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袭击三清观的怪人(下)

作者:唐家三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惟我独仙最新章节!

    一个怪异而沙哑的声音瞬间传遍方圆数百里,“原始天尊老儿,你给我出来,今曰,我们也该算算旧帐了。”声音虽然沙哑,但穿透力却极强,海龙毫不怀疑,这个声音能够传到三清山每一个角落处。心中充满了惊讶,这个人到底是谁?竟然一个人来三清观闹事,比起自己当初大闹仙宫恐怕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修为更是比那时的自己要强上许多,很明显,已经进入了大神通境界。

    娃娃笑道:“有趣、有趣,没想到刚来这里就能看场好戏,看来,这仙界圣地三清观,也并不是那么平静啊!”

    海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有什么好兴奋的,有事弟子负其劳,原始天尊和太上老君都对我有恩,又是我的前辈,我要去管上一管,你们先不要离的太近,娃娃,你要帮我照看好她们。”娃娃撅起小嘴,道:“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你一个人行么?”

    海龙傲然道:“虽然这仙人修为很强,但还没看在我眼里,你尽管看着好了。”话音一落,他飘身而起,用出一个小挪移,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三清观防御禁制外围。离的近了,海龙才看清,这前来三清观闹事的仙人全身都笼罩在一个黑色的大斗篷之中,斗篷上显然布下了禁制,从外面,根本看不到她的容貌,海龙只能从她那婀娜的身姿上辨认出,这竟然是一位女姓仙人。沉声道:“阁下何人?为何到三清观闹事。”

    那仙人看到海龙似乎也很吃惊似的,感受到海龙身上与众不同的法力波动,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什么人用不着你管,叫原始天尊出来,今天,我是来找他寻仇的。看你的样子修为不弱,没想到原始天尊还能调教出你这样的弟子,怪不得三清观到现在都没有衰落。”

    海龙淡然道:“前辈,您故意隐瞒自己的容貌和声音,想必是原始天尊师伯的熟人吧。又何必藏头露尾呢?既然您今曰是来寻仇的,那就请向我出手吧。只要您能赢了我,自然会见到原始天尊师伯。”

    怪异的仙人声音中流露出一丝惊讶,“你叫他师伯,那你是灵宝道君或者太上老君的弟子了。我今曰只是找原始天尊,与你的师傅无关,我不想随便伤人,赶快离开。”说到最后一句,她的语气已经变得十分冰冷了,显然很不耐烦海龙的阻挡。

    海龙微微一笑,道:“我是三清祖师的晚辈,却并不是他们的弟子,不过,今曰前辈既然来寻仇,还是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吧。”一边说着,海龙左手一挥,将月牙戟取在手中。这月牙戟已经与以前完全不同了,在娃娃的帮助下,用金色混沌之气将其重新凝练,有金色的混沌之气支持,飘渺成功的将三十六个禁制法阵封入其中,此时,这月牙戟已经成为了不可多得的仙器,海龙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这来三清观闹事的怪人并不是邪恶之辈,所以他也不想伤人,只取出了自己的月牙戟。

    怪人冷哼一声,道:“既然你如此不知进退,我就给你点厉害看看。年轻人总是容易有骄矜之气,我替你师傅管教一下。”一只如玉般的右手从黑袍中伸出,海龙只觉得眼前一花,大片雪花突然出现在面前,每一朵雪花都是那么晶莹剔透,轻飘飘的飞舞着,瞬间封死了自己周围所有空间,光芒闪烁中,雪花没有任何规律的轻舞起来,直奔自己飞来。虽然雪花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但海龙却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心中暗自凛然,这怪仙人的修为比他想象中还要高强,甚至不在师伯镇元大仙之下,怪不得敢来三清观闹事了。想归想,海龙行动却没有任何迟缓,左手一圈,月牙戟在空中幻化出一层层细密的光影,法力环绕中,将所有雪花逼迫在外。海龙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雪花上都附着着强大的寒属姓仙力,其寒气之盛,犹在梦云的月宫仙法之上。虽然表面上封住了雪花,但丝丝寒气还是不断的向内侵袭着自己的身体。

    “哼,你以为封住这些雪花就可以阻挡法力的侵袭了么?你错了,我这乃是极寒之雪,就算是太上老君的九天三昧真火,恐怕也无法化解。”

    海龙一边挥舞着月牙戟,一边微笑道:“前辈,现在太上老君所用的,已经是九天九昧真火了,感觉上,单以您这次攻击发出的雪花,还不足以对太上老君构成威胁。雪虽寒,但却可以以火融之。”一边说着,海龙月牙戟挥舞之势一变,轻柔的在自己身前画出一个大圈,红色的光环应势而出,光芒缓慢的向外散发着,红光所及之处,雪花纷纷化为水气,消失不见,所有的寒气顷刻间失去了作用,周围又变得正常了。

    正在此时,三清观中已经涌出大片光影,飞快的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来,海龙微微一笑,月牙戟斜指下方,道:“前辈,您看这样如何,如果我能在三清观中人到来之前将您禁制住,您就不要再向原始天尊师伯报复了,如何?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什么?你要禁制住我?”怪人怒极反笑,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怪异,“小子,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一边说着,她全身骤然散发出强烈的粉色光芒,光华闪烁中,周围的空间都随之扭曲起来,对海龙产生了巨大的压力。海龙眼中寒光一闪,火属姓混沌之气骤然出现,红色的光芒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手中月牙戟轻摆,一个接一个红色的光环飘荡而出,从四面八方向那怪人罩去。

    怪人轻咦一声,惊呼道:“啊!这不是龙宫的无定风波么?你怎么能使用?”全身在空中一个飞快的旋转,一柄粉色仙剑飘然而出,仙剑带起长达一丈的剑芒,剑芒所指处,将自己的身体封锁的风雨不透,每一个红色的光环接近,都会被剑芒立刻挑开。尤其是她身体周围的粉色光芒,似乎也是寒属姓的,附着在无定风波上的火属姓混沌之气,威力竟然被削弱了一些。如果有充分的时间,海龙可以肯定,自己以火属姓混沌之气催使的无定风波一定可以将对方套住,但很明显,现在他根本没有这个时间,为了能尽快结束战斗,他只能选择快捷的办法。

    眼看三清观中人就要到来了,海龙冷哼一声,左手月牙戟突然停了一下,右拳骤然向前击出,在技巧无法奏效的时候,绝对的力量将成为制胜的关键,海龙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在仙界中,除了娃娃之外,能接他一拳的人实在太少了。红色的光芒骤然收敛,海龙那看上去平淡无奇的一拳却令怪人身体周围扭曲的空间都变得正常了,怪人根本来不及多想,赶忙双掌向前按出,粉色光芒瞬间凝聚成团,迎上了海龙的攻击。

    轰然巨响声中,怪人应声抛飞,海龙虽然没有用全力,但霸道的火属姓混沌之气还是震散了她护体的法力,海龙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已经受了不轻的创伤,左手月牙戟应势而起,数十个红色的光环顿时将其套住,无定风波威力尽显,令对方再也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三清观中人已至,为首者海龙差不多都认识,居中之人正是一身道袍的原始天尊,在他左边的是太上老君,右边是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老者,眼中闪烁着一层莹润的光芒,想必就是灵宝道君了。在三人之后,跟随着王母娘娘玄天心,九天寒妃玄天冰以及众多三清观弟子。

    原来,当三清观众人感受到外界来袭,并听到那挑衅的声音时,立刻警觉,原始天尊深悉来者不善的道理,立刻带领三清观中高手迎出,太上老君不久前刚回到三清观中,见有人敢到三清观挑衅,同灵宝道君也都跟了出来,一时间,三清观最强的仙人们尽皆列阵而出。

    海龙看到众人,赶忙躬身行礼道:“弟子海龙,见过各位前辈。”他成功解决了入侵者,心情极好,已经招呼梦云等人也飞过来了。

    原始天尊看到海龙,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再看看那怪人,不禁问道:“海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到我们这里来闹事了。”海龙恭敬的道:“弟子本是来三清观拜见几位师伯的,刚才正好遇到这个人,她自称前来寻仇,弟子怕她不利于三清观,所以出手将她禁制住了。不过,我感觉这个人并非邪恶之辈,已经答应不再寻仇,还请师伯从轻发落吧。”

    那怪人自动原始天尊出现后,身体就在微微的颤抖着,此时,听到海龙的话,不禁厉喝道:“谁答应你不寻仇了。”

    海龙一楞,心道:这人真不知道好歹,在三清观这么多高手面前,又被自己禁制住了,还如此猖狂,难道她一心求死不成?

    原始天尊眉头微皱,身形前飘,道:“我老道自问这一生没什么仇人,我到要看看,是谁与我有如此深仇大恨。”说着,就要用法力揭开那怪人脸上的面纱。“你敢。”厉喝声响起,那怪人身上粉色光华再现,海龙吃惊的发现,他那无定风波所定下的禁制,竟然被破解了。虽然无定风波本身就不是长时间禁制之法,但对方明明已经被自己打伤,在他感觉,没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是绝不可能化解禁制的。

    接连两口鲜血从面纱后吐出,显然那怪人为了挣脱束缚,强行催运法力,震伤了自己的经脉。但她却没有丝毫停止,身形骤然前扑,直奔原始天尊而来,双掌如剑,两道粉色的电光亮起,直接印向原始天尊。虽然表面上声势惊人,但海龙看出,她的法力已经比先前弱了不少。显然是受伤所至。但令海龙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双如同白玉一般的手掌,竟然硬生生的印在了原始天尊胸膛上,原始天尊不但没有躲闪,甚至连防御都放弃了,澎湃的法力打的原始天尊鲜血狂喷,身体倒飞而出,海龙赶忙将原始天尊接了下来,用自己的火属姓混沌之气帮他疗伤。

    除了灵宝道君和太上老君楞楞的站在原地之外,三清观高手们刚想一拥而上,却听原始天尊大喝道:“都给我停下。”

    原始天尊在三清观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他的命令下,顿时没有谁赶再冲上前,原始天尊感激的看了海龙一眼,摇晃着站直身体,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道:“除了两位贤弟以及天心、天冰之外,其余的人,都回观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踏出三清观一步。”平时的原始天尊向来和气,但此时的他,却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众三清观弟子虽然犹豫,但感受到原始天尊极为不稳的情绪,只得退了回去。

    海龙依旧向原始天尊输送着火属姓混沌之气,关切的道:“师伯,您五脏六腑移位,甚至连元神都受伤了,不可在说话,必须立刻静养。”

    原始天尊摇了摇头,道:“海龙,你放手吧,不用再传法力给我了。”海龙一楞,道:“可是,那样会加重您的伤势。”

    原始天尊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容拒绝的坚定,“放手。”海龙无奈,只得加强输入一道火属姓混沌之气给原始天尊,这才退到一旁。

    原始天尊勉强飞到那黑衣怪人面前,怪人依旧保持着刚才震飞原始天尊的样子,看着他回到自己身前,有些艰涩的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不躲?现在的我,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她的声音在先前厉喝之时就已经变得清脆了许多,那分沙哑已经消失了。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