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老匹夫(上)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6-0

    晋阳城上匈奴兵将手持利刃监督城中百姓修补城墙,一眼望去百姓之中少有青壮多是老迈之人,甚至妇女以及半大的孩子也是夹杂其中。

    异族兵将呼来喝去的指挥汉人百姓劳作,手中的利刃不去挥砍,马鞭却是阵阵作响。只是听着马鞭抽打地上的声响,便可以想象到抽在人身上的结果,定然是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负责监督的异族兵将也是清楚眼下的状况,有能力离开的汉人百姓都是趁着大乱跑到了山中野外,哪怕是饿死了也不愿意返回城中居住。而留下的大都是各种原因无法背井离乡之人,这些人的劳动能力本来就是不达标,若是狠狠的抽打,怕是没有三五日,劳役队伍就彻底散了。

    恐吓为主已然足以威慑众人,好在晋阳地处后方,并非前沿,战火一时半刻烧不到此地,否则依照这样的速度赶工是无法来得及守城的。攻城之时不择手段,修补之时却是缺少劳力,一些异族头目私下对此都是颇有埋怨。

    这晋阳城的人力资源不多,钱财之类的也不是很多。破城之时早就被各族劫掠一空,现在这里监工没什么油水可捞,任谁都是不满意的。留守的兵力大都四下搜寻劫掠,有壮丁抓壮丁,没有壮丁妇孺什么的也都是消遣。

    日复一日的监工颇为无聊,偌大的日头晒得人头晕目眩,异族兵将纷纷找能够乘凉的位置,对于这修补城墙的进度不甚关心。

    这一日远方马蹄声响,引动众人目光,但一骑风驰电掣一般直冲晋阳城而来,观其样貌,却是塞外之人。

    “来者何人!?”负责警戒的哨兵纷纷从四周的遮掩下纵马而出,挥舞手中长长的马鞭拦截来骑。来骑速度不见减缓,反而陡然加速竟是在众哨骑之前闯到晋阳城下!

    “列阵!!”城下负责监工的异族兵将连忙严阵以待,同在塞外张大的自己很是清楚这般骑术代表着什么。

    “查莫罕何在!!”来骑在奔驰中忽然勒马,如同铁钉般的伫立不动,又是显露了一手功夫。

    “大胆!族长的名字也是你能呼喝的?”来人张狂之态激怒了四周的兵将,顿时一个个怒气腾腾,大有出手的意思。

    那骑士冷视众人,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高高举过头顶,盘马四周显示一番。原本怒目的兵将们见了那令牌,竟是颜色大改,纷纷没了动静。两名带头的将领纵马上前客气道:“原来是宇文部使者大驾光临,族长就在城中,请随我来。”

    来骑手中的令牌乃是宇文部的令旗,而此地的部族当年在塞外时一直是宇文部护翼的一个中小型部族,眼下大家都是给匈奴做事,但宇文部威风仍在,顿时便显得恭敬了。

    一骑将领领着宇文部使者入城,另一人早飞马入城通知族长查莫罕。那族长查莫罕听闻宇文部使者来到,连忙带领族内将领前来迎接,将这使者迎入城中府邸歇息。

    “这等消息派遣下人传递便是,宇文将军你乃族内大将,这般辛苦又是何必呢?”查莫罕坐在主人的位置,对于来人十分尊敬的说道。

    来人并非一般的使者,而是宇文族内的重将宇文忌,不仅在宇文一族内出类拔萃,放眼塞外也是颇负盛名之人。

    宇文忌神情严肃道:“本族接到大单于指示,族长唯恐汉人声东击西,因此便使我亲自至此,后续兵马尚须时日,在此之前需要借用查族长你之族人一用了。”

    查莫罕心中不怎么情愿,可也不敢反对,闻言连忙点头道:“宇文将军请放心,此间足有六千人马,全都听从将军吩咐便是。只是那汉军刚刚与大单于一番激战,绕远路前来晋阳,又有什么好处呢?”

    见查莫罕对于自己的来意还是带有几分怀疑,宇文忌强压怒火道:“姜伯约非是等闲之辈,中原第一人之称号岂是虚名?晋阳虽是偏远,却是地处要害,一旦被汉人占据,我方各路人马之行动必然受其掣肘。以姜伯约之智多半会选择攻打晋阳,而非配合汉朝皇帝向邺城发兵。”

    宇文族的宇文莫圭在接到大单于刘渊之命令后便对接下来的战势做了一分析,赫然发现这晋阳当是一个极佳的突破口。怕寻常的使者传令难以引起守军重视,因此派遣族内大将宇文忌马不停蹄先行奔赴晋阳,借当地守军一用。而宇文族的各路人马先后进发,亦会陆续抵达。

    这晋阳城对于汉军是打破局势的关键,对于塞外各族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夹击汉军的方向。

    查莫罕伸手摸了摸鼻下的两撇小胡子点头道:“宇文族长顾虑的是,但近日这晋阳附近并没有汉军的行踪,小心一些总是好的。来人啊,准备酒席!”

    宇文忌见状伸手阻止道:“设宴一事尚且不急,我欲先观贵族兵马,劳烦查族长了。”

    这宇文忌日夜赶路未曾歇息,如今已然抵达晋阳仍是不肯就食,而是急于审视军务。查莫罕对此自然是赞赏有加,可提及审阅族内兵力一事却是支支吾吾的不肯吐露。

    “查族长可是有何难言之隐?”宇文忌见状心中一动,回想沿途自己所见,心中大致有了判断。

    查莫罕这一部族的战士多在四野搜略,劫掠人口财物,如今晋阳城内的守军怕是不多,想要集结也是要花费时间,这等窘态对方自然是不希望被自己见了。要知道虽然他日宇文族曾经庇护查莫罕的部落,可今时今日大家都是给匈奴人卖命,用以往的关系来获取晋阳守军的力量,虽说是不得已之举,可传在他人口中定然是难听的。

    “内外杂事诸多,想来一时也难以调动,不若明日一早如何?”宇文忌提议道。

    查莫罕正是想不出个借口,见对方主动提出延迟审阅兵将的时间,不由得大喜道:“甚好,甚好!来人啊,快快设宴!!”

    ……

    “哦?汉军阵中猛将无数,何以使此人为将?”刘曜身在壶关聚集三万步骑等待慕容部前来增援,频频派出探子打探汉军的动静。听闻汉军以华轶为将屯兵山口,阻挡壶关前后以及邺城方向的匈奴兵马,不由得甚是奇怪。

    未出西川之前,甚至在占据江南之后,汉朝的兵力并不匮乏,可是将领配备并不充足。连年征战折损的兵力好补充,但善于军事的将领却是一个缓慢的成长过程。直至统一中原之后,在历次大战中成长起来的将领才让汉军显得更加的坚韧。

    这华轶虽说是名门之后,可论及军功战略在姜维麾下也并非是十分突出的人物,汉军有都是的强硬将领不用,偏偏使此人守御,刘曜一时难免有了疑心。

    “宇文,慕容两部都是发来消息,汉军颇有可能选择晋阳下手,若当真如此,此刻精兵强将怕是已在路上……嗯?不对,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能而示之不能,弱而示之不弱,姜维若是奔赴晋阳,当派遣名将镇守山口,以达威慑之效,何以用华轶这等二流将领引人怀疑呢?”

    负手踱步刘曜在关上反复思索,自己确信对方在故布疑阵,却是找不到丝毫的破绽。若是没有情报支持自己的判断,此时此刻自己倒还是下不了决断。要知道那姜维用兵神秘莫测,变幻多端,若是依照常理去度量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但若不按照常理去度量其行为,又无法解释这般所为是何道理,思来想去刘曜不觉得头疼起来。

    族内大将呼延镇在一旁道:“将军若是迟疑难决,不若在下引军前去试探,若是汉军轻易退兵必是其中有诈,若是死战不退又无后援,便知其虚实如何!”

    刘曜眼前一亮点头道:“正是如此,虚虚实实终究瞒不过试探,呼延将军可引万人为前部切记不可深入其中,我自引万人随后接应将军便是!”

    两万匈奴兵马分作前后两队杀奔山口而来,汉军营盘正是在大道上设立,但营盘外围鹿角处处,铁蒺藜遍布,那营盘周遭更是设有数十箭楼,汉军在上往来巡视瞭望,警惕十足!

    “不过数日建设如此,华轶并非寻常之辈也!”刘曜鲜曾听闻华轶的功绩,只是了解其乃魏国名臣华歆的曾孙罢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观这营盘深合兵法井井有条,不由得赞叹道。

    正在张望观察,汉军已然发现山谷中杀出的匈奴军民,营内兵力蜂拥而出登上营楼,各类兵种列阵待战。

    “好快的速度,攻击!”刘曜也是当机立断,见汉军应对神速,不敢耽搁时间令旗一摆前方的呼延镇指挥一万步卒分为左中右三队杀奔汉营而去。

    前方战事如火如荼,刘曜坐镇后军在山顶之上观战良久,心念不由得发生变化。华轶此人守御得法,用兵有道,根据自己的了解就算是汉军阵中的一流强将守御营盘也不过是这个水准罢了。

    汉营之中兵不满万,但想要攻破其营但凭呼延镇的一万人马是难以成事的。有这样的良将扼守山口,汉军之中还真是人才济济。观战良久刘曜便催动后军随后杀上,匈奴兵将士气大振又是新一轮的猛攻开始。

    接连两日攻战汉军营外的防御工事皆被摧毁,匈奴也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如此惨烈战事之下汉军伤亡也是不小,刘曜与呼延镇商议一番决意催促慕容部派遣援军,准备强攻山口!

    “我观营中汉军不满五千,仍是誓死不退,连续两日又无任何援军,显然这一路汉军乃是奉命死守,如此说来汉军动向令人生疑!”面对慕容部先锋慕容扩,刘曜细细讲述自己的判断。

    慕容扩点头道:“无论汉军做和布置,先行击破这一路汉军便是清楚。”

    刘曜笑道:“将军远道而来可休息一夜,明日我等兵分两路夹击汉军营寨,如此汉军兵力不济必然破矣。届时或断汉军后路,或是夺回河内,皆在你我掌握之中,如此可算大功也!”

    翌日清晨刘曜,呼延镇率领两万匈奴兵马由壶关东面出发,进入山麓之中出大山杀奔汉军营盘。而慕容扩则是率领万余慕容部的勇士出壶关西门绕路夹击汉军营盘侧翼!

    两路军马来势汹汹杀到汉军营盘之外不禁是为之气结,汉军用一夜的功夫竟是恢复了不少营盘外围的防御工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如此顽强的对手还是让匈奴,慕容两族人马恼怒非常!

    战火转瞬即起,三万异族兵马的夹击之下,汉军纵是骁勇非常一时也是抵挡不住。双方兵力相差悬殊,营盘又是经过多日攻打之后多处破损,双方激战约有半个时辰,华轶率领残部一把火烧了大营,借火势急急而退!

    刘曜,慕容扩见了大喜过望奋力随后掩杀,汉军战至此刻仍是没有援军,可见后方空虚!要知道汉军在此地已然拼掉了近乎五千多兵力,却是没有得到半点增援,这完全是不合常理的。

    唯一的解释便是汉军主力皆在他处,因此华轶一军迟迟得不到增援!

    追杀不断,沿途汉军遗尸处处,异族兵马甚是兴奋挥军猛追。一口气追出二十余里,汉军渐渐没了踪影,刘曜与慕容扩略作商议便准备继续前进河内城的虚实。毕竟若是连援军也调遣不了,显然河内留守的汉军也是不多。

    放慢了行进速度,斥候纷纷离开队伍向四周打探,即便心中料定了汉军的虚实,可行动上刘曜与慕容扩仍是保持十分谨慎的态度。过不多久前方消息传来,汉军入城之后河内城便是紧闭四门,四下里搜寻不到什么百姓,可观城上守御的汉军人数也不是特别的多。

    刘曜闻言喜道:“来河内唾手可得也!你我在此分兵如何?”

    慕容扩心思电转已然明白了刘曜的用意,河内守军甚少说明汉朝兵马尽数前往了晋阳。眼下摆在眼前的战机有二,一者进军河内城下攻破此城,此为夺城之功!二者挥军速速抄袭奔赴晋阳的汉军后方,与晋阳守军夹击汉军,此乃破敌之功!

    这里本就是两路兵马,若是为了一处功劳而浪费了另一处的战机绝不是智者所为。

    “将军意欲如何?”慕容扩先询问刘曜意思道。

    刘曜手捻须髯道:“近日慕容族长便可抵达壶关,以我之见不若将军率众夹击汉军主力,如此还有贵族方便照应,我在此地负责攻城。”

    鲜卑族慕容部的族长慕容廆即将率领慕容部的大军抵达壶关,若是慕容扩返回便可与慕容廆合兵一处袭击汉军后方。如此一来无论是默契程度还是兵力上都足以与汉军主力一较高下。而刘曜在此有接近两万兵马,也足以攻陷河内城。这样的安排对于两军来说是最为优化的安排,同时也不会产生争功一类的事件,可谓是两全其美了。

    慕容扩听罢表示赞同道:“如此慕容扩先行告退,祝将军旗开得胜!”

    刘曜笑道:“姜伯约乃是中原名将,若可一战擒之其影响不用在下多言,将军也需小心才是!”

    两路人马在此分道扬镳,刘曜心情大好,自己连番挫败如今终可扬眉吐气,不由得舒畅无比,催动人马杀奔河内城下。

    异族之中并非没有优秀的将士,但各族联合作战声势浩大,彼此配合并非默契。争功现象时有发生,互相利用更是比比皆是。智如石勒之辈也是被王弥算计导致元气大伤,不得不东下求得恢复实力的机会。

    而刘曜乃是刘渊族内首屈一指的统帅,精通韬略,通达政务可谓是不可多得之人才。然曾经的晋国也好,如今的汉朝也罢,前者收魏国精华,后者更是搜罗天下英才,难道就是任人鱼肉之辈么?

    频繁出战本不是刘曜的意愿,奈何刘和对于自己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唯有连连建功扩大自己的势力才能保证不被这未来的继承人所害。否则的话不用刘和出手,只是支持刘和的各个部族就足以把自己玩得半死了。

    实力是唯一的保证,战功是名正言顺增加实力的途径,如今的刘曜每每想起刘和那阴毒的眼神心中便是不安,大功便在眼前久经战阵的自己不由得也是兴奋起来了。

    城上人头攒动,汉军守将庾敳,华轶等人手搭凉棚观望城下的匈奴兵马,连连赞叹不已。经过在山口的激战后,一路而来军容整肃,士气饱满,有这样的统军之法,来刘曜身为匈奴族中的名将并非是依靠刘渊养子的身份,而是具有真才实学。

    “将军你那汉臣指指点点,可是要使人劝降?”呼延镇跟随大军一路灭了晋国,对于劝降这套甚是喜爱,此刻见城上的汉家文武指点不断议论纷纷,倒有几分惧怕神色,不由得提议道。

    “这么……”刘曜仔细观察汉军举动,虽说那几人交头接耳很是可疑,但若说汉军的气势还没有转弱的迹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