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摧锋之战(2)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第20章 摧锋之战(2)(本章免费)

    豫州军马离开项县已有半日,探马频频探得敌情回报,蒋班的淮南军在我军出城之后,行军速度骤降。依照两军目前的速度,相遇当在今夜。王基,陈骞闻言顿感蹊跷。

    “蒋子方似乎有意与我军夜战?”陈骞问道。

    王基了地图冷哼一声:“尚未交战,先被这小辈摆了一道,只带五万人来,吃定老朽了么?”

    “将军何必动怒,对方如此动作显然是精于夜战,是战是退,还请将军定夺。”陈骞劝道。

    王基盯着地图来回走了几圈,一摆手拿着地图的两名士卒将地图合上退了下去。

    “鼠辈欲夜战一举击溃老朽,老朽也正想借此战除贼!”当下王基传令各军准备夜战。

    是夜,乌云掩月,更显阴沉。魏营灯火通明,营楼之上士卒往来巡逻不休。众军皆合甲而睡,以防敌人夜袭。中军帐中王基,陈骞等几名主将尚在议论敌军将如何来攻。时至夜半,探马轮番侦查,却无丝毫敌军动静。淮南军日落时分便在十五里外屯扎,没有任何出战的迹象。

    大将徐渊道:“贼军莫不是虚张声势,并无夜战之意?”

    陈骞摇头道:“朝廷各州人马数日即到,贼众既然要战,岂会拖延时日。”

    徐渊道:“若如此,贼军为何不出?”

    王基沉声道:“贼众必有所图,勿令军士放松警惕,鸡鸣前后当有动静。”

    子夜,鸡鸣,日落皆是当时人们用来计算时间的刻度。子夜便是子时,所指的范围大概在二十三点到凌晨一点之间。鸡鸣是十二个时辰的第二个时辰,即是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日落又名日入,傍晚,大概是十七点到十九点之间。

    陈骞道:“听闻当年蒋班在淮间追斩吴将,便是夜间,想来自有夜战之妙。既然他不来攻,不若我等去攻。”

    另一名大将程雄表示赞同道:“某愿引本部人马前去哨探!”其余众将亦是赞同。

    王基双眉紧锁,反复观地图道:“此地虽然平坦宽阔,适合屯营,但并非要地。以此前推二十里处,为四方贯通之路,方为要冲。”言罢,手指一处,却是在淮南军大营后方数里之后。

    众将闻言凝神细,徐渊道:“我军已然竭力进军,只是贼军早到一步。”

    当王基带大军来到此地时,淮南军已在十五里外筑营,若是继续推进,便是攻坚之战。王基等人见蒋班有意根据豫州军团的行动,调整行军速度。知是敌军意在夜战,若是依照原来速度进军,二支人马早就碰上了。因此王基传令众军安营,轮班警戒,做夜战的准备。

    按照众将的推断,双方军力相等,营寨虽是仓促而建,毕竟也是防御工事。只要保持警戒,就算对方擅长夜战,也别想占得便宜。敌军久攻不下,士气衰竭之时,便是大军反扑之际。此番豫州军中有骑军五千人,做为夜战反击的主要力量。

    陈骞略有所思道:“将军之意是恐贼众由此处绕行夹击我军?”伸手指在地图一处,却是淮水的一支分流。

    “夹击确有可能,老朽更担心贼众借此处奔袭项县。”王基答道。

    项县只有不足千人的老弱之军,负责构筑工事,战斗力微弱。更要命的是天子大军的目的地就是项县,若是项县被破,天子大军必然受惊。而王基等一行人,虽然在附近山林小路都设置了斥候以及伏路之军,唯独忽略了此条水路。一是因为精力都集中在夜战方面,二是因为水路离此处颇远。众将正在商议,帐外探马来报,淮南军营门大开,杀奔过来。众将闻言,纷纷请战。

    王基依然盯着地图道:“程雄何在?”

    程雄抱拳道:“末将在!”

    “你带本部人马,立即赶赴此处,严查河流两岸,广派斥候,另使人寻当地百姓询问可曾见过贼众经过。一消息速速来报。”

    “末将遵命!”程雄领命去了。

    “王贲,王敬何在?”王基继续点将道。

    “末将在!”两员小将应声而答。

    “分你们二人一千骑兵,二千步卒,火速往项县支援,若遇敌军可使人速报。若无敌众,步卒留守,骑军回援。务必保全项县!”

    “末将领命!”两员小将得到指派,兴奋答道。

    二人正欲出营,身后王基道:“项县乃大军存亡之根本,你们二人谨慎从事,休要堕了王家威名。”

    两员小将皆是王基族中子弟,骁勇善战,是以跟随军旅出征。见王基嘱咐,连忙正色称是。

    “贼众既来,各军按部就班,依照计划行事,擅自出战者斩!”王基冷眼扫过在场众人,说得斩钉截铁。

    魏营之外,淮南军大将陈奇挺枪跃马,耀武扬威。身后数千锐卒阵型严整,一片萧杀之气。往远处望去,无数火把于山林之中,显然是淮南大军驻扎之地。

    王基在陈骞,徐渊等将领簇拥之下来到营楼之上。回首问道:“可知此是哪部士卒?”陈骞仔细后答道,应是淮南驻军。诸葛诞的淮南军由本部,庐江,两淮,军屯五部组成。观其军容,绝非是军屯所出,诸葛诞本部又不足万人。显然来军原属庐江,淮南,淮北三部之一。

    众将未解其意,陈骞已然明了道:“蒋子方早有打算,所用之军深知水路,多闻地理,又知我军根底,如此倒是小觑他了。”

    众将各有领悟,尚待进言,营外陈奇见王基立于营楼上,于是催动坐下骏马上前数步叫阵道:“王伯舆可有胆与我一战?”

    王基已然年近七旬,陈奇却是三十余岁正值壮年,如今竟然叫阵王基单挑,明摆着欺负王基年迈。

    “若是不敢,休要在此逞能,可速速退回豫州。否则待我攻破营寨,取汝首级!”陈奇骂阵自有一套,仗着脸上皮厚,一个劲儿的叫骂不停。

    早恼了徐渊,暴跳如雷道:“此子实是可恶,某去斩之!”

    陈骞劝道:“将军严令固守,子明稍安勿躁。”

    王基冷笑道:“贼众若是早有打算,这数千人莫不是诱敌?”

    陈奇见王基等并无动静,也不气馁,回马进入阵中,命手下军卒大声喝骂。阵中自有嗓门特大,能说会骂的军卒出列,对着魏军营寨开始谩骂。主将尚且不要脸皮,这士卒更是无所顾忌敞开了骂。魏营军将听得气恼,恨不得杀将出去,可碍于军令,只好忍气吞声,装聋作哑。

    陈骞着远处无数火把道:“程雄,王贲尚无消息传回,此时出击非是良时。”

    徐渊道:“敌暗我明,某愿请一军出营,探其虚实。”

    王基沉吟一会儿道:“子明你带五千步卒,正面冲击此贼,试其虚实即为功劳一件,切记不可追击。”

    徐渊大喜接令而去。

    “元休,文彬,你二人各领两千步卒伏于营门处,伺机助子明一臂之力。”王基接着又点派了两员将领。

    王冲字元休,也是王氏一族的将领,从戎二十年,机敏善战,是王基的老班底。曾烈字文彬,久镇豫州,勇猛无双,深得军心。

    陈奇正在指挥军士叫骂,心中暗气这王基老头儿涵养极佳,骂得如此刺耳也能忍住。于是更是让士卒竭力大骂。忽见魏军营门一开,一彪军杀出。为首魏将身长九尺,虎背熊腰,手提大刀威风凛凛,一番猛将气派。身后众军涌出,不多时已扎住阵脚,也是强兵风范。

    “游击将军徐渊在此,敌将可敢与我一决生死!”徐渊提刀指着陈奇喝道。

    陈奇见徐渊身形,已是心虚,又闻暴喝更是胆怯。硬着头皮道:“我取你性命!”当下拍马挺枪直冲过来。徐渊早恨得手痒,双脚一夹马腹,抡刀便砍。刀枪相交,直震得陈奇手臂酸麻,难以用力。战不三合,陈奇拔马便跑。徐渊见状哈哈大笑,大刀一招,身后五千步卒直冲敌阵。

    淮南军虽有数千人,见状也不交战,返身就跑。徐渊冷笑道:“果是诱敌之兵,老子探你虚实!”于是挥军追赶。淮南军跑的飞快,败势已成,别管是不是诱敌,跑得慢了丢脑袋可是真的。徐渊压住大军步伐,却是缓步追赶,以防敌军反扑。

    营楼上陈骞见了对王基道:“徐子明得将军指点,想不到也有了这等谋略。骞不得不钦佩将军。”

    王基手托白髯笑道:“休渊亦可准备军马,以防万一。”

    徐渊带兵追了数里,远方火把频频闪动,逐渐向魏营方向逼近。心中暗道,此必贼众大军,于是传令大军缓缓而退。此时却见手下败将陈奇,带着不足千人返身杀回。陈奇依旧是嚣张神态,仿似刚才二人未曾交手般:“徐渊小儿,可敢与爷爷一战!”

    徐渊目露寒光,脸带怒色,强忍冲动命众军依令而退。自己带着数百亲军殿后,防止陈奇追击。

    陈奇见徐渊不受挑衅,自己也不敢过逼的过于靠前。只是带人在徐渊后面吊着,保持距离。徐渊见状,并未在意。忽然左翼方向一声呐喊,一支骑兵不知何时接近,直杀了过来。徐渊大惊,方知中了埋伏,急传令众军速退,可惜已为时已晚。淮南骑兵如虎入羊群般直扑这五千步卒。魏军没有准备,更没想到远方的火把以及陈奇都是幌子。真正的杀着,是这支无声无息,不带火把照明的骑兵。

    淮南骑兵虽少,可胜在出其不意,刹那间步骑异势,将徐渊所部一分为二。步卒来不及列阵反击,已被面前飞驰的骑兵一枪刺倒,前排的纷纷倒下,后排的更是慌乱,顿时全军陷入混乱之中。

    徐渊急帅亲兵返身,意图挡一挡淮南骑兵,好让众军重新结阵。不想早先色厉内荏,一副怯战模样的陈奇一脸阴笑,带兵直冲过来,丝毫不见畏惧之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