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早就不再是朋友了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跟波尔格莱碰面然后又分开至今快4个小时了,我和哥德仍然走在下水道中。头顶上的墙角挂满了漆黑的网状沾液,而脚底下则踏在黑压压的死水上,我的小腿下半部分已经湿透了,最可恨的是这里曾经用于排放化工业污水,所以现在这里连半只普通下水道必定有的小动物都没有,只要听到一点点响声,要不就是同伴,要不是就敌人。

    经过一个又一个拐角,每一次我都心惊胆震的,我们倒不担心迷路,因为每隔一小段路就有一个通往地面的出口,只要随便转两圈就能出去的,但是‘楼上’也不一定就比这里安全啊!

    突然,哥德惊叫一声,而他的手电筒正照着一只高约2米的怪物。

    “快点把手电筒关掉!”我急忙喊道,心想,太迟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它不就是波尔格莱吗?”哥德对我说道。

    “你连青蛙都认得?佩服!佩服!”但是当我看到地面上的血迹,还有波尔格莱身后的2具人类的尸体后又紧张了起来,我对人的容貌分析能力很差,但我知道这里除了我们这20人是不会有其他人的,是哪一队的呢?看来也只会是我们要找的8人小队,难道说他们已经遇难了吗?这么说我们不就是死定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你把他们杀掉的吗?”我晃动着左右摇摆不定的手提锯片问道。

    其实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就凭我和哥德两人,它冲过来我们就必死无疑。

    “不是,你们的人正在跟我的同类在里面战斗,要去帮忙吗?”波尔格莱问。

    “那为什么你要帮我们?”我问。

    “帮你们?我只是想你们快点死够10个人而已。”波尔格莱说。

    跟着波尔格莱,我和哥德来到了下水道中的一个比较空阔的地方。这里横七竖八地躺着4具人类的尸体,除了我们就只剩下一个人还在为自己的生命搏斗了。

    “莱姆!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哥德一眼就认出了自己人,一边问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试图赶开那只难缠的大青蛙,而那只大青蛙也拼命地挥舞着自己手里的锯片。

    “我们被它引到这里来了!”莱姆说。

    “为什么会死了那么多人?”我也加入到其中了,现在是三对一。

    “刚才有两只!我们被它们冲散了。”莱姆说。

    “现在也是两只啊!幸运好有一只是不会动的。”哥德边打边说。

    “混蛋!过来帮忙啊!”那只被我们围着的大青蛙对波尔格莱喊道。

    可是波尔格莱却笑着说:“你再多杀两个人我就不用死了!继续为我的生命努力吧!我会在精神上支持你的。”

    “混蛋!混蛋!”那只大青蛙已经很疲倦了,而它的身上在我们来到之前也受了不少的伤。

    它一定经历了不少苦战,我想,我和哥德寻找同伴的时候很幸运地逃过了一场生死大混战。

    当那只过劳的大青蛙逃跑的时候,我们三个中谁也没有阻止它,反而诚恳地目送它的离去。

    我们三人挨着背包靠在肮脏的墙壁上,一边聊天,一边打着手电筒到处乱照。在我们的背包里,用来替换的电源比食物还多。在我们身边躺着的是我们同伴的尸体,说不吓人那是假的,但说到感情倒没什么感觉,反正我们才刚认识不久。而在我们周围走来走去的是我们的敌人,那只叫波尔格莱的大青蛙。

    “它一定是想和另一只会‘动’的蛙人会合了。”莱姆说。

    “吓!另一只还没死吗?可是我们这边却至少死了8个人!”哥德惊叫道,由刚才波尔格莱的话可以得知,在某个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一定还有2具人类的尸体,而此刻,我也感到有点绝望了。

    干脆投降吧!那些青蛙只是想取得自由,也许它们会放过我们也说不定。

    我……为什么要来呢?这种危险的地方……

    “没办法啊!我们原本的6个人在小休的时候被干掉了2个,后来跟你们队过来的4人合并后,就一直追到下水道来了,可不但没有碰上负责下水道的那个小队,反而碰上了另一只青蛙,比刚才那只残暴多了。”莱姆说。

    “那还有三个人呢?”我问。

    “也许死了,也许还被那只残暴的青蛙追着跑。”莱姆说。

    休息了一会儿后,我们让那只‘没有危险’的大青蛙走在最前面,然后我们三个人跟在后面交谈着。怎么说,碰到多一个活人,而且还是一个求生意志异常顽强的活人,我的心也平静地少许,而看得见的敌人也被看不见的少了几分悬念。

    在远处,死寂的拐角后面,我们听到了嘴嚼食物的声音,波尔格莱的脸上出现了笑意,而我们则面露难色,这样表示至少又少了一名同伴。

    我们虽然害怕,但还是跟着声音向前走着,隧道非常地阴暗,莱姆负责照着大前方,哥德垫后,而我则有时照照左有时照照右的。

    三个人都扛着长锯片小心翼翼地移动着,而最前方的波尔格莱此刻则在悠闲地哼着小调:“还差一个,不!或许我已经自由了,我可以回到大海了。好高兴哦!到时你们要来我家玩吗?如果你们还能有命离开这里的话。”波尔格莱回头向我们看过来。

    那家伙居然是住在大海中的,不是吧!

    “你就不担心你的同类要你的命吗?像你这样的混蛋!我最看不起了!”莱姆恶狠狠地说。

    “我们是不会杀同类的,也只有你们这样的‘高等生物’才会干这种事。”波尔格莱这次头也没回地说。

    不过,很快有了戏剧性的变化,当波尔格莱欢天喜地走到拐角处时,它呕吐了,吐得一地都是,而当我们也不解地到达拐角时,莱姆则愤怒了:“你们这群畜生居然躲在这里吃青蛙肉!你们知道我们差点死掉吗?”

    “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来,这块给你,这个部位啊!生吃好像也挺不错的。”这位大哥说着的时候,周围近10人都用鄙视的目光望着他,因为人人都吃熟的青蛙肉,只有他一个在吃生的青蛙脑袋。

    “是谁干的?难道你们队中有高手照?”哥德问。

    “是罗洛,一个人就杀了两个蛙人。他是我们的大英雄!”有人指着一个站在墙角,看起来很委琐,头发盖过眼睛的男孩说道。

    罗洛?是他吗……

    “喂!就是那只赌命的青蛙吗?我们赢了,拦住它,别让它给跑了!”不知道是谁说的话。

    “我没有输!我还没有输!我要回大海!我要回大海!”波尔格莱手持着锯片突然向我扑来。

    我很害怕,我手中那柔软的锯片在它的来势汹汹之下显得比原来更软弱。大家都胜利了,而我却要在最后一刻死掉吗?我不甘心,可是我赢不了它。

    刚才莱姆在跟青蛙搏斗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因为那只青蛙不仅受了伤非常虚弱,而且它只是抵抗,即使他想把我们杀掉,但它瞪着的却不是我,而是我身边的莱姆。可现在却不一样了,我身边2米半径范围内没有任何人,直直地向我冲来的波尔格莱用明语告诉我,它要把我杀掉,否则它就得死。

    我没有闭上眼睛等待死亡,即使是死,我也要挣着眼睛看清楚杀我的是谁,因为我要咀咒它。可是我却没有死,在它接近我的一瞬间,我双手紧握着锯片尽力抵挡着它横劈的冲击。而此刻,紧跟在它背后的一个身影突然扑上它的身上,用长锯片硬生生地把它的头颅割下来。

    随着它的头颅落到地上,我的心还是不能平服。

    “为什么要救我?”当时我坐倒在地上,张开嘴巴就只能冒出这句话。

    即使我死了,也只是第九具尸体而已啊!赌局还没有结束。

    “即使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还是会把它杀掉的,只因为我喜欢杀戮。”跟我一样穿着白色衬衫的罗洛看了看刚才那只青蛙的呕吐物,然后转过头来望着我说道:“你死掉的话,你的尸体一定会很臭的。”

    “可是我们早就不再是朋友了啊!”我说。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而我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甚至比你自己更了解你。如果你死掉的话,那在我脑海中所有关于你的东西都会变得没有意义,那个叫做浪费时间。”罗洛说。

    “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费时间?”我爬起来问。

    罗洛走到我身边用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声音对我说:“是的,如果你被我以外的人杀掉的话,我会这样理解。”

    “你想杀我?”我问。

    “是的,就跟你一样,我不喜欢这个世界有人太了解我,但不是现在。”扛着锯片的罗洛腾出一只手抚摩着我的脸说。

    “开学的时候吗?”我眨着眼睛问。

    “不,我不想跟你读同一所学校,因为现在把你杀掉实在太简单了。等到你跟我变成同一类人的时候,那就是你的死期了,不过也许是我的死期也说不定。”罗洛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我呆呆站在原处望着他的身影。

    他变了,而我也变了。

    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以前我所喜欢的他不是现在的那个他,而以前他所喜欢的我也不是现在的那个我。真可惜,我们都变了,而且是同时间地向着对方讨厌的方向变的。

    “诺雅,你认识他吗?那个高手。”哥德问我。

    “是啊!曾经认识。”我说。

    “绝交了?其实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你都应该找回他的,因为他救了你,那就证明他还重视你啊!”哥德根本一点都不了解我们早已恶化到极点的关系。

    “不说这个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准冒险者了,高兴一点吧!”我强装出高兴地说,而哥德看起来有点伤心。

    “怎么了?”我问。

    “虽然是赌命,但毕竟刚才还在跟我们对话的说,是高等生物啊!我们怎么可以吃它们的肉?”哥德望着那些还在吃东西的人说,而我则非常不解他们是从哪里找来餐具的。

    “那哥德是想把它们的遗体送回大海吗?虽然我是不喜欢吃青蛙,但是这样也只会便宜了那些鲨鱼而已啊!”我说。

    “但至少也应该把他们埋藏起来的……我认为!”哥德说。

    “可是我们现在就已经在地底下了啊!如果你可以说服得了他们的话。”我指着那些死里逃生非常高兴的‘新同学们’说道。

    对!大家都死里逃生,那些青蛙也不过是在接受失败者的下场而已。如果死的是我们,你想那些青蛙会把我们带回城市吗?它们不把我们送到大海里炫耀就已经很不错了。

    开学礼的时候,我果然没有看到罗洛,应该说,至那天他救了我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了。

    从记忆中抽身出来,我在想着,到底现在的我是不是已经跟罗洛成为了同一类人呢?因为喜欢杀戮而杀戮?

    因为在一起会想起以前的对方,所以会难过……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吗?

    那么难道罗洛早就知道我会变成现在的我吗?明明就连我自己都预料不到的改变啊!

    他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把我杀掉吗?

    幸好,他不是我们学校的,所以没有成为访问者,我不会在这里遇上他,如果我有命回去的话,到时应该就是他的死期了吧?

    早晨,天天渐渐亮了,随着一个清脆而悦耳的响声,我呆呆地望着树下。

    我……我……我的花瓶……

    明天真的不用睡了。

    为了解决无法解决的睡眠问题,在菲利斯的帮助下,我和菲利斯两个独立系统之间增加了一个非独立系统。

    这个傀儡系统可以用来取替我的。

    因为我担心拥有感情的傀儡永远都只能够做自己的影子,这样活着太可怜了。所以傀儡没有被赋予感情,只会执行基本指令而已。当它遇到危险时,会迅速做出适当的反应,然后把身体的控制权交还给我。

    就这样,我的身体在‘治疗术’的作用下不眠不休地进行赶路。仅仅用了两天就到达边境城市塞特城了。不过看来王国的骑兵还是比我快了一步,毕竟人家有6条腿嘛!虽然有2条放在马上面是不会动的。

    很明显,这个城已经戒严了,不过进城还是比较容易的,就怕出城难。

    ※※※

    其实诺雅并不知道塞特城一直都是处于戒严状态的。就是至从大富豪葛桌罗搬到这座城以后,闹起了吃人魔事件。虽然这件事已经存在了整整一年,很多人都怀疑吃人魔事件是葛桌罗搞的鬼。但一向跟葛桌罗交情甚好的城主不相信葛桌罗这位绅士就是吃人魔。所以在城主的努力下,外面很少人知道这件事。

    事实上人们怀疑葛桌罗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葛桌罗之所以会搬到塞特城,是因为他看中了城外一座荒废了数十年的古堡。而这座古堡在十年前也曾经闹过吃人魔事件。不过更重要的是所有被撕咬得体无完肤的人都是葛桌罗在商业上的劲敌。

    而大富豪葛桌罗对此的回应是他根本就从来都没有把那些被杀的人当作劲敌来看待。他说他认为商人的战场不应该被转移,他之所以会买那座古堡完全是出于个人兴趣。不过当然谁也不相信,可是却没有人找到证据。

    在幽静的古堡里,大富豪葛桌罗正在跟自己的管家交谈。

    “老爷,最近一个星期我们又反现了两具尸骨。一男一女,但这次跟往常不同。”管家的神色平淡。

    “你是说他们的尸骨被丢弃在我们的中央花园中吗?”葛桌罗冷冷地说道。

    “不,我说的是……我们刚好有两名佣人失踪了。也是一男一女,听下面的人说他们是一对情侣。而且那个女的就是上次……被你骂过的那位。”管家吞了吞口水。

    “哦?我的对手都死光了,所以它想转移目标吗?”葛桌罗冷笑道。

    “老爷,现在你的佣人都忧心重重。他们很多都说不想干了。”管家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他的雇主。

    “呵呵,他们是在担心有钱没命享吗?还是说……你的意思是……你也不想再留在我身边吗?”葛桌罗冷冷地瞄了管家一眼,用缓慢低沉的声音说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管家感觉到葛桌罗冰冷的视线,全身猛然地一震。

    “看来我已经被它逼到尽头了呢!它想把我赶入绝路吗?那它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杀掉呢?难道……”葛桌罗走到窗前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它不久后就会露面了。我真正的对手……在我身败名裂之后。”

    尽管听到他那番感慨万分的话,但葛桌罗这一年里所换的第三名管家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了,即使不向他的顾主要半个铜币。

    以前还没进来当管家前,倒是不知道详细的。但现在听其他下人说前两名管家都失踪了。其中第一名管家做得最长,他做了足足大半年,因为无法忍受舆论压力决定离开。就在发工钱前突然失踪了。而另一名则是被葛桌罗骂完当晚就失踪的。很多下人都想离开,但是又怕顾主杀人灭口,所以都只能在底下传来传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