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决斗

作者:梦醒时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暗影法师最新章节!

    很快,我就找到了两把放血用的蛇形匕首。还趁另外两人不注意时把一把精巧的小刀放进衣服里,准备不时之需。走上擂台时,我是最后一个。虽然大家都在等我,但是,他们的注意力明显不在我的身上。我远远地瞧了哥德一眼以确定他的位置,然后回过头来就目光呆滞地往沙特的方向靠近。我的步子跨度很小而且很均匀,我希望让沙特认为我只是抱着对他的戒备心向擂台靠拢。

    距离正一步一步地缩短,在缓慢的靠近过程中,我以猫科动物接近猎物的弧度走法,一方面尽量跟哥特拉开距离,而另一方面又不能让沙特过于警惕。此刻,我心境十分平和。很快,我就不露声色地进入到沙特的安全距离之内了。在沙特的警戒心作用下,他也开始注意到我的异动。不过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于是我停下步伐,回头又望向罗万。

    此刻,他们两人似乎正在等待‘裁判’进场。但从黑暗骑士之前的态度看来,我知道公证的裁判大人不会介意在决斗开始之前已经有选手退场的。

    只在一瞬间,我就下定了决心。我用手臂擦了一下眼角的淤血,由静止开始刚跨出两步,我沉重的步伐马上引起了我正前方沙特的戒备目光,不过一切已经太迟了。我的速度还没有到达顶峰,我的左臂就已经可以扣到他的剑柄了。我狠狠地撞到他身上,从未经受过剑术训练的他本能地用握剑的手臂进行反抗,可是忘记了自己正拿着剑。当他跌倒在地时我顺着自己的跌势准确地向他的心窝送出一刀。这一刀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只是靠着冲击力送入了刀尖的一小部分却被他的心脏完全地吸入。当我把他按倒地上时,尽管他的手脚还在不停地抽搐,但无需转动蛇形匕首,我已经知道他的生命结束了。

    没有再理会地上的尸体,站起来后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在哥德身上,刚刚还平静的心情现在才开始紧张,心跳得越来越快。我没有把匕首循环再用的打算,因为我没有勇气当着哥德的面拔出来。不知道哥德此刻怎样看我呢?望着他看似迷惑的眼神不再亲切,我的脑袋突然想海绵般失去了思考能力。

    沙特胸口的鲜血慢慢把布满黑色淤泥的衣服染红,死气沉沉的黑色慢慢被新来的鲜红吞噬而变得浑浊。在冰冷的空气中我能隐约感觉到血腥,身上的伤口早已变得麻木。

    哥德没有动,而我,也没有动。他是在等待我进攻吗?还是,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了呢?

    不会!

    只要我一接近他,他就会马上把我杀掉的。

    太累了,我的集中力不能保持太久。现在应该进攻吗?

    心跳,真是讨厌!什么时候才能给我慢下来呢?

    我努力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态,但是没有成功。刚刚杀了一个人。一分钟之前,他还是一个会说话会走会动的人。一分钟之后,我也会变成这样吗?

    如果我死了,我的好朋友可以活着。

    我的好朋友死了,我就可以活着。

    不管是那一边都对我有利,只是……我真的不想死……

    而他,也一样。

    没有什么好去在意的。如果我死了想多了也没用。如果我不用死,那……以后再去想好了。

    好了!接下还要决斗呢!

    只要拉近距离,以他的力量不可能一剑把我砍死的。长剑进行突刺很困难,只要避过他的剑锋就基本安全了,必要时牺牲一条左手也是可以接受的事。

    对!根本就没有后顾之忧!只要他死了,不管我受的伤害有多大。进行灵魂封印后,我都不会死的。只要能活着就行了,痛楚根本就从来没有重要过。因为噩梦很快便会过去。前提是胜利者必须是我!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渐渐变得轻松。虽然心跳还是难以平复,但已经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

    作为最后一刻,我试着用我最温柔的笑容平静地对我的好朋友哥德说道:“我很高兴能认识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再见了,我的好朋友。如果我是那个能继续活下去的幸运儿,我一定会记住你的,直到我所能看到的永远。”

    “我也是。永别了,我的好朋友……”哥德也回给我一个微笑。

    我的心,暖暖的。

    不过我知道,在下一刻,它将再次冷却。

    哥德因为担心我才陪我来的,但是现在说什么,我都要把他杀掉。不管赢的是谁,我不想侮辱我们之间的友谊。于是,我从身上掏出藏起来的小刀,随便地扔在地上。用右手紧握另一把匕首,但是此时指甲已没有陷入手掌中了。

    好了!这次又是我负责进攻,而我的唯一目的是杀掉对方,在完成这个目标之前,我不妄想能全身而退。我以从不曾出现过的轻盈的步伐冲向哥德,而哥德则双手持剑正对着我。在接近他的过程中,我右手反握蛇形匕首。虽然不习惯,但我知道那对刺杀很有利。当我冲到足够近的距离时,哥德突然踏前一步向着我一剑砍来,但是力度还远远不足以把人的身体撕开。我本能地用左手一挡,随着骨头传来轻微的震动,我知道自己的手折了。不过我并没有理会,因为在下一秒钟,他的心脏就已经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刀口上了。而我知道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手中的利刃送入好朋友温暖的怀中。

    短暂的混乱加上不可避免的痛楚,我无法准确命中自己的目标。蛇形匕首的确深深地陷入了哥德的怀里,但不是要害。视觉非常模糊,以至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把的匕首刺到什么位置了。我只是知道,他,必须尽快死!随着他面目狰狞地挣扎,我也紧张地转动匕首,手臂传来巨大的痛楚,感觉渐渐变得朦胧。一股黑暗袭来,我已经感觉不到痛楚了,甚至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事物。

    过了好几分钟,当我再次恢复了视力时,我的好朋友已经变成一具尸体。我呆呆地望着他,感觉竟然可以如此地陌生。我曾经所依赖着的,让我感到温暖和安全的,此刻,却是冰冷的,我眼泪混合着鲜血不停地流下。

    “对不起……这是我唯一能对你说的。再见了,我一生的好朋友。”

    我刚想站起来,随着感知慢慢恢复,一个巨大的痛楚突然传入我的脑海。黑暗再次袭来,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晕过去了。为了不至于昏迷后压着哥德的身躯,我以我仅余的意识稍稍地移动了一点位置,然后就静静地躺下。

    过了不知道多久,当我再次恢复意识张开眼睛想要坐起来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一看到自己的左手就觉得心酸。左手的前半部分严重骨折了,白森森的骨头甚至裸露在空气中。

    虽然现在的痛楚减少了,但心里的痛才刚刚开始。

    决斗的时候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认真地想过,一个可以被我依赖的人啊!现在却死在我手上了。在这个世界上究竟还有什么东西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就算现在对我再怎样重要的东西,在将来的下一瞬间也可能变得不再重要,甚至变成我不得不去消灭的东西。

    首先是自己跳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然后失去自己唯一熟悉的东西,实际跟幻想实在差距得太大了。现在我所能感到的,只有无助而已。

    我跪坐在地上,环顾四周,罗万已经不在了,而这里也不是竞技场。

    手,好痛!不过**的痛楚远远不能跟哥德那崇高的生命相提并论。

    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到比他更好的朋友呢?

    比他更好?

    我刚刚才说过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呢!

    把痛苦的事全都记住不是很辛苦吗?

    不过如果我把他忘掉了的话,他,不是会更加可怜吗?

    怎样说呢?为了让我自己活下去,我已经夺走了他最宝贵的东西了,所以说什么我都不能把他忘掉的。记住痛苦的事虽然难受,但是却比记住快乐的事更有意义。

    我现在到底在哪里呢?看来我被人移动过。伤口,也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可能还没有见到那位死神,我现在就得暴尸荒野了呢!

    血,流过了。

    泪,也流过了。

    再不喝水的话,我可能会再次倒下。

    肚子好饿哦!

    由于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吃东西了。我下意识地伸手往腰间摸去,但是却什么也没摸到。

    咦!我的包包呢?

    可能是决斗以前弄丢的,也可能是刚才被搬运的时候弄丢的,不过反正都不重要了。

    周围很空旷,我想,我应该正处于一条巨大的隧道中。问题是现在没有向导。究竟应该往哪边走呢?只有两条路,当然,最好是只走一次就中。不过我也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不太好啦!

    就在这个我最需要别人关心的时候,一个神秘的声音响起了。

    “访问者啊!我会引领您到碎羽那里的。”

    咦?这次又是谁呀?不过听她温柔的声音,也许是个好人!好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也有好人?刚才罗万的男高音难道还不够好听么?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东张西望。可是,半个人影没看到。不!应该说连有个轮廓的东西都没有发现到。

    “你是谁?”我不知道声音的来源,所以只好很不礼貌地对着墙壁问。

    “我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神秘的年轻女声在我左边不远处响起。

    “那我应该怎样称呼你呀?”我一边问一边跟着声音走着。

    “您没有称呼我的必要。不过您喜欢的话,可以给予我一个名字。”神秘的声音。

    “你没有身体吗?”我问。

    “是的,正如您所见。不过您喜欢的话,可以给予我一个身体。”神秘的声音。

    “我没有能力给你身体,不过名字我倒可以给你想一个的。你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但又确实存在,叫‘虚空’好不好?”我想,可能因为太饥饿的缘故,我开始语无伦次了。

    “好的,实际上我以前的主人也是这样称呼我的。”神秘的声音。

    “那你为什么说你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呢?”看来我又被人玩了。

    “因为唯一会这样称呼我的主人已经死了,这个名字已经没有它存在的意义了。”虚空:“到了。”

    还没等我再次开口,我们的对话就结束了。我真是个笨蛋!早知道这么近就直接询问一些有用的情报啦!在这种生死不明的情况下,居然有闲情跟导游小姐说那么多废话。要是遇到那个碎羽,都不知道等下会不会被碎了。有个这么善良的导游小姐,我都不懂得珍惜,真是浪费啊!

    刚刚有点激动,马上感觉到由手臂传来的痛楚。

    巨大而空旷的隧道尽头,悬挂着无数漆黑的枷锁。由远处看去,一条一条像细线般的锁链由悬浮的中心向四周扩散,而中心的位置好像捆绑着某些东西。我一刻都不敢放松,小心翼翼地往前走。随着中心的位置越来越近,现在可以模糊地看到被捆绑的东西是什么了。

    是一个女人!我心中一寒。之前虽然想过碎羽很可能跟罗万一副德行,但现在看来是我低估它了。看来它的嗜好真有营养呢!

    我用柔弱的目光四处张望。除了头顶那具可能早已变成干尸的女人和捆绑住她的锁链外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由于周围实在太空旷,光线也实在弱得可以。墙角的位置很多都看不清楚。

    它该不会突然跳出来吓我吧?

    虽然我也知道越是集中精神警惕,所受到的惊吓越大,但是我可以分神吗?

    过了许久,那位死神始终没有出现。

    我的肚子好饿哦!来了这个世界这么久,好像还没见过可以放得进嘴里的东西呢!对于肚子的绞痛,看来手臂上那个恐怖的伤口只是小儿科而已。如果再这样下去,尸肉我都不放过了。难道死神不出现,是因为等着看我表演吃尸秀?

    想到这里,我用尽仅余下的体力松开了女尸四周一部份的锁链把那具女尸放下来。

    在相当近的距离,我才发现,女尸的确是非常苍白。但是她并不是干尸,或许可以说是保存得很好吧!脸形很漂亮,而且拥有着魔鬼般的身材。一头像烈火般的过腰长发,但是现在所能感觉到的只有冰冷。

    还没等我作出其它动作,苍白女尸那美丽的脸孔上,血红的双眼突然张开,吓得我整个人呆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