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扫荡(下)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0

    中原兵将纷纷北上前往各地支援,江南方面除了士族大举增援中原之外,各路兵马钱粮也是陆续出发,水陆并进声势浩大!中原士人与江南门阀,虽是大同小异,可彼此之间明争暗斗不断。

    尤其江南之士自视甚高,门阀之下难入法眼。汉朝虽然统一了大半个华夏大陆,然实际上无论是文化还是士族仍是被分为川中,江南,中原三个板块,彼此间的融合比起百姓们要困难得多。

    川中之士到中原任职,郡内皆是中原世家,想要打交道自然多有曲折。同样中原之士前往江南任职,那江南本地的门阀世家也有自视甚高的派头。而江南之士去川中为官,也是形单影只,孤掌难鸣。

    晋人南下中原发生震动,各地官吏世家形态不一,朝廷正是用人之时,偏偏有人难堪大用,甚至与朝廷周旋起来。江南之士见此机会自然要见缝插针,寻常把就江南使人插入中原任职并不容易,主要是中原新定,空缺不多。

    而今中原各地官吏开始出现消极怠工甚至阳奉阴违的现象,正是给了江南士人大好机会!

    江南一带的官吏早就达到了饱和,有才华的也要慢慢熬出来,这是煞费光阴的。而今江南士人大批北上,无论是否有从政的经验都是被朝廷欢迎接纳。无疑是提供给江南世人大展拳脚的机会。

    中原之地的官民可以晋国,汉国双向选择,可对于江南官民来说,能支持的只大汉而已!

    难不成在被汉人征服之后,还要遭受亡魏余孽晋国的蹂躏?这是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同样在不知不觉中使得江南之地的爱国情绪高涨。对个人有利,对国家有利,又附和民意国情,这样的好事儿哪里去找?

    大批的江南士族借此机会北上,虽然仍旧是不受中原世家的见待,可这般形势下中原世家哪儿还有心思说个不字,或是玩弄心机手段?国家大义面前,这些都是拿不出的东西,一旦拿了出来被人说是别有居心更是难以解释。

    一旦事情过去了,这些江南士人也在各自的领域建立了威望,得到了拥护与承认,再想撼动其地位谈何容易?

    士族门阀的打算瞒不过朝廷,也没打算隐瞒。朝廷在这个时候急需各方势力入主中原,借此来平衡中原的局势,提高自身的威望与力量。说得直接了,这是整个江南支持朝廷,大家都是一条船还会有什么芥蒂不成?

    何攀的行动与手腕很是成功,中原趋于稳定的时间比预料中要提前许多。这也是为何汉帝刘禅敢于前往南方不顾中原的原因所在,汉朝的人力与财力都远远超过了晋国。

    中原复员辽阔,不容易稳定治理,但有江南乃至川中,雍凉的支持,中原即便有动乱也不过一时罢了。汉朝早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原之地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晋国若是选择谈何,汉朝尚要掂量掂量你的分量是否足以谈判,更不用说眼下开战了!

    ……

    血染残阳,尸横遍野,战死的兵将悄然无声埋骨荒野,在生之人挥舞兵器浴血奋战!

    鏖战一个时辰,汉军阵势依然整齐,各路人马分批顶上前线,替换前方奋战许久的同袍。汉军统帅诸葛瞻登上临时打造的高台,战场全局尽收眼底,观战良久并没有破敌之策。

    晋军兵力众多,同样阵势具备,各路兵将轮换厮杀端得是与汉人同一个心态,与其用奇兵不如正面硬撼!

    诸葛瞻,乃是诸葛武侯之后,转战大江南北乃是汉朝有名的统帅之一!尤其是寿春之战,一战震动中原!面对这样的对手,施展奇兵一旦不能成功,便是牵动全局饮败而归。

    在这样的对手面前,晋人不敢犯错,唯有实打实的拼战力!

    苟晞,晋国后起之秀,从未有过指挥十万人马的经验。然晋帝于关键时刻力排众议,拔其为帅,自有其非凡之处!观其用兵布阵,轮转调度,便知虽是初次为帅,然其能力绝对难以小觑!

    对于不了解的对手,汉军决意先立于不败之地,再求获胜!

    呐喊声充斥每一处的空间,不断飞溅的热血洒遍每一寸土地,脚下的尸首不能引起将士们的注意,手中的刀斧早已不知斩杀了多少亡魂。军中大将纷纷身先士卒捉对厮杀,善于指挥的将领则是退入中军调度人马。

    骁勇之士纵马奔驰杀的不亦乐乎,凶残之辈挥舞兵器更是战得忘我!

    晋将缪胤嗔目怒吼,浑身浴血好似疯魔一般,率领麾下精兵左右冲突全无章法,然一阵冲杀之后,汉军不堪冲击竟是让出了方圆数十丈之空地!空地上无数汉家兵将尸首,死状凄惨至极。更有甚者仍在血泊中呻吟悲呼,被缪胤战马硬生生的踏在身上,顿时骨折肉裂五脏六腑尽数迸出!!

    面目狰狞,眼透凶光,缪胤策马缓步向前,大刀斜指地面,身后兵将缓缓跟随,各个一脸兴奋神色!

    对面的汉军被这支晋兵杀的七零八落,好不容易三五成群聚集在一处,虽是保持对峙的姿态,可心中却是充满恐惧!这支晋军从将军到士兵各个都是嗜血成性之徒,如今杀的疯狂,更见可怖之处!

    “哈哈哈哈哈哈!杀!给我杀!!!”缪胤仰天狂笑,状若疯癫,双目凶光大盛纵马挥刀杀来!!

    汉军见这群疯子冲来,饶是自己身经百战此时也是气概全失。战场之上生死拼杀诚然分武技高低,运气强弱,然个人的气势同样是不可或缺之因素。好杀之人杀气倍之,好斗之辈盛气凌人,一旦在气势上取得优势等若如虎添翼,而对方则是一身本领大打折扣!

    缪胤这一队人马杀气已然达到了巅峰状态,可谓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哪怕面前时千军万马也不会感到丝毫畏惧。

    当先的汉将稍有退缩,一咬牙挥舞兵器挺身而上!生死不过一招之间,比的是谁的刀快,绝不是谁长得凶!

    然一刀劈出这汉将方才发觉,自己觉得运用了全力,可劈出的刀速却是不及平时的一半,这是为何?而就在自己错愕之时,方才发觉那熟悉的身躯栽倒马下……一颗人头滚落血泊之中,没了动静……

    “拼了!冲啊!”附近的汉军仗着人多,大声吼叫壮胆,四面八方的围攻上来。

    “杀杀杀!一个不留!”近乎野兽般的嘶吼,缪胤见到四周汉军再次围拢,更显得兴奋异常,率领麾下兵将转圈厮杀,血光连闪,血雨飘落,汉军纷纷转身奔逃,留下的又是无数的尸首。

    杀声阵阵,兵刃交击之声不绝于耳,这一处汉军被击溃会影响到附近各个区域的战势。一点一滴的占据优势杀退敌军,最后获胜的便是整体。缪胤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边的血迹,嘿嘿嘿嘿的笑着眼中寻找下一处目标。

    准方向纵马奔去,身后的兵将士气高昂的吆喝着并排跟随着。眼晋军要走出这一片战场,即将踏入新战场之刻,忽然斜刺里杀出一支汉军,同时原本杀的空无一人的战场,又是无数汉军手持兵刃杀了回来。

    “句诳在此,晋将休得猖狂!”汉军大将川中狂徒句诳拍马舞动迎面杀来,一声大喝威势十足!

    “哈哈哈哈!贱命一条,死来吧!”缪胤战得疯狂杀得忘乎所以,根本不理来人是谁抡刀便斩,杀气森然!

    高台上诸葛瞻早就注意缪胤这一支晋军威力十足,所到之处可谓是无坚不摧,破坏力堪称晋军之最!若想保持平衡的态势,不落下风,遏制住这一路晋军自是关键。

    这一片战区乃是汉军大将文虎否则,闻讯自然派遣得力干将前来作战。那句诳自出川中以来在海南,江东,淮上连番大战早已是军中威望甚著之人。见对方来者不善也不愿多言,迎头抡刀与晋将战在一处!

    缪胤之刀似狂乱无章实则暗藏杀机,疯狂的表面下是一颗阴险凶残的心;句诳刀势严谨密不透风然刀意若有所指,所心而变,随是一派谨小慎微的刀法却带有一颗随时可以疯狂的心!

    劈砍格挡,撞击无数,那缪胤的凶光杀气渐渐弥漫四周,让人感到浑身不自在。若是寻常之辈必然心有所感,身手难免受到影响。然句诳被缪胤这一刺激,倒是上了性子,狂意油然而生,狂性大发!

    刀路一变,偏锋之刀上手飞斩!神情一闪,狂然霸气四溢八方!句诳杀得兴起,狂刀好似旋风一般阵阵袭来,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端得是神秘莫测,杀机四伏!

    心头一凛,霸气刀式不由分说!咆哮之音宛若奔雷不断,缪胤心知遇到劲敌,一变咆哮一边奋战,是扰敌之法,也是兴致所到!

    垓中两名将领各自抡刀拼杀,一个嗔目呼喝面容肃穆,一个咆哮连连怒容满面,刀与刀之角逐,人与人之争斗,一时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四周飞沙走石激扬,寻常之辈无法涉及战场三丈方圆之内!

    四周汉军逐渐恢复攻势,晋军有如困兽恶斗不休。晋军虽凶却是孤军奋战,汉军怀惧好在团结一心。大刀剁在头上,长枪戳穿肚肠,眼前尽是抹不掉的血色,口鼻中更是浓烈的血腥刺激。

    不断有人倒下,伏尸在早已冰冷的尸体上,成为又一具冰冷的尸体。留给同伴的是扼腕之痛,是激愤之怒,是不畏生死的血性,还是眼角一瞥的碎片?

    怒战多时缪胤心中暗自叫苦,对手之武力或许略逊自己,然这股疯劲儿与那不要命的打法实在是让自己头疼。就算自己拼劲九牛二虎之力有六成的把握斩杀这汉将,却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身不受损失。

    早知汉家有如此狠决之辈,自己何苦逞英雄一口气杀入重围?立功不成身陷困境,威风不再难以脱身啊……

    这缪胤乃是晋军猛将,晋军统帅苟晞同样加以关注,见汉军阵势调整之间,不过几支人马的穿插进退便把缪胤一军严严实实的捂在当中,心急之余更是赞赏诸葛瞻之用兵,名门之后果然并非等闲之辈!

    诸葛瞻之用兵颇具大家风范,苟晞身为对手也不愿藏拙,一番嘱咐后,晋军攻势为之一振!

    晋国大将张方拍马舞刀杀出阵来,身后七支晋军如同七支利箭直插缪胤被困之处!

    文虎远远见了冷哼一声,拍马抡刀率领精兵杀上阵前,根本不理晋军阵势如何,硬生生的杀开一条血路切断了其中三支晋兵!

    被拦腰斩断的晋军没了前冲之势,少了后继之力,顿时被四面八方杀来的汉军围住混战一处。另外几只晋军少了这三支人马的配合,声势与威力都有所减弱,与外围的汉军激战一处,杀的甚是激烈。

    晋将张方绰刀在手锐目一扫,见汉将文虎旗帜不由得微微一笑:“斩杀此人当溃汉军,随我来!”大刀一招,附近的晋军随着张方杀奔文虎所在,步骑夹杂声势十足。

    河北晋国武者之中,以苟晞,乐广,张方三人堪称良将,其中苟晞有大将之才,乐广负狠将之名,张方持锐将之利!三人各有千秋难分上下,风格迥然不同,如今张方在苟晞之下虽无怨言,心中却有愤慨!

    文虎历经三国之臣,淮上之乱早已是身经百战,离着老远便感形势不妙,见晋军来势便知这一战绝难走脱!乱军之中厮杀想遇到合适的对手十分困难,双方几十万人相遇,这是何等的“缘分”?

    旗号知是晋国大将张方,文虎豪气顿生也有意与其一战,当下两支人马撞击在一处,在这战场之上,战局之内再开战局!

    文虎乃是魏国叛将,后又转入蜀汉,这是为人诟病之处。晋人也好,当初的魏人也罢,作战之时多以此事来讥讽文家兄弟,借此达到激怒对手的效果。张方虽锐,却是无言,手中刀锋利无比,招招要命!

    见这晋将刀法犀利,文虎也不敢掉以轻心抡刀拍马抵上,缓缓而战,不求速决!混战之中即便是第一流的武将,也需要保持体力,保证有足够的精力保持警惕。要知道千军万马一个闪神疏忽便可以丢掉性命。

    就算敌军一动不动任人宰割,可一口气你又有多少气力杀掉多少人?刀会钝,人亦会疲乏劳累,在激战中学会保存体力,在厮杀中懂得恢复气力,这才是战场上的生存之道。

    就如同先前那缪胤一般,豁出气力一番冲杀,遇到劲敌唯有暗自叫苦。但若是没有遇到劲敌,杀散了汉军,自然是回归阵中休息,有他人顶替轮番而上。就算做到了应该做到的一切,也未必就能保住性命,但只要肯做,便多一分可能。

    将军难免上阵亡,马革裹尸乃是武人的夙愿,可真正的有多少人愿意死在战场而不是凯旋而归?

    鏖战不断,濮阳方向晋军也是为之动容!大军发出不过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在边界之处与汉朝大军如此激战,来汉人反攻之力不可小觑,幸亏自家人马准备齐全!

    濮阳乃是晋人收获的果实,更是打开中原大道的关键,不可丢,不可失,不可有任何的马虎!

    汉人既然发兵攻击濮阳,黄河上的大汉水师再次杀出,晋人不及损伤的保护河道,汉人不顾生死的冲杀不断!占据黄河流域的,把水道掌控在自家手中,这是赢得这场胜利的关键点之一。

    假如汉军控制了黄河,晋人南征的念头也就彻底覆灭,不能渡过黄河支援征伐,空有雄兵百万又有何用?可如果是晋人掌控了黄河,那么整个黄河南岸的任何一处都有可能成为晋人的登陆地点,届时汉军的防线必然千疮百孔,疲于奔命之下终至崩溃!

    战火处处,何止濮阳?

    汉家水师把晋国水军逼迫在守势之后,洛阳旧址方面汉军乘着舰船再次北上侵扰岸边。晋人兵力有限,拨出大军征讨中原,留守之力必然薄弱,纵是以前坚不可摧的环环相扣,此刻也应当有了破绽,有所松动。

    诸葛瞻何许人也,不战则已,战必分胜负!

    徐州境内,汉徐州刺史姜胜点兵三万五千人,以大将骆秀为先锋,滕修为水军统帅,浩浩荡荡水陆并进举兵杀奔北海!既然北海的晋军虚实难测,索性不加理会,做足各种准备足矣!

    若是北海空虚,必然水陆夹击,若是北海坚固,这一次姜胜也要硬撼一次,来使得北海人马无法增援濮阳!

    与此同时,寿春方向淮上后续人马以及江南初到之军汇聚一处,在汉军大将脩则的统领下开往北方!

    各路汉军动作极大,河北方面也是十分紧张!晋帝司马炎召集文武群臣入朝商议应对之策,濮阳,北海,官渡三处皆是负责攻占中原之军一切早有安排不用多虑,但河北之守备必然要有整体战略部署以防意外,这是重中之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