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斗智(下)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0-4

    月,弯月如刀。

    一身泥泞血污,双足重若千钧,如此窘困的环境,何越没有丝毫沮丧之感,反倒是沉稳如渊,坚毅无比!

    杀人与人杀的日子不适合自己,但眼下的自己必须要适应这样的生活。一旦自己失败了,便是被人杀死!一旦自己胜利了,便是杀死对方!

    高斗与梁发这呼雷阙两大要员舍命相救,每每昏睡之时都映在梦中,深深刻在心里。

    朝廷发动如此大的人员和精力来处理这宗案件,可在魏顺一路顺风之际,为何自己等人会招到呼雷阙的伏击?难道说,这些呼雷阙之人可以在好不惊动朝廷的状态下,近距离的肆意妄为么?

    若真有这般的本事,那为何自己与高玩等三人的交往当中丝毫没有发现?

    若当真是朝廷的意思,根本不可能对自己三人下手才是!

    “嗯……既能掌控呼雷阙的暗杀势力,又能不惧台面上的各方朝廷部队,此人权威之高,让人讶异啊!”

    伏在树上,任凭树叶挂着脸颊,任凭那虫蚊落在身畔,何越一动也不动的仔细思索来由,渐渐的心生恐惧!

    高斗与梁发多半难逃对方的毒手,若是高玩也出事了,谁又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魏顺的清白,替死去的人讨回公道?!

    对方的安排固然巧妙,预料固然神妙,但最让人恐惧的,却是这斩草除根的狠劲儿,杀人灭口的狠辣!

    人死,死无对证,一切不过是活人说的算罢了。

    心够狠,手够狠,不断的杀下去,黑白混淆,是非颠倒,也不外如是啊!

    “咯吱”

    细微的声响也难以瞒过何越的耳目,就算是半睡半醒的何越,一样敏锐非常。这些日子饱受追杀之苦,为了生存,已然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事情了。

    夜深林静,细微的响声之后,便再无动静。

    夜依旧漆黑,林依然安静,可是人却绷紧了全身的神经,每一条血脉,紧紧盯着数下缓缓移动的黑影!

    陌生的身影上不时投射到月光,那衣着乃是追杀者的衣着,树上的何越倒吸一口冷气,手上的刀似乎有了温度,那是杀人时才有的温度。

    手满是泥土,却无比的坚定,缓缓的移动代表着何越无比的谨慎小心。每每移动一分一毫,都不会挂碰到一枝一叶。

    缠在刀身的布条慢慢的解开,那刀身的角度却是映射不到半分月光,血迹斑斑的刀身述说了逃亡者一路的艰辛,更像是对于追杀者的报复——血债血偿!

    呼雷阙杀手同样无比缓慢的挪动脚步,一双锐目打量四周,耳朵更是竖起老高,哪怕有一丁点的声响也休想瞒过自己。追杀这黝黑汉子,乃是上面的死命令,完不成便是死,自己不想死,所以只有追杀这黝黑汉子了!

    只是杀人者也有被杀的命运,被杀者同样有杀人的权利,自己的同伴已然折损七八人,而那名被杀者依然活着。就算角色有所不同,可此时的自己,同样拥有几分胆颤之感。

    树上的何越调整自己悠长的气息,腹内空空并不妨碍自己的骤然一击!杀了这呼雷阙的杀手,自然能够搜到干粮又或是引火之物!

    树下的呼雷阙杀手,丝毫未曾察觉头上的杀气,双脚迈动之中终于踏上了死亡的位置!

    光闪!

    闪光!

    月光不可能如此刺眼,唯有刀光才能杀气迫人!

    “啊?!”

    一声错愕,回身抡刀,时差半步,刀慢三分……

    足下所踏之地,与何越在树上栖身姿态正是直线,在这种角度下,何越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斩出致命的一刀!

    “呼呼……嗯?”

    一刀必杀,似简单,实则凝聚了何越大量的精力与体力。整整一天滴水未进,时至此刻,身体依然难以支撑。偏偏就在此时,嘈杂的脚步声远远响起,何越如同惊弓之鸟,竖起耳朵带着一脸疑惑,来不及搜杀手之身,脚步错动间遁向远方。

    “大哥,你伤势如此,还要赶夜路,这般辛苦到底为了什么?”

    一名瘦小的汉子手中拿着竹竿在前开路,竹竿不断左右摆动,扫打那齐腰的草木,又是防止其中藏有动物之类。

    在瘦小的汉子身后,两前两后四人分为两组而行,中间两人乃是精壮汉子扶着一个断臂之人,后面一组则是两名身材魁梧的汉子。

    “三弟,你这一路唠叨许久,若是没有必要,大哥何必自找罪受!”

    精壮汉子扶着口中的大哥,即是那断臂的县尉慢慢走着,口中嫌那矮小的三弟唠叨,可是一双目光同样带有疑虑的着县尉。

    那县尉半边身子透着血红,一路急行早让自己的身体吃不消了。见状苦笑道:“在此暂歇吧,我这伤口又要换药,哎……”

    “大哥在此稍歇,我去寻找水源。”

    后面一名魁梧的汉子微微躬身,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黑夜之间。与其并行的魁梧汉子微微一笑道:“五弟这急脾气还是改不了,我等兄弟如此艰辛跋涉,想来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哈,难得四弟你还有这番心思。其实我这当大哥的不说,你们也是想问,这里已经远离县城,待五弟回来,我便告诉你们真相。”

    断臂县尉在那精壮汉子与瘦小汉子的帮助下,坐在一颗大树下,靠着树根神情舒适了许多。精壮汉子慢慢撕开县尉断臂之处,殷红的血水伴随一些脓水流出,刺鼻味道让人难以忍受。

    那瘦小的汉子见了,不禁皱眉道:“不是小弟多嘴,大哥你这伤势若是再不寻一清净之出调养,恐怕将有性命之危!”

    “三弟所言不差,大哥你的伤势不能再拖了!”

    精壮汉子见了县尉的伤口也是同样态度,这一路奔走根本便不是适合重伤在身的县尉。偏偏众人又是不走不行,一路走下来其他人不过辛苦一些,对于县尉这断臂之人来讲,无异是巨大的折磨,伤势也是越来越发的严重。

    “呃……”

    “这是!?”

    “顾好大哥,我与老四去去便来!”

    急促的声音隐隐传来,不过微弱的一声,在这静谧的树林中却是无比的明显,更敲打每个人的心灵!

    精壮汉子低声嘱咐着,人却已和另一名魁梧的汉子消失在取水者消失的方向。留下那瘦小的汉子一脸戒备,扶着断臂的县尉换了一处背光的地方歇息。

    “三弟,你过来,我有话说。”

    县尉仅存的一只手扶着自己的断臂患处,轻声招呼瘦小的汉子近前。那瘦小的汉子闻言凑上前来问道:“大哥,五弟他……?”

    “且听我说,不要多言!”县尉神色紧张,如临大敌一般轻声喝道。

    “是……”那瘦小的汉子见到大哥这般神色,心中也是觉得奇怪。

    “当年你大哥我刚刚晋升县尉之时,曾经参与了一宗案件的侦破。郡内不少所在一夜之间,竟然有不少孩童丢失……”

    县尉双目紧张的四处张望着,却不耽误口中所言,只是那听者却是无比的震撼。瘦小的汉子莫名所以,似懂非懂,可附近一颗树上藏身的何越,却是听得惊心动魄,隐隐与眼前之事做了关联!

    “嗯?这若是近十年前的事情,时间上倒也契合。这些人敢于如此行动,并非官方的呼雷阙,乃是有人暗自训练培养不成!?”

    “不对!若幕后之人真是那人,十年之前此人不过刚刚进入呼雷阙不久,如何已经有了贰心!?”

    “啊……这事有蹊跷……我要尽快摆脱追杀才是!”

    何越人在树上胡思乱想,心绪难定,却不想远方一阵兵刃交击之声,那精壮汉子与魁梧的汉子各自负伤,手握兵刃跑了回来口中疾呼道:“大哥快走,有杀手!”^-^Ǜ书( .1800100.co )Ĩ়&#;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