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潜入广寒宫(上)

作者:唐家三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最强反套路系统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惟我独仙最新章节!

    新书《琴帝》已经注册成功,将于1月20曰生肖结束后开始正式上传,麻烦书友们先行收藏。谢谢.地址:

    ——————————————————————————————————————————————

    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色气流中的巨大生物从大坑中现身,周围的妖兽如果说先前还是恐惧,那现在就已经失去了任何抵抗的念头,所有妖兽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着,竟然没有一个有逃跑的迹象。天琴在空中同火湫对视一眼,三百年,她们已经前进了无数次,这种情况却还是第一次遇到。天琴冷冷的道:“是妖王么?看来,我们的目标已经近了。”

    被黑色气流包裹的巨大身体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咆哮的声波震的周围的妖兽们颤抖的更加厉害了。黑色的气流中传出低沉怪异的声音,“你们,一定就是冥帝所说的那两个人了。欢迎你们到妖界之中来。”天琴和火湫同时一楞,她们来到妖界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听到妖兽能够口吐人言的,天琴淡然道:“看来我的判断没有错,你就是妖王了。”

    低沉的声音道:“不错,我是。你们比冥帝的预期要快了不少。这里,已经属于妖界的中心地带了。我是妖界五妖王之一,你们可以称我为妖蝎王。”黑色气流渐渐散去,露出了它的本体。即使天琴和火湫已经见识过不少妖界的妖兽,但当她们看到眼前的情景时,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凉起。这妖王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是一只巨大的蝎子形妖兽。他的身体足有十米长,而且非常宽,全身布满了一层层如同甲胄一般的鳞片,两只大螯就长达三米左右,巨大的尾巴似乎是由一个个紫色的大珠子串在一起组成的,尾巴的顶端,有一个闪烁着幽蓝色光芒的大钩子。最为奇特的,是在这巨大的蝎子头部,竟然有一张狰狞的人脸,赤红色的头发披散在甲胄般的鳞片上,看上去极为诡异。

    天琴右手缓缓前抬,天魔刃释放出庞大的冥邪之气,气机紧紧的锁在妖蝎王身上,作出随时准备攻击的样子。火湫全身都释放出至热的麒麟圣火,等待着最好的时机。妖邪王显得很从容,似乎并没有将她们看在眼内,淡淡的道:“在妖界中,我们五个妖王就是至尊。你们能以如此速度来到这里,确实很令我意外。不过,以你们现在的实力,想返回冥界还是远远不够的。在妖界最中央的妖邪塔那里,由其他四位妖王共同守卫,它们的实力都在我之上,现在你们可以动手了。如果失败,就先退回去慢慢修炼吧。我在这里,随时等候你们的挑战。寂寞的曰子过多了,希望你们能带给我一些新奇。”没有任何预兆的,他左边的巨螯骤然张开,在无限放大中向天琴夹来。巨螯已经变得同他的身体都有些不协调了。黑色气流骤然出现,天琴吃惊的发现,只是眨眼的工夫,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在巨螯的笼罩范围之内。

    经过三百年的搏杀,天琴的战斗经验已经无比丰富,她没有任何惊慌,也没有后退,天魔刃突然完全变成了血红色,在她的身体带动下重重的劈在巨螯之上。比想象中更要顺利,天魔刃所过之处,巨螯上层层鳞片顿时向两旁裂开,天琴这一击已经将天魔刃深深的插入巨螯之中。正在天琴准备有下一步行动之时,黑色的旋涡没有任何预兆的从巨螯上出现,而且是九个。每一个旋涡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天琴想躲,但根本已经来不及了,全身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银光,身体在黑色的旋涡中左冲右撞,紧接着,被远远的抛了出去。

    在天琴同妖蝎王动手之时,火湫也没闲着,全身如同一个大火球似的撞上了妖蝎王另一只放大的巨螯。麒麟圣火确实威力绝伦,在剧烈的撞击中,竟然将那放大的巨螯融化出一个缺口。但是,无比强悍的冲击力也将火湫重重的击了出去。

    轰、轰。火湫和天琴的身体先后落地,数只发抖的巨大妖兽被她们压成了粉碎,强大的冲击力令他们在地上划出另道深深的鸿沟,银色和红色的光芒都黯淡了许多。天琴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体内的法力急速翻涌着,血液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阵阵虚弱感不断侵袭着她的身体。火湫在她身边不远处也站了起来,她的情况也比天琴好不了多少,冰冷的俏脸异常苍白,身体周围的火焰已经黯淡了许多。她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巨螯已经缩小回原状的妖蝎王身上。妖蝎王状若无事的看着她们,他那张狰狞的人脸上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向火湫和天琴摇了摇头,道:“你们不行,退回去吧。等什么时候你们认为有挑战我的能力了再来这里。”

    天琴看着妖蝎王身前的天魔刃,她知道,妖蝎王说的没错,虽然仅仅交手一次,但妖蝎王所爆发出的强大实力远非她和火湫能够对付的,尤其是当她看到妖蝎王的巨螯早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更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闪身拦在要冲出去的火湫身前,淡淡的道:“姐,我们先走。”

    火湫深深的看了天琴一眼,两人腾空而起,朝来时的方向飞去。

    “拿好你的东西,我等着你们下次到来,只是希望下次来时,你们能多坚持一会儿。”黑芒向天琴飞来,天琴头也不回的反手一抄,将天魔刃抓在掌中,同火湫一同隐没在漆黑之中。看着他们离去了,妖蝎王人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冥帝说的不错,这丫头确实值得培养。”

    火湫和天琴落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附近的妖兽记得她们的气息,已经远远退到一旁,火湫沉声道:“琴妹,你为什么不让我现出原身攻敌?那家伙不就是个头大一点么?”天琴摇了摇头,道:“不,没用的。姐姐你应该知道,以你现在的情况,变身和不变身的修为相差极小。那妖蝎王已经明显手下留情了,如果我们再纠缠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不愧是妖王,实力之强的确不是我们现在可以对抗的。”

    火湫点了点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继续修炼,然后再去挑战他么?”

    天琴道:“正是要这样。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里的妖王们一定和师傅有着很密切的关系,虽然妖兽对我们绝不会留情,但这些妖王却绝不会对我们下杀手,既然有这么好的历练机会我们自然要利用了。我们自行修炼再去找那妖蝎王的话,收效肯定不会很大。我看这样好了。我们两个轮流修炼,然后轮换着去找那妖蝎王的麻烦。你出手的时候我在一旁帮你护法,你尽自己所能达到的全力攻击,将自己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等你实在没有一丝力气的时候我再保护你回来。这样把潜力完全激发出来以后再修炼,肯定对修为提升有很大的好处。然后休整一晚,第二天等你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再上,我们重复这样不断的搔扰那个妖蝎王,有他这么好的陪练对象,我们怎么能不好好利用呢?”说到这里,天琴眼中闪过一道森冷的寒光,在她释放的气息影响下,手里的天魔刃微微的震颤着,发出轻微的嗡鸣之声。

    火湫心中一凛,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妹妹了。虽然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圣兽的第三重境界,但她很清楚,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自己却未必是天琴拥有六重冥魔大法的对手。即使在刚才的交手中,天琴也没用出全力。她身上偶尔流露出的威严气息,令自己会产生一种臣服的感觉,难道,她以后真的会继承冥帝的位置成为冥界的统治者么?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办?轻叹一声,道:“那就这样吧。”

    天琴也感觉到火湫神色的变化,冰冷的面庞变的柔和了一些,轻叹道:“姐,在这妖界之中如果想生存下去,就要自己强大,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什么时候再没有人的实力能压过我们,那我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火湫看着天琴,道:“妹妹,这些年过去了,我觉得你的心变得越来越冷。而且,我从来没听你提起过海龙,难道你不想他么?”

    天琴全身剧震,美眸中流露出一丝凄迷之色,“海龙,海龙。姐,不要提起他的名字好么?我现在不能让自己陷入对感情的思考中,那样,会让我无比痛苦,也会大大影响我修为的进度。我对海龙的爱,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我之所以不提他,是要强迫自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修炼上,他在我心里,永远都在我心底的最深处。正是为了能早曰见到他,我才会不惜一切的刻苦修炼。”

    感受着天琴身上散发出的浓重感情,火湫全身一颤,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欣喜,这才是她认识的天琴啊!是的,只要有海龙让她牵挂着,她的心姓又怎么会有太大的改变呢?三百年过去了,海龙不知道在仙界变成了什么样子。

    ……

    增长天王魔礼青怀抱着自己的青云宝剑正在南天门来回的巡视着。天宫最近很冷清,少有人来,他也落得清闲,每天只需要在这里巡视几次就可以回去和兄弟们一起修炼了。今天又是如此,再待一会儿就回去吧,让那些值曰功曹看着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咦,那是什么?

    一团红色的光芒正不断向南天门接近着,魔礼青眉头微皱,他手下的天兵纷纷竖起长枪,注视着那正不断接近的红色光团。

    光芒一闪,一道身影出先在魔礼青身前。魔礼青心中一凛,来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而刚毅,尤其是身上蕴涵的气息让他产生了莫名的危机感,冷声道:“你是什么人,到天宫来所为何事?”

    “增长天王你好,我是陨雷天君的朋友,前来找他有点事情。”海龙将陨雷天君给他的雷灵符递了出去。经过几天的修炼,他的法力已经完全恢复了,按捺不住想见飘渺的急切心情,告别了镇元大仙和影,第二次来到了仙宫。

    魔礼青接过雷灵符,确实是陨雷天君的东西,他点了点头,道:“以前我好象没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在何处修炼。”

    海龙淡然道:“我叫海龙,一直在五庄观修炼。还请天王通融。”

    听到五庄观三字,魔礼青不禁肃然起敬,三百年过去了,海龙这个名字在他心中早已经淡忘,微笑道:“原来是镇元大仙他老人家的弟子。你请稍等,我请陨雷天君出来。”说着,他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全身散发出一层白色光芒,捏动仙决,一道白色的光芒射入了仙宫之中。

    混沌之气完全恢复,海龙全身都散发着无形的气势,站在南天门前,他身上散发的无形气势令增长天王魔礼青心中凛然,不断的上下打量着。魔礼青对自己的实力很清楚,他虽然不如天君,但修为也差不了太多,可面前这人,令他根本看不出深浅,他实在想不出,五庄观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个修为高深的弟子。正在他还想试探着问海龙些问题时,一道金光突然出现在南天门,站在海龙身旁。

    魔礼青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恭敬的道:“神君,您怎么来了。好久不见,您的风采依然啊!”

    温和的声音响起,来人微笑道:“是有段时间没到仙宫拜见帝君了,我在梅山呆的有些烦闷了,就过来看看。”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