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困兽之斗(1)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第59章 困兽之斗

    从寿春通往江东的道路有许多,任意一条路都是不好走。就算没有魏军的围困,也不是一马平川的畅通无阻。淮南之地水系发达,南北通行东西相汇,水路曲折用来逃亡速度过慢。陆路也是发达,但到达吴国境内需要经过的河流也是不少。而且从寿春到吴国境内也并非一日可达,这也突围增加了难度。

    东方是魏豫州刺史王基的人马,南方是徐州刺史胡奋的军队,西方驻扎的则是司马昭的大军。北方地理环境险恶,不利于大军出击,而且又是与吴国的位置相反因此不做考虑。东,南,西三个方向都可以作为突围的目标,只要打通任意一营魏军便可以破围而出。

    南营徐州刺史胡奋的军队经过前次的大战消耗甚多,伤患也是众多。魏军着重对胡奋的南营输送了兵力,数量上有所恢复,战力上却不一定比得上胡奋自带的徐州军。和徐州人马交过手的焦彝自然清楚得很。魏军起来是各州的精锐汇聚,实际上兵卒的战斗力也分三六九等,并非是全军精锐。

    东营王基的豫州军团虽然历经数战,但损耗并不是很大。这得益于王基的屡战屡胜,战斗减员便减少了许多。诸葛诞和焦彝等人对王基是恨之入骨,不仅因为蒋班的阵亡,更是因为王基的难缠。

    司马昭所带领的司州精锐便聚集在寿春西方,离寿春的距离最远。但没人会选择冲击这一侧,魏国的精兵强将都汇聚在司马昭身边,离着寿春距离还远。淮南军一战拿不下魏军,被其他魏军绕过来截断后路就成了灭顶之灾。所以攻击西侧是非常冒险的,不能轻易出击。

    魏军虽然有二十万之众,不过为了顾及补给线路,保证防御效果,并没有用营盘将寿春城围住。而是采取了掘堑而围的方式,在寿春城外挖掘一道道的深沟,筑起土山。魏军凭借深沟和土山的地理优势据险而守。这些防御工事都配合附近的地形施工,与周遭的地势浑然一体,除了正面的强攻之外,别无他法。

    淮南军每日在城头着魏军修筑工事,心中忧虑但体力却是丝毫未损。反观魏军虽然采取了轮流施工的方式,但日子久了军卒难免会积累疲劳。最为精锐的军卒不会参与筑围,卖苦力的多是新兵和战斗力不强的部队。

    这一日天空一片清澈万里无云,阳光直照大地烤得大地发热。寿春城东门之外有数千魏卒挥舞着锄头对沟堑加深加宽。挖出的泥土倒入竹筐之中,由众人传到地面上,再运往土山处堆积。魏卒们身处两军阵前,气氛倒是十分的平和。淮南军龟缩已久,大家不免懈怠起来。

    “这诸葛诞也不过如此,早早投降便是了,害得我等在这里卖力气!”有的军卒了寿春城,一脸不屑的说道。

    “要我说啊不能埋怨人家不出来,这鬼天气走几步就是一身汗,换我也是猫在城中纳凉啊!”有军卒取笑道。

    “赵老三你还说,上面不是下令了么,要大家预防着贼军反扑。这工事要是做得差了,被贼人杀过来,到时候可别尿裤子。”另一名挖土的魏卒笑道。

    “老子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壮实,等闲三五人近不了老子的身。这贼众要是赶出来,我一刀一个都剁了丢到大江中喂鱼!”赵老三不满被人取笑,于是抢着炫耀道。

    “得了吧,杀贼还用得上我们么?临时征调而已,卖卖力气就有粮饷拿也是不错。”听到赵老三的大嗓门,附近几个魏卒围拢了过来。

    天气炎热,魏卒都是汗流浃背的工作着,有了乐子纷纷放下了手里的工具凑过来起哄。监工的校尉见了,连忙跑来喝散众人。赵老三伸了伸舌头,埋头继续工作。寿春东门外的沟堑足足有十余里之长,数千魏卒分布其中,三五人聚在一起扯扯淡是家常便饭。监工的校尉放来纵马也是被晒的发晕,略微做些管理便自顾自的找地方躲太阳去了。

    与往常相同,这一天似乎就这么过去了。军营生活本就是平淡为主,但两军交战之时赵老三还是希望日子过得热闹些。甚至赵老三还几度幻想自己能在这沙场之上立些功劳,回去后升个小官,改善改善生活。对于战争时不时的爆发一些期待,凭借自己的武勇闯出个富贵多好。若是久经沙场的老兵知道赵老三有这等想法,必然是呲之以鼻。战场无情刀枪无眼,有命去搏富贵,还要有命享受才是。

    咚咚咚……咚咚咚……远方战鼓响起,赵老三一个激灵连忙跳出坑外。只见寿春城楼之上架起了十余个大鼓,淮南兵丁擂鼓不停。城门缓缓开启,涌出了无数淮南军卒,摇旗呐喊向魏营冲来。呐喊声响彻云霄,震得赵老三等人分不清是大地在抖还是自己发抖。

    “快跑!贼军来了!”不知哪个率先反应过来拔腿便跑,众人也是撇了手中的工具往魏营奔逃。

    淮南军冲锋的速度极快,不多时已然距离长堑不远。长堑上除了施工的军卒,尚有负责守御的魏卒。见新兵一个个都跑了,为首的魏将气得跳起多高。敌军大举压境,要留下共同守御才是,一哄而散未免过于草包了。眼前军情危急,不是处理逃兵的时候,魏将派人往大营通传,自己指挥魏军进入战斗状态。

    “放箭!”魏将令旗一挥,从沟堑后方的土山上飞下无数箭矢,射向淮南军。冲在前方的淮南军都是一手持盾,用盾牌遮掩身形尽量的保持推进速度。冲锋在前的勇士为的就是给大部队打开道路,遮挡敌军的攻击。因此在前面的淮南军都是挺直了腰杆大步前行,尽量给后方的战友多遮挡些箭支。

    怎奈魏军居高临下,弓箭覆盖的范围极大,就是如此遮挡依旧是不断有人中箭倒地。所幸魏军似乎也有所准备不足的样子,在淮南数万大军冲锋的前提下军力略显单薄。依靠人数的优势淮南军很快便推进到了土山前方的沟堑处。

    这沟堑足有一丈多宽,里面插满了竹桩木锥,一旦跌入沟中就是必死无疑。前方的淮南军停住脚步,井然有序举起盾牌组成盾阵抵御飞矢。淮南军似乎是倾巢而出,一时间不满了整个城外的空地。盾牌军在长堑前不断的组成盾阵,一时间和土山上的魏军弓弩手形成了对峙的局面,颇为壮观。

    前锋站住了脚,后方一队队的淮南军开始跟进,淮南军中的几名大将也都带着自己的亲军加入了战局。盾牌手护着弓弩手组成阵列,移动到盾阵的后方向土山上的魏军还射。只是距离较远,而且魏人在土山之上便于隐蔽,杀伤力远不如魏军。不过魏军的弩手受到了威胁,攻击势头不免开始减弱。

    此时由盾阵之下钻出无数淮南军或是两人一组,或是独自一组冒着箭雨冲锋。两人一组的都是一前一后扛着梯子或是长木,跑到深沟边上顺势放倒木梯和长木等物。然后经由木梯和长木渡过沟堑。独自一人的军卒则是扛着沙袋,将沙袋投入沟中填埋,然后顺着铺设好的木梯等物杀奔对面。

    这些军卒都是舍命向前,除了木梯沙袋等物便是一把长刀随身,没有盾牌防御完全暴露在魏军的弓弩之下。魏人见状拼命阻止,把活力集中在这批淮南军身上。延缓淮南军渡过沟堑的时间,尽可能的多杀伤淮南军。

    后方的魏军大营中,王基等人也是听闻了鼓响,急忙点兵出营前来支援。没想到淮南军攻势猛烈,一番推进下已经有不少淮南军士过了沟堑杀上土山。土山上的弓弩手被淮南军团团围住,四周不断的有淮南军放箭和冲击土山。

    魏卒也是勇烈,不少人扔掉弓弩抄起了大刀长枪在土山上和淮南军展开肉搏。后方的淮南军潮涌般的不断渡过沟堑,没了魏军弓弩手的压力淮南军很快便是填平了沟堑,大军开始整体推进。

    负责指挥防线的魏将本来在土山上,见有淮南军杀了过来便召集了军卒下山抵挡。这批淮南军卒虽然战力不强,可人人向前毫不畏死。身后是自家大军,上方是魏人的箭矢,唯有向前才能活命!那魏将禁不住淮南军的冲击,愣是被淮南军的冲锋顶出十余丈远。眼防线失守,魏将便是舍命前冲,顿时陷入了淮南军的包围之中。

    魏豫州刺史王基坐在马上,观望着局势,见淮南军入惊涛骇浪般将自己经营多时的防线淹没,深吸了口冷气道:“速速报知大将军,这是诸葛诞搏命之举!”

    “将军,我等速去救援前部!”王冲,曾烈两名大将一齐请命道。

    “传我命令,全军进击!务必挡住贼军!”王基抽出身畔的宝剑高举叫道。

    魏军久胜之师气势如虹,得到军令大军向淮南军冲去,誓要营救被围住的同袍兄弟。负责前线守御的那魏将听得自家方向喊杀声震耳欲聋,知是来了援军于是振奋精神越战越勇。这一撮不过数百魏军,周遭的淮南军一时也是无可奈何。

    “杨虎在此!谁敢挡我!”猛然间淮南军中一员将领杀入魏阵之中,不等那魏将有所反应,手起斧落将其斩于马下!魏卒见主将阵亡都没了分寸,不多时便覆没在人海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