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吞吴(二)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范长生作为天师道的首领,为人却是喜好养民和清净。如果不是刘禅主动联系天师道,此时的范长生多半还在青城山修身养性。

    最初只是认为刘禅不过是保境安民,这对于疲惫的川中百姓来说倒是一个修养生机的机会,因此范长生一反本性出山协助刘禅平定川中的内患。随着时间的推移,接触的增多,才知晓这几十年昏庸无为的刘禅赫然有一颗争霸天下的雄心。

    兴复汉室多少年来作为口号早就失去了号召人心的作用,然而刘禅的抱负便是如此。兴复汉室,收复中原,一统天下,这是当年先主刘备和丞相诸葛亮提出的最终目标,也是两代蜀人坚持不懈却未能达成的目标。

    征伐之事本就不合乎范长生的本意,只是已为人臣,这君主之命始终要服从的。等到魏军大肆伐蜀,邓艾轻兵深入,川中一日数十震近乎瓦解崩溃时,范长生才意识到,保境安民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并不适合这个三分天下的乱世。

    只有天下一统,才能实现自己养民之志的大好抱负。

    与武陵蛮夷的交涉毫无结果,饶是涵养极佳的范长生也是勃然大怒!这攻取下的城池都是汉家地盘,百姓自然也是汉家百姓,蛮夷烧杀抢夺之后,汉军还如何统治城中百姓?

    要知道本身吴国百姓变更了统治者就会有仇视的心理,加上蛮夷这番举动那不算在蜀汉头上才怪了。

    “发兵围剿!”范长生火冒三丈,怒发冲冠,顿时下令对蛮夷用兵。

    范恩乃是范长生的族弟,当年云游大江南北,因缘际会之下也是入了汉家班列。虽然身为天师道的二号人物,然而范恩的习性不似范长生般。见状范恩想要出言劝谏,可也知道蛮夷如此的后果。

    武陵城被满意涂炭,余下的吴国城池必然会以武陵的遭遇作为前车之鉴,而更加的同仇敌忾。

    “切慢!”羊祜闻言连忙挺身而出喝止道。

    “羊叔子有何高见?”范长生并不因为羊祜是降将而轻羊祜,相反却是深知羊祜的智力。

    “蛮夷之辈未服王化,贪利而重义,末将有一计,可使蛮夷服膺为我所用。”羊祜胸有成竹道。

    武陵外蛮夷抱着财物粮食兴高采烈的准备回归部落,却不想黑压压的蜀军早把附近围了个水泄不通。蛮夷见了都是有所警觉,纷纷掏出兵刃比比划划的叫嚷着,可汉军却是听不懂蛮夷言语的。

    汉军摆开阵势旌旗鲜明,刀甲齐整,大盾兵在前,长枪兵在后,弓弩手在中,刀斧手在后,兼有两三千骑兵在阵势左右两翼往复盘旋,一派萧杀景象,杀气弥漫四野,让人不寒而栗。

    蛮夷虽然未曾王化,可危险还是分辨得出。见到汉军这般气势一个个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再聒噪。原本紧攥财物的手也渐渐放开,反复摩挲着手中兵器,进入了战斗的状态。

    这些蛮夷就算是以寡击众也不会惧怕,哪怕是心中存有畏惧之感,可动起手来依旧是毫不含糊。

    “嗖!嗖!嗖!”一轮弓箭毫无预警的从蜀阵中射出,整齐的落在蛮夷军队之前,插在地上。

    “哇!”蛮夷见了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这是汉军的示威,比起叫骂,行动更被蛮夷们所认同。

    “杀!”

    “杀!”

    “杀!”

    三声大叫,更是响彻云霄,蜀军整齐的口号声透露金戈铁马之气,让蛮夷压力倍增,终于知道这些汉军可不是和自己开玩笑的。于是便有蛮夷迅速跑入城中通报首领。

    城中的蛮夷三十五十的一群群奔来,不久蛮夷的首领也是带人赶到阵前,参与此役的蛮兵至此算是到齐了。蛮兵首领了汉军的旗号,颇感奇怪的派人和汉军交涉,意思很是清楚,你们不是请我们帮忙么?现在又来做什么!?

    羊祜见了微微发笑,这蛮夷虽说是未服王化,可装傻的本事却是可爱。请蛮夷出兵之前的交涉,蛮夷对于钱财那是一点也不放松,不说狮子开大口也是让蜀汉颇为出血。

    当然这个出血只是相对于在诱惑蛮夷出兵这件事儿的预算而言,并非是针对蜀汉的国力——现在蜀汉的国力还是无法和曹魏相提并论,那是因为时间的累积所致。若双方能休兵罢战十年,蜀汉超越曹魏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儿。

    要价还价的时候头脑这般清楚,没理由到了这个时候就变成什么都不懂的“野人”。这些蛮夷别开是汉人眼中的“野人”,实际上却是有些许心计,更兼几分狡猾。

    不然的话,就凭这个族群的好杀和贪财,早被历代统治者扫平和同化了,哪会到现在还有些许部落被蜀汉诱惑和勾引呢。

    对于蛮夷的疑惑,羊祜给出的答复倒是很简单,这城池和百姓以及城中的财物都是汉军的。蛮兵的报酬早就给了你们,放下财物,立誓以后服从蜀汉的指挥,并且永不再犯,方可离开此地。

    否则,就别怪蜀军不客气了……

    蛮夷使者也是知道这些汉人当初求自家部族出兵时有多么费力气,现在突然转变了脸色如此的厉害,着实让蛮夷使者吓了一跳,当下屁颠屁颠的赶回本阵通传话语。

    蛮兵首领听了回话顿时跳起丈高,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手舞足蹈的冲着汉军这边一通叫唤。

    羊祜冷眼着对面的蛮兵只是等待,这蛮夷作为战力来讲确实不俗,可也有弊端。今日之事既然蛮兵开了头,那么索性便把这批蛮兵收为己用,对于日后吸收武陵蛮夷也算是一个开头,同时也加强蜀汉在荆州的战力。

    蛮兵首领闹腾半天没见眼前的蜀军有一丝的动摇,可后方的武陵城却是城门突然紧闭起来。而城中又是开出了一支蜀军,堵住了蛮兵的后路。这却是范登带着万余蜀军趁机入了城,再出城围住了蛮兵。

    前后被围,大大的刺激了蛮兵的神经,本来站得乱糟糟的蛮兵此时却是紧紧缩在一起,拿着兵刃虽时准备开杀!

    羊祜纵马上前,对着长期和蛮夷打交道的密探吩咐了几句。那密探很是乖巧的纵马前往蛮夷阵中通传话语。蛮兵战斗力凶悍,可也是知道进退深浅,处于弱势的时候并不毛躁,而是耐心听着汉人密探有什么话说。

    汉人密探依照羊祜的话转述一番,仍旧是之前的意思。这一点甜头没有,转脸就让自己做奴才,世间还有这般的事情么?蛮兵首领当下气的差点拿刀把这蜀国探子当场剁杀,可蜀汉大军强势环围,蛮兵首领竟然还能忍住冲动,让羊祜忍不住高几眼。

    蜀汉的探子其实心里也是打怵,可羊祜是交代过的这个时候底气要足,气焰要狂才能保命回来。回到这边和羊祜一说,羊祜微微点头,示意蜀军准备进攻。

    寻常的蛮族首领可没有这般的心智,这蛮夷首领眼下只不过是一个小部落的族长,日后的前途却是让羊祜有所期待的。

    前后的蜀军步步逼近,蛮兵显得有些紧张。先前攻击的不过是一座守卫薄弱的武陵城,如今面对的却是两三倍于自身的精锐部队。出人意料的是蜀军逼近了些许距离,围上来的前后只有不足千人的蜀汉战士。

    蛮兵首领眼中充满疑惑,可眼前却是突围的好机会。击溃这不足千人的汉人很是简单,趁机杀出一条血路就显的非常容易了——这当然是蛮兵自认为——蛮兵对于自己的战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啊啊啊啊~~~~~!!”蛮兵同时发喊冲上前去,根本不理会身后的蜀兵,全力杀奔身前的蜀兵。

    面对数千蛮兵张牙舞爪的冲杀而来,正面这四百多名蜀兵面容似铁,身形如岳,站稳脚步毫不动摇。

    更是毫无声息,只有沉默。

    沉默,往往是积蓄力量的过程,也是爆发的前兆。

    而在这杀气凛然的战场之上,沉默却只代表一件事儿——成竹在胸。

    这是真正的精锐之师,真正的百战之兵,坦然面对一切,视生死如无物,不存在丝毫的感情,唯有等待——杀敌!

    “杀!”带头的蜀将轻叱一声,整齐划一的长枪刺出,其中间杂着一些大砍刀。

    “嗯?”

    “住手!”蛮兵首领见形势不妙,急忙大吼叫停。

    不待自家的首领喊停,凶神恶煞般的蛮兵们早就自主的停下了手。有人呆呆的着地上死去的同伴,有人一脸费解的望着手中被砍断的兵刃,更有人满是惊讶的观察蜀军的盔甲,这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蛮兵首领一脸沉痛的走到阵前,着地上数百具蛮兵尸体,转首又屹立不动的汉人兵将。把手一招,使人通传要亲自和汉军主事交谈。

    羊祜见状也不见什么得意之色,一身轻松的纵马上前,四百余名身披先进的斗具的精锐之士拱卫在羊祜身旁,着那蛮兵首领的动作。

    蛮兵首领略有迟疑的踏步上前,身侧并无一人跟随。羊祜见了颔首颇有嘉许之意,心知收服这支蛮兵的计划至此已成定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