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扣境(中)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2-26

    copy错了……导致重复,非常抱歉~先补上一章,晚上还有五千字一更。

    烽烟突起,让汉军措不及手,没有任何防备。濮阳军民奋身以战,汉将梁正眼城外晋军源源不绝,兵力充沛的攀登城头,当下一狠心道:“开城门,随我出城杀敌!”

    讨逆将军陈尚谏言道:“城门一开便是殊死之斗,将军如何犯险!?”

    梁正急道:“绕击城下方可减少城头压力,我去之后,汝引军杀上城头无比保住濮阳!!”

    陈尚未及答话,那梁正早催马引军而去,着城中的乱象陈尚跺脚叹息一声,便指挥部卒前往城头作战。晋军早已在城下准备就绪,一旦在城头站稳阵脚便可以不断增加的兵力。

    因此梁正甘冒奇险也要杀出城袭击城下的而晋军,断了城头晋人的源头。如此一来城头上的晋人越杀越少,濮阳才有保全城池的希望。至于那河岸边的巡查之军,与城外的六千人马早已是无暇顾及,只能听天由命了。

    喊杀声一浪高过一浪,城百姓人人惊慌失措,藏在家中不敢出门。城中大户人家有晋人耳目者伺机放火城中。火头一起再起接连数处,得人心惶惶更是丢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晋军见到濮阳城中起火自然是士气倍添,汉军见了心中却是多了一丝顾虑,斗志不由开始消退。

    轰隆隆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城门外的晋军鼓足了力气推动冲车连番撞击。整个城门洞好似都在摇晃一般,回音阵阵充斥耳旁,晋军听了反而是更加的亢奋!头上不断掉落的尸首兵刃,有的是晋军有的是汉人。不幸被砸中只能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大多数人都是奋力前冲能赶上云梯的就爬云梯,赶不上的索性直接攀爬城墙。

    左右城头上已经有了不少自家兄弟,汉人的反击少得可怜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比起素来九死一生的攻城战,如此情况倒是轻松无比,充满信心!

    城门上的灰尘簌簌而下,这一次的撞击本以为又是无功,不想那城门竟然顺着冲击之势忽然大开!

    晋兵推着冲车收不住脚被带入城中,不由得暗叫不妙。后方等待许久的晋兵只以为是前方撞破了城门,早已各自拔刀发喊的一劲儿涌入内中。

    等待这批晋兵的乃是汉军的弓弩手,长矛手以及汉家铁骑!!数百张硬弩连连发射,晋兵顿时好似刺猬一般接连倒地!到了这个时候都知道眼前是死路一条,可身后不断涌入的同袍是不了解前方状况的。

    就算听到了前面的惨呼身体也是来不及后撤,早已一个撞一个的杀了进来!不能后撤,唯有前冲!迎着死亡冲锋需要勇气,却也是无奈。好在汉军弓箭手不算太多,仍有不少晋兵可以透过箭冲上近前。

    杀气腾腾的眼神,冷冰冰的矛锋,一排排伫立的汉家精兵毫不留情的挥舞长矛连续刺杀!晋兵躲过了箭矢,却未必冲得过长矛兵的圈杀!避得开长矛兵的刺杀,依然逃不过铁骑的践踏!

    汉将梁正麾下两千余铁骑斗具精良,早已排好了阵势。晋兵冲入城中初时勇猛,遇挫之后士气顿时低落,被汉兵杀伤无数。就在这人人有退缩之心,无向前之意的时候,梁正凑准时机一声大吼!

    两千余铁骑如风而动,好似惊鸿掠过般撞入晋人阵势之中,硬生生的在骨肉堆中撞出一条血路从城门杀出,迎着无数亢奋的晋兵大开杀戒,狠狠的撞在一起!!

    晋兵无处躲避,无处藏匿,迎着铁骑唯有以血肉之躯抗衡。多少人在撞击中丧生,多少人在惨呼声中倒地,又是多少人在铁蹄之下无声无息的化作肉泥!?

    铁骑掠过,遍地哀鸿!

    猛然杀出的汉骑不曾停歇,未曾减速,一路冲突不断在城根下绕城而奔!汉将梁正手舞大砍刀一马当先,气势骇人!大砍刀左右翻飞,上下挥舞,管他是晋兵晋将,云梯冲车,大刀所过之处皆成破烂!

    那云梯一折,还未曾攀爬到城头的晋兵晋将脚下一空,顿时跌落地面摔了一个粉身碎骨。偶有坠入汉骑当中的,也算是造成了对方的死伤,一命换一命不算赔本……

    能够偷偷摸到城下的晋兵并不多,四面围攻声势显赫,实则城下晋兵所剩无几。这两千汉骑驰骋如风,疾如烈火,转了半圈已然杀得晋兵没了阵势。晋军攻城之战便要自此而终,晋军大将李赞早已率领数千人马赶到。

    见汉骑锋芒大盛,那李赞不敢率领步卒上前送死,唯令军中弓弩手尽力放箭,射杀汉骑!

    梁正麾下不过两千余骑,见状不由得勃然大怒道:“晋贼胆敢如此,给我杀!”一声令下汉骑调转方向扑向晋军,李赞见了脸上肌肉微微抖颤,心知自己若是退却,回头必然军法从事!

    这次出兵不仅仅是军令如山,更是陛下亲自下令派遣皇室督战,而且背后自掏腰包的各大世家当然是需要回报的。往常可能找人说情也就免罪,今时今日是绝无半分的可能!

    “大队人马随后便到!兄弟们给我顶住!!”李赞手绰长枪振臂高呼,拍马舞枪身先士卒,截住梁正便是一番搏命战!

    被晋人偷袭得手梁正怒火难消,见晋将来战正合心意,当下咆哮连连,双目喷焰,大砍刀带着熊熊杀意挟带无匹气势迎面就是一阵乱砍!

    晋将李赞见来将气势便知非是等闲之辈,本要施展自己枪法技艺与对方持久作战,谁曾想那汉将挥刀乱斩全无章法,顿时手足无措乱了手脚……好在功夫够硬,底子不差,勉强借住几刀算是保住了性命。

    “吾乃兴业将军李赞是也,枪下不杀无名之辈!”被梁正一阵乱砍乱杀,手忙脚乱之后李赞也是火起,神情一震长枪抖擞,施展开祖传枪法咄咄逼人,杀机赫赫!

    “区区小贼不如我眼,待本将军送你入黄泉,你自会知晓!”梁正切齿冷笑,双臂运足力道挥舞手中杀器全力施展!

    步骑异势之下,冲突过后晋兵死伤狼藉,汉骑反倒是围绕着梁正这一处的战团不断回旋冲杀,那晋兵抢着要前来护主却只能惨死于铁蹄之下。唯有三四百人紧紧跟随李赞身旁舍命厮杀,却也是岌岌可危!

    城下激战连连,城上同样是血战不断!晋国大将缪播一杆铁枪纵横翻飞杀的汉军频频落城,无人可当!汉军大将讨逆将军陈尚挥刀来战,不过十几个回合便负伤六处,险些丧命其手!

    好在身旁副将一拥而上把陈尚抢回,然想遏制晋军势头仍是棘手之事。好在城下晋兵被汉骑杀得七零八落,一时能够继续增援城头的兵力并不多。而那敞开的城门此时又是紧紧关闭,城门内数百汉军搬开晋军的尸体,推开冲车用大木死死顶住城门,防止晋兵继续攻击。

    晋将缪播一番冲杀,见城中汉军越战越勇,越杀越多,大有杀之不尽的势头。而自家人马后继无力,原本占据的墙头开始逐渐被汉人夺回,不由得转首向城下望去。

    那城下的冲车云梯都被汉人点燃,加上零星散落的火把,仍是的清晰。无数尸身层叠在城下,死状各异,凄惨无比。城下的晋将正组织散兵游勇重新聚集,一时却是没有能力继续支援城头了。

    “蠢材!蠢材!!”几乎要气炸了肺,缪播怒发冲冠,骂不绝口。

    “嗯?此人起来倒像是主将,手上功夫差劲的很!先杀此人威慑全场,或有转机!!”

    缪播乃是气粗胆壮之人,见先前交手的汉将陈尚身旁无数人护卫,皆是一脸紧张关切神色,显然这陈尚地位不低。放眼城墙之上,倒是没有第二个这般人物了。如此何不擒贼先擒王?

    “喝啊!!汉狗纳命来!!”一声巨喝,气冲斗牛!缪播手持铁枪奋身一跃,铁枪在空中卷起飓风横扫人群!!

    汉将见状纷纷躲避,带着陈尚便欲奔下城楼暂避风头。这晋将端得是勇猛非凡,又是身材魁梧,若是留在城墙之上,陈尚必死无疑!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捐躯之时到了,兄弟们不要怕!让他们见识我大汉武人!!”讨逆将军陈尚瞠目断喝,抽出随身长剑不退反进,瞬间便淹没在狂风之中……

    “将军!!!”

    “和这畜生拼了!”

    附近的汉兵汉将见陈尚危机之刻舍身报国,一时群情激奋挥舞兵刃转身杀奔缪播,全然忘记了对方武艺高超,自己等人没有半分胜算。

    缪播冷哼一声啐道:“无知之辈,给我杀!”身旁晋兵晋将也是一拥而上,各逞手段。

    双方短兵相接,汉人大败!那缪播一甩手便将陈尚的尸身挑入人群之中,汉兵不忍砍伤主将尸身唯有抽招闪避。可是战场之上生死不过瞬间之事,如此怎会不败?

    眼一片的汉兵要被赶尽杀绝,缪播得意之余放声狂笑,再次纵身加入战团铁枪挥洒,给予汉人最后一击!

    挺枪刺出,眼角忽感精芒一闪,一股杀气锐意而至!

    “谁!?”缪播猛然抽枪遮拦,身形倒退三四步断喝一声,神色已非从容。

    没等清来者面容,只觉得对方矛法精湛无双,一转一压之间竟然摆脱自己的铁枪压制,快若闪电的猛刺胸前!

    “喝啊!杀!”缪播喉咙哽咽,一股寒意瞬间笼罩全身,心知来者非同小可猛地提声大吼,铁枪在身前抡开奋力抵住这要命的一矛。

    接下这一矛,又是退了三四步,那来将长矛好似闪电般不断戳出,似灵活无比,实则威力万钧!缪播挥枪奋战,不想与那来将身形一错,来将竟然撇下了自己杀入人群之中!

    晋兵晋将正是士气高涨,不妨来人凶猛无比,杀人如麻!一时中矛倒地者不计其数,晋人大好形势竟被这一人一矛杀了一个底儿朝天,顿时落入下风,几乎不成气候……

    缪播返身欲战,然强将手下无弱兵,跟随来奔上城头的汉家兵将人人手中皆是长矛,出手敏捷兼备力道,一人诚然非缪播对手,可数人齐上竟也能缠战一时!

    转眼间方圆六七丈内晋兵寥寥,缪播见状颇有甘,然好汉不吃眼前亏。就算自己神勇非常,也知来人功夫不在自己之下。一退在退,缪播身形一跃便要翻身坠下城墙。

    自己手中的长枪乃是精铁锻造,赔上一身力道足以保证坠落城墙而不死!缪播心中有数,欲先行退困,不想那汉将身形灵动高高跃起却是与自己打了一个照面!

    这汉将五十余岁的年纪,鬓角发白,然双目如鹰似隼狠决无比,得人浑身不自在,心中一片冰凉。

    “上官凖!?”缪播久战阵前自然识得汉军大将,一声惊呼之下手上也是没闲着铁枪一震猛刺来人!

    上官凖一阵冲杀浑身浴血,人在空中却是无处借力躲避,唯有探臂奋身一拧!这一伸手,却是双手齐伸,上官凖的长矛坠落城头,双手握紧了对方的铁枪。

    那缪播不曾想上官凖如此大胆,可也顿时明白人在空中时这般做法最是合理。清楚归清楚,明白是明白,可惜想得慢了,更是做的错了。缪播全凭借铁枪方能安全落地,见上官凖抢夺自己兵刃,如何肯给?

    此时人已经向下跌落,缪播急切之间奋力一拽要夺回铁枪。不曾想上官凖面无表情的顺势一推,双手一伸……

    可怜缪播一声惨呼身形飞出老远,半空中挥舞长枪还想插入城墙减速,无奈离着过于遥远,眨眼之间便是闷响一声,摔在城下顿时气绝身亡。那摔烂的血肉与地上的混在一起,也分不清谁是将军,谁是小卒……

    绝处逢生,汉军见上官凖挺身而出顿时士气大振,上官凖振臂呼喊道:“赶晋贼下城,接梁将军回来!”

    城上告捷,城下战场又是另一番的变化。

    晋将李赞苦战无果,只能苦苦支撑,奈何汉人骑兵犀利,左冲右突也是难以杀出重围。好在城下的晋兵返身杀回相助,难以近身肉搏的便远远的射击。汉骑虽然威力无比,但兵力有限,不断折损之下战力锐减。

    便在此时晋国主力人马击溃了城外的六千汉兵,晋国大将张方,缪胤率军火速杀到,见濮阳城下一片惨战不由得触目惊心,连忙挥军一拥而上,试图包围汉骑!

    鸣金之声阵阵传来,清澈之音让城外的汉军精神为之一振!此乃城头晋军全灭之,城外汉军速速回城之意!

    “儿郎们!快撤回城去!!”梁正眼见晋军大队铺天盖地杀至,连声呼喊挥刀开路!

    那城门早早打开,临时拼凑的远程攻击部队纷纷聚上城头,给予自家将军火力支援掩护。

    汉骑在前疾奔,后方还有少数被晋军拖住动弹不得,无数晋兵随后掩杀速度极快!

    那城头临时聚集的弓弩手根本不足射退晋兵,然此时此刻根本顾不上那么多,管不了手臂酸疼各个咬牙坚持射击不断!

    轰隆!

    城门关闭,梁正与六七百骑兵进入城中,余者皆是伏尸城外!来不及悲伤,城外杀声大作,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声浪阵阵攀高,晋军斗志冲天而起,战意正浓!

    梁正不敢怠慢一面赶赴城头一面吩咐城中兵将调动守城,来到城墙之上,但见好友上官凖一身软甲手持长矛傲立城头之上,指挥军卒兵将展开反击固守城池。

    “好友,你怎可轻举妄动!?”梁正见上官凖一身是血,触目惊心,心中一震,连声音也是带着几分颤抖。

    上官凖哈哈笑道:“晋贼胆子不小,敢犯我边境,我虽带伤,也足以戮杀来贼!”

    梁正见状沉默片刻道:“既如此好友先行去城中镇守,此间防务交给我吧!”

    “也好,切记小心,不可丢了城池!”上官凖干脆利落的应声,从家将手中接过硬弓,一连三箭射杀了三名在城下指挥晋军攻城的校尉,这才缓步带人离开城头。

    有上官凖振作汉军士气,汉军此时都是缓过劲儿来,井然有序的忙碌起来。毕竟这濮阳乃是坚固之城,晋军偷袭几乎得手,但硬攻却是另一番道理,并不一定能够破城而入。

    晋将张方一边观战,一边听下属报告缪播阵亡之事,悲由心生。这缪播乃是朝中猛将,不想此番一战就折损掉了……

    “报!南方五里一支汉军火速接近中!”探子飞马来报,却是紧急军情。

    张方抬眼道:“哦?汉人来得好快,使缪胤将军引本部人马前去迎敌!”

    “是!”那探子闻讯继续哨探前方,自有传令官将军令传给军中的缪胤。

    那缪胤乃是缪播的弟弟,听得兄长死讯正是悲痛欲绝,忽闻汉人援军杀到,顿时暴跳如雷,提起大刀上马便带本部人马前去阻截!

    南行不过二三里地,迎面汉军已然杀来!濮阳大战汉将柳初的清楚,早已做好了战斗准备,见晋军果然杀来,当下毫不客气挥军杀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