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节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我伸出手指,用指甲把石碑上的宝石挑出来,然后收为自己的财物。尽管这里很可能只有我自己一人,但在集齐三颗宝石离开这里之前,做那样的事,身为利己主义者,我是不会认为那是多余的。

    离开了石碑后,我径直地向其中一座白色殿堂走去。一路上的悠闲以及头顶上那虚假的阳光气息迫使我不得不去想着那些最伤脑筋也最烦恼的事情。

    一步一步踏上石阶步入那敞开着的大门,入眼的是看不到尽头的阴暗。室内除了大门本身外一个采光点都没有,两列整齐的石柱中间是一条埋藏在清水中的长廊。虽然看得出水很浅,但我还是注意到长廊带有一定的倾斜度,要是往前走的话,水的深度一定会增加的,到时遇到袭击可就麻烦大了。

    先是后退两步,然后我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径直离开了殿堂。理由很简单,尽管我的衣服有自净功能,可现在就把鞋弄湿了,以后还怎样混啊?

    这个道理跟买衣服其实是没有什么不同的,选看起来对自己有利的殿堂攻克,尽最大努力避免出入看起来危险的地方。由于没有时间限制,考虑到无论这个殿堂是否存在必须对付的守护兽,我仍然有理由把所有殿堂的门面全部走上一遍,最后才决定先进哪一座。

    相隔一公里,在另一座殿堂门口,我看到跟先前一样的两列整齐的石柱。室内同样没有采光点,但是石柱间的长廊没有清水,也没有半点倾斜度。而在最后一座殿堂里,自上而下的一道道光柱养活了一些看起来很普通的植物,它们爬满了室内几乎每一根石柱,穿透了无数块构成这座建筑的巨大石块。

    由于不知道守护兽是什么性质的,考虑到它们很可能像露露一样具有控制其它事物的能力。那么,无论是控制水还是控制植物,拥有遍布整座殿堂的环境优势,对我而言都是相当危险的,所以我决定先进那座既没有清水,也没有植物的殿堂里去。

    再次回到那座看起来最整洁的殿堂。虽然沿着中央的长廊移动很可能受到来自左右两边的伏击,但回避的空间还是有的。要是走在左右两边的石柱与墙壁之间的缝隙里,那么虽然被伏击的可能性会降低,但并不排除墙壁本身有陷阱这个可能。所以我还是决定以缓慢的步伐沿着中央的长廊向前走。

    左手的‘永恒之剑’作为魔力的源头,已经被发动,此刻正闪烁着微弱的白光。而右手的‘魂咬’则用作远程进攻,并且已经时刻处于待发放的状态,强烈的蓝光拖着一个长长的黑影让本来阴暗的室内变得更阴暗。

    只等目标出现,立即给它来一记‘死灵斩’。如果击中的话,然后再上前给它补一剑,那……它很可能……要怪就怪它是个没人爱的孩子吧。居然被遗弃在这种地方,守护着一颗注定要被人抢走的宝石!

    冥界的守护兽……不知道……它会不会也跟波斯一样长得像狗狗呢?

    希望它灵灵性性……长得丑一点啦!

    不行!如果不狠下心的话,被干掉的将会是我!结了它!只要它跳出来,不管它长得可不可爱,都要杀掉它!

    专注!认真!谨慎!这些美德,在这一刻,我好像全都拥有了。由于不知道那只可怜的守护兽长什么样子,或者说,是以什么形态存在的。所以我的精神一直都处于紧张状态,就连最阴暗的角落里的一个影子都逃不过我的双眼。可惜,这样的影子是不存在的。当我走到殿堂的尽头,看着一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墙壁,然后又紧张兮兮地往回走,直到再次回到大门口时,我知道这趟是白走了,不过总算清楚了这些殿堂的室内格局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也不算没有收获吧。我放松下来擦了擦冷汗,一步一步走下石阶,不时还不死心地回头看看身后有没有小动物追出来。

    直到离开殿堂足够远时,我才基本上确认了这么一件事,‘我手上的宝石很可能就是出自这座殿堂的。’看来好东东果然不是只有我一个看到的。这么说,剩下的那两座最不想进去的殿堂是两座都逃不了的。考虑到不想太早弄湿鞋子,所以我想当然地向着那座光线充足的殿堂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顺利地‘走完’了一座殿堂的关系,这次进来轻松了不少。虽然仍然是一手一剑,两把剑都处于待发状态,但是,目光的游离说是狩猎,不如说是观光。

    在光线充足的环境下,爬满了绿色草本植物的白色殿堂说不出的优雅。到处都是浮雕,就连地砖上也刻有精美的纹理。

    可是,室内……就连最微弱的空气流动,也是因为我这个外来的附加物造成的,身后那些由植物的叶子所发出的‘沙沙’的声音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由于我即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艺术家,我没有义务保护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物,至于爱护小动物的心,在我进来之前已经给自己做好了思想工作。所以,我几乎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对着声音的来源发动攻击,在转过身的一刹那,耀眼的蓝光已经脱离了我的剑刃,一只巨大的墨绿色蛇状生物被拦腰斩成了两半。

    它的上半身落到地上后,像植物生根一样,绿色的组织在地面胡乱地生长起来,又像是与下半身互相联系着。没有任何代表痛楚的叫声,也许有,但我分辨不出来。在它的额头,我看到一点蓝光,我立即冲过去一剑切入,轻轻地把那个蓝色的光点挑出来,握在手里。

    一条柔软的触手碰到我的腿,我一刀把斩断,然后退到一旁。

    ‘还给我……’一个虚弱的眼睛在看着我,它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它是那个意思,像心灵相通一样,我感受到它的一部分想法。

    “我不会还给你的。即使我不来拿你的东西,将来也会有其它人来取的。我知道你的工作是守护它,但你注定失败!因为创造你的人,根本没有期望过你能成功!抱歉,我要走了。你……会死吗?”我问。

    它没有回答我,依旧用那个哀伤的眼神看着我,让我不自觉地松了松手中的剑,差点……就把武器给掉到地上了。

    “请别这样看着我。要是……将来,我有足够的权力,我会……来接你的。”我只是说‘我会’,而没有说‘一定会’。

    我在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在顺口开河……为了回避那个眼神。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些什么,也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权力,怎么个‘接’法。我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不过我非常清楚,通过掠夺得回来的东西都是这样。只是恰好它比我弱,而且又是同一个阵容的,感觉好像是自己在欺负弱小……欺负……同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