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意外(一)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

    容不动悲催的诉说,今早不幸打了四个喷嚏,第四个喷嚏闪了我的小腰!!!!!!!

    站吃力

    坐剧痛

    各种姿势趴着持续痛

    已经丧失了码字能力55555555555当然是暂时的

    治疗期间放上手中新书的底稿,征求意见,还请大家见谅。

    最主要的,请大家祝福我尽快康复,因为实在是太痛苦了!!!!

    挣扎着说完这些还要去放稿子,疼煞我也!!!!!!!

    ps:康复后惊雷仍会继续,请不要走开

    章一

    明日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白雪覆盖洛阳城,洛阳城中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城中诸业兴旺,街上车水马龙。往来行人商贾络绎不绝接踵摩肩,市集之内人声鼎沸嘈杂,端的是热闹无比。这繁荣景象与汉王朝摇摇欲坠的政权全不相称,天子脚下仍旧是一派盛世之景。

    城西校场之内更是人山人海,百姓们争相涌入把偌大个校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校场内百余壮士**上身,或是舞刀弄枪,或是骑马奔驰,抑或是弯弓射箭,的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校场上方高台之上端坐三人威风凛凛,若是知情的必然认得出这是西园八尉中的三人。

    “老丈,这次选拔为何这么多人来?”人群之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半大孩子,数九寒冬却是一双破草鞋,一身泥污挤在人群中,两只眼睛闪烁不停东瞅西,张嘴去问身旁的一名老者。那老者回头了一眼,见这孩子泥头土脸,又脏又臭,忍不住掩鼻挥手驱赶:“去去,莫扰了我儿子比武,去问他人!”

    “啊……真是……”那孩子被人轻视惯了,转身便走开,嘴里嘟囔什么,却也没人在意。

    “大叔,这次选拔为何这么多人来?”那孩子不知何时钻到了另一拨人群内,拉着一中年男子的衣襟问道。中年男子回头瞪了一眼,一脸凶相骂道:“哪儿来兔崽子,还不给大爷闪开!摸坏了我这新袍你赔得起么!”那孩子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松开了手,做了一个鬼脸就跑的没了踪影。

    “哼,不就是选拔禁军么,有什么了不起?有朝一日小爷我也能做一名禁军。”一边行走一边嘟囔,这孩子嘴里满是愤愤之意,可脸上却有说不出的得意。掂量手中沉甸甸的几个钱袋,那孩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扁我,我拿你们钱袋,哈,算是你们给小爷赔罪了。”

    蓦然止步,孩子想了想闪身进了附近的一条小巷。四下无人,一屁股坐在一家门前台阶上,脱下脚上的草鞋。这草鞋与寻常草鞋并无两样,只是脚心之处编制的甚密,用手拨开,竟然出现了一处凹槽!

    探手在钱袋内摸出些散碎银子,孩子兴冲冲的塞入了凹槽之内,然后又把草鞋套在脚上狠力的跺哚脚。银子本没有固定形状,这散碎银子更是什么模样的都有,放到脚底用力一踩只疼的这孩子几乎掉出眼泪。

    藏好了碎银,那孩子坐在台阶上不知想些什么,又是伸手去摸钱袋。这几个钱袋模样别致,用料考究,一就知道是有钱人家才能使用。袋中铜钱不少碎银更多,若是拿的多了被人发觉该如何是好呢?

    正在想着冷不防身后“呼啦”一声大门打开,正撞到这孩子的背上。“哎呦”一声,这孩子就地几个翻滚双手捂着后背挺腰跳了起来,着满地散落的银钱更是恼怒叫道:“谁不长眼睛,敢撞小爷,小爷……”

    “啪!”迎面而来的手掌不偏不倚正好扇在孩子的脸颊,可怜又黑又脏的小脸袋顿时隐现五条红手印。这一巴掌又凶又急,那孩子话没说完惨叫一声被打的倒退数步,转了两个来回才晃晃悠悠的站住。

    “好你个小兔崽子,一个没住就中饱私囊,当你安爷是死的么?!”一中年汉子从门内走出,皮包骨头,又矮又瘦,像一支被切断的竹竿似地往地上一矗,用手指着孩子的鼻子就是开骂。

    “我刚到这里歇歇脚,安叔你就来了,不过……安叔你怎么从这间屋子出来……?”那孩子双手捂着脸颊,很是害怕的样子,一副可怜的表情问道。

    安瘦子闻言更是骂道:“这是主人家的屋子,我怎么就不能出来了?还好是我出来了,不然你这小兔崽子又要藏钱,还不赶紧捡起来!”见到满地的银钱这安瘦子骂是骂,可神色已经缓和了许多,带有几分喜色。

    “是!主人家房子可真多啊……”这孩子见自己不再挨打,便去弯腰拾钱,把铜钱和碎银分别放入钱袋后,又拿出了一把碎银塞道安瘦子手里道:“今天遇到几个肥羊,这些钱是应该上交的,这些是平儿孝敬安叔的。”

    “嗯!还是平儿你这孩子懂事,没有枉我一番栽培。”安瘦子接过碎银已知份量,顿乐的脸上开花。

    “安叔,我想告假几天……您……?”平儿趁热打铁道。

    “嗯?又要找那个姓胡的学武?”安瘦子眉头一挑,略带一丝不耐烦的表情。见平儿坚定的点了点头后,安瘦子挠了挠头发道:“不是安叔说你,人家都是穷文富武,你这穷小子要钱没钱,要势没势,偏偏去学武,真是自讨苦吃!”

    “安叔……我……”平儿见安瘦子有不准之意,顿时两滴清泪在眼中打了个圈滑落脸颊。泪水冲开了脸上的泥污,露出白皙的皮肤。

    安瘦子见了一声叹息,心道这孩子若非家中遭难,现在必然是锦衣玉食般的生活。目光扫过那微红的掌印,安叔心头一软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去吧,这几袋钱足够应付账面了,你那些师兄弟很是没品,切记打不过就跑,不要硬撑。”

    “谢谢安叔!”平儿闻言破涕为笑,深施一礼兴冲冲的转身就跑。这个安瘦子心狠手辣,可有些时候又是心慈面软,若是等到他反悔就不好了。

    “站住!”猛的想起了什么,安瘦子急忙叫道。

    平儿闻言身形一顿,怏怏回转,哭丧着脸着安瘦子,一双大眼似是哀求。安瘦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道:“叔叔帮你讨了份好差事,西市集肉店那边缺个使唤,你去那边帮手就不用忍饥挨饿了。这顺手牵羊的买卖,你不愿意做,叔叔也不逼你,嗯,以后就不用再来这边做事了。”

    平儿接过那信嘟囔道:“逵叔出了名的凶,让我去那边不是送死么……”

    安瘦子闻言哈哈笑道:“逵胖子脾气不好,可为人厚道,你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诺,这二两银子给你,也不枉我们叔侄一场。”言罢,安瘦子屈指一弹,一块碎银子落在平儿怀里。

    平儿自从被安瘦子所救,就一直为其做些顺手牵羊的勾当。类似平儿这种供人差遣的小扒手,足有数十人之多,其中平儿胆大心细,身手敏捷,每次下手所得颇丰,因此深得重视。

    但平儿出生书香世家,知书达理,这种事情若非生活所迫,又是亏钱安瘦子救命之恩,实在是不屑为之。见安叔又帮忙讨了差事,又赠银子给自己,心中一阵酸楚,平儿带了几分哽咽道:“安叔……”

    安瘦子解下腰袢的酒葫芦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抹了抹嘴道:“胡三才那个人身手倒是不错,只是气量狭小,你若想得个军籍还须找个正统之人教你,一切你造化了。这钱可不是让你买酒孝敬那胡三才,逵胖子爱干净,记得买身体面衣服洗漱干净了去……你走吧!”

    难得安瘦子说了一堆肺腑之言,平儿深施一礼道:“多谢安叔,平儿就此别过了。”言罢转身离开了小巷,消失在人群之中。

    “咯吱……”大门再次打开,走出一清瘦青袍男子,着平儿远去的方向道:“此子资质不差,若是元起兄肯倾囊相授,假以时日必成大器,总比让胡三才那莽夫教导强上百倍!”

    何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摇头道:“此子身负家仇,志在戎马,与你我非是同路之人。我等举事在即,我曾救他,何必害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