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风波再起(上)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

    张华短短数语让司马炎坐卧难安,蜀汉强盛,曹魏衰败,前方第一线的将士投降蜀汉的兵力已然超过了一万人。尤其是以杨骏,曹亘为首的一批魏将,带走了各自的精锐人马,让魏国本就捉襟见肘的兵力更显得不敷使用。

    前方军心动乱,朝中也未必稳如泰山。那海西一县之地竟是没有任何反抗蜀人的动静,是否代表着各大世家的态度?通过海西可以保住自己的财富,又可以和蜀人搭上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世家大族对于司马氏的统治早就有所不满,毕竟魏国日渐衰落。可司马炎也有自己的苦衷,既要满足这些世家豪族的利益和胃口,又要让国家蒸蒸日上,谈何容易?

    张华指出的问题,比蜀汉随时的兵临城下更加的迫在眉睫。魏国可不是只会以多欺少的国家。虽然中原的军队屡遭败绩,可司马伷在河北还有着扫荡异族的精锐魏军,和蜀军抗衡也是毫不逊色的。

    纵然重兵坚城,但若城内有人反水,那许昌便是第二个寿春城,告破不过是旦夕之间罢了。

    更可怕的是这些世家大族遍布中原大地各处,真要是与司马氏划清了界限,整个中原岂不是风声鹤唳?

    “晋公筹划已久,此时放弃实是困难,只是燃眉之急不解,一切皆是无从谈起啊!”张华语重心长,力劝司马炎决定迁都。

    一方是自己筹划许久的称帝开国的大业,一方是内忧外患的现况,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两难之下,司马炎权衡半晌还是没有决定,心中煎熬可想而知。内部各方势力的支持是司马氏立足曹魏政权顶峰的关键,失去了这些家族的支持,还如何称帝?

    这些人脸色一变就是大魏的忠臣,尝到甜头便是大晋的开国之臣!当司马氏的威望和权势无法维持稳定之刻,司马炎这个家族带头人,只能被人左右罢了。

    “背国之贼,本公已经尽数处置,难道不足以震慑宵小么?”司马炎幽幽叹道,仍是抱着一丝希望着张华。

    张华心中一痛,自己拼着粉身碎骨来到晋公府邸,也知道这一行有多困难。但司马炎如此瞻前顾后,倒是让事情变得无比的艰难了。其实以人之常情度之,若非是两难的抉择,司马炎也是个爽快利落的家伙。

    偏偏一生的**和野心要实现之时,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谁又会甘心呢?

    “连连战败,蜀人逼近,若想荡平内患,还须有遏制蜀人的方法,如此还可渐渐抚平人心。否则么……恐怕无济于事啊……”张华身为当今曹魏第一智者,对于朝中文武的状况也有自己的了解,能够抵挡姜维等人的将才,怎会是那般好寻的?

    别的不说,若是有两个杜预在,杜预的宛城军又怎会被困住呢?说到底杜预勉力支撑难能可贵,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一个杜预如何同时与姜维,刘禅,羊祜这三大用兵高手抗衡?

    不知为何,这个时候司马炎却是想起了王基这名老将。无论局势如何不利,无论蜀人如何强盛,王基身为一代宿将总是能够在危急之时力挽狂澜。就算蜀汉大军包围建业,也是拿着老者没有任何办法。

    偏偏是朝中内斗,各个势力互相倾轧,导致王基心灰意冷,一死明志。当时曹魏还有些许名将在,到还不显得如何。时过境迁,当杜预等人难以抵挡蜀军时,对于王基这百战百胜的老者,相信热切怀念的并非司马炎一人。

    司马炎双眼通红,面目发怔道:“外无良将,内无贤臣,难道这大好河山,真的要拱手让给蜀人不成?”

    心中一酸,几滴眼泪落下,美梦成空,基业被毁,眼下的司马炎虽然是晋公。可对于曹魏这个国家,早就成了自己的私有之物,所差的不过是一个名分罢了。偏偏就是一个名分,要经历千辛万苦,最后偏偏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华也是跟着心痛,想当初若是自己不顾裴秀的阻止,揭穿潘岳的事情,是否今天的一切都会不同?一时的犹豫,一时的怯懦,带了的是无法挽回的苦痛。曾经的已经过去,眼下的不会重演,鼓起勇气,张华跪地道:“微臣有一策或许可用,只是晋公是否有壮士割腕之决心!”

    司马炎眼中布满血丝,着张华缓缓的道:“茂先快讲!”

    “微臣斗胆探问一句,晋公迟迟不愿做决定,可是与各大世家达成了开辟新朝的意向!”张华一头磕在地上,无畏的声音有了一丝颤抖,这话说出来不仅对于曹魏是大不敬,对于司马炎而言同样如此。

    今日司马炎的答复或许成为他日的口实,这句话问出,便是杀身之祸!

    猛吸了几口气,连续倒退数步,司马炎一脸阴晴不定的着张华,无数想法闪过脑海之内。

    “不错,正是!”强压紧张的情绪,司马炎应允了张华的话语。私底下与各大世家首脑谋划时并不觉得如何,而今在正式的场合公开承认,哪怕只是自己和张华两人在场,也是无比的压抑和沉重。

    张华心中早有了答案,但听到司马炎亲口承认,仍然是身躯一震。半晌方才平复了心绪,缓缓的道:“晋公要成事,必要建立无比的威望,眼下并非是好时机。”

    “哦?茂先是反对了!”司马炎亲口应允之后,人已经变得十分敏感,今日张华若是一心站在自己这一边,尽心竭力的做心腹谋臣还好说。一旦张华有丝毫的迟疑与抵触,等待张华的必然是死亡!

    “微臣并不是反对,只是请晋公深思,眼下的形势即便是击退了蜀军,人心躁动之下,难道原本支持晋公之人,还会保持忠心么!”张华先澄清了自己的立场,随即又提出了问题。

    蜀军杀来,魏国内部的文武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就算蜀军退走了,大环境也与之前的魏国截然不同。此一时彼一时,环境的变化造就形势的转变,人心难道不变?

    连自己的老丈人都跑路去了蜀汉,谁不人人自危?就算是和平了,一旦称帝带来的动乱,也是需要的考虑的。

    司马炎脸色稍微缓和一些道:“以茂先之见,眼下应当如何?”

    张华暗自松了一口气道:“眼下只有两条路走,一者,聚集全国之力,誓保许都与蜀人决一死战!二者,留大将固守许都,晋公携群臣往邺城屯驻,凭黄河为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