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筹粮(上)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9-0

    杨珧很是辛苦,筹措军粮是件很繁琐的事儿,不仅事事亲力亲为,更要劳心劳力,还得磨破嘴皮子。

    各州各郡对百姓平日的剥削已经到了极限,这个时候想从百姓身上榨出油水那是相当的困难。

    就算有,也不多,而且还参杂大量的血水。

    淮上大军有一半往日里是民,是屯兵,只是在得到蜀军北伐消息后,才号召起来集中训练的一支队伍。

    连年的战事,就算耕地的百姓也有一定的战斗技巧,只是时间让这些技巧变得生疏而已。有一定时间恢复和集训,便是一支强悍的作战力量。

    百姓讨厌战事,战火摧毁的不仅仅是家园,和家庭,更带走了无数鲜活的生命,生存者则要负担更重的徭役和赋税。

    可也有人喜欢打仗,自己这身武艺无法留在军中,可杀人惯了,军中的生活惯了,耕地实在是难以甘心。

    而且耕地实在是辛苦,挣得也少。

    对于刀口上舔生活的家伙来说,耕地,那是埋没自己的才能。

    杨珧觉得自己往日里是算无遗策的,谁肚子里憋着什么主意,谁肚子里有弯弯肠子,自己好一眼,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以兄长杨骏的那副德行,若不是有潘岳这个靠山,加上是司马氏的亲戚,早就被人干掉了。就算杨骏什么都不做,也够讨厌的,有些时候过于自大的杨骏使得自己的弟弟,譬如杨珧都是不上眼。

    可是没办法,这是自己的兄长,大家血脉相同,息息相关,就是不惯,难道任凭兄长和家族被人干掉?

    许多大臣私下里都夸杨珧,杨氏三人,论智计非杨珧杨文琚还有何人?

    杨珧无疑比兄弟杨骏和杨济要聪明,但只是小聪明。人贵有自知之明,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不能称之为聪明。就算你了解别人,却是不了解自己,又有何用?

    筹划军粮本来就是一件繁重的人物,杨珧认为自己的才华足以堪当此任。可真的接了任,实打实的动手,杨珧发现一切都变了。

    丫的这和老子想的根本就不同!!

    国库之中,能拿出的钱粮还不及所需总数的十分之一,因为实在没有那么多。国库不行,只能从各个州郡抽调。粮食来自于百姓耕种,来自于赋税,国内的赋税高,收缴上来的自然就多。依照这么个道理,国库实在没有空虚的理由。

    赋税高到了百姓不堪忍受纷纷做流民,宁可贫穷度日也不种地的地步,国库不空虚才是没有道理。

    各级官吏都要捞一笔,赋税自然高,国库焉能不空?

    国库空虚,各州郡的呃粮仓也不富余。往日里的例行检查,这州郡粮仓都是慢慢,可等杨珧去调集的时候,着不以为意的各地官员,那真叫一个有力无处使。大家都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你杨家也是富可敌国,装什么清高?

    杨珧可不管那么多,国库自己是没办法,各个州郡却是自己管辖范围之内。命令发了下去,限时限量,各地必须要完成任务。至于如何完成任务,杨珧可顾不上那么多,管你是扒皮抽筋还是自家填补,总之到时候完不成的州郡,那就等着好果子吃吧。

    国库和各地的粮仓依然难以补充庞大的缺口,以往在朝堂上争论的那些数字,现在来竟是如同一座座大山,压的杨珧喘不过气来。

    这个时候杨珧才有所感慨,为什么阮籍宁可喝的酩酊大醉也不愿意接手这后勤的重任。

    想到这里,杨珧开始有点同情阮籍了。阮籍坐官几十年,不过是个穷官,若是给自己阮籍一样的资历,现在大可与王恺,石崇斗富了。

    整个河北的农业生产不过是刚刚恢复,却还没到以往的水准,毕竟人口流失和土地的流失都是与日俱增的,想恢复往日的强盛不过是梦中话。但是河北的驻军却要多于往年,那异族被击退之后仍然是跃跃欲试,魏国边境之上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生产不见起色,军队反而越来越多,河北之地需要中原的钱粮救济,这是一定的。

    问题是中原方面压力也是蛮重,那宛城经过几次易手,甚至比河北还要残破。杜预经年发展农业才有了些许起色,不过想以此来维持宛城一代镇守的十几万魏军开销,仍是困难。这三年中蜀军不是悄然无息,时不时的大张旗鼓是常有的事儿。

    那些处在有可能交战区域的土地,是魏军不敢屯粮的。

    虎牢关那边更是风声鹤唳,在邓艾和钟会死后,姜维对于魏国来说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虎牢关驻守的魏军有五万人,河内有相同数量的魏军屯驻,怕的就是蜀军随时爆发。姜维更试图在洛阳旧址恢复洛阳的城邑,这是魏军绝不允许的。

    没有洛阳,蜀军在虎牢与河内的夹击之下无屏无障,有了洛阳城,蜀军那便是固若金汤了。那个时候就在魏军眼前,进可攻,退可守的蜀军将是心腹之患——现在同样如此。

    面对姜维魏军不敢掉以轻心,每一次蜀军督促军民修筑城墙之时,魏军皆是大发兵力前来驱赶。蜀军诚然不欲和魏军硬拼,又要护着百姓,魏军何尝不是忌惮姜维神机妙算?三年的拉锯让魏军不得安生,中原的魏军不得安生却是牵制了中原地区的稳定和发展。

    杨珧不知道有多少郡县能够完成自己下达的任务,收拾这些人并非易事,因为此事结了仇也没有好处。毕竟潘岳在朝中也不是根深蒂固,和一些老资历的权臣更是无法对抗的。

    兄弟三人在晋公面前是主动讨得重任,这下可是苦了杨珧。苦思冥想之下,杨珧拉下脸皮准备去各个大臣家“借粮”。

    有钱的人家多不胜数,些许钱粮不过是九牛一毛,杨珧拉下面子挨家挨户的去“求”已经够掉份儿了。没想到的是当头棒喝——竟是没有一家愿意出粮。

    不仅如此,杨珧还被冠冕堂皇,义正词严的拒绝和指责,甚至与一些大臣发生了争执。在他人来,筹集军粮是国家的事儿,有国家的机构负责,和私人有何关系?杨珧却是觉得,大家平日里都拿了国家那么多,现在各自那一点点也不损失什么,自己倒可以解了燃眉之急。

    两下皆是不肯相让,说到底为了都是自己的利益,不过拒绝一方占据了“大道理”罢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杨珧越来越是慌张,各地呈上来的文书都是哭穷,更有人说杨骏大军所过之时,就把城里的余粮都“带”走了,这个时候说死也是拿不出什么的。对于这些人杨珧倒是不好相逼,谁哭穷,谁真穷,杨珧心里清楚得很。

    同朝为官,大家彼此彼此,手段相同,有什么遮遮掩掩的?

    知道归知道,却是不能明说,官场有官场的避讳和规则,杨珧毕竟还有着几分小聪明。

    数十万军队的钱粮不能没有着落,杨珧是负责筹划军粮的,不是负责征集军粮的,这个时候能做什么?

    告状!

    也就是打小报告!

    找皇帝是没有用的,找晋公才是正理!

    找晋公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这倒是信手拈来的——各地州郡粮仓实际的情况与往年所报出入甚大,这不是最佳的理由?

    事到如今,不想波及太广的杨珧也是无可奈何,完不成任务这罪责是要自己担的。随之牵连的自然是家族中的两位兄弟,也是此番重任的担保人,杨骏,杨济兄弟二人。

    这代表杨氏家族,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仅要站直腰板揭发这些贪官污吏,更要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