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如鲠在喉(中)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战云涌动,鼓乐奏杀,聊城东方平原之上铁流滔滔,刀斧为阵逼杀汉军!

    反观汉军方面,行军之车阵逐渐转化,形成大大小小十余处阵势紧密结合,汉军以车为墙,以索为栏,长矛大刀内藏其中,劲矢箭弩八方开she!

    胡骑穿插车阵间隙,兵卒更是举盾迎上四面围攻,然车阵彼此距离颇远,阵内弓弩枪矛纷纷杀出,让往来胡骑,围拢兵卒防不胜防,竟以惊人的速度纷纷毙命,难阻汉军大阵运转分毫。

    段涉复辰望着不断推进的汉军,恨得牙根痒痒,自己手中兵力在汉军之上,可车阵之威并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祖逖的车阵攻击手段虽远比不上马隆,却是牺牲了攻击力提高了移动的速度。

    一边作战,一边缓缓移动,虽然慢,可不停止的状况下,十几里对于汉军也并非是特别遥远的距离。一旦汉军推进到了聊城下,聊城的钱粮辎重便没有了保障,而前方大军的钱粮补给,却是不能耽搁的。

    祖逖自恃车阵无敌,便采取这样的攻势,摆明了是欺负胡人,可其推进到聊城下,断绝刘渊大军粮道的决心也是无可动摇!

    ……

    黄河南岸,一片平静,朝中调动频繁,大汉皇帝刘禅坐镇许昌处理政务之后,便移驾南下,准备对海外诸国用兵。

    用兵之事非同小可,在华夏大地用兵,有各地兵员钱粮支撑,而所占领区域之百姓也都是汉家百姓。可反观征讨海外一事,不仅要扬帆远航,而且涉及了大量的人力物资补给运输,对于异国百姓如何统治交流等等诸多事宜。

    没有悉心充分的准备,绝对是难以获得成功的。

    刘禅的年龄摆在那里,即便是仍在河北战场的大将军姜维对此也是持有反对态度。华夏大地几近统一,扩张的版图更是伸展到了南方沿海各地,可谓一时之盛!这个时候要远渡重洋,与异国分个胜负强弱,姑且不说利益何在,意义何在,便是刘禅的身体状况便是令人担心。

    况且北方用兵尚未有结果,南方凑集物资兵员,整个大汉帝国因此陷于战事之中,百姓惶惶不可终ri,各地难以正常发展,这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群臣百官之中,此类声音占据绝大多数,这一次连姜维都站在了反对的一方,对于刘禅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可权力让人疯狂,这与你是现代人抑或是古代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刘禅自认自己不过是运气较好的凡夫俗子,并非什么圣人,沉迷于权力,抑或是被全力所驾奴,这根本是分不清楚的事情。

    当你想做一件事情,便去做了,谁能制约皇帝?

    即便能够制约皇帝,可刘禅曾经的大开杀戒与绝对强势,又不是百官能够抗衡的。如此一来,众人的希望反而落到了姜维的身上。

    奈何姜维被圣旨强行摆在河北战场,不得抽身而回,难以当面与陛下争辩,群臣苦谏无用,多少人痛哭流涕,多少人磕头迸血,仍是无济于事,难以挽回陛下的心意,一时间朝中愁云惨淡,yin霾重重。

    不论国家的状况能否支撑浩大的远征与两面作战,只是陛下的如此举措便会引起朝野间一连串的震动,从而造成的影响便足够朝臣费尽心力去收拾。由各地征调工匠,兵员,钱粮辎重等等都是旷ri持久,耗费万金的工程。

    北方的战事乃是身为汉人收复大汉国土的正义之师,但南方的战事已然成为了陛下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的言论方向。

    身在黄河南岸的还有太子刘动,父子二人短短相聚便又分离,许多话不需要多说彼此已然明了。负责在南岸监视北方状况的刘动不可能奔赴许昌阻止父皇的决定,身为大汉皇帝的刘禅也不会给予自己唯一的血脉这样的机会。

    这副身体终究是有极限的,并不因为灵魂的年轻而年轻。

    每每感到了身体的衰退,刘禅心中愈发的不甘起来,平时可以谈笑风生,豪言生死,只是到了临近之时往往人都是畏惧死亡的。

    尤其是刘禅的实际年龄才四十岁出头,武功文治都还有长足的进步空间,功勋政绩更可以大书特书,这个时候就要面临死亡,谁都不会心甘情愿,更不会安然等死。我可以做的更多,做的更好,更配得上拥有这一切,而今都要消失么?

    刘禅不情愿,可也知道这并非自己能够控制的,一介凡夫俗子,平民百姓,能够有今天的地位与奇遇,并非是没有代价的。

    人们常常奇怪有些帝王到了老年时期仍是不乏征战,给自己增加武功,这一刻刘禅却是体会深刻,要证明自己没有老,自己仍是最强的那一个,要驱除心中不断积累蔓延的yin霾,这是唯一的办法,或者说是逼不得已的办法,当手握权力这么久之后,把自己看的重过任何事情可谓是习惯成自然。

    ……

    太子刘动无暇顾及许昌的事情,但并非不了解,父亲的心态自己也能猜出几分。

    这个时候即便是自己前往许昌当面劝阻,也是无益。南征所需筹划甚多,时间亦久,若在父皇南征之前能够扫平河北,驱逐胡虏,想来事情仍是有转机的。

    北岸的形势不容乐观,东线战场上胡军全力出击,各条战线上汉军皆是吃紧。

    胡人的铁骑并非真正的无敌,可面对数万铁骑想要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作战方案可谓难过登天。

    车阵是一个选择,但对于汉军来说战事在这个时候重启,想要筹集足够的车辆已是困难。迅速补充各地的钱粮辎重已经用掉了大半的车辆,而平原祖逖的车阵更是耗费了河北地区几乎大半的车仗。

    太子刘动微微摇头否决了车阵的提议,不是因为准备不足,需时过长,而是因为速度太慢!

    刘渊大军压迫沿岸的汉军,其目的并不单纯,一旦沿岸的汉朝守军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等于黄河南岸的军队登陆北岸后要首先击破刘渊的主力胡军,才能更进一步的增援其他地区,这样的时间消耗与战事的惨烈程度皆是难以估计。

    胡人的粮饷匮乏,但若把胜负只压在这一件事上,相信那也是最后的选择。

    保持平原地区的稳固,严密守御,恢复各地的联系,才是最稳妥的战略,即便仍然存有可能xing,也要试着挽回局面,来杜绝发生最坏的打算。

    祖逖的书信很快送到了南岸,胡人的压制虽然猛烈,可想覆盖整个沿岸的战线还是需要时间的。

    “祖士稚奋不顾身舍命攻往聊城,乃是为我军创造最后的机会,诸君皆是国家栋梁,可愿随本殿与刘元海决战!?”太子刘动看罢书信猛然起身拍案喝道!

    换做以往,必是众人齐声附和,然此刻在场文武出人意料的竟是无人上前附和,反是鸦雀一片,皆不作声。

    “嗯?”太子刘动脸se一紧,几分愤怒涌上眉头。

    “祖将军忠心为国,实乃社稷之福,然此番大战凶险万分,敌强我弱败多胜少。太子殿下千金之躯不可以身犯险,微臣不才愿假殿下旗号前往河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武将之首,一名大将虎背熊腰,威风凛凛,踏步咬牙请战,乃是伤愈复出的汉军虎将文鸯!!

    刘动傲立堂上,纹丝不动的怒道:“此战关乎国家社稷之安危,不容有失!本殿身为三军统帅,焉能隔岸观火,置身于外?如此贪生怕死,将士们如何用心杀敌!”

    在场群臣都知道刘动善战,可眼下这个状况陛下一意孤行,太子殿下乃是大汉帝国唯一的继承人,就算掉脑袋,也是没有人会支持刘动亲自与刘渊决战的。

    见群臣不语,与自己之意见很是抵触,刘动怒目去看近臣谯登。谯登见状明白太子殿下之意,微咳一声上前躬身道:“文将军跟随陛下征战多年,神勇无比,定能破敌!微臣以为此战太子殿下不宜以身犯险,可乘水师督战。”

    “你……!”刘动不曾想到自己的心腹近臣也是这般态度,顿时怒火填胸,戟指群臣!

    战云涌动,鼓乐奏杀,聊城东方平原之上铁流滔滔,刀斧为阵逼杀汉军!

    反观汉军方面,行军之车阵逐渐转化,形成大大小小十余处阵势紧密结合,汉军以车为墙,以索为栏,长矛大刀内藏其中,劲矢箭弩八方开she!

    胡骑穿插车阵间隙,兵卒更是举盾迎上四面围攻,然车阵彼此距离颇远,阵内弓弩枪矛纷纷杀出,让往来胡骑,围拢兵卒防不胜防,竟以惊人的速度纷纷毙命,难阻汉军大阵运转分毫。

    段涉复辰望着不断推进的汉军,恨得牙根痒痒,自己手中兵力在汉军之上,可车阵之威并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祖逖的车阵攻击手段虽远比不上马隆,却是牺牲了攻击力提高了移动的速度。

    一边作战,一边缓缓移动,虽然慢,可不停止的状况下,十几里对于汉军也并非是特别遥远的距离。一旦汉军推进到了聊城下,聊城的钱粮辎重便没有了保障,而前方大军的钱粮补给,却是不能耽搁的。

    祖逖自恃车阵无敌,便采取这样的攻势,摆明了是欺负胡人,可其推进到聊城下,断绝刘渊大军粮道的决心也是无可动摇!

    ……

    黄河南岸,一片平静,朝中调动频繁,大汉皇帝刘禅坐镇许昌处理政务之后,便移驾南下,准备对海外诸国用兵。

    用兵之事非同小可,在华夏大地用兵,有各地兵员钱粮支撑,而所占领区域之百姓也都是汉家百姓。可反观征讨海外一事,不仅要扬帆远航,而且涉及了大量的人力物资补给运输,对于异国百姓如何统治交流等等诸多事宜。

    没有悉心充分的准备,绝对是难以获得成功的。

    刘禅的年龄摆在那里,即便是仍在河北战场的大将军姜维对此也是持有反对态度。华夏大地几近统一,扩张的版图更是伸展到了南方沿海各地,可谓一时之盛!这个时候要远渡重洋,与异国分个胜负强弱,姑且不说利益何在,意义何在,便是刘禅的身体状况便是令人担心。

    况且北方用兵尚未有结果,南方凑集物资兵员,整个大汉帝国因此陷于战事之中,百姓惶惶不可终ri,各地难以正常发展,这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群臣百官之中,此类声音占据绝大多数,这一次连姜维都站在了反对的一方,对于刘禅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可权力让人疯狂,这与你是现代人抑或是古代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刘禅自认自己不过是运气较好的凡夫俗子,并非什么圣人,沉迷于权力,抑或是被全力所驾奴,这根本是分不清楚的事情。

    当你想做一件事情,便去做了,谁能制约皇帝?

    即便能够制约皇帝,可刘禅曾经的大开杀戒与绝对强势,又不是百官能够抗衡的。如此一来,众人的希望反而落到了姜维的身上。

    奈何姜维被圣旨强行摆在河北战场,不得抽身而回,难以当面与陛下争辩,群臣苦谏无用,多少人痛哭流涕,多少人磕头迸血,仍是无济于事,难以挽回陛下的心意,一时间朝中愁云惨淡,yin霾重重。

    不论国家的状况能否支撑浩大的远征与两面作战,只是陛下的如此举措便会引起朝野间一连串的震动,从而造成的影响便足够朝臣费尽心力去收拾。由各地征调工匠,兵员,钱粮辎重等等都是旷ri持久,耗费万金的工程。

    北方的战事乃是身为汉人收复大汉国土的正义之师,但南方的战事已然成为了陛下好大喜功,穷兵黩武的言论方向。

    身在黄河南岸的还有太子刘动,父子二人短短相聚便又分离,许多话不需要多说彼此已然明了。负责在南岸监视北方状况的刘动不可能奔赴许昌阻止父皇的决定,身为大汉皇帝的刘禅也不会给予自己唯一的血脉这样的机会。

    这副身体终究是有极限的,并不因为灵魂的年轻而年轻。

    每每感到了身体的衰退,刘禅心中愈发的不甘起来,平时可以谈笑风生,豪言生死,只是到了临近之时往往人都是畏惧死亡的。

    尤其是刘禅的实际年龄才四十岁出头,武功文治都还有长足的进步空间,功勋政绩更可以大书特书,这个时候就要面临死亡,谁都不会心甘情愿,更不会安然等死。我可以做的更多,做的更好,更配得上拥有这一切,而今都要消失么?

    刘禅不情愿,可也知道这并非自己能够控制的,一介凡夫俗子,平民百姓,能够有今天的地位与奇遇,并非是没有代价的。

    人们常常奇怪有些帝王到了老年时期仍是不乏征战,给自己增加武功,这一刻刘禅却是体会深刻,要证明自己没有老,自己仍是最强的那一个,要驱除心中不断积累蔓延的yin霾,这是唯一的办法,或者说是逼不得已的办法,当手握权力这么久之后,把自己看的重过任何事情可谓是习惯成自然。

    ……

    太子刘动无暇顾及许昌的事情,但并非不了解,父亲的心态自己也能猜出几分。

    这个时候即便是自己前往许昌当面劝阻,也是无益。南征所需筹划甚多,时间亦久,若在父皇南征之前能够扫平河北,驱逐胡虏,想来事情仍是有转机的。

    北岸的形势不容乐观,东线战场上胡军全力出击,各条战线上汉军皆是吃紧。

    胡人的铁骑并非真正的无敌,可面对数万铁骑想要拿出一个行之有效的作战方案可谓难过登天。

    车阵是一个选择,但对于汉军来说战事在这个时候重启,想要筹集足够的车辆已是困难。迅速补充各地的钱粮辎重已经用掉了大半的车辆,而平原祖逖的车阵更是耗费了河北地区几乎大半的车仗。

    太子刘动微微摇头否决了车阵的提议,不是因为准备不足,需时过长,而是因为速度太慢!

    刘渊大军压迫沿岸的汉军,其目的并不单纯,一旦沿岸的汉朝守军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等于黄河南岸的军队登陆北岸后要首先击破刘渊的主力胡军,才能更进一步的增援其他地区,这样的时间消耗与战事的惨烈程度皆是难以估计。

    胡人的粮饷匮乏,但若把胜负只压在这一件事上,相信那也是最后的选择。

    保持平原地区的稳固,严密守御,恢复各地的联系,才是最稳妥的战略,即便仍然存有可能xing,也要试着挽回局面,来杜绝发生最坏的打算。

    祖逖的书信很快送到了南岸,胡人的压制虽然猛烈,可想覆盖整个沿岸的战线还是需要时间的。

    “祖士稚奋不顾身舍命攻往聊城,乃是为我军创造最后的机会,诸君皆是国家栋梁,可愿随本殿与刘元海决战!?”太子刘动看罢书信猛然起身拍案喝道!

    换做以往,必是众人齐声附和,然此刻在场文武出人意料的竟是无人上前附和,反是鸦雀一片,皆不作声。

    “嗯?”太子刘动脸se一紧,几分愤怒涌上眉头。

    “祖将军忠心为国,实乃社稷之福,然此番大战凶险万分,敌强我弱败多胜少。太子殿下千金之躯不可以身犯险,微臣不才愿假殿下旗号前往河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武将之首,一名大将虎背熊腰,威风凛凛,踏步咬牙请战,乃是伤愈复出的汉军虎将文鸯!!

    刘动傲立堂上,纹丝不动的怒道:“此战关乎国家社稷之安危,不容有失!本殿身为三军统帅,焉能隔岸观火,置身于外?如此贪生怕死,将士们如何用心杀敌!”

    在场群臣都知道刘动善战,可眼下这个状况陛下一意孤行,太子殿下乃是大汉帝国唯一的继承人,就算掉脑袋,也是没有人会支持刘动亲自与刘渊决战的。

    见群臣不语,与自己之意见很是抵触,刘动怒目去看近臣谯登。谯登见状明白太子殿下之意,微咳一声上前躬身道:“文将军跟随陛下征战多年,神勇无比,定能破敌!微臣以为此战太子殿下不宜以身犯险,可乘水师督战。”

    “你……!”刘动不曾想到自己的心腹近臣也是这般态度,顿时怒火填胸,戟指群臣!

    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或直接访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