥着双手。

    蕾依莎和夏露芙全身披挂地推门进屋,由上到下全都是大袋小袋的。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她们是刚搬来的呢!看来我终于明白她们为什么要把我们留在这里了。而随着她们的到来,贝安佩露也终于有机会离开她那个引以自豪的笼子了。

    夏露芙放下手中的东西抱起贝安佩露向着额头的位置小小地亲了一口。而此刻我们家那个笨笨的蕾依莎正在高兴地整理着她刚买回来的新衣服,一副对我视而不见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贝安佩露那个像享受着很美味的食物般闭起双眼舒服地躺在夏露芙怀里的模样,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满。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纳闷呢!我就知道,你在蕾依莎眼中根本比不上她的新衣服。对了,你不是说因为你拥有爪子,所以常常趴在蕾依莎的小白兔上做运动吗?可是你得小心弄坏了蕾依莎心爱的新衣服不要你了哦!”贝安佩露讽刺道。

    此刻,我恶狠狠地盯着的对象不是贝安佩露,而是正高兴地抱着裙子转着圈圈的蕾依莎。我在等待着时机,而她则在不知不觉中一步一步靠近我。直到距离足够近时,我突然向前一扑,使劲地在蕾依莎的新裙子上撕出一条长长的裂缝。直到落地后,我才得意地转过头对贝安佩露微笑道:“看到了吧?想撕就撕,没什么了不起。只有那些对自己没自信的小动物才会害怕主人生气,而像你这样没出息的小动物也只能对着主人装可爱而已。”

    “你说什么?可恶,看我的!”贝安佩露张开嘴一口咬到夏露芙的手臂上,在夏露芙痛苦的尖叫声中非常狼狈地掉落在地上,然后迅速爬起来跑到夏露芙的身后对着她手中的裙角撕咬起来。

    “哗!快制止它们!它们疯了……”夏露芙抱头高呼道。

    疯狂结束后,我终于有机会跟贝安佩露待在同一个笼子里。

    “离我远点,笨蛋!”我说。

    “笨蛋!你给我出去!这是我的笼子。”贝安佩露。

    “哼!”我们都一起把头别过属于自己的另一边。

    而蕾依莎则一副快要哭的样子,她抱着被我撕破的裙子挨着夏露芙紧张地问道:“怎么办?没得救了么?”

    夏露芙痛苦地摇摇头。

    我实在没有想过区区两条裙子对她们的打击会这么大,难道我真的做错了?

    “看到了吗?都是你害的,你把你们家的蕾依莎弄哭了,而我们家的夏露芙没有哭,所以是我赢了。胜利是属于我贝安佩露的!”贝安佩露气呼呼地说。

    “才没有呢!蕾依莎比你的夏露芙坚强多了,她是一名战士,她不会为一条裙子而哭的。”我坚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她很坚强,难道你曾经跟她一起在房子外面冒险吗?”贝安佩露。

    “算是吧。”在我还不是这副摸样之前。

    “我赢了!我不管,反正就是我赢了……赢的是我!是我!呜呜……”身为胜利者的贝安佩露突然低下头哭了,哭得好伤心,一点都不像是因为兴奋过度。

    “你为什么要哭,你又没有被弄坏的裙子?”我问。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跟蕾依莎到外面的世界去旅行,而我就得被夏露芙掉在笼子里孤独寂寞地等待,我也好想好想到外面去呢!呜呜……”贝安佩露一边擦着泪水一边说道。

    “是啊,如果她不回来你就等饿死吧。”我顺着贝安佩露的话说道。

    “呜呜……”贝安佩露一边点头一边哭。

    我忽然感到一点难过,便问道:“你不是说自己的笼子很好很好的吗?”

    “呜呜……”贝安佩露一边哭一边摇头。

    “我带你出去吧!”我说。

    “真的?”贝安佩露擦了擦眼睛转头看着我。

    “是的,也许就在今晚。”我说。

    “不……我离开夏露芙就无法活下去了。”贝安佩露突然软弱地说。

    “你跟夏露芙建立了契约关系吗?”我问。

    贝安佩露可怜兮兮地摇摇头,说道:“我没有信心能靠自己存活下去。听夏露芙说过,房子以外的世界是很危险的,很可能踏出了这个门口就没机会再回来了。”

    “有这么危险吗?”我问。

    “难道是假的?”贝安佩露天真地眨着眼睛。

    “好像是真的。”我刚刚才回想起自己的经历。

    “呜呜……你欺负我。”贝安佩露。

    “哪有。我只是说要带你出去而已,又没有说不把你带回来。只要不让夏露芙知道不就行了?”我说。

    “真的么?你真好,普鲁普鲁,我好喜欢你哦!”贝安佩露难得地添了我的脸蛋一口。

    “叫我‘焰’吧!蕾依莎读得书少,我不喜欢这个只是听起来顺口,一点深度都没有的名字。”我说。

    “但是很可爱啊!……嗯,焰,要打钩钩哦!”贝安佩露。

    “你的手指这么短,学什么人打钩钩啊。”我说。

    “我不管!”贝安佩露恶狠狠地点了一下头,起初我不明白她的用意,为什么‘不管’还要向我点头呢?可当她头上的角敲到我头上时我终于明白她的报复性企图了。

    “好了,打就打吧。我用我的尾巴跟你打钩钩好了。”我转过身把尾巴放到贝安佩露的尾巴上。

    于是两只小动物尾巴对尾巴地打了传说中的钩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