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出洞(下)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2-6

    院落清幽古朴,绿苔爬上斑驳的墙壁,不断扩大自己的领地。院中的花花草草虽然茂盛,却整齐划一,显是有人经常修剪之故,顺着草木从中的石砖路走下去,便是宅院的大厅所在。

    厅堂十分宽敞,八扇的大门雕琢精致,古色古香,儒雅之中不失威严肃穆。大厅上一应俱全,仆役侍女分列左右,主人之位空悬,钓者与那劲装中年人坐在客座位置上一边饮茶,一边商讨。

    “主人此去恐怕是扑了空,那县令郭然已经死在魏顺手下了。”钓者的声音很是清晰,音量压得很低,站在大厅之中的仆役侍女根本是听不清楚内容。

    “哦?新任的县令有如此手段?这样来,魏顺一方也是损失不小。”劲装中年人闻言奇道,只是音量同样压在了一个只有自己与钓者才能听清的范围。

    钓者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道:“我已去事发之地查探,郭然一方全军覆没,魏顺一伙也只剩下啸天狼与三名手下而已。那车中的财物是货真价实的,只是魏顺对我等提供的情报已是非常不满,若不是我镇定,恐怕早已人头落地了。”

    中年劲装男子笑道:“以先生的智慧玩弄魏顺这等卑贱之人还不是随心所欲,我等与魏顺不过是合作的关系罢了。先生无恙归来,想必是有所打算。”

    钓者一脸诡笑道:“那魏顺对我等已经心存芥蒂,县令之死非同寻常,稍有差池便是大事。”

    “哦?那魏顺一身功夫可是了得,就算如今势单力薄,恐怕也不易对付。况且主人素来倚重此辈,如今主人不在,先生此举是否……”

    劲装的中年人谨慎无比,听出了钓者的弦外之音,连忙摆手道。

    端起茶盅,一股清香扑鼻,热乎乎的白气向上漂着,渐渐朦胧了钓者的嘴脸。品了口茶,钓者缓缓叹道:“郭然这县令一死,朝廷必然深究,那呼雷阙神出鬼没,就算主人有些手段,严峻形势之下,如何使得?”

    “那魏顺不过是叛党余孽,又桀骜不驯,心怀怨气之下若是藏身不住,我等岂非坏了主人的大事?况且那十几车财物就在小路之上,时间一久,又藏不住,事情总要败露的。”

    想了想钓者所言倒是合情合理,劲装中年男子沉吟片刻道:“事情倒是可以如此解释,依我之见还是等待主人回来才可,你我还是不宜轻举妄动。”

    钓者冷笑几声道:“主人一时离开,你我坐视此等情况不理,待那魏顺跑了,又或是财物被他人发觉,事情曝光之后,试问还能如何挽救?被杀的郭然先祖乃是郭攸之,事情根本没法善了。”

    “届时主人震怒之下,恐怕你我命不久矣了!”

    听钓者如此说,中年劲装男子也是冷眼以对道:“先生这是威胁我么!?须知没有主人的吩咐,我是不会轻易调动人手的,更没有义务听先生的指挥!”

    脾气一上来,音量便难以控制,此时二人怒目而视,大厅中的仆役与婢女均是向这边来,带有些许慌张的神色。

    “你们都退下!”钓者站起身来,手臂一挥,脸上怒色腾然。

    仆役婢女见这二人吵得不可开交,本就是不想留的,如今有人赶倒是一个个兴高采烈的趁机散了。

    劲装中年男子依旧稳坐不动,缓缓说道:“主人若是认为魏顺仍有价值,你之举措必然遭到主人责罚,此等事情某断断不会参与。”

    钓者转身冷笑道:“是啊,主人确实会责罚与我,可你是否想过,假若主人回来之后,发现魏顺毫无用处,反是暴露我等行踪的累赘,成为了众矢之的,你我又要面临什么呢!?”

    “哈,少在这里危言耸听,那魏顺被主人养了许久,早就言听计从。除非先生你存心暴露其行踪,否则凭借先生的手段,那魏顺销声匿迹并非难事!”

    劲装中年男子显然与这钓者不是一个系统,却是手中握有重要的战力,此时就算钓者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仍是不值一哂的样子笑道。

    钓者怒极反笑道:“这次中了郭然算计,魏顺已把这笔账算到了我等头上,你认为就算安排好了一切,魏顺仍然会言听计从么!?没了手下的支持,那魏顺又怎会安分?”

    “嗯……容我想想。”劲装中年男子对于这钓者也是带有几分忌惮,见钓者确实是动了真怒,不禁细想起来。

    自己并非是惧怕钓者,而是忌惮其智慧。钓者辅佐主人多年,就算是主人对其也是赞不绝口,许多事情都交给钓者去办。以钓者的智慧,真是判定事态严重到了如此地步,恐怕这事儿还真就是没有缓机了。

    钓者傲立大厅之上,冷峻无比,感受时间的流逝,不耐烦的情绪愈加明显。可要把事情做得干净,凭借自己手中的力量是断断难以办到的。那魏顺的武艺高超绝伦,肯撕破脸皮的对自己下手,虽只是恐吓,但昔日的情分恐怕已经是弱了。

    说到底主人这里需要魏顺提供财源,魏顺同样需要赃款来扩大自己的势力。要聚拢个五六十人不是什么难事儿,难得是这五六十人身手都是不差。其中任何一人放到外面,都是能够聚众起事儿的小贼头。

    这都是魏顺亲自收拢的精锐,为了什么自己也能猜得出几分。只是主人也是需要魏顺这强有力的臂膀,借用魏顺强大的战力,才一直按兵不动。

    而今魏顺失去了所有的手下,也失去了被主人重的实力。在此基础之上,反倒是因为杀了新任的县令,势必成为朝中各路人马针对的目标。此消彼长之下,这样的祸患绝对是留不得的。

    若是日落之前,自己不能如约而至,以魏顺的狡猾必然自行遁逃,届时事情就难做了。

    偷偷摸摸的暗中行动尚可,明目张胆的举措哪怕是主人,甚至主人之上的人物,也是不敢做的。

    出了钓者的急迫与不耐,劲装中年男子叹道:“好吧,这魏顺起真是一个威胁,我可以派人协助你,只是要确认对方的战力才可。”

    见劲装中年男子同意支援,钓者大喜道:“如此甚好,替主人拔去这隐患,你我必当受到主人嘉奖。魏顺胸腹遭受重创,高估之下也要战力减半,那啸天狼行动不便,一臂转动不灵,余下三个喽啰不足为惧!”

    “哦?想不到这般容易?”劲装中年男子嘴里这般说,却是没有丝毫动弹的意思。

    钓者笑了笑道:“车上财物多少,你知我知,不用我多说了吧!”

    “好吧,我这就去调遣人手随先生一同前往,魏顺乃是一头凶兽,先生好生小心便是。”劲装中年男子见钓者明白自己的用意,顿时乌云散尽,走出大厅。

    片刻之后,府门大开,从这古朴的宅院之中竟是行出了十余辆车仗,五六十人,整整一支车队。

    若有行人见了,必然不以为怪,在这县城有些钱财家业的,谁家不经商呢?

    车队穿街过巷的到了北门,随即一路北上而去,在车队之后,梁发早换了身衣装,快马加鞭的从其他小路给魏顺等人通风报信。

    比起车队的速度,只要梁发不是步行,自然可以赶在前头。毕竟车队的速度和单人骑马要差上许多。想不到一个起来普通的宅院中,竟然有如此多的人手。

    尤其是车队中一些人衣着普通,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高手风范,这等棘手的家伙,加上几十名打手,那魏顺不过三五人,如何不死!

    县城之中,高斗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留在了县城,对于这家宅院的情况,自己打听了一些,想具体了解,唯有等待时机。

    心中焦急魏顺一方的情况,但自己这边本就是人手不足,想要不担丝毫风险的度过,难过登天。唯有各司其责,各自尽力,方有一线生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