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离别(上)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

    新野府邸之内,刘禅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桌案之上四盘小菜,一壶老酒,对面座位却是空空。

    晚风轻松,一丝清凉流入房内,一名少年推门而入,跪地请安道:“动儿拜见父皇!”

    “坐吧,最近吾儿忙于军务,倒是许久未曾与朕谈心了。”刘禅一摆手,示意刘动入座。

    如今的刘动虽然是襄王,可实际年龄也才十三四岁罢了。体魄壮实的不逊色于成人,头脑也是远超常人,可孩子毕竟是孩子。与父亲同桌饮酒眉宇间喜色顿开,一抹童真浮现眼中。

    “今日能在此饮酒,还是我儿功劳,此杯为父敬你。”眼中充满慈爱,刘禅着爱子心中无限感慨,自己不过是一个平凡之人,仪仗后世的见识做了当代的皇帝,如今有了自己的骨肉,如何不给他最好的生活呢?

    刘动脸色一红道:“儿臣谢过父皇,儿臣贪功,还未向父皇请罪。”

    “哈哈哈哈,我儿何罪之有?”杯中酒一饮而尽,刘禅笑道甚是开怀。

    “儿臣立功心切,未等羊祜大人人马到齐,便擅自取城,若是无果便是大祸,因此请罪。”刘动跟着刘禅仰首饮酒,又是探手为父亲斟酒。

    “你也请罪,他也请罪,真是让朕头疼啊。”刘禅敲了敲脑袋,笑呵呵的着爱子。

    刘动闻言一愣道:“还有何人?”

    “数刻之前,羊大人向朕告罪,理由倒是与你之言大同小异。朕嘉奖一番,你认为如何?”刘禅微微一笑,对于羊祜暗中锻炼爱子的举动甚是欣赏。

    刘动乃是个聪明绝顶之人,脸上顿悟神情道:“原来羊大人有意让我,小子惭愧啊!”

    连饮数杯,刘禅没在言语,刘动试探道:“父皇闷闷不乐,可是为了南方之事?”

    刘禅点了点头道:“海外商路是本国命脉所在,朝中群臣对于海外颇有异议,杨文然之后,再无一人可如朕之心意,哎……”

    印州也好,南中也好,虽然归于蜀汉,可毕竟人种不同,汉人视其皆是蛮夷。刘禅大力推行不得歧视的政策,让国内各色人等的关系有所缓和,但骨子里的那份执着,却不是如此容易变更的。

    不歧视已经算是做得好的,让这些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汉人官吏去细细研究南方乃至印州,域外,海外的民俗风情,肯下苦工的便是凤毛麟角了。

    南中地区渐渐成为蜀汉王朝不可获取的战力和经济来源,其重要性也随着南中蛮人在朝中地位不断的提高而提升。可印州却是贫瘠之地,化外之民。印州之人接受的教育,接受的文化,接受的礼仪,与蜀汉所秉承的完全两回事情。

    想彻底根治这些,同化印州之人,需要的是大量的人力物力,乃至精力。从民俗风情,生活习性,劳作作业,教学传播,各方面都要大力推进,才会有所结果。这些年有所改变,可要到显著的效果,恐怕要等到十几年后才行了。

    已经成型的这一代人以及即将老去的那一代人,是很难转变的。

    青城先生飘然远去,身为嫡传弟子的刘动,对于南方海外之事甚是精通,甚至那些海外的语言也是学了不少。刘禅单独把刘动叫来,其用意再明显不过,等的乃是刘动自告奋勇,要的是刘动的态度。

    一方是蜀汉斗争已久的大敌曹魏,一方是为人厌恶的印州,二者的吸引力不可同日而语。

    眼前的事实非常清楚,这一边出谋划策征伐攻战,有无数的蜀汉谋臣武将可以效劳。那一头的环境日趋恶劣,迟迟没有合适的人选。自小仰慕父亲,立志征战中原的刘动自然倾向于这边,而不是南方。

    更何况,好不容易与父亲并肩作战,谁又舍得离开呢?

    “你兄长本是最佳人选,只是川中事务需要有人主持,不得分身。你之年龄太小,远去南方,为父心中也是不忍,哎……”说道这里刘禅又是叹息,自己本是希望爱子能够前往南方的,可说是说道这里,心中跟着一酸,后面的话竟是说不出口。

    那南方环境本就是恶劣,爱子刘动年纪尚小,去那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治理一州之事,必然多有坎坷。若是有一个三长两短,身为人父的自己又当如何自处?当年丧子便是痛心,有了前车之鉴,又于心何忍?

    “儿臣心中也是舍不得父皇,然国家大事不可以私废之。儿臣愿往印州一行,请父皇宽心便是。”到刘禅一脸不舍,一脸为难,虽是身赴险境,刘动心中却是暖暖。

    心中一痛,刘禅手捂前胸连连摇头:“你年纪还小,并不适合担此重任,为父当另择人选。”

    着父皇眼中的慈爱,刘动莫名感动。父皇召见自己前来,自然是主意已定,可此时说话吞吞吐吐,前后矛盾,显然是动了父子之情反悔了当初的决定。若非朝

    中无人可用,何必让爱子前往险境?

    “噗通”刘动双膝跪地道:“儿臣愿为父皇分忧,还请父皇切莫疑虑,朝中群臣无人比儿臣适合此行,父皇不须疑虑。”

    “你……”刘禅何尝不知北伐对于这爱子的诱惑有多大,何尝不知爱子怎样渴望父爱的关怀。当到刘动含泪的双眼,坚定的眼神,是感动,是悲伤,是不舍,是欣慰,五味杂陈,一把搂住爱子,满头白发的慈父放声痛哭……

    如果有可能,刘禅愿意打下这万里江山,留给爱子坐拥;如果有可能,刘禅愿意舍弃这皇位,与爱子周游天下。贵为一国之君,手握生杀之权,得到的是无所不能的权力,背负的却是难以抗拒的宿命。

    太子早已立下,刘禅一句话可以撤换太子,可又毁了自己多少心血?寒了多少世人之心?辜负多少为了自己,为了汉室大业牺牲的臣民?

    世间安有两全法?

    父子二人抱头痛哭,互倾心事,最后酣然入睡,这一夜只是普通的父子,即将别离的亲人……

    翌日,刘禅当着文武群臣之面公布了安排刘动前往印州的决定,群臣皆是震惊!

    何攀急步而出道:“陛下,襄王年纪尚浅,印州形势复杂,此举实在过于冒险,不可为之啊!”

    文立也是挺身而出道:“印州之事虽然紧迫,可并非无人前往,陛下何必如此……”

    刘禅双眼通红,手掌不断摩挲爱子的头顶,摇头道:“正因形势紧迫,所以才安排襄王前往,朕心意已决,不须多言!”

    众人听得出刘禅的苦痛,说道最后几个字,语调的变更和颤音已经是非常明显,可陛下决心已下,刘动也是一脸坚毅,众人都是沉默。

    刘禅拉着爱子的手不断嘱咐着什么,一直喋喋不休,在场众人只是听着,却没有人嫌烦。纵然刘禅说的话中不少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可人人听得出言语之间的那份关怀,那份慈爱。

    良久,文立拱手道:“襄王前往印州,还须多带人员沿途护送才是。”

    何攀在一侧目光冷冷扫过文立脸庞,似乎要说什么,最终却是没有张嘴。襄王前往印州,虽然是有一州的实地,可原有的根基和实力必然不存,加上印州人生地不熟,这么来襄王刘动实际上吃了大亏。

    刘禅依依不舍的着爱子,大手一挥道:“爱卿不必多虑,朕已决定襄王部属尽数前往印州,朕再加派五千人马助我儿一臂之力!”

    此语一出,在场之人神色各异,何攀大喜道:“陛下圣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