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马革裹尸(2)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第4章 马革裹尸(2)

    当关彝拖着大刀逃跑的时候,刘禅就联想到了拖刀计。后世演义评书中的关公常用这招,想不到竟是真的。张遵也听说过关家的拖刀斩法别具一格,上去大大咧咧的追赶,实际心中早有了提防。拖刀计与回马枪差不多,都是伪装撤退猛然回击的路数。在这个时代,并不是某一人专有,可以说是大众招,至少会使这招的人不少。

    张遵一边追赶一边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如何防御这一斩,甚至连怎样反击都计划好了。可当关彝大刀飞斩而来的时候却发觉一切都有所不同。扭身跨步,臂膀挥舞的动作与预想中的相同,可在这些必须动作之前大刀已然砍了出来!关彝这一斩出手之前竟是没有丝毫征兆,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快!

    大刀已然当头砍到,张遵心中震惊手上却是不慢,双手举矛便是硬架。场外众人只听刺耳一声锐响,大刀重重砍再矛柄之上又急速弹起。只见关彝收刀连退数步,虎口满是鲜血。转目再张遵,双臂举矛而立一脸沉重,脚下的砖石禁不住这一斩的力道竟然崩裂。

    掌声响起,刘禅一边鼓掌一边走到场中道:“两位爱卿皆朕之虎将,不可自相残杀,若有损伤岂不损朕臂膀。”早有宿卫跑到二人身边,接过二人武器。

    二将见陛下解围,彼此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连忙叩拜道:“臣等不敢!”

    刘禅呵呵一笑由身旁侍从手中接过酒壶,酒盏亲手斟满交给张遵道:“卿等祖辈情同手足,随先帝南征北战方有这一番基业。如今何不结为异性兄弟随朕建功立业?”

    关张二将功夫了得,家世渊源又忠心可靠,刘禅巴不得手中有这等猛将冲锋陷阵,因此出言拉拢。二人皆非笨人,如何不清楚陛下的心意?当下二人在刘禅及众臣面前结拜为异性兄弟,关彝大过张遵一岁为兄,张遵为弟。刘禅着心里羡慕,若是自己这副躯体年轻个二三十岁,与二人结拜,便可重温桃园三结义的美事。发掘了两位猛将也是美事,更美的是这蜀汉朝堂之中还有无数功臣名将的后裔,暗藏着许多未知。若是十有一二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群臣此时都来庆贺,关彝张遵兄弟二人一时身价大涨,不少人已经私底下算计该把哪个女儿嫁给二人了。关彝身居虎贲中郎将,在宫内七卫之中刘禅特别重视虎贲卫。重视是好事,但也有不利的方面。重视虎贲卫的最重要原因便是关彝,关氏的身份让刘禅放心,这是绝对不可能背叛刘氏政权的家族力量。这样一来,关彝实际上此生的武运便是在深宫之中,担任这护卫首领不得离开。

    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是难以抵达的高度。可关彝身负如此武艺便显得屈才,沙场之上才是这等勇将建功立业的所在。如今得陛下的重,外出领军只是时间问题。群臣几乎口径统一的判断,这关彝放到战场之上,所建立的功业会远超现在的成就。关彝如此张遵也是不差。于是群臣暗中盯住了两人,手快有手慢无啊!

    收拾好场地,接下来要进行的便是宗室的比试。对于宗室的水平,不少大臣都暗中向刘禅透了底,可刘禅还是抱有期待。

    参与比试的九名宗室见过关彝,张遵的两轮演示,反而没了压力,因此都是跃跃欲试。出场的顺序用抽签决定,九支长短不一的木条,依照抽到的长度决定次序。

    首先出场的是刘禅的小儿子刘虔。刘虔身材高大可一身肥肉,平白糟蹋了好身板。见是自己打头阵,呵呵一笑并不介意,大步走入场内。

    寿春城外战事已入尾声,淮南军接应到吴军后尽数撤回城内。城外的魏军把矛头对准了正与州泰交战的吴军。

    全怿自负将才,就是吴国之内也少有匹敌。如今自己带着家族精锐,怎会输给魏人?可事实便在眼前,自己所在的中军已然开始对魏军的反攻,两翼的吴军却是一个劲的败退。中路的魏人似乎没有料到眼前的吴军有如此战力,抵挡了片刻便止不住的向后。

    吴军整体处于劣势,自己的中军却是高歌猛进,既然如此倒不如用中军将魏军击溃,两翼的魏军自然也跟着败退了。做好了打算全怿不理会两翼的吴军,命令大军全力进攻,务求击溃魏阵。

    见到全怿的亲军也投入了一线战斗,州泰嘴角微翘似笑非笑般道:“人言东吴不善陆战,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当下传令众军缓缓败退,引吴军深入。

    见到魏军顶不住自己猛攻不住的后退,全怿感到血脉沸腾,兴奋不已。这一战若是获胜,回国之后必受众人推崇。届时便可以和孙綝一较高下,攀登权利的顶峰,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这是父亲全琮穷其一生,都未曾做到的事情。全氏一族也将由此一跃成为江东第一大族。想到这里顿时心情爽快,急命众军继续猛攻,不可给魏人喘息之机。

    此时吴军两翼的全端,于诠分别出了端倪,均带士卒奋起反扑意图与全怿军会合。州泰与吴军初交锋时便设下了此计,自然不会让二将如此容易杀回,两翼的魏军人数逐渐增加。吴军战力人数都处于下风,纵然全端于诠二人舍生忘死拼命冲锋,也难以击退魏军。

    战了片刻远方的呐喊声渐弱,全怿心中一凛。举目望之,只见自己这七八千吴军周围都是魏军,完全陷入了魏军的包围之中。至此全怿才醒悟竟是中了魏人的奸计!可惜为时已晚,全端于诠一共才有一万多人马,也分别被魏人的左右翼围住。自己突围都是困难,想来救援全怿更是难上加难。见吴军开始慌张,州泰舒眉笑道:“大功便在今日!”言罢纵马舞刀杀入吴阵之中直取全怿。

    全怿毕竟是一族之长,名将之后。心知自己一时贪功冒进犯了兵家大忌,现今身陷绝境唯有奋力一拼搏取生机。魏军诱敌深入分兵包围,各个击破是好,可每一处的兵力也是相对薄弱。自己这七八千吴军接连猛攻魏人中路,魏将必然在中路多布士卒。全端,于诠两支人马被隔在后方,后侧魏军应该也有所准备。既然如此只有两侧魏军相对薄弱,全怿放眼望去心有定计。

    州泰信心满满杀向全怿,但见吴军令旗一展数员偏将齐出,刀枪并举带着千余人迎头截住去路。见吴人军少州泰冷笑一声挥军冲杀。趁此时机吴军主力向右侧魏阵猛冲,右侧魏阵领军者恰是由南营败退的徐州先锋官李广。李广好不容易逃到了东营,暗自庆幸自己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先前被焦彝带着百余骑杀退自己数千人,阴差阳错没被追究还当上了正印先锋官。那焦彝不知何故,二次交战时双方还没列阵便带着淮南军撤退,一路丢下三处营盘。平白无故,自己又捡了件大功。

    正因如此自己又被王基重,奉命镇守南营后身,做为抵抗吴人的第一道防线。天有不测风云,来的若是吴将自己倒是能战。偏偏是文钦,唐咨领着吴军杀来。那文,唐二人在魏国人称二寇,此寇非是一般的寇贼,而是巨寇的意思。

    自从文钦跑到吴国,有事没事儿就唆使吴人北伐。要知道扬州地域极大,魏人占淮南,庐江二郡。其中庐江治所为六安,这只是庐江郡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便在吴人的统治之下,吴人庐江郡的治所在皖县。魏吴各占扬州数郡,不约而同的在江淮地区坚壁清野,尽迁其民到国内生活。在两国边境交界之处方圆百余里形成了大片的无人区。

    文钦深通两淮地理,对于魏国的边防布置也是了若指掌,更兼勇猛好战深得吴人器重。文钦投奔东吴之后,魏国虽是改变了防御部署,可万变不离其宗。地形地貌不变,何处可屯兵,何处可屯粮都是难以变更的。因此文钦便成了魏国的心腹大患,吴人也确实依靠文钦在边境之地占了几次便宜。

    李广为人欺软怕硬,又是久闻文钦盛名,因此一时怯懦不战而逃。州泰想去支援南营,自然带上李广这南营大将一同前往。全怿在树林之中本就是和文钦计议好的,文钦开路,自己负责埋伏魏人抄袭之军。因此文钦怎样攻破魏营全怿得是一清二楚。全怿一番观察之下,见侧翼是李广旗号,顿时大喜过望带兵直杀过来。

    见吴人来势凶猛,李广老毛病一犯又是心虚起来。众军环视之下,绝对不能脚底抹油,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吴军。全怿心知李广虚实,专盯李广所在猛攻。李广遮拦几个回合,抵挡不住只好让开了道路。全怿见果如自己所料,长啸一声带着吴军破围而出。身后州泰见了血气上涌,大骂李广没用,只得截下来不及脱困的数千吴军泄愤。

    吴军刚刚冲出重围,便要择路而逃,忽然前方一彪魏军杀来。全怿大惊失色,观来将旗号赫然是司马昭的西路魏军。司马昭分兵此处,显然寿春战事已休,难道是淮南军大败?全怿心中慌乱,自己一意孤行若是因此害了文钦失利,回去孙綝绝不会放过自己,更不会放过全氏一族。诸葛恪,滕胤等一干重臣都被灭族,此番失利岂不是害了自己。

    惊疑之间迎面魏将已然杀到,全怿缓过神来大喝一声,挺枪便刺。那魏将也不含糊,举刀一荡隔开这突如奇来的一枪,大刀翻转间杀得全怿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吴军见刚刚脱困又逢死路,心知难免一死各自奋战起来。

    突出重围的吴军不过数百人,大队都被魏军截在阵内走脱不出。来的魏军足有万人之多,顷刻之间这数百吴军尽灭,唯有全怿苦苦支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