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节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如果我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变成一具活行尸的话,也许我并不需要迎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便可以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不过这么伟大的事显然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我还记得在我的战略资源里有着一个女性的**。如果把她替换出来,然后再变成活行尸的话……也许能骗过那个生命探测器,但万一失败了而我又太依仗这种毫无根据的可能性的话,将导致至少依芙一个人的灭亡,这样对我来说仍然是可怕了一点。

    想想也知道,最好的防御方法也许是欺骗,但最安全的防御方法仍旧是力量,这点是经过无数历史考验的。现在已经握有一定力量的我为什么总是要去回避那些看起来强大的对手呢?难道我的敌人真的彻底地从本质上优胜于我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什么都不做,坐着等死算了!

    或许没有什么方法是确实可行的,但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强些,既然一切都是未知,那不如把我所想到的……都拿出来赌一赌吧!

    讨厌!我最讨厌赌博了。

    我提起‘永恒之剑’准备直接攻击天花板上那个发光的装置看看会出现什么状况,总不能因为闸门有反弹外力的特性就顽固地以为整个房间都有这种特性的。但一想到要是出现爆炸之类的状况就迟迟没有动手。要是在这里发生大爆炸,而房间又足够地坚硬,那首先被撕碎的必然是里面的我们。

    “依芙……”我用极其软弱的声音向依芙唤了一声。

    “什么事?”依芙用低沉的声音冷酷地问道。

    “我想……试试攻击头顶那个东东看看。”我小心地说。

    “你喜欢怎样做是你的事,反正我说了,我会等你的,直到你首先放弃为止。”依芙。

    “但是……那个东东可能会爆炸的。”我说。

    “那又怎么样?”依芙不耐烦地问。

    “依芙可能会被炸死的。”嘿嘿,问你怕不怕。

    可依芙依旧爱理不理地说道:“没关系,反正有诺雅陪。”

    “那个……可是……难道依芙忘了吗?我……我有一个‘以我为中心’……可以隔离一切魔法和物理攻击的双层防护罩啦。要是爆炸能在一瞬间完成的话,我想还是可以的。”我前半句断断续续地说是为了尽量隔离那个‘以我为中心’的敏感话题。而后半句非常流畅则是为了转移视线。没办法,我必须提醒依芙那个魔法是有一定半径限制的。换句话来说,就是我们必须拉近距离。

    “诺雅是想说,要是发生爆炸的话,只有依芙会死掉,而诺雅却不会吗?那样的话……那样的话,太过份了!诺雅不准攻击那个东东!”依芙本来红着眼睛又湿了。

    “可是我们可以……我想说的是,只要我们的距离足够近,我的防护罩便可以保护到依芙呢。”我用自以为很有诚意的眼神望着依芙说道。

    “诺雅的样子看起来怪怪的,一定有企图!”依芙愤愤地说道。不过总算恢复到有点可爱的依芙了,我也还算有些安慰。

    “我没有,其实我也很怕的。对不起,我叫依芙走开是我不对,依芙说过依芙会等我就代表依芙仍然在相信我。难道就不能再多信一点点么?”我可怜巴巴地恳求道,如果这个时候我有尾巴就太好了,可惜我不是狗。

    “什么是仍然不仍然的,依芙一直都是很相信诺雅的,只是诺雅自己要求分开的而已。”依芙。

    “那太好了!”我微笑着向后欠了欠身子为依芙预留了一个尽可能靠近中央的位置,倒不是要害依芙,而是无意识的,防止依芙站起身时的瞬间会突然进行刺杀。

    依芙突然冰冷地问道:“诺雅,你是在戒备我吗?”

    每当依芙提到那个‘我’字来称呼自己时,我就会感到有些不安的。是我不对,现在的依芙实在太敏感了,小小的动静都会让猜疑加深。

    “不是啦,是你太多心了。”我微笑着说。

    “多心?意思是说,你认为我在怀疑你吗?”依芙生气地说。

    “不……不是!”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尽量不让头摆动得太大,其实也是下意识地提防依芙突然发动攻击。

    依芙抬起头缓缓站起身来喊道:“诺雅!”

    “在!”我。

    “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中间线和我说话。”依芙严肃地说。

    “我……我现在马上后退,请千万别动手。”我急忙地说道。

    “已经……太迟了……”话音未落,依芙突然俯下身子瞬间穿越了双方的距离来到我身前,而这个时候早有准备的我也已经反应过来,‘永恒之剑’侧面抵挡着依芙的勾魂枪,迅速再次拉开距离,而依芙也没有继续追击。

    “依芙,你是不可能一瞬间杀掉我的,现在的我,再什么说也不是那种被你一碰就死的货色。”我说。

    依芙流着眼泪说道:“我知道!我攻击你,只是为了告诉你……我们之间已经完了,诺雅……你……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也许真的愿意为我报仇,但你却不是那种可以跟我共生死的朋友。如果只是高兴的时候站在一起笑着说着的话,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反正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如果我是注定孤独一生的话,那就让孤独一直陪在我身边吧!”

    “不是那样的。”我坚决地摇摇头。

    “那是怎样的?”依芙不耐烦地问。

    “如果你一定要杀我的话,可否等我换个身体再杀?”我说。

    “这样也行吗?”依芙疑惑地问。

    “即使**被消灭了,我也不会真正意义地灭亡,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以亡灵巫师的身份复活,再花一些时间,离开这里的方法总是能找到的。”我说。

    “那换一个**又是什么意思?”依芙。

    “我不想我的**被杀啦。”我说。

    “有这么好的方法,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果然!对你来说,我只是这种程度的我,我就只有那么一点价值,就连让你牺牲一点真正利益的资格都没有!”依芙。

    “依芙太过分了!为什么总要让我去牺牲,难道依芙就不能牺牲一点吗?要不我把你变成亡灵巫师吧!这样还不都是一样?”这话一说出口,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呢?一点都不像我,平时的我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是因为依芙太重要了吗?还是因为我确实太自私了,并且对她的期望太高了呢?

    依芙就是依芙……她有她的意志,更确切地说,她并不是在按照我的意愿行动着,也许,真的是我不对。

    “的确,谁也不应该为谁而牺牲。那样的话,我们来打一场吧!如果我输了,诺雅就让我来当亡灵巫师。如果是诺雅输了,诺雅就让自己以亡灵巫师的身份复活。”依芙平静地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