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登基(下)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2-0

    魏国皇帝曹奂已经驾鹤西去,晋公司马炎也不幸葬身滚滚波涛,魏国在不到十天的时间标志性的君主以及掌握实权的权臣先后去世,朝堂上一片混乱,市井间更是奇谈迭出。

    天亡大魏,国家必亡!

    司空卫瓘,司徒何曾,太保郑冲,太中大夫王览等魏之遗臣连日计议,唯有请抚军大将军冀州牧司马攸前来主事。无论在朝堂之上,军队之中,还是司马氏这个大家族之内,司马炎一死,唯一能够统摄各方的唯有司马攸了。

    而司马攸正在讨伐辽东蜀军的陆上,闻讯即便回转也是需要时间的。在此之前一切军政大权暂时由卫瓘等四人共同料理,当务之急便是安抚人心,以军心为重!

    黄河以北仅仅剩下了青州之地,蜀军声势浩大连战连捷,更是击杀了曹奂与司马炎这样的人物,可谓是士气高涨。若是趁着河北上下乱作一团的时候杀过来,恐怕多少城池都要望风而降了。

    因此整顿军心之重点,在于整顿防务!魏军开始四下搜集黄河北岸的船只,防止北岸之人渡过黄河投奔南岸,更是督派将领日夜不断的在营中巡视,带着军卒巡视各城,震慑百姓,以防宵小作乱。

    河北各州经过司马氏悉心经营依然破败,仍有不少的百姓对于司马氏怀恨在心,甚至不满于司马氏的统治与政策。河北大地饱经战火蹂躏,异族摧残之后本应是休养生息的。

    无奈当时魏国各条战线吃紧,唯有在河北操练人马征集军队,如此一来刚要有所起色的民生,因为河北大军的建立又恢复到了战时的状态。百姓们疲于徭役赋税,哪儿能安心的生活?

    好在蜀汉一口气儿吃下了徐州,许昌,陈留,小沛,濮阳等一大块版图后,正在消化期间,一时没有攻击河北的举动,这或多或少的让卫瓘等人心中稍微安稳了一些,每天只是盼着司马攸回来。

    司马攸本是司马昭的次子,也就是司马炎的弟弟,幼时过继给了司马师,素来得到族中的爱戴与敬重,更是司马炎的得力臂膀。河北大业便是交给司马攸来安置的,但司马攸并不是神人。河北大地百废待兴,要致力民生,又要招兵买马,并不符合实际状况。

    两相权衡利弊,还是以军队为主,毕竟曹魏需要一只强大的,能够遏制蜀军的部队才能保护仅存的土地。

    作为司马昭的次子,司马师的继承人,司马氏家族内部的权势者,司马攸理所当然被选作司马炎的继承人。即便是司马炎的另外两个弟弟司马鉴与司马机也不敢有反对的意见。

    因为司马氏如今当家作主的是司马伷,是司马昭一辈中硕果仅存之人,更是当朝的车骑大将军!

    河北之事挂名的是司马伷,但从谋划到实施一切都是交给司马攸去做的。司马伷能够活到现在,成为司马氏家族中唯一的耆老,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司马炎不堪大用,谁都在眼里。

    或许太平盛世司马炎还能勉励维持一二,但已司马炎的才干与个性来论,乱世之秋并不是司马炎的用武之地。并不是说司马炎一无是处,位极人臣驾奴朝中群臣之辈,怎会是废人一个?

    出了这一点后司马伷便安心在河北练兵,对于中原战事关心甚少,有些事情不用去想,自己也是知道结果的。因为自己实在是太了解司马炎了,就如同自己了解司马昭。

    当初针对王基等人的举动,司马伷是抱有反对态度的,可人一旦步入老年,到了垂暮之刻,总会有所转变与改变。这是谁都阻止不了的,当大家五十岁的时候还在笑谈老者之蠢,可等到自己五十一岁的时候,便可以感受到这种切身的变化了。

    这是生理上全方位的改变,没有人能够阻止。

    司马伷的年岁比司马昭小了一些,不过素来敏于观察的司马伷早就出了症结所在。难道司马昭不清楚这些道理么?用道理去劝谏怎会有用?

    一心称帝的司马炎遗传了他老爹司马昭的那份固执与坚持,只要自己认定的就绝不会轻易改变。不同的是司马昭英明一生,临没的时候才做下了糊涂的决定。而司马炎打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有卫瓘这种司马氏的重臣支撑,再加上司马伷在幕后推波助澜,安抚河北大地的不满情绪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就算黄河以南不少魏人投降了汉朝,可司马炎早就把大部分的朝廷班子转移到河北,因此魏国朝堂上的实力并没有减少太多,仍然保持一定程度的强大。中原的精英士族不少都与司马氏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荣辱与共,不会因为司马氏的没落而选择离开,即便有这种想法,也是毫无办法脱身。

    司马攸很快便赶回邺都,一入城便是去祭拜兄长司马炎的尸身,开启了晋公的大丧。司马炎被黄河吞没,所谓的尸身不过是用木雕穿戴上晋公的袍服罢了,这般下场让许多人都是暗中嘀咕着,间接害死了魏帝曹奂,这难道是报应?

    国不可一日无君,大丧之后便是国家的大事儿了!这个时候可顾不上什么兄长新死一类的言语,特殊情况一切都是便宜行事。司马攸作为司马氏的接班人,以及魏国的继承者,这是毫无疑问的。

    司马炎折腾数年才捣腾出来河北这块地方,可不是为了听反对声音的。魏国已经灭了,朝堂,军队,百姓能跑的也全跑了,剩下的对于魏国这个尊号也不是很有感情,否则早就跑路了。

    新的国家就此成立,国号为晋,司马攸登基为晋国开国君主,即是晋武帝。追谥司马懿为宣帝,司马师为景帝,司马昭为文帝,司马炎为愍帝。一应文武大臣也是各加封赏!

    其中数人由得司马攸之中,以司马伷为河内王,大将军领并州刺史,监督并州各路人马;卫瓘为骠骑大将军,东武乡侯领冀州刺史坐镇邺都拱卫守御;马隆为卫将军领青州刺史镇守青州;胡广为左仆射,镇军大将军屯驻平原;司马鉴为安乐王屯代郡;司马机为燕王前往辽东平乱。

    此等数人不是司马氏之族人,便是司马氏之党羽信重之辈,乃是晋国开国的主要力量,更是朝中把握大权的人物。其他诸如朝中名士耆老也是各有封赏,远在边疆的军中诸将同样论功行赏,挑选良将委以重任!

    邺郡作为晋国之首都可谓中原汉军北上必攻之处,地临前沿战线,朝中耆老多有建议迁都南皮者。南皮有燕代之阻,平原之护作为缓冲,汉人兵锋一时难及。此等提议附和大多数朝臣之心,唯有卫瓘挺身日出反驳其论。

    晋武帝司马攸之才干未必强过兄长司马炎,不过胜在颇有自知之明。司马炎因何而失去了半壁江山,曹魏如何被蜀汉一举歼灭,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因此司马攸力排众议,决意定都邺郡,借此来彰显晋国抗击汉朝的决心!

    心中多有不敢苟同之感,不过群臣仍旧是暗自点头称赞连连,这般决定似危险,实则是最为稳妥的决定。晋国也好,司马攸也好,要想让河北臣民耳目一新,到希望,首要之务便是树立形象,给予人们信心。

    单单是定都邺郡,足以彰显大晋国武帝的气魄,可对于气势正盛的汉朝来说,无疑是另一种的挑衅。

    朝堂内外封赏完毕,便是要颁布新政了。久在河北经营,如何治理河北之地司马攸心中早有定策。河北的百姓许多都是中原迁移而来,不过数年光景还没有扎下跟脚,动乱不安的时代让这些百姓很难稳定下来。

    安抚百姓,减少赋税徭役是必须要做的,除此之外便是裁军!

    恢复河北的农业生产,加强各项建设需要的是人力,青壮作为劳力的主要成分可谓不能缺少。为了保持与汉军的作战,大量的青壮被拉入行伍中成为了军士,但河北之地目前却是养不活这些兵士的。

    让这些兵卒卸甲归田,等于增加了劳动力,推动了生产发展,而军队的开支也相应的少了一大块!

    拣选后留下的兵将便是所谓的精兵,加紧操练配备精良的装备,给足军饷与伙食,这些精兵/运用好了战斗力不减反增,虽然数量上让人担忧,可使用上远远好于一大群士兵参差不齐的作战状态。

    内务的条条框框需要司马攸以及朝中大臣协力完成,外交同样不能够放松,相反要加紧!

    魏国与蜀汉势不两立!蜀汉已经化作了庞大的汉朝,而魏国也随着曹奂与司马炎的去世烟消云散,剩下的是晋国与汉朝。虽说是换汤不换药,还是这批人另立一个旗号而已,但实际上却有了重现选择离场的空间和余地。

    汉朝的强大有目共睹,大家被汉军打得焦头烂额,这有对方强大的原因,也有司马炎昏招频出的原因。晋国忙着建设,忙着休养生息,继续打下去实在是负担不起,而且又没有理由。

    被汉人仇视的是魏国,魏国已经没了;与汉人势不两立的是魏国,而我们是晋国。

    晋是由魏之遗臣所组成的,可绝不会继承魏国的外交关系,这并不是处世之道,更不是立国的目的。打着曹魏的旗号推举上来一个傀儡皇帝,并不是什么难事儿。问题是继承了魏的衣钵,就要面临汉军的虎视眈眈。

    汉朝皇帝刘禅早就放出话来魏国已经灭亡,司马攸等人若是不自量力继续举着魏国的牌子,必然是被汉军视作仇敌的。关于那汉朝皇帝刘禅的意思,大家又怎么会不明白?

    这是没有赢者的选择,无论是继承魏国还是建立新朝,能选的只是损失小的方向罢了。晋国朝堂与军队民间都因为此事流失了大量的人力,这就是代价,换来的却是生机,一线生机!

    阐明立场,等待汉朝的态度,这是晋国目前要做的事情,派出的使者同样是重量级的——裴秀!

    裴秀对还有半壁江上的曹魏都不感兴趣,对于所谓的晋国也是抱着同样的态度。只是前几次司马炎还顾虑重重的不能放开手脚,如今国号都改完了,裴秀不得不应允出使之事了。

    整个河北都在盯着裴家,整个河北都是司马攸的天下,司马攸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捏死裴家,你裴秀敢不乖乖听话?

    对于这般情景裴秀并非没有预料,只是家族庞大自己如何置身其外呢……

    出使汉朝是极为重要的事情,青州晋军面临徐州汉军的威胁,而辽东之地晋汉两军仍是没有分出胜负。

    能不能与汉朝坐下来谈判谋取晋国生存的空间与利益,又要付出何种的代价来换取,都是未知之数。谈回来的结果得不是裴秀的能力,而是晋国的实力,可究竟什么结果才能让裴秀免去杀身之祸?

    ……

    司马炎悲催的消息传到许昌时,汉朝文武一片欢庆!魏国已灭,司马炎已亡,这汉室复兴,统一天下不是手到拿来?从河北,青州偷偷来到南岸的魏国臣子百姓不计其数,汉军自然要派人手盯着,对优秀的人才进行任用。

    刘禅住进了许昌的皇宫之中,对于群臣提出的改建皇宫并没有同意。这是魏国的宫殿,自然不如汉人的宫殿用着舒服。虽说当年汉献帝也是在此,可那段历史与今日简直是云泥之别。

    占据了中原之地,汉朝同样要论功行赏犒赏三军,各地州郡开仓赈济百姓,府县官吏登记人口划分田地,帮助流浪的百姓安家。中原大地饱经战火十余年,如今终是一片和平迹象,可谓来之不易。

    刘禅以欧阳建镇守长安;张损,郝度元负责重建洛阳城,抵御河内的魏军;齐万年镇守官渡威慑北方;上官凖守卫濮阳监视北岸动静;罗宪屯兵陈留保持随时支援官渡与濮阳的态势;诸葛瞻屯兵寿春治理两淮等地;脩则入驻汝南平复郡内;姜胜前往徐州战场负责监督徐州各路人马。

    而姜维以及文虎等蜀汉大将除了分拨各地之外,余者尽数留在许昌。忙碌着整顿军队,汇聚辎重,治理领地,同时也在等待着刘禅所期盼的事情——太子驾临!

    闲暇之余刘禅亲自去了趟羊祜府上,见了逐渐好转的杜预。魏国已经灭亡,晋国取而代之,作为魏国遗臣的杜预心中悲伤不已。司马炎的所作所为无疑是伤了杜预的心,却也给了杜预一条毫无顾忌的道路,投身汉朝!

    以羊祜前往江南地区辅助吾彦治理江南之地,以杜预前往荆州治理荆州与交州两地,这是刘禅早已筹划好的事情。羊祜与杜预的才干足以胜任,同样足以威慑川中的宵小之辈!!

    先发的黄崇已然抵达成都,宣读了刘禅的圣旨,暂停一切审查活动,并且把关押的人犯统一交给黄崇率领的御林军管,这是稳定人心的一步,也是先让朝中群臣从事件中跳出的一步。

    整个朝廷要运作的事情有很多,这件事儿已经到了这般的地步,没必要劳烦众人浪费脑筋,关键文鸯的这一路人马了。

    若是预计没错,文鸯的抵达时间当伴随着平定中原的消息传入川中!

    既然事情有蹊跷,既然事情难办,刘禅索性把太子请出川中,有谁还敢阻拦查案!

    ……

    啸天狼陈灵一脸狼狈的躺在草席上,当初自己的苦肉计并不高明,以高玩的能力早就产生了许多疑虑,自以为是的做法不过是羊入虎口犹不自知罢了。魏顺都会战死在该役中,啸天狼凭什么脱困?

    对方有杀死魏顺的能力,难道会让你啸天狼陈灵跑了这么多天?

    想起恨地虎那惨死的模样,想起那出手狠辣的富贵中年人,陈灵不自觉得便打冷颤来。那人的武技不见得如何高明,可一身的本领好似都为了杀人而准备的,招式简单快速,出手毫不留情!

    想不到高玩还暗藏了这样一张牌,自己真是倒大霉了……

    连续的审问与严刑拷打,陈灵咬着牙硬生生的挺了过来。即便落入高玩的手中,陈灵相信凭借自己的意志也足以到死那一刻也不张口。没有这点分量,怎么敢在狂人魏顺的身旁做卧底?

    没等查明真相,朝廷已经平反了魏延的冤案,并且恢复了魏延的功爵,更是追谥魏顺为中郎将,陈仓侯寻找其他魏氏后人等等。这都是黄崇带来的圣旨上吩咐的,而进入了黄崇的营地,便再没有任何审问发生。

    黄崇乃是川中本族,更是名臣黄权的后人,在川中威望卓著!可即便你有圣旨,如此行动也是让人感到些许的不爽与不信任。不过从呼雷阙传出的消息让所有人都默默的闭上嘴,案件能搞到这般地步,陛下早已雷霆震怒!

    随着黄崇的入川,司马胜之,郤正,高玩,樊建,赖率等人各自行动起来,川中的局势一下子变得稳定。

    数日之后,前方大胜的消息传回川中,魏国皇帝曹奂,晋公司马炎在战事中被蜀军先后击杀!!中原大地完全落入汉朝手中!!

    群情沸腾,欢呼庆祝着走街串巷,好似过年一般的热闹非凡。而文鸯的五千精锐也入驻了成都,不解衣甲的文鸯径直入宫宣读圣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