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神圣的称呼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城堡的一个小阁楼原本是两个女孩的小天地,但现在只剩下一个,而另一个——葛桌罗的女儿病了。

    在葛桌罗的女儿的闺房中。

    “依芙,现在的形势对我爸爸越来越不利了。你看怎么办?”一个女孩躺在床上虚弱地问道。

    穿着女仆服的依芙思考了一阵子,可是她想不到答案,于是她安慰道:“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我一定会找到能医好你的病的治疗师的。”

    “可是已经来过很多名治疗师了,他们都说不知道我患的是什么病。”小女孩悲哀地说道。

    “不要放弃,不可以放弃的!依贝莉亚。”依芙用双手紧紧地握着另一位女孩的双手,眼里透出不单是对好朋友深切的同情,还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是一种对美好事物的怀念。

    [妈妈,我……应该怎样做呢?]。依芙的心里想着。

    ******

    塞特城里并没有因为全城戒严而气氛紧张,好像大家都习惯了一样。

    我在平静的街道上散步,身为半个冒险者的我,当然知道每到一个城市都应该先找到落脚的地方啦!我可不想到了晚上被人当作可疑份子拘留啦!

    虽然我确实是可疑份子……

    不过现在连续走了两天而一点都不觉得累的我反而想到处走走,观光一下这个最靠近沙漠的美丽城市。

    走在用大理石砌成的宁静小道上,道路两旁并没有种任何的花草树木,取而代之的是外形别致的古典小油灯。城里的房子都是两三层结构的砖屋,狭窄的街道迂回在城市中,让每条本来不算长的街道都看不到尽头。整个城市被地基的断面切成两边,高低差距足有20米。低的那边接近沙漠,称为东塞特。高的那边接近首都,称为西塞特。听说是以前一场大地震造成的,现在都重新重建过了。

    这座城市是一个不错观光胜地,其中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站在西塞特的‘日向街’看日出了。因为这条街正好在断面的边沿,站在日向街上向东面望去。眼底是密密麻麻的小房屋,远处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阳光洒在密密麻麻红色屋顶上,闪闪发光,是一番美丽的景象。

    不过可惜现在不是早上,是旁晚了。我站在优雅的日向街上,除了能听到路人手舞足蹈的描述外,只能凭空幻想了。

    向我解说的路人走了后,我平静地眺望着远方无边无际的大沙漠,沉醉在身处异地的特殊气氛中,幻想着日出时的美丽景象。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可恶的老人打断了我的思路!

    老人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外地人,我想你还是在入黑之前离开这条街吧,最近治安好像不太好。”

    外地人?分明是地域歧视嘛!

    治安不好?这里不是正在戒严吗?

    老人家啊!就是一种喜欢大惊小怪的生物,难道说他看我的样子觉得我是那种容易被欺负的小动物吗?真是!

    本来一直望着东面挨在街道的扶手上的我回头打量着身后正在对我说话的老人家。

    嗯!看来是那种挨不了我一刀的类型,我的心也当场踏实了不少。

    回头再看了看街道,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开始整条街道就只剩下几个路人,而街道上的小油灯也被点亮了。

    看来现在的确已经不早了,居然错怪了人家的好意。怎样说,人家也是在关心我啊!我真是的!

    “谢谢伯伯的关心!那我去找旅馆了。”我说。

    “你还没有找旅馆吗?”好心的老伯伯惊讶地问。

    “嗯!是啊,因为景色太美丽了,所以忘记了找旅馆。”其实我可以用催眠术随便找个家庭住上一晚的。

    “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就先住在我家里吧。现在太晚了,一个女孩子留在街上很危险的。”好心的老伯伯。

    又是一个女孩子……

    至从来到法雅以后,老是有种在当小偷的感觉,虽然我的确不介意当小偷……

    算了,反正是陌生人一个,没必要解释吧!如果别人是喜欢‘这样的’我,那就让他继续认为我就是‘这样的’好了。

    生活,本来就是由欺骗构成的嘛!

    “谢谢你!不用了。”我转身就想着离开。

    我最怕别人对我好的,天晓得哪天会成为敌人呢?而且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不想打搅别人。

    而且说起来还是以假身份以外的假身份打搅别人呢!

    “你什么都不知道!小孩子不可以任性!”粗鲁的老伯伯突然一手捉住我,强行把我拖走。

    当然我是不会反抗的,要把一个这样的老人家杀掉实在太简单了,但是那得在他对我构成真正的威胁的时候我才会动手。如果他只是因为关心我才把我带走的话,我感谢他都来不及呢!

    任由陌生人拐走的我,来到断层下方老伯伯家里。家里很简陋,但我一点都不介意。怎么说都比我和娜娜的房间好啊!

    “别介意,地方小。这里就我和小孙女两个住。”老伯伯。

    “那你孙女的爸爸妈妈呢?”我好奇地问。

    老伯伯没有望着我,只是自顾自地摇着头。

    “伤心吗?”我问。

    “我倒没什么,最可怜的是他们的孩子啊。”老伯伯伤心地摇着头。

    “他们……是怎样……”如果我真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是不会用嘴巴来问的。不过我对跟我无关的事情倒没什么兴趣,我只是想让老伯伯说出来心里舒服一些而已。

    “被怪物吃掉了……就在一年前……日向街上……一个夜晚……”老伯伯越说越伤心。

    “所以你担心我也被吃掉吗?”我虽然不担心遇到怪物,但还是有点感动。不管对方是因为什么理由对我好的,反正对我来说,对我好的人都是‘好人’。

    老伯伯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那只怪物现在还会出现吗?”我问。

    老伯伯再次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那政府的态度呢?”我继续问。

    “哼!那个臭城主就是靠那只怪物养的!养得他像肥猪一样!”老伯伯突然涨红了脸。

    “你知道那只怪物是谁?那你为什么不……”我非常惊讶,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全世界都知道,就只有那个笨国王不知!”老伯伯很愤怒地说:“那些事都是葛桌罗那只吃人魔搞出来的。我区区一个老头,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们!”

    过了一会儿,稍微平静了一点的老伯伯向我道歉:“对……对不起……不关你的事,我不应该对你说这些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跑出来对老伯伯抱怨道:“爷爷!我饿了。”

    老伯伯抚摩着小女孩的头,说道:“小梅,叫姐姐啦!”

    “是……姐姐……”小梅。

    不管对方称呼我为什么,只要不存在侮辱,我都会想当然地接受的,这是我的生存之道。因为我希望做一个‘喜欢我的人’心中最容易‘持续喜欢’的人,即使是‘欺骗’,我也从不介意。

    但是,我最喜欢的‘姐姐’,我最尊敬的‘姐姐’,这个对我有着特殊意义的神圣称呼,居然有机会用到我自己身上。不知道这样对于我的姐姐们算不算一种亵渎呢?听起来,有点让我兴奋,但是更多的是虚幻。

    “你好,小梅。”为了配合这个神圣的称呼,我尽可能温柔地说。

    “我要去做饭了,你先坐在这里等等吧。”老伯伯指着一张残旧的凳子说道。

    我看着残旧的凳子思考了一阵子。

    虽然想给他钱,但又怕他像上次小村子那位好心的老板一样不喜欢别人施舍。

    “姐姐……你有钱吗?”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我看着小梅天真无邪的样子,愣了一下,问道:“为什么这样问?”

    “我想要一个娃娃哦!爸爸说过买给我的。可是爸爸是个大话精。爷爷说他们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他们不要小梅了。”小梅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虽然她说得含糊不清,可是难不了拥有监听能力的我。

    “好吧,姐姐买给小梅吧,小梅想要什么娃娃?”当我用自己的嘴巴对自己说出‘姐姐’时,感觉怪怪的,即兴奋又尴尬。

    “我想要可泥宝宝!”小梅的眼睛依然水汪汪,可是表情却很兴奋。

    “可泥宝宝是什么?”我不解地问。

    这个时候老伯伯从厨房走出来。

    “小梅!你怎么可以要姐姐买可泥宝宝给你。”老伯伯有点生气地说道。

    “可泥宝宝是什么?”我再次问道。

    “是一间叫‘可泥’的商店买的娃娃,做工很好,但价钱更是比天高。听说那间商店是一位资深的‘元素’法师开的,可负责做娃娃的却是一个叫可泥的女孩。”其实看得出老伯伯也很想给小梅买可泥宝宝,看来我终于找到我对于他们的利用价值了,我的心也因此安乐了一点点。

    “要多少钱?”我问了一个我根本不担心的问题。

    “最便宜的都要10个银币,可是这个孩子却看中了一个值10个金币的魔法可泥宝宝。你不用理她的。”老伯伯。

    我想起了10个金币是多少,就算自己也要数天的劳动,一个普通家庭就更加难买到了。

    等老伯伯重新走进厨房时,我蹲下身子,小声地对小梅说:“明天带姐姐去,姐姐买给你,但你不要告诉你爷爷哦!知道了吗?”

    “嗯!”小梅狠狠点了一下头。

    “如果爷爷问你,你就说是捡到的。”由于大量对自己滥用了‘姐姐’这个神圣称呼,以至我的脑袋有点变迟钝了,所以才会说出这么白痴的话来。

    “嗯!”小梅再次狠狠点了一下头。

    “对了……小梅可以再叫一声姐姐吗?”我靠近小梅更小声地说。

    “嗯!姐姐。”小梅小声地说道。

    好……好温暖!难怪我以前叫喜欢的人‘姐姐’时,都没有人拒绝我。

    “呜……你好可爱喔!”我温柔地拨弄着小梅的头发。“可……可以再叫多一次吗?最后一次!”

    “姐姐!姐姐!姐姐!”小梅大赠送。

    “呜……你好乖哦!”我高兴地拥抱着小梅。

    “姐姐?”寸步难行的小梅非常无奈。

    在这间简陋而温馨的小房子里,三人围着一张廉价的小方桌吃着不能算是美味的食物,但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第二天早上,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带着小梅出门了,而纯朴的老伯伯大概也没有考虑过一个小治疗师会拐走自己的乖孙女。

    不过现在也不算早了,至少所有营业的店铺都开门做生意了。经过几条小梅熟悉的街道,转过几个弯角,进入了一条像梦幻般的街道。明明是城市中的一部分,可是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好像走入另一个世界一样。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条街道的房屋跟其它街道的房屋有一点很微妙的差别。

    “难道是结界?”我问菲利斯。

    “的确是结界,不过是用来隔离魔力的,由惰性元素构成。”菲利斯。

    “这么说这里有隐藏着某种东西?”我。

    “不一定,这个结界是属于永恒结界。是元素门的产物,创造它的人很有可能早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菲利斯。

    进入街道后,发现这里的商店都很古怪,说的不是房子的外形,而是内涵。例如有让人恶心的蜘蛛商店,是专卖蜘蛛的;有先知之馆,帮人算命的;有古魔法物品专卖店,但里面卖的全是骗人的垃圾。

    如果说这条冷清的街道是整个城中最特别的,那么我眼前的这间可泥宝宝专买店就是这条街道中最特别的,其古典的外形跟这个城市的其它建筑好像不是同一个世纪的产物。

    透过茶色玻璃,可以看到店里到处都摆放着可爱的布娃娃。推开店门进入后,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哇!好可爱哦!我也想要一个!

    我兴奋地飞扑到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可泥宝宝处。不过由于用双手都无法抱紧,感觉不是很好。看来还是抱着小的可泥宝宝比较舒服。那种柔软,还有那种毛茸茸的感觉好像每个都各有特色。并不是所有的可泥宝宝都有软毛的,也有些是布制的。不过手感还是布制的比较软滑。当然,不是塑料带来的软滑啦!

    小梅的眼神很游离,好像在努力地寻找着某些东西。

    “怎么了?”我正不问自取地抱着别人商店里的可泥宝宝问道。

    “不见了……那只可泥宝宝不见了!”小梅直直地指着橱窗,她的眼睛湿了。

    “不用担心,老板一定还有其它存货的。”我安慰道。

    “真的?”天真的小梅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相信了,她从肚子的位置捉起衣服拭察着眼泪。

    “有人在吗?喂!喂!喂……”我到处乱叫。

    “哦……来了!”终于有人回应了,听声音是个老人家。

    过了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非常年老但却又好像很有精神的老爷爷从二楼走下来。

    “我是这里的店主,想买哪个可泥宝宝?”穿着兰色法师袍的老人说话好像不太客气,而他这种轻视的态度,也正是我最不喜欢的类型之一。

    我仍旧保持客气,指了一下橱窗的某个空位说道:“请问那里原来放的那个可泥宝宝还在吗?”

    “哦!你来晚了。”老人没有做任何的推销和挽留转头就想离开。

    “请问……难道那种可泥宝宝已经卖完了吗?”我见老人不理自己就立即追问道。

    “哼!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们从来都不做两个相同的布娃娃的。”老人站住了,但他并没有回头。

    “钱不是问题!可以给我做一只相同的吗?”我说这句话时真的爽翻了,‘钱不是问题’,这是人说的话吗?

    可是顽固的老人不受这套。

    “我们的可泥宝宝都是我们的心血,不是量产品!”老人生气了,他转过头来面向着我又继续说道:“布娃娃是用心来做出来才会有‘心’的,我不会为了钱糟蹋我们的孩子!你不觉得两个完全相同的布娃娃很可怜吗?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独一无二的!”

    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没有跟自己相同的存在。如果是我的话,固然是喜欢了。但难道他就不会理解为‘可泥宝宝会感到很孤独’吗?怎么说,也是他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而已吧?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卖东西的人对钱没兴趣,但我没有放弃。

    “但是这个小孩很喜欢你们做的可泥宝宝,你就不可以破例一次吗?”我用像野兽般饥渴的眼神盯着老人说。

    “不可以!小治疗师!你以为我会把可泥宝宝卖给不喜欢可泥宝宝的人吗?只有珍惜布娃娃的人才可以买到可泥宝宝!但我的原则是不会变的!”老人的态度非常坚决。

    就在这个时候,小梅哭了,哇哇地哭了起来,而我看到小梅的样子有点心疼。似乎老人已经对这种事情麻木了,他看都不看小梅转头就离开。

    由于以前一向都是追求‘被守护’,所以我对比自己‘无能’的小孩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也不会想要保护他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却有一种想要保护别人的感觉,大概是被‘姐姐’这个神圣称呼收买了也说不定。明显地,此刻的我,真的生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