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节 觉醒(下)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你知道甜品是用来做什么的吗?”丽露问。

    “不是用来吃的吗?”我很稚气地问道。

    “聪明!那……你知道作为甜品的你应该履行什么义务吗?”丽露。

    “不知道啊……”虽然我觉得摇头的话,样子应该会可爱一点的,命……也许也会长一点,可是却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其它部分。于是补充了一句:“是让进食的人有短暂的快乐吗?”

    “不完全是,我认为最好的甜品应该会让吃过的人永远都记住的那种美妙的感觉。”丽露。

    “也就是美好的回忆吗?那我要怎样才能做到呢?”我继续拖延时间。

    “我想看到你发自真心的笑容。”丽露。

    她看出来了?那她为什么不杀我,想等到我穷尽一切方法都无能为力后才死去吗?

    变态!

    不过还好……她够变态,我喜欢变态的人。

    如果她是正常人,我看我早就被干掉了。

    沉默了一阵子,我决定连微笑都不再给她看,于是我又说道:“有点难度啊!我什么时候会死都还不知道呢!如果你可以保证不杀我的话,或许,我可以笑得更自然些。”

    “很诚实的孩子啊!”丽露捂住嘴巴咯咯地笑起来。“你想试试我的味道吗?”

    “你的味道?”别说看不透,我甚至连一点都看不懂!那家伙的脑袋究竟是用来想什么的?虽然她说过要玩厌了才杀我,可她给我那么多时间,难道她真的就那么自信我无法破解她对我的控制?或者说,她自信地认为即使我还能动也打不过她?

    “我的血液啊!就当作是我跟你立契约吧!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了。”丽露。

    “主人的血液一定很好味道了。”混蛋!必须在立约前干掉她才行!可是身体又偏偏不受控制,她是怎样做到的呢?中枢神经的信号好像无法传递,看来暂时只好试着用操魔术控制自己的**了。

    武器不是用来吓唬人,而是用来杀人的!在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之前,还是要把自己的獠牙深深地隐藏起来才行。

    等到我的獠牙再次展露出来的时候,我要你永远给我记住痛苦的滋味是怎样的!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忍耐一段时间。

    如果我的武器伤不了她,反抗只会让我死得更快些。因为不明白刚才我发动的攻击为什么伤不了她,虽然我现在终于都可以活动了,可是却连一点底子都没有,不知道现在发动攻击会为我带来怎样的后果呢?

    “这个当然啦!很多人想要,我还不给他们呢!虽然是奴隶的契约,可是我会把你当作妹妹看待的。怎么样?开心吧!”丽露还在那里自顾自高兴地说着。

    开心!当然开心了,然后就每天每天供你饮用吗?我可不是盒装饮料啊!

    我的血液……我的血液不是为了给其他生物饮用而被制造出来的啊!居然想让我沦为食物,还问我开不开心!我看她不仅脑袋有问题。

    不知何时,全身带着幽光的露露已经无声无息地走到我们旁边呆呆地望着我们,不过我看它的样子,像在看表演一样,真的无话可说。不过也不能怪它,毕竟,我没想过这个时候会被一只刚捡回来的小猫给救了。它自己可以活下去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你不怕我在吸你的血液时,向你的身体注入致命病毒吗?”尽管小心翼翼地提问,但由于在不破解对方禁锢的情况下,也就是对方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已经拥有活动能力了,所以骨子里传出的骄傲和自信使话语中无法彻底地隐藏我此刻的恶意。

    可是丽露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回答:“立契约是不需要直接在我身上吸血的。”

    “说得也是啊。”如果每个奴隶都咬你一口,你还能算是奴隶主么?

    “不过诺雅是特别的,我可以直接让你在我身上吸哦!”丽露突然温柔地把我的头抱入怀里,让此刻的我更搞不清状况了。

    “为什么?”我越来越不明白丽露的思维方式了,还是正常人比较容易理解。

    “因为我喜欢你,我希望你在我身上有个美好的回忆。”丽露抱着我,眼睛望向墙壁,目光非常地柔和。即使看不到也可以感觉得到。

    “我也喜欢你啊!可是说实话,我不想长期当你的奴隶,偶尔当一当还可以接受。如果是想我有个美好的回忆的话,请你现在就给我死掉,我会把现在这一刻的感觉当作最美好的回忆的。”当然我说出‘请你现在就给我死掉’时,神情还是非常地温柔的。

    “你答应她也没所谓,血的契约可以慢慢想方法破解的,没必要刺激她。”菲利斯。

    “你那么想我死吗?”丽露哀伤地说道。

    “如果你愿意当我的朋友的话,我希望你永远陪在我身边。奴隶的话,我希望你快点死掉。”看她那么伤心,让我感到自己说得好像过分了点,是‘好像’啦!‘好像’!

    丽露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我当人看的啊!还说什么玩厌了就杀的,能怪谁?

    “你刚才不是说当我的奴隶很高兴之类的吗?”丽露伤心地问道。

    “刚才那些话是说着玩的。可是因为你说你喜欢我啊!所以我不想欺骗你。如果你让我鉴什么奴隶契约的话,我会尽我一切力量把你杀掉的!”我认真地说。

    丽露松开双手,突然冷笑道:“见我对你好一点就给我来硬的吗?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在我身边正拥抱着我的丽露一定是个实体,只要是实体就一定会受伤!

    “就是这样。”话音未落,我在跟丽露靠在一起的超近距离,右手的五张刀片同时对准丽露的心脏伸长。一瞬间,五张同时贯穿了丽露的身体,而且全都分散在心脏的周围,在背部还突出了1米多的刀身。

    丽露非常惊讶我在不破解自己的魔法的前提下居然还可以活动身体。

    “你是怎样办到的?”丽露艰难地说道。

    “你太小看我了,我知道你那个咀咒的作用是过滤我控制身体的信号。可惜我是可以不通过骨髓直接控制身体的。现在只要我轻轻一用力,你的心脏马上就会破碎掉的。”我淡淡地说道。此刻的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刚才丽露站在上风时也没有在我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可是她现在的生命明显就掌握在我手里。对!只要轻轻一用力,就可以把她给结了。

    “那你会杀掉我么?”此时的丽露完全没有刚才那种作为玩家的气焰,但是也没有正常人应有的紧张感,就跟我刚才的态度差不多。

    “会!我会把你剁成肉泥再扔进硫酸池里面的。怎么样?高兴吧?”我冷冷地说道。刚才吓我吓得那么高兴,终于轮到我报仇了。当然我说的报仇,只是想吓唬吓唬丽露而已。

    可是丽露却冲我甜蜜地微微一笑:“这个提议不错,不如我们找天一起去泡硫酸池吧!”

    “一起?”我实在不明白丽露为什么不说‘要泡就你一个人去泡吧!’

    不过接下来事却让我瞪大了双眼,再一次认证了‘眼见不为实’。丽露居然一手握住我的五张锋利的刀片。在不流一滴血的情况下,像捻纸条般地把已经停止了震荡的刀片捻成一团,顺着丽露手握的位置,穿透丽露的身体的那部分刀片一瞬间化成无数颗淡蓝色的星星洒落在地面慢慢等待着熄灭。看来真刀跟假刀还是有差距的。不等我惊讶,丽露迅速站起身子,另一只手已经卡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整个人拉起压到距离不到半米的墙壁上。随着她的指甲红光一闪,五只手指已经刺穿我的气管,并且深深熔进我的血肉里并发出烧肉的味道了。

    “没想到你还满阴毒的嘛!以为自己赢定了是不是很高兴呢?想把姐姐杀死的心情是不是令你很兴奋呢?可惜可惜……其实我可以利用空间扭曲让你的刀片像刚才一样碰不到我的身体的,但我偶尔也想享受一下被刺穿身体的滋味……现在只要我轻轻一用力,你的头和身体就会分开,到时就算你会治疗术恐怕也起不了作用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丽露收起了刚才温柔和贤淑,手背贴在的额头上,抬头放声大笑。

    “你好漂亮哦!比刚才的你更迷人。刚才是我错了,美丽的大姐姐啊!请你再给我一次当奴隶的机会吧!能够成为丽露姐姐的奴隶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没有办法开口说话的我只好用心灵感应来表达了,当然想必丽露不可能收不到的。

    因为中了不知名咀咒而没有办法中断痛苦的感觉,仍然尽可能在脸上勉强地挤出温柔的笑容以保持自己的存在价值。右手轻轻放在丽露卡住自己的脖子的右手上,温柔地抚摩着。想来最坏情况也不过是放弃**而已。又不会死人的,有什么好担心。大不了,我还有具‘战略物资’放着没用呢!但是一想到我自己的**快要被毁灭了,说不难过是假的。当然想尽可能挽留啦!就算可以换,也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嘛!

    丽露以甜蜜的呻吟声作为回应,然后又回复到刚才贤淑的模样,温柔地说道:“你不要再这样引诱我了,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兴奋更想杀掉你而已啊!”

    “那我应该怎样做呢?”我虚心地求教。

    “接下来你只须配合我就行了,我会让你死得很舒服的。”丽露一边温柔地说着,一边慢慢收紧右手。

    “你很讨厌我吗?一定要我死掉不可吗?”此刻我终于明白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丽露不是打从一开始就说过玩厌了就杀吗?即使刚才答应要当奴隶,恐怕下场也是一样,软的硬的都是要被杀。不同的只是丽露的兴奋程度不同而已。虽然毫无依据,可是此绝望跟彼绝望其实没多大分别,面对比自己强的人的时候都是那么无能,那么脆弱,突然就联想到自己的梦想可能就此破裂,这种瞬间产生的非理性绝望感充斥着我那并不经常裸露在外的弱小心灵。

    丽露高兴地说:“我当然喜欢你啦!难道你认为我会对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花那么多时间杀吗?”

    ******

    看到诺雅如此伤心,眼角中还带着一点点泪光,丽露显得更加兴奋。突然注意到诺雅雪白的右手出现了变化,黑色的斑纹由娇嫩的皮肤下透出,越来越多!像流水般让人看不出是象征什么的图案,由臂弯延伸到接近手指的位置才停止。

    呆在一旁看表演秀的露露好像感觉到什么似的,微微向后退了两步,仍旧默不作声地继续看表演。

    随着封印刻纹的出现,一团黑色的气体释出。丽露立即做出反应,放开诺雅,悬浮向后高速移动了数米的距离。失去了丽露的支撑力,诺雅整个人立即软倒在地上,脖子上留下五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暗红色肉孔。此刻两人惊讶地看着这个脱离了诺雅的手掌并不断扩大的黑球。随着无数白色闪电的不停跳跃,黑球迅速成长到接近1米半径。外壳逐渐变得透明,看到里面好像有一只四条腿的怪物逐渐成形。

    “它就是根据我的性格和倾向而诞生的冥界兽吗?怎么一直都无声气,现在又突然冒出来呢?”诺雅对菲利斯。

    “它的诞生本来是需要更多关于你的资料的。现在大概是由于你的情绪给予了它错误的理解,让它以为再不出生就没机会出生了吧!”菲利斯。

    “那不是会导致它发育不良吗?我可不想因为我那种无聊的绝望感而害了它啊!”诺雅对菲利斯。

    “冥界兽是会不断根据主人的改变而进化的,所以影响应该不大。”菲利斯。

    “哇!好可爱的狗狗哦!”丽露向着两人中间一个半透明黑色光幕内的正逐渐成形的冥界兽说道。说着便抬起右手,手掌中产生一个圆形的透明光幕,光幕中一个白色光球随即而生。白色光球好像拥有生命似的向外伸出多条发光的触手粘在光幕上,像流水般游动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那些触手想向外扩张,却无法冲出那个直径十多厘米的光幕一样。

    随着丽露手中的光球形成,露露失去了灵魂般的双眼在一瞬间突然变成雪亮,不过在下一瞬间马上又暗淡下来了。

    诺雅担心地盯着丽露手中那个无论怎样看都像是攻击魔法的球体。[难道她想趁冥界兽还没出生就消灭它?]。

    冥界兽的本体是对人类最忠诚的动物,同时也是诺雅最喜欢的动物——猎犬。全身被黑色软毛所包裹,身体状如雄师。天生发黄的牙齿和爪子各有数厘米的长度。额头的白毛形成了个黑白分明的‘十’字。

    刚刚拥有知觉,虽然知道周围有危险的敌人,但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冥界兽突然张大嘴巴发出撕裂空气的咆哮。巨大的声浪震耳欲聋,好像是在告诉整座城堡的人‘今天是我的生日!’一样,霸气十足。

    “你好可爱哦!要跟姐姐回家吗?”丽露用左手的食指顶着光球,冲冥界兽押着右手,样子非常友善,好像丝毫都没有把光球随时掷出的打算。

    冥界兽望了望身后正在为自己(诺雅)疗伤的诺雅,再看了看身旁无所事事的露露,最后视线回到丽露身上。看它傻呆呆的样子,好像还搞不清楚自己的敌人在哪里。它慢慢地走到丽露身边,而丽露则配合地蹲下身子为它扫毛毛,这一景象让诺雅傻了眼。

    “它是敌人来的!”诺雅奋力地呼喊了一声,尽管还是有点走音,但本来温顺的冥界兽还是立即做出惊人之举。它一口狠狠地咬着丽露正在为自己扫毛毛的手,用力地撕咬着并发出恶狠狠的‘咕咕’声。

    可是丽露好像一点都不痛的样子,只是把白色的光球轻轻放在冥界兽身上。一经接触,立即在冥界兽身上引发一团耀眼的白光,随着电流声响起,一瞬间把房间照得像白昼一样,但在一下瞬间,房间还没重新回到黑暗,全身冒着黑烟被严重烧伤的冥界兽已经跃回诺雅身前了。

    “一点都看不出那个球有那么强的魔力啊?”终于可以恢复正常说话能力的诺雅,此刻目定口呆。

    “那叫‘魔耗炸弹’。光球本身拥有基本的意志,它能把被攻击者的魔力转化成自己的魔力,再利用这些魔力来攻击被攻击者。刚才我只是用了一成的转化率而已。虽然正负相抵也只能消耗掉两成的魔力,但如果刚才攻击的是魔法师或者魔法性魔兽的话,一成就可以把他给烧熟了,可惜可惜……”丽露。

    “听你说的好像本来还可以用再高一点的转化率啊!那你为什么不用?”诺雅。

    “因为我不想这么快玩……”还没等丽露说出个‘完’字,冥界兽那金色的瞳孔突然一收缩成一条线,一股可怕的杀气迎面吹来,把丽露红色的秀发吹得散乱。“想用杀气封住我的动作吗?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了?”说着突然感到一种像电场之类的东西锁定了自己的脸蛋,丽露立即调整自己身上的电场,伸出左手,让这股力量锁定的目标转移到自己的左手上,冥界兽猛地一咬牙,额头上的十字立即蹦出十数条白色的闪电,巨大的吸引力让这些闪电穿透空气狠狠地打在丽露伸出的左手上。

    随着一声破空巨响,丽露的左手上暴烈般蹦出一团四溅的白色能量流吹得周围灰尘飞舞。待灰尘消失后,周围空空如也,四处都已经看不到丽露的踪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