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梦云,我来了(上)

作者:唐家三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惟我独仙最新章节!

    即使是当初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树在这玉露的滋润下都能仙根重生,又何况这些较为普通的植物呢?在三位菩萨普度的佛法中,被海龙和那吒破坏的木星坪重新焕发了青春,地面恢复平坦,一株株春意盎然的仙草破土而出,只是一会儿的工夫,所有的一切就已经恢复了正常。绿色的木星坪又恢复了平静的美态,瀑布水流激荡,水花四溅中散发出叮冬声响。

    处于修炼状态中的海龙始终无法平静,脑海中,不断闪烁着一个又一个令他牵肠挂肚的靓影。最后,影象停止在一个冰冷的面庞上,那冷傲的气质深深的牵动着他的心。仿佛又回到了妖界,仿佛又看到了那光影闪烁的“情丝”,下意识的,海龙睁开双眼,他没有去看木星坪,似乎并没有发觉其上的变化似的,仰头望向头顶那白色的光云,他淡淡的道:“我要继续了。”话音一落,背后双翼展开,用力向下一拍,身形已化虚影,眨眼间升入了更高的天空。该面对的,早晚还是要面对的。

    初一踏上金星坪,海龙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寒冷,这是一片白雪的世界,整个金星坪都笼罩在一片雪雾之中。风轻吹,刮起一些细微的雪片打在海龙护体的混沌之气上瞬间融化了。不知道为什么,海龙心中似乎有些不舍得毁灭这些雪片似的。

    轻叹一声,站直身体,海龙看着眼前迷蒙的雪雾,低声道:“梦云,我来了。”

    仿佛听到他的呼喊一般,身前的雪舞突然向两旁散开,露出一条长长的甬道,海龙深吸口气,将自己的龙翔天极神铠收回体内,注视着面前分散的寒气,在寒气尽头,一个窈窕而模糊的身影出现,似乎所有的冰冷都是她发出来似的,在雪舞的笼罩中,她就如同雪中仙子一般,充满了神秘的美感。

    海龙一步步向前走去,身上青色的木曜星君长袍外已经凝结了一层细密的冰霜,他并没有用法力护体,就那么感受着寒冷向前走去。梦云,在他记忆中是那么的深刻。他只想,只想看看她。仿佛忘记了前来金星坪的目的,海龙的步伐渐渐加快了,但他依然在走,而并没有飞翔。

    随着越来越近,眼前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一切都没有变,梦云还是那么“冷”,一身白色长裙穿在她身上极为契合,瀑布般的长发是这冰雪世界中除了海龙外唯一不同的颜色,看着那冷冷的面庞,海龙停下了脚步,“我来了,我想,你已经知道我要来了吧。否则,你不会这样迎接我,对么?”

    在拒绝止水和玉华姐妹的时候,海龙很痛苦,如果说止水她们的真情始终不能感动他,那是不可能的。但毕竟还是要离开,海龙实在不想多几个人因为等待自己而痛苦,所以他决定彻底断掉同三女的关系,虽然伤害了她们,但海龙希望时间能够冲淡一切。但是,对于梦云,他又完全是令一种感受。那一段出生入死的过程,海龙始终没有须臾忘怀。

    梦云的声音比周围的空气更冷几分,“是,我知道你要来。师傅和真正的广寒宫已经搬到了三清观中,我是同师叔一起来的。我明白,也只有你,才可能走到这个地方。所以,我等你。”

    海龙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苦笑,“其实,我来这里前的路途并不是那么平坦。有两次,我都险些无法上来了。”

    梦云的表情依旧不变,目光灼灼的盯视着海龙,道:“但是,你还是来了。”

    海龙自嘲的笑笑,“而且,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木曜星君也是不错的称号。”

    梦云眉头微皱,劈啪声响中,“情丝”出现在她手上,“怎么,你看不起我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怎么会呢?你还是你,在我心中,你是生死与共的朋友,我不能对你动手。也不想再要什么星君的名头了。”在这冰雪的世界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争胜之心已经完全淡薄。虽然梦云的神色始终冰冷,但看着她,海龙心中却升起一丝暖意。在他解除龙翔天极神铠的时候就已经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同梦云动手的。

    “情丝”上红线闪耀,一层细密的鞭网交织在海龙面前,鞭网紧紧的缠在海龙身上,骤然收紧,令他无法移动分毫。梦云的美眸中流露出复杂的神情,“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讨厌,总是那么让我厌恶你?朋友?我才不是你的朋友,永远都不是。”

    海龙笑了,看着梦云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笑了,“梦云,这冰雪世界中很冷。但是,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却已经暖了。真想回到当初在妖界时的样子,那段经历,我永远不忘。”

    梦云有些发呆的看着海龙,是啊!那段经历能忘记么?如果自己能忘记的话,今天又何必如此呢?情网,如果情网真的能网住面前这个男人的心该多好。但是,他的心早已经分成多瓣,给了他的妻子。猛的抬起头,梦云周围的雪舞剧烈的波动起来,“如果我杀了你,你也不还手么?”强烈的杀气弥漫于空气之中,梦云手中的“情丝”已经绷的笔直。

    海龙微笑道:“你要杀我么?好啊!你曾经说过我是废物,我确实很废物,在你面前,我根本没有动手的念头。你的杀气比以前更加强盛了,但在我面前,你却失去了杀意。如果你真能下的去手的话,那你就来吧。死在你的情丝之下,也没什么。”

    青光骤然闪亮,“情丝”带着无比澎湃的仙力骤然向海龙抽来。此时,情网的束缚已经解除了,但海龙没有动,依旧一脸微笑的看着梦云,仿佛要将她的样子牢记在自己心底似的。

    生死相许,梦云用的是绝情鞭法中的第二式,啪,“情丝”重重的抽在海龙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海龙没有动,在巨大的冲击力下他没有动,依旧一脸微笑的站在那里。

    “好锋锐的情丝,如果你最后不收力的话,或许我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吧。梦云,有件事我想告诉你。第四个,你是第四个扣开我心扉的女人。我知道,这样说是对你的侮辱。我没有奢望,但你冰冷的面容和情丝的攻击,我却会永远记得。我知道,你一直都认为我是一个很花心的人。确实是的,我爱飘渺,也爱天琴和影,当初与飘渺成亲的时候,我曾经想过永远只对她一个人好,但是,有的时候自己的心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所以又有了天琴和影。我不奢望什么,我只是希望吧自己心里的话告诉你。情丝鞭身的感觉真的很好,这或许就是感情的痛苦吧。我知道,以你的姓格是不可能跟我走的,而且,我也不能带你走,我现在还不足以保护你。对不起,梦云,打扰了你的心。”

    光芒一闪,梦云已经飘飞到海龙面前一尺处,伸出手,她按上了海龙身上的鞭痕。木曜星君的长袍很坚韧,“情丝”并没有将其损坏,鲜血透过青色长袍溢出,青、红两色纠缠,显得分外分明。手指上沾了一丝海龙的血,梦云冷冷的道:“你真的不怕我杀了你么?如果我杀了你,你就再也无法同她们见面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至少,我可以将你的尸体永远留在身边。”说着,她的手用力的按在海龙的伤痕处。

    海龙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又恢复了正常,微笑道:“很疼,真的很疼。但你不会杀我。如果你真的要那么做,根本不会告诉我。或许,我是说或许,来世我第一个见到你的话,在你的霸道下,我们真的能相携到老。忘了我吧,好么?”

    梦云突然笑了,手上又加了几分力,冰冷的她一旦笑起来,足以令百花失色,“海龙,有件事你错了,你知道么?”

    海龙一愣,道:“我错了?”

    梦云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你错了。虽然你自以为很了解我,但是,你还是错了。如果是在你当初大闹天宫之前,我真的会选择杀了你,而绝不会手软。因为,我不会让自己唯一爱上的男人离开我。你第一错,是低估了我的狠。”

    海龙苦笑道:“那这么说,我还有第二错?”

    梦云又笑了,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对,你还有第二错。你第二个错误,是对我姓格判断的错误。你以为我真的不能放下一切么?你错了,我可以放下。我愿意做你第四个妻子。”

    海龙的脸色终于变了,变的充满了惊讶,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你说什么?这,这不可能?难道你不是梦云了么?”

    梦云摇了摇头,道:“不,我还是梦云。只是我想通了,难道我就不能想通么?反正你花心我也管不了,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你出出气到是个不错的选择。”说着,她眼中流露出一丝狡慧的光芒。

    海龙目瞪口呆的道:“你,既然你已经想通了,为什么还用情丝打我?”

    梦云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那是惩罚你啊!你那么花心,我代表自己和飘渺惩罚你一下难道还不应该么?你身体壮的很,应该多抽你几鞭子才好。”

    海龙楞楞的看着梦云,半晌,他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突然,他一脸惊慌之色的指着梦云背后,惊恐的大喊道:“小心,蛇。”

    “啊!”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梦云猛的投入海龙怀中,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上了他的身体。海龙嘿嘿一笑,搂紧梦云道:“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梦云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在金星坪怎么可能有蛇呢?狠狠的瞪了海龙一眼后,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数百年的思念仿佛要在这一刻爆发似的,海龙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湿润了,但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安慰梦云,只是那么静静的抱着她。

    雪雾渐渐消散,在佛光普照之下,海龙和梦云渐渐清醒过来。梦云从海龙怀中挣脱时,脸上已经没有丝毫泪痕,在他的肩头捶了一拳,道:“其实,你知道么?我已经并不怕蛇了,自从小雪自愿做了我的仙兽我就已经不怕了,因为,它是所有蛇类的客星。这次,我并没有带它过来。你去吧,我到下面同师叔一起等你。”

    海龙傻傻的问道:“去哪里?”

    梦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还能去哪里,去你该去的地方。”

    海龙挠了挠头,尴尬的道:“我都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好,你下去等我吧。”

    梦云眼底流露出一丝温柔,“木星坪很美,或许,当个木曜星君是最好的选择吧。”飞身而起,朝下方落去。

    “上战者,不战而屈人之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星君挑战的过程中可以有两坪不战。不愧是斗战胜佛的徒弟。”文殊菩萨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笑意,他的话不禁令海龙脸色微红。

    “菩萨,这似乎同我师傅他老人家扯不上什么关系吧?”海龙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

    文殊菩萨道:“金曜星君,你可以继续向上挑战了,刚才虽然你很辛苦的用双臂贴身‘重创’了对手,但想必法力消耗不大,不需要休息了吧。”

    海龙此时心情大好,笑道:“自然不用。只是没让三位菩萨休息一会儿就又要飞行了。”紫色绶带出现在他手上,第二行,赫然写着,“月曜星君,鳗鱼。”看到这个名字,海龙原本舒畅的心情顿时下沉了一些,回想起孔雀的叮嘱,他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