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大罗金仙?(上)

作者:唐家三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惟我独仙最新章节!

    (新书已经入库,欢迎大家阅读.为了支持新书,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收藏,将推荐票都投到那边,小三拜谢了,新书<空速星痕>一定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感觉.地址:)

    ----------------------------------------------------------------------

    金十四在从未曾经历过的巨大压力下,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变回了原形,巨大的蛇身在金光笼罩中不断的扭曲着,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那棒影的笼罩。死亡,是的,死亡,这坦拉族最强大的存在第一次有了死亡的感觉。此时,即使他有千般法宝,却尽皆失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足以夺走自己生命的攻击飘然而落。

    凄厉的声音响起,七道身影同时飘飞而起,带着绿色的光芒,看上去是那么的诡异。但是,他们的身形同天空中的巨棒相比,简直就如同萤火虫一般。那巨大棒影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似的,由坦拉族七位长老所化的绿色光团已经被完全吞噬了,没有留下一点残渣。

    金十四全身闪电般团在一起,黑青色的身体在颤栗中散发出一圈圈幽绿色的光芒,试图抵挡空中这无比强大的攻击。正在这时,两声浑厚的长啸响起,远处半空中突然多了两个人,此二人打扮不同,左边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满头银发,眼中闪烁着惊恐和狞戾之色,刚一出现,就双手连缠,一个漆黑的大海螺飘然而出,带着呜呜声响,如同海浪般的黑色法力配合着金十四散发出的惨绿色光芒向空中的棒影挡去。右边一人,全身笼罩在紫色长袍中,表面上看去,要比左边那人年轻的多,似乎只有中年左右的模样,大袖一挥,一道紫色电光激射而出,那似乎是一颗宝石,如流星赶月般向棒影冲去。这两个人,正是叱咤南疆的两位大神,左边的,正是羌族领袖魔哈大神,而右边的则是苗族领袖索托大神。其实他们早就在侧,这边发生如此大的动静,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眼看着坦拉族同这几个似乎是彝族的人拼斗,他们都报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情,谁也没有出来。在海龙碎丹之时,不但金十四感觉到了恐惧,连他们也同时感觉到了。金十四的修为同他们不相上下,在南疆,三人可以说是鼎足而立,此时眼见金十四就要殒命,两人都产生了同仇敌忾的想法,没有任何犹豫的,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法宝,配合金十四的攻击硬撼海龙以燃烧后的全部神之力发出的乾坤一掷。但是,他们真的能抵挡的住么?答案是否定的。

    最先倒霉的,是最后出手的索托大神,他那宝石般的法宝刚刚撞上那巨大的金色棒影,还没来得及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就已经在完全发挥出来的千钧棒无坚不摧下化为了齑粉,气机牵引下,索托大神喷血而退,在千钧棒乾坤一掷的能量收束下,他只能落于金十四身旁。紧接着,是魔哈大神,魔哈大神那如同海浪般的能量一接触到巨大的千钧棒影顿时倒卷而回,他的海螺状法宝也未能幸免,顿时化入了金光之中。魔哈的结果和索托一样。当他也落在金十四身旁时,这代表着南疆最大势力领导者的三人,已经完全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集合三人都超过斗转后期的修为,竟然无法丝毫阻止那千钧棒的下击之势,他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巨大棒影飘然而落,在它距离金十四三人还有三米之时,三人所有护身法宝全被震裂,同时鲜血狂喷。三人已经完全绝望了,这是根本无法抵挡的啊!眼看千钧棒就要收掉这三条强大的生命时,它却在三人头顶上不足一米的地方停滞了。施法的海龙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在他身上,金色激电接连闪动,不稳的波动着。金十三三人被那不稳定的千钧巨棒压制的丝毫动弹不得,自负必死的三人惊疑不定的看着海龙。

    海龙坚持不住了。乾坤一掷即使是他达到仙人的修为也未必能用的出来,虽然彻底燃烧了自己,但是,经过先后三次的阻挡,他还是无法完全发挥出此招的威力,眼看就要成功了,但他透支的法力也完全消耗干净了。噗的一声,海龙喷出满天鲜血,金十四三人顷刻间感觉压力全无。海龙身体一晃,完全依靠着千钧棒支撑着自己身体才不至于立刻倒下去。他恨恨的看着面前这三个南疆巨头,恨恨的道:“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金十四,如果你们敢动我那些朋友一根寒毛,我即使化成了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啊!”砰的一声,海龙身上的彝族服装全部化为灰烬,全身一晃,刚才还充满了雄霸天下之势的他跌落尘埃,倒下了。

    空旷的场地中一片寂静,飘渺、止水、小机灵呆呆的看着倒下的海龙,海龙赤裸的皮肤上不断渗出一层层细密的血珠。

    金十四、索托、魔哈三人也楞住了,虽然压力消失了,但他们心中的恐惧却没有减少半分。海龙的疯狂已经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

    “啊!爸爸,他怎么了。”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红色身影闪过,索托身旁多了一人,正是苗族少女苗苗。苗苗瞪大了眼睛看着索托,看自己的父亲没反应,用力的摇了摇他,道:“爸爸,他怎么了?你回答我啊!之前他打败了我,我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他,他这是怎么了?”

    索托轻叹一声,喃喃的道:“好强横的年轻人,自从我成为苗族大神以来,还是第一次被逼入了绝境。都怪我,如果我早出现一会儿,或许,很多事都不会发生。金兄,这人应该是神州中原人士吧。”

    金十四楞楞的道:“是的,他应该是中原正道七宗中连云宗的弟子。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中原竟然有如此高手。”

    魔哈大神摇了摇头,道:“不,他的修为本来并不高的,但是,他的意志力却要强过我们任何一个人。索兄、金兄,恐怕即使是咱们三个,也没有勇气以形神俱灭的代价将自己完全燃烧。这是一个可敬的年轻人。看来,我们侵入中原的计划要取消了。中原千万人中,即使有万分之一像他这样的人,也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

    索托和金十四同时点了点头。金十四,道:“黑风,你过来。”远远躲在一旁的怒羽鹰王黑风仿佛吓傻了似的,听到金十四的召唤,顿时全身一个机灵,快步跑到他的身边,恭敬的道:“二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金十四道:“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就说我决定不出南疆,就在这里潜修,你把刚才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他,我想,他一定会明白的。”

    苗苗有些紧张的摇了摇父亲的手,焦急的道:“爸爸,他到底怎么了,怎么他全身都是血啊?我,我有点害怕。”

    金十四淡然一笑,道:“堂堂苗族玫瑰魔女也会害怕么?你不用问了,他燃烧了自己的元神和灵魂,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苗苗睁大了眼睛,失声道:“什么?不可能吧。怎么会有人这么傻。爸爸,金叔叔他一定是骗我的,你救救他,快救救他吧。”

    索托眼中厉芒一闪,怒道:“苗苗,别闹了。刚才爸爸和你两位伯伯差点死在他手里,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救。何况,我也不会去救他。你给我立刻返回苗族,吩咐已经准备好的大军就地解散。恢复以前的生活。”

    苗苗楞了一下,她是索托唯一的女儿,索托向来对她极为宠爱,如此严厉的斥责还是第一次,扁了扁嘴,看了海龙的尸体一眼,转身跑了。

    金十四缓步向海龙的尸体走去,眼前突然蓝光一闪,多了一个人,正是飘渺。飘渺冷冷的道:“他已经死了,谁也不许动他。”

    金十四一楞,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他还有没有生机而已。”

    飘渺冷冷的道:“你见过谁燃烧了自己的全部之后还能活着的么?要么,你们把我们几个也杀了,要不,你们就让我走。”

    金十四此时心中无比颓然,自己最为自豪的修为今天竟然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轻叹一声,道:“你们带着他的尸体走吧。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如果你们连云宗想来报复,我们南疆随时接着就是。”

    飘渺再不看金十四一眼,蹲下身体,丝毫不顾海龙身上的血迹,将他小心的抱入自己怀中。海龙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白色,嘴唇更是呈现乌紫状。飘渺的心已经跟着海龙一起死了。当他看到海龙碎丹之时,她突然清晰的意识到,海龙在自己心里竟然是那么的重要,无可比拟的重要。此时他竟然已经死了,就那么死了,只扔下他一个人。摩挲着海龙的面庞,飘渺眼神空洞的道:“龙,你就这么扔下我走了么?你不要我了么?昨天你说,今后再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想的太简单了,在飘渺心里,我永远永远都是你的妻子,无论如何你都别想甩下我。龙,我会把你带回飘渺峰的,你还记得那间我们定情的木屋么?现在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想成仙,也不会去度劫。我会赔着你,到虚无的地下陪着你。我想,你一定很喜欢飘渺峰那里吧。作为我们的埋骨之所,再合适不过了。”

    止水走到飘渺身旁,泣道:“师姐,你不要这样。海龙他已经死了。你,你节哀吧。”

    飘渺微微一笑,痴痴的道:“师妹,海龙他在我心中,又怎么会死呢,你不要开玩笑了。师妹,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海龙时的情景么?那时,他的胆子真的好大啊!”眼前一片模糊,飘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接天峰时,同海龙之间的一幕幕,不断在她眼前闪现着。

    …………

    “姐姐,你长的好美啊!等我长大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

    “仙女姐姐,你来拉。”

    “恩,让我看看。啊!你修炼的速度很快啊!只不过三年不见,竟然已经到了伏虎初期。”

    “祖师,您,您看上去实在是太年轻了,似乎比我大不了什么似的。所以我才会叫您姐姐。您这样子才像是仙人啊!你出山能不能带上我,我也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游历一番。”

    “我们是出外办事,可不是去玩儿,何况你还刚进入伏虎境界,需要多加修炼,还是留在山里的好。”

    “两位祖师,你们出去办事,总需要一个杂役来照顾你们啊!我很勤快的,什么都会干,只要您带上我,就像带上一个贴身仆人一样,您要做什么,只需要和我说一声,我保证给您办的妥妥当当的,求求您了,就带上我一起去吧。修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

    “你这样就要走了么?”

    “那您还想让我怎么样?您是祖师,我是弟子而已。”

    “海龙,你现在还恨我么?”

    “恨?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你对我只有恩惠,我又为什么要恨你。不过,你的恩我已经还了,我们谁都不欠谁。”

    “久寻你不获后,我曾经发誓,如果你能平安的回到我身边,我就一切都满足了。不论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不会再拒绝。”

    …………

    “你,你为什么会这样,我真是看错了你。难道你还没有悔意么?”

    “悔?不,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没错,为什么要后悔。她对我做过的一切自然要付出代价。”

    “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修真者,怎么能配的上您呢?我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我是一个小人。我只会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你今天打了我两掌,你还算是我的妻子么?从现在开始,你还是你的飘渺道尊,而我,还是我自己。我没有你这样的妻子。动手吧,你不是想替止水报仇么?来啊!你杀了我,不但止水高兴,你自己也满意了。再不用委屈求全跟着我。”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