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会战荆襄(下)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24

    襄樊之战蜀汉主力突然出现,让苦战中的蜀军禁不住狂喜。从建业到襄阳,就算是朔江而上也是耗费许多时日,况且这支蜀军乃是陛下亲至更加刺激蜀军士气大涨。

    “嗯?是刘禅亲自到了?”杜预丝毫不感到意外的说道。

    “不错,来我等这一手果然派上了用场。”魏国大将马隆在杜预身后,略有一丝宽慰的道。

    杜预着三四万蜀军投入了战场,其中文鸯,文虎兄弟甚是勇猛,冲突之下魏军站不稳阵脚只能连连后退,心中不禁微叹。若是当年,即便强如姜维也没有此等锐气,然好汉不提当年勇,蜀汉已然不是从前的蜀汉,兵将久而久之自然有一股锐气在;相反曹魏也再也不是曹魏,兵败成了习惯,军中的气质在潜移默化中远没有当初的无畏和底气。

    “刘禅的主力都已经出现,为何那一路蜀军还是没有动静呢……”杜预并不担心眼前蜀军的迅猛攻势,反倒是对于一直隐而未现的一支蜀军念念不忘。

    马隆策马上前道:“此时仍然没有动静,想必是藏身在深山之中,襄阳西方崇山峻岭,不利于我等搜寻拦截,不若此时发动攻势,寻找机会将其一打尽!”

    杜预了马隆,点了点头道:“便依马将军之言,前方交给将军统领便是。”

    这边魏将稳若泰山,那边蜀军一阵冲杀却是救出了几路蜀军。傅佥和邓骘背水一战,咬牙切齿瞠目死战。魏军连番狂攻杀死了无数蜀军,勇如傅佥,邓骘之流也是负伤多处,岌岌可危。然蜀汉援军从远方一阵猛打猛冲,把魏军的阵势杀得大乱,遇到蜀军的魏人开始撤退,没有遇到蜀军的魏人也因此不得不随之调整自己的位置,避免孤军暴露在蜀人的火力之下。如此形势下,傅佥和邓骘竟然侥幸得以活命!

    襄江另一侧的马融虽然没有傅佥和邓骘的勇武,但却有二人不能及的优势——兵力。一万多名蜀军在马融的指挥之下,明知钱不能救援傅佥,后不能返回襄阳,索性一心留在原地列开阵势和魏军放手攻杀!

    论武勇马融不如傅佥,论守阵马融乃是个中高手。方圆之阵乃是防御阵型之基础,但想用得好,用的妙仍需经过长期的刻苦专研与训练。马融是个善于指挥的将领,但往往置身于拼狠斗勇的形势下,而今倒是放开了手脚,左右不过一死么!

    魏人兵力众多,占尽上风,想攻破蜀军的阵势,彻底歼灭这一支蜀军却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任凭魏军狂风骤雨般的猛攻,马融把阵势变来变去硬撑着不败,除非是兵力被消耗到了无法布阵的程度,否则马融自信还可以坚持一时半刻。

    魏军突然撤走,马融也是惊讶,到远端的呃蜀军,便不惊讶了。陛下早不是当年屡战屡败,损兵折将的陛下,不仅是奇谋迭出,更是屡屡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诚然刘禅不可能每一次都出现在最紧要的关头,可连续的胜利和刘禅有意使人在民间军中渲染之下,蜀汉的兵将无形之中在潜意里有了一些让人兴奋的变化。

    坚持到最后一刻,不是喊口号就能做到的,更不是几碗烈酒下肚的狂言醉语。当刘禅和蜀军百战百胜的事迹传诵得多了,人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想挽回劣势,总是不服输,潜意识里总是在说要坚持,因为会有奇迹出现。

    刘禅留下了诸葛瞻,钟离牧,黄崇三支人马死死围住了吴郡,切断吴军魏军和广陵的水上联系。宗预在建业,吾彦在柴桑,邓良治理山越,罗宪攻打江夏,脩则镇守淮南,这一切都安排妥当,刘禅便发兵八万火速奔赴襄阳!

    救急如救火,荆襄兵力薄弱刘禅心中自然清楚,要救援重在速度,因为对手是杜预。魏国在王基死后,剩下的名将就是杜预。杜预之老成,之深沉,甚至还在王基之上。王基乃是朝中宿将,数朝元老,与司马昭关系密切,这般身份地位资历在司马昭死后俨然是魏国第一人!

    所以王基必须要死,司马昭知道王基的忠心,可知道自己的儿子司马炎绝对没有什么忠心。王基忠于自己还是忠于魏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司马炎使唤不动王基。司马昭在的时候王基怎么扑腾都是司马昭之下,可司马昭死了,魏国近乎一半的军力就会死心塌地的跟随王基。

    司马昭不想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一个大敌,更不想把权力交给一个不是自己血脉的家伙,纵然那个人是自己莫逆几十年的老朋友也是不行。这是王基必死的原因,后人往往推测,若然王基肯急流勇退,或是手中的权利没有那么大,还会招来杀身之祸么?

    杜预知道自己不会,不及弱冠就被司马氏政权打压,白身十余年才有官做的自己在朝中毫无人望。苦心经营的人脉和关系,还不如王基打一个喷嚏听到的人多。王基是根深蒂固,杜预则是浮萍,仅存的根脉都透着水面清晰可见,司马炎对杜预很放心。

    杜预有王基甚至都不及的才能,但杜预无法达到王基的威望!

    刘禅自引四万人马用文鸯,文虎等人为先锋日夜兼程乘船猛进终于抢先抵达襄阳投入战斗之中。和魏军短兵相接之下,魏军开始逐渐崩溃,刘禅眼中透着智慧的光芒,心中暗自戒备。战场上的魏军大概在六万人左右,算上围攻襄阳的两万余名魏军,大概是**万人的样子。

    蜀军方面江陵以及襄阳城中派出的马融经过一番苦战兵力皆是锐减,两下相加也不过一万人上下,傅佥那支人马仅存百余人已经可以忽略不计。柴桑方面抢先一步抵达的一万五千人马也在杜预主力魏军的攻击下折损大半。战场之上的蜀军不超过一万七千人,算上刘禅带来的死万蜀军,就算是生力军,魏军也没有退缩的道理。

    其中必然有诈!

    此时不仅是四野的魏军开始退却,任凭蜀军各路人马汇聚一起,原本投石攻城的魏军同样开始缓缓撤到襄阳城西侧。傅佥,邓骘,杨稷,马融等蜀将死里逃生皆是悲喜交加,自己虽然活命,死者却是难以复生,纵然欢心心中亦是藏有悲痛。

    “末将等无用,请陛下恕罪!”傅佥等人浑身是伤,各自翻身下马跪在刘禅马前。

    刘禅着这些将士各个浴血奋战,伤势不轻,心下一阵激荡。若然今日自己不来,这些人何尝不是战死于此?

    “魏军势大,兵败非是汝等之过,切往后军稍作包扎,然后随朕与魏军决一死战!”刘禅年事已高,可此时仍然是声音洪亮,威风凛凛!

    “陛下,魏国水师仍然不退,可传令我方水军前来支援否?”何攀一直在观察战场,见樊城一片废墟,襄阳城头的蜀军也是不多,而魏军在此时不选择用优势兵力硬撼蜀军,反倒是退往襄阳城西,依靠大山列阵,这等怪异的行为让人揣摩不透。

    依照道理魏国全师暂时收兵,襄江上的激战也应该是暂时歇一歇。魏国水师拦住了蜀汉水军返回襄阳/水门的道路死战不退,于是便形成了大山——魏军——襄阳——襄江水战——蜀军的奇特景观,双方数万人马只是观水战胜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