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 梦幻街的训练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

    如果问为什么诺雅和依芙的房间会那么干净。那么功劳最大的应该是本来就住在这里,同时也是数量最多的住客——虫子。勤奋的它们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就爬出来把地上所有有可能变质的有机物清扫干净。

    不过最近可怜的虫子们多了位可怕的竞争对手。

    最近虫子们都不敢跑去诺雅和依芙的房间了。没有任何信仰的它们祈祷……它们祷告,不过它们除了默默地等待也无能为力。

    房间内,一位可爱的小妹妹正用嘴巴叼着一只黑色的小狗到处爬来爬去的。她有时用她身上那雪白的裙子清扫地上的灰尘,她有时用她那并不算太长却非常大把的白发清扫床底下的污垢。但是这些都不是她真正可怕的地方。她最可怕的是尽管她看起来是那么地不爱干净,但是,猫的骨子里还是有洁癖的。她经常用水系元素魔法清扫房间内一切她认为可疑的东西,这个恐怕是她最致命的地方了。

    一场持久的攻防战下来,最后小妹妹甚至在房门口写了句‘猫的领土,虫子不准进!’。也不理会虫子们能不能看懂。

    不过诺雅不在的时候,这位看起来只有几岁大的猫女孩也从来不独自离开房间。因为她知道这个房间以外的地方全部都是虫子的领土。由于可泥做出来的比例恰当,所以用四条腿走路一点问题都没有。再加上猫耳朵、猫尾巴、猫手套、猫鞋子等一整套的‘猫装备’。严格来说是一只人形的猫,至于为什么要用人形。可泥说太大的猫会不好看的。

    露露靠在床上,把叼着的波斯放在怀里抱着。其实她之所以希望拥有一个大一点的身体只是为了可以叼着波斯跑来跑去而已。因为以前都是波斯叼着她的说。不过她也知道要是波斯变大的话,情况又会是相反的。

    难道下一次自己要变成大笨象才行?

    尽管这种恶性竞争的结果也许是残酷的,但露露还是有了自己的目标,就是设计出一个可以随意装载大家到处去的身体。

    猫是种非常喜欢睡觉的生物,而露露却没有这种生活习惯。

    尽管大家经常见到非常有上进心的露露努力地练习以各种高难度的可爱睡姿取悦大家,但事实上她并不是真的在睡觉,而是在冥思。至于她在研究什么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即使有时样子看起来像死猪一样,嘴边还流着半行口水,但其实她的思路清晰得很。每当有人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她的可爱睡姿时,真正被窥视着的也许就是那些以偷窥狂自居的人。

    露露拥有高超的学习能力,在她的主人诺雅身上,她学会了如何伪装自己。比诺雅更高超的是,她做到了真正地改造自己的性格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她的生存之道就是要进可能适应周围的环境,既然主人喜欢可爱的东西,为什么自己就不愿意变成主人所喜欢的东西呢?

    于是,‘可爱’是目前的露露最大的卖点,也是她努力修炼的方向之一。

    波斯的成长过程跟露露完全不一样。波斯可以说是诺雅的分身,继承了诺雅最真实的性格。它不喜欢伪装,也不认为自己有必要为了任何人而进行伪装。一出生就必须跟丽露进行残酷战斗的它更注重自身的力量和体格。因为丽露是个当时的自己无法战胜的对手,只要当时的丽露愿意的话,自己的存在早就应该画上句号了。现在还能活着,就应该尽力避免下一次危机的出现。

    每天清晨,波斯比诺雅起得还要早。它早早就以战斗形态跳到屋顶上训练自己对复杂地形的判读能力。一方面假想着敌人的可能进攻路线,另一方面分析可以利用的地形优势。等到诺雅起床以后,就干脆玩所有狗狗都爱玩的捡飞碟游戏。不过不同的是,不是用嘴巴来接,而是由诺雅扔出手里刀,而波斯负责用闪电把它们一一击散。

    经过数天的同类型修炼后,波斯已经开始厌倦一次又一次地把手里刀击落了。因为它已经完全能掌握住对移动物体的锁定和对电击强度的控制了。虽然诺雅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操纵自己的手里刀,但要做出复杂的动作还是不易办到的。于是一个很想继续练,而另一只则希望寻求新的挑战,两者就出现了一点小矛盾了。

    另一方面,依芙独自一人在同一片树林中修炼。由于依芙需要作的是静态修炼,为了不至于遭受到诺雅和波斯的影响,所以身处远离诺雅的位置。

    古拉绨说过,树林比沙漠更合适,因为树林的环境比较复杂。

    依芙试着闭上双眼,由于习惯了利用视觉进行定位,一向拥有非常良好夜视能力的自己一时间好像连站着不动都觉得失去了平衡感。

    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渐渐的觉得失去了安全感。风在树林间没有规则地吹来,好像到处都有敌人在暗处虎视眈眈似的。

    依芙试着克服恐惧感从衣服里掏出布带蒙着自己的眼睛。用古拉绨教的方法试着运用自己的超自然感应力。一瞬间,方圆4米的物体重新朦朦胧胧地出现。不过不是在自己的眼前,而是在自己的四周。自己感到自己就好像身处于世界上所有物体的中心似的。而这个世界也就只有半径4米的范围而已。4米以外是空无一物的虚无,而4米以内的一切都是被自己所掌握的。空气的流动是如此地清晰,就连气味都可以‘看’得到。好像什么都没有颜色,但是又很自然地区分出什么是什么。

    在4米以内的空间并不存在可以让自己感到恐惧的东西,而在4米以外是什么都没有的空间,所以一点恐惧都感觉不到。

    依芙试着向前走一步。在自己的前方,原来什么都没有的空间突然出现一棵树状物。而身后原有的两棵树状物却突然地凭空消失了。气流并没有因为自己位置的改变而改变,而是多了和少了。原本没有的出现了,而原本有的却消失了。

    依芙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很自然地用自己的身体重新适应和接受这种感觉。只要是想知道的东西,即使是一只蚂蚁走过都可以知道,而只要是不想知道的东西,即使是树叶被风吹动的声音都可以完全地屏蔽掉。

    随着依芙的缓慢移动,阻碍自己前进的树状物不断在前方产生。而依芙也很自然地绕过障碍物,未出现的树可以不作理会。但是,很容易就会走进死胡同里。

    很明显要是用肉眼判断的话尽管看不到树后面的情景,但是可以预早地判断前方的环境,而用超自然感应力的话,只能知道自己身边的东西。好像是各有各的长短。于是,依芙保持自己的感觉,慢慢松开布带,希望视觉和超自然感应力同时拥有。

    “哗!原来可以两样同时拥有的啊!”依芙高兴了不到两秒种,随着视觉完全恢复,超自然感应力也完全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回去要问问古拉绨姐姐才行。哎呀!头好晕啊!回去找诺雅开餐了。”依芙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往诺雅的方向前进。

    中午时分,诺雅和依芙在每天约定的地点用餐。

    诺雅从护碗里取出一张餐布铺在地上,然后全部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食物。

    “怎么又是这样?每次都不为人家着想的。可恶的诺雅!”依芙失望地望着那些水果和蛋糕说道。

    “吃太多肉对身体不好的,小孩子别挑食!”诺雅理直气壮地说教。

    “波斯,分一点给我啦!要不然我今天又要饿肚子了。”依芙离开诺雅的‘领土’,走到波斯身边说道。

    “你怎么每次都抢波斯辛苦捉回来的食物啊!”诺雅觉得波斯很可怜,其实波斯捉得很轻松的,就是带回来麻烦而已。

    “都是你害的!有这么多的金币都不买点我喜欢吃的东西回来!”依芙气呼呼地说道。

    “可是人家不想把那些生的东西放在姐姐送的礼物里面啊!”诺雅可怜巴巴地对眼前这只饿疯了的吃肉动物说道。

    “哼!你给我金币,下次我自己买。”依芙终于明白不能再指望诺雅了。

    “对了,依芙修炼得怎么样了?”诺雅见依芙的样子慌忙转移话题。

    “还好啦!诺雅呢?”依芙。

    “这段时间魔力明显增长了不少,我想试试用契文,找些实用的配合作战,其实我基本上都选好了。”诺雅。

    “契文?什么东东来的?”依芙。

    “把魔法当作本能来使用,就像依芙使出的恶魔系魔法一样。很难说得清楚是什么跟什么,反正能用就行了。”诺雅胡扯地说道。

    “哦!就是想用就可以用的意思吗?我懂了。”依芙。

    “太好了!你总算懂了。”诺雅把一块看起来美味的蛋糕送进嘴里。

    “什么嘛!我的样子看起来很笨吗?”依芙。

    “怎么会……怎么会……你看看露露的样子……”诺雅指着自己身边正在添苹果皮的露露说道。

    “露露怎么了?”依芙奇怪地问道。

    “她想吃这个苹果,可是却用添的,即使她添到明天早上,这个苹果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诺雅接着说:“那……你觉得露露笨吗?”

    “看起很笨,其实却一点都不笨。你的意思是我的样子看起不笨,但其实却很笨吗?哼!可恶!我当然不笨了!你才笨呢!”饥饿中的依芙放弃了波斯的食物走到诺雅身边敲着粉拳。

    “依芙现在的迪奴瓦尔系数是多少?”诺雅忙转移话题。

    “36度以上。”尽管依芙平淡地回答,可是其实心里是美滋滋的。虽然不晓得这种能力有什么用,但看其他人的反应,很明显是越高越好的。

    “以上?”诺雅当然看出了依芙在努力克制自己脸上将要露出的可爱笑容了。

    “古拉绨姐姐说超过36度会测不准的。”其实古拉绨是说依芙的迪奴瓦尔系数太高无法确定,可是依芙却非常谦虚地回答诺雅的问题。

    “呜!好羡慕哦!依芙姐姐!我才几度呢!分一半给我可以吗?”诺雅挨着依芙,用自己的肩膀磨擦着依芙的肩膀在装可怜。

    依芙虽然非常明白迪奴瓦尔系数是不可能被自己的意志所转移的,但是脸上却还是露出了一丝不乐意的神色。当然诺雅也注意到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心里满是喜滋滋的,静静地等待着依芙的回答。

    “分了一半给你,那我还剩下什么?”依芙失落地回答,但是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开朗起来:“要不然诺雅给我一条手臂吧!”

    “给你做什么?”失算的诺雅吃惊地问。

    “吃啊!”依芙高兴地回答,然后一口咬在诺雅的手臂上,当然是没有用力的,只是装个样子而已。

    “痛痛啊!依芙你怎么这么忍心?我们是好朋友啊!”诺雅向依芙的脑袋敲着粉拳,看起来是在争脱自己的手臂。

    “那诺雅不是也想分我一半吗?”依芙松开嘴巴,学着诺雅可怜巴巴地说着。

    “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其实诺雅不知道错的。

    “好啦!原谅你吧!诺雅知道吗?迪奴瓦尔系数是用来衡量事物的东东,是不能被转移的。因为任何物体都拥有被迪奴瓦尔系数所衡量的资格,但是任何物体都不具有名为‘迪奴瓦尔系数’的实质。也就是说,迪奴瓦尔系数能用于衡量所有事物,但它本身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依芙正经地说道。

    “依芙知道得真多啊!其实我也知道迪奴瓦尔系数是一个综合很多复杂因素的混合体。它并不是指某种特定的实体。但是为什么说是‘任何物体都拥有被迪奴瓦尔系数所衡量的资格’呢?不是只对生命体才有意义的吗?”诺雅。

    “是古拉绨姐姐说的。就像一个草坪里面长着很多草。有一百个人从草坪上经过,理论上每棵草被踩中的机会都基本上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步长和走路方式都不相同。但是却有些草被很多人踩中了,而有些草却一下都没踩中。古拉绨姐姐说草并不拥有所谓的‘幸运’,但是我们可以用‘幸运’来衡量它们。房子也一样,有些大地震的时候没有倒塌,但是在小地震的时候却倒塌了。”依芙一边回忆着古拉绨的话,一边用自己的语言来完善。

    “依芙好厉害啊!今天我总算长知识了。”诺雅。

    “嘻嘻!其实我也只知道点皮毛而已。”依芙。

    看着依芙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道,诺雅知道自己用错方式赞了,看来谦虚的依芙是不受这一套的。

    “诺雅啊!可以让我看看你的新魔法吗?”忘记了饥饿的依芙凑到诺雅身旁说道。

    “好的。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觉得消耗的魔力少而且挺实用而已。”诺雅。

    “快啦!快啦!”依芙期待地注视着诺雅伸出来的手。

    诺雅看着依芙期望的眼神后又重新把手缩回,喜欢聊天的诺雅又怎么可能浪费这个可以表现一番的大好机会呢?

    诺雅偷偷瞄了依芙一眼,看她还一面无知地等着自己的表演,然后心里暗暗一笑便说道:“说来不算露露在内,我们三个都有相当的近战能力。依芙的爆焰球应该可以准确扔到50米内的目标处吧?”

    “是啊!再远一点都没问题的。那又怎样了?”依芙。

    “可是太远的话,攻击静态目标还好说。但是大多数目标都是会移动的。波斯的闪电可以很有效地击中移动中的敌人,可是太远会无法锁定的。射程也就大概在50米以内了。我的手里刀也可能投掷得很远,但是太远也会难以控制的。”诺雅继续分析道。

    “哦!那又怎样了?现在不是已经比原来强多了吗?”依芙不明白诺雅想表达什么。现在可不像以往,以前的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必须由自己一个人来承担。而现在可以互相照应啊!

    “也就是我们拥有良好的中近距离战斗力,但是敌人要是离我们太远的话,我们就会很被动了。”所谓一心不能二用,此刻的诺雅专心地说着自己想要说的话,并没有注意到依芙的异样表情。

    诺雅并不知道自己在依芙心目中的地位,自己是依芙真心相信的第一个好朋友。因为即使依芙以前也拥有过所谓的朋友,跟另一个依贝莉亚在一起也拥有过快乐的回忆,但是一切都沿于复仇。即使里面有真实的情感,即使依贝莉亚是真心真意地对自己的,但是拥有朋友的自己并不是真实的自己。因为没有人会接受一只恶魔的,只要露出真面目,一切原本所相信的真实都会瞬间化成无数的虚假。但是诺雅所喜欢的是真实的自己啊!依芙认为可以全心全意地信任别人是一种幸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