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 乱象(下)

作者:乾坤不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雷入汉最新章节!

    去问武者的巅峰是什么,会得到很多答案。

    野心不同,地位不同,能力也不同,得到不同的回答不足为奇。可若是说能够成为国家的三军统帅,朝中的一方支柱,相信没有任何武者会否认这个条件成为巅峰象征之一。很少有人的野心比这个地位还要高,即便是有,也是在坐稳了这个位置之后的很长时间内酝酿而生。

    在和平时期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少之又少,甚至几年都没有一次。一旦机会来临,所谓的统帅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却是整个国家的军事系统在紧盯着,即便明知道轮不到自己可也不甘心的盯着,幻想着,叹息着。

    庆幸身在乱世,所以一身武勇有了用武之地。

    垣延便是这样一个人,在平原大战之前,即便是最熟悉垣延的人也不一定会料到不过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这年近五旬的晋国降将就成为了独当一方的人物。击退了慕容廆,呼延翼的联军,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垣延自己也不相信,可独揽大权,三军肃然的ri子里着实让这看起来怕是一辈子只能停留在普通将军层面的老家伙感到了比的荣光!

    幸福来得突然,遥不可及的梦想竟而成为现实,换做是谁都要激动不已。垣延咬着牙,挺直腰板支撑下来,便连平素里看不起自己的兵将们都对自己很是尊敬。受人尊敬是好事儿,没有人不喜欢被人尊敬,垣延也不例外。

    军中关于垣延的话题热烈蔓延开来,朝野对于这大器晚成的一军统帅之评价,也是随之水涨船高,渐渐的成为了大汉军中的一颗星。

    说是星,实是军中的老人,如今称为宿将也代表着朝野的尊重。

    可垣延知道自己并不算,军中仍有人不服膺于自己的威望战功,自己被提拔的不算,前方还有高远的路可走。说这里便是自己的巅峰,看来以往这几十年自己都小觑了自己的能力呢。

    祖逖,叫做祖逖的这个年轻人很犀利。

    垣延在魏国步骑cao练人马,挥军征战时,祖逖正带着一帮游手好闲的散荡青年四处游侠闯祸。垣延在晋国与异族殊死拼杀时,祖逖只不过是城中的白丁还一是处。可如今垣延经过几十年的厚积薄发一飞冲天,竟是被祖逖的风头盖过,一时很不是滋味。

    祖逖的迅速崛起打破了军中的微妙平衡,过的升迁导致了两种极端现象。一方是追随祖逖的死忠,一方是老资格将领们的眼红。当然也有其他人是看得开的,这个时代陛下要提拔谁,谁不就是这般显贵么,本没什么值得眼红的,至少眼红者缺乏让陛下青睐有加的能力,这一点是法否定的。

    平原的汉军置两军,一军是祖逖为帅,一军是垣延为帅,二者孰高孰低未曾有令,一时气氛迥异,议论杂多。

    军中资历老的将领纷纷站在垣延一方,垣延本权势,忽而一战成名根基浅薄,正是需要这些军中中坚力量的支持。一方有情,一方有意,投靠与拉拢都是各自的心思,又正对胃口,垣延的实力增强不出意料。

    少壮派的将领往ri被人压制,有了祖逖这锐将领出头,都是表示支持与拥护。对于这些资历较轻的将领来说,与其跟随重视排位资格的老将们论资排辈,倒不如追随祖逖搏一个富贵!

    祖逖并非是圣人,在军中若派系支撑是混不下去的,况且想要训练一支jing兵,想要建功立业,没有自己的班底怎能行?

    两支人马彼此吹捧自家的统帅,难免要攻击道对方的统帅。垣延默默闻几十年,殿下只是暂时抽身,所以才留其为帅,这样的言论四处散播着,军士们都说的津津有味。毕竟垣延是在一次临时的统帅任命中证明自身实力的,换而言之最初只是太子殿下的临时人选。

    可祖逖不同,从胡人南下之时起,便屡屡被太子殿下与陛下付以重任,屡屡升迁,可谓是陛下与殿下同时看中,大力提拔的人选。说白了这是陛下与殿下有意栽培的人,怎能是垣延这种临时凑数的家伙能够比较的?

    诸如此类的言论引起了支持垣延一方极大的不满,一些老资历的军中宿将们纷纷授意麾下开始反驳。垣延在魏晋时期的军功被一一搬上台面,虽说不是什么彪炳的战功,可比起同时代碌碌为的祖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何况谁不是添油加醋的吹呢?

    垣延是一步步熬到今天,祖逖却是一步登天,这其中凭借的是什么没有固定的说法,但人言可畏,没有固定的说法而是有了多的谣言与猜想的空间。军中有军法,军功,谁不是一点点立功起来的?即便是上面有意提拔的人选,若是没有些许功绩支撑,也是难以成事的。

    舔刀口用xing命搏回来今ri的地位,却看着有人如此轻易的扶摇直上,一时群情激奋,双方的冲突由暗转明,高级将领中吵得面红耳赤也变得频繁起来。

    汉军刚刚击败了胡人,在敌国的领土上建立了相当的防御地区,通过坞堡不断扩大领地,让敌军看着干着急却是不敢来战。士气正是鼎盛,论是垣延的部众还是祖逖的麾下皆是锐气正盛,针锋相对起来一时平原内一切如常,唯有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祖士稚轻狂自傲,其麾下皆是妄自尊大之辈,垣帅此刻放低姿态,让我等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垣延的府邸中,汉军的中坚力量们纷纷咆哮着,尽量让自己在平时表现的颇有姿仪,但聚集在一起后便开始发泄愤怒。垣延见群情激奋,众人皆是反对自己去寻祖逖,连忙安抚众人,心中却是苦笑。

    此刻在祖逖的私宅中少壮派的将领们也是聚集,对于近ri来双方激烈的冲突纷纷表态道:“自恃资历,倚老卖老,欺我等实在太甚!将军素与太子交好,近ri军心浮躁,各地轮岗士卒亦多有摩擦,如此下去恐怕军中生乱。”

    祖逖稳坐堂上不理众人的聒噪,沉思片刻,不做言语。祖约持剑在旁肃立,见兄长眉目一动,立刻示意众人安静。在场将领对于祖逖十分钦佩,顿时嘈杂的厅堂内变得鸦雀声,此刻祖逖方才抬头,缓缓说道:

    “殿下并吩咐我与垣帅权位高低,乃是嘱咐我等协力署理军政,如今事态至此,实非我之所愿,相信亦非垣帅所愿。”

    听祖逖如此说,少壮派将领们不觉低头不语,颇为不忿。双方矛盾到了这般地步,祖逖作为领袖只是如此评论,众人虽觉其话有理,情绪上一时难以理解。

    “然军中不和已是事实,歧见既生,一味忍让反是懦弱。”祖逖起身朗声说道,眼中乃是坚决目光继续说道:“即刻起传下军令,各军当恪守其责,不可与他人争执,加强边防jing戒,不能因此误了国事!”

    ……

    黄河滚滚,大浪东去,脩则听浪观涛负手傲立一处高地。

    “将军近ri心神不宁,所虑为何?”十几名亲兵在远处停驻,姜聪下马来到脩则身后道。

    脩则转身摇头道:“生死征战看得惯了,还能有什么担忧呢。”

    姜聪见状笑道:“可是祖垣之争?”

    脩则哑然笑道:“倒是瞒不住你,祖士稚官运亨通,提拔极,军中不瞒着占据大半。垣延为人老成沉稳,只是近来高升难免浮躁,被众人推着走,台阶怕是也不好下。”

    平原军中之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各地军营之中都是有所耳闻,很多议论。脩则统军坐镇黄河沿岸,稳稳守着,对于平原之事很是伤心。但观其态度言语,对于祖逖的迅速崛起也并非是赞同态度。

    都用xing命搏出来的前途,祖逖纵然才略过人,也是需要时间步步走上来,如此速擢升实在是难以服众。

    姜聪沉吟道:“斗气争胜在所难免,年轻气盛需要敲打,可老气横秋也并非好事。”说到这里,自觉失言,姜聪便不再言语。

    脩则听了露出几分笑意,姜聪乃是姜维之孙,虽是庶出却才干过人,善于治军,jing于布阵,本身也是不足三旬年纪,倾向祖逖一方乃在情理之中。

    “金足赤,人完人,殿下虽是年少,但留下祖逖与垣延同守平原必有其用意。我等不宜妄自猜测,只需静观即可……但平原地处要害,乃是兵家必争之地。慕容廆谋略非常,刘聪是轻而易举击败陆士衡,若因双方不睦而拖累国事,相信绝非陛下所愿。”

    殿下的安排是殿下的安排,对于殿下的推崇脩则从来不加掩饰。实际上从江东出身的脩则亲身经历了三国争雄的时代,经过了江东jing英尽失,国主自缢等等一切。对于朝中的动向抓的最是jing准,毫不掩饰其要成功的决心与野心。

    姜聪不似脩则般阅历丰富,不如脩则有野心有整个江东士族的支持,对此倒是不想继续谈下去的样子。大汉大将军姜维统领天下兵马,为汉室复兴可谓是呕心沥血付出了一切,继承了诸葛武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jing神。

    但位高权重,朝廷不会让姜氏历代掌握军权,姜维也意延续家族在军中的地位。否则姜氏后人早已遍布军中占据高位,而非是今ri愿从军者寥寥。汉帝刘禅感激姜维良苦用心,所以用心良苦的提拔姜维的子孙跻身行伍,这同样是一种提拔。

    从白身到军中的主要干将,这样的跨度并不比祖逖所遇到的要小多少。

    所不同的是姜维早得军心,军中对于姜维的忠肝赤胆早已钦佩不已,而姜氏后人跻身军中接班是许多人潜在的想法,因此才没有发生诸如祖逖遭遇的非议。但姜聪仍是谨小慎微,甚少涉入事端。

    不过不跻身事端之中,不代表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

    “将军肯为祖垣和解乃是佳事,然此刻不宜如此,将军以为如何?”姜聪隐晦的说道。

    “哦?”脩则盘算着若能替二人解决眼下的矛盾,不仅平原潜在的危机被平复,自己的地位与声望也必然随之提高,却不想姜聪这素来谨慎少管闲事的家伙竟是如此直言不讳。

    “论官位爵位,将军远在祖垣之上,可眼下二人晋为帅,正自矛盾,将军此刻好意解斗,若遭人误解,怕是弄巧成拙。”姜聪明白脩则乃是好意,只是如此一来怕是整个区域的统帅级人物都要参杂进去,对于汉军眼下的处境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官职上祖逖与垣延当然没法与功勋卓著的脩则比肩,但在此地大家都是一军统帅,级别大致相等,只是地位不同罢了。脩则夹杂其中,自然是很难理清自己了。

    “将军所言甚是,不愧名门之后!”脩则方才独自沉思,便是思虑如何处置这件事情,始终没有一个满意的方案。如今听姜聪说来倒是觉得此刻确实不是自己介入的良机,与其强行参与其中,倒不如静观其变,免得事态扩大,因小失大才是。

    “但此事法控制,胡人若是知晓必然有所图谋,当使各地人马小心看顾,多加救援。”转念一想,脩则不觉叹息着说道。

    姜聪见脩则并不执着,心中暗自庆幸,以脩则的权势介入其中并非是自己能够阻止的事情。当下又是问道:“胡人粮草短缺,不ri便当发动攻势,却不知是何种光景了……“

    去问武者的巅峰是什么,会得到很多答案。

    野心不同,地位不同,能力也不同,得到不同的回答不足为奇。可若是说能够成为国家的三军统帅,朝中的一方支柱,相信没有任何武者会否认这个条件成为巅峰象征之一。很少有人的野心比这个地位还要高,即便是有,也是在坐稳了这个位置之后的很长时间内酝酿而生。

    在和平时期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少之又少,甚至几年都没有一次。一旦机会来临,所谓的统帅也不过是一个人罢了,却是整个国家的军事系统在紧盯着,即便明知道轮不到自己可也不甘心的盯着,幻想着,叹息着。

    庆幸身在乱世,所以一身武勇有了用武之地。

    垣延便是这样一个人,在平原大战之前,即便是最熟悉垣延的人也不一定会料到不过短短的一个月时间这年近五旬的晋国降将就成为了独当一方的人物。击退了慕容廆,呼延翼的联军,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垣延自己也不相信,可独揽大权,三军肃然的ri子里着实让这看起来怕是一辈子只能停留在普通将军层面的老家伙感到了比的荣光!

    幸福来得突然,遥不可及的梦想竟而成为现实,换做是谁都要激动不已。垣延咬着牙,挺直腰板支撑下来,便连平素里看不起自己的兵将们都对自己很是尊敬。受人尊敬是好事儿,没有人不喜欢被人尊敬,垣延也不例外。

    军中关于垣延的话题热烈蔓延开来,朝野对于这大器晚成的一军统帅之评价,也是随之水涨船高,渐渐的成为了大汉军中的一颗星。

    说是星,实是军中的老人,如今称为宿将也代表着朝野的尊重。

    可垣延知道自己并不算,军中仍有人不服膺于自己的威望战功,自己被提拔的不算,前方还有高远的路可走。说这里便是自己的巅峰,看来以往这几十年自己都小觑了自己的能力呢。

    祖逖,叫做祖逖的这个年轻人很犀利。

    垣延在魏国步骑cao练人马,挥军征战时,祖逖正带着一帮游手好闲的散荡青年四处游侠闯祸。垣延在晋国与异族殊死拼杀时,祖逖只不过是城中的白丁还一是处。可如今垣延经过几十年的厚积薄发一飞冲天,竟是被祖逖的风头盖过,一时很不是滋味。

    祖逖的迅速崛起打破了军中的微妙平衡,过的升迁导致了两种极端现象。一方是追随祖逖的死忠,一方是老资格将领们的眼红。当然也有其他人是看得开的,这个时代陛下要提拔谁,谁不就是这般显贵么,本没什么值得眼红的,至少眼红者缺乏让陛下青睐有加的能力,这一点是法否定的。

    平原的汉军置两军,一军是祖逖为帅,一军是垣延为帅,二者孰高孰低未曾有令,一时气氛迥异,议论杂多。

    军中资历老的将领纷纷站在垣延一方,垣延本权势,忽而一战成名根基浅薄,正是需要这些军中中坚力量的支持。一方有情,一方有意,投靠与拉拢都是各自的心思,又正对胃口,垣延的实力增强不出意料。

    少壮派的将领往ri被人压制,有了祖逖这锐将领出头,都是表示支持与拥护。对于这些资历较轻的将领来说,与其跟随重视排位资格的老将们论资排辈,倒不如追随祖逖搏一个富贵!

    祖逖并非是圣人,在军中若派系支撑是混不下去的,况且想要训练一支jing兵,想要建功立业,没有自己的班底怎能行?

    两支人马彼此吹捧自家的统帅,难免要攻击道对方的统帅。垣延默默闻几十年,殿下只是暂时抽身,所以才留其为帅,这样的言论四处散播着,军士们都说的津津有味。毕竟垣延是在一次临时的统帅任命中证明自身实力的,换而言之最初只是太子殿下的临时人选。

    可祖逖不同,从胡人南下之时起,便屡屡被太子殿下与陛下付以重任,屡屡升迁,可谓是陛下与殿下同时看中,大力提拔的人选。说白了这是陛下与殿下有意栽培的人,怎能是垣延这种临时凑数的家伙能够比较的?

    诸如此类的言论引起了支持垣延一方极大的不满,一些老资历的军中宿将们纷纷授意麾下开始反驳。垣延在魏晋时期的军功被一一搬上台面,虽说不是什么彪炳的战功,可比起同时代碌碌为的祖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何况谁不是添油加醋的吹呢?

    垣延是一步步熬到今天,祖逖却是一步登天,这其中凭借的是什么没有固定的说法,但人言可畏,没有固定的说法而是有了多的谣言与猜想的空间。军中有军法,军功,谁不是一点点立功起来的?即便是上面有意提拔的人选,若是没有些许功绩支撑,也是难以成事的。

    舔刀口用xing命搏回来今ri的地位,却看着有人如此轻易的扶摇直上,一时群情激奋,双方的冲突由暗转明,高级将领中吵得面红耳赤也变得频繁起来。

    汉军刚刚击败了胡人,在敌国的领土上建立了相当的防御地区,通过坞堡不断扩大领地,让敌军看着干着急却是不敢来战。士气正是鼎盛,论是垣延的部众还是祖逖的麾下皆是锐气正盛,针锋相对起来一时平原内一切如常,唯有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祖士稚轻狂自傲,其麾下皆是妄自尊大之辈,垣帅此刻放低姿态,让我等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垣延的府邸中,汉军的中坚力量们纷纷咆哮着,尽量让自己在平时表现的颇有姿仪,但聚集在一起后便开始发泄愤怒。垣延见群情激奋,众人皆是反对自己去寻祖逖,连忙安抚众人,心中却是苦笑。

    此刻在祖逖的私宅中少壮派的将领们也是聚集,对于近ri来双方激烈的冲突纷纷表态道:“自恃资历,倚老卖老,欺我等实在太甚!将军素与太子交好,近ri军心浮躁,各地轮岗士卒亦多有摩擦,如此下去恐怕军中生乱。”

    祖逖稳坐堂上不理众人的聒噪,沉思片刻,不做言语。祖约持剑在旁肃立,见兄长眉目一动,立刻示意众人安静。在场将领对于祖逖十分钦佩,顿时嘈杂的厅堂内变得鸦雀声,此刻祖逖方才抬头,缓缓说道:

    “殿下并吩咐我与垣帅权位高低,乃是嘱咐我等协力署理军政,如今事态至此,实非我之所愿,相信亦非垣帅所愿。”

    听祖逖如此说,少壮派将领们不觉低头不语,颇为不忿。双方矛盾到了这般地步,祖逖作为领袖只是如此评论,众人虽觉其话有理,情绪上一时难以理解。

    “然军中不和已是事实,歧见既生,一味忍让反是懦弱。”祖逖起身朗声说道,眼中乃是坚决目光继续说道:“即刻起传下军令,各军当恪守其责,不可与他人争执,加强边防jing戒,不能因此误了国事!”

    ……

    黄河滚滚,大浪东去,脩则听浪观涛负手傲立一处高地。

    “将军近ri心神不宁,所虑为何?”十几名亲兵在远处停驻,姜聪下马来到脩则身后道。

    脩则转身摇头道:“生死征战看得惯了,还能有什么担忧呢。”

    姜聪见状笑道:“可是祖垣之争?”

    脩则哑然笑道:“倒是瞒不住你,祖士稚官运亨通,提拔极,军中不瞒着占据大半。垣延为人老成沉稳,只是近来高升难免浮躁,被众人推着走,台阶怕是也不好下。”

    平原军中之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各地军营之中都是有所耳闻,很多议论。脩则统军坐镇黄河沿岸,稳稳守着,对于平原之事很是伤心。但观其态度言语,对于祖逖的迅速崛起也并非是赞同态度。

    都用xing命搏出来的前途,祖逖纵然才略过人,也是需要时间步步走上来,如此速擢升实在是难以服众。

    姜聪沉吟道:“斗气争胜在所难免,年轻气盛需要敲打,可老气横秋也并非好事。”说到这里,自觉失言,姜聪便不再言语。

    脩则听了露出几分笑意,姜聪乃是姜维之孙,虽是庶出却才干过人,善于治军,jing于布阵,本身也是不足三旬年纪,倾向祖逖一方乃在情理之中。

    “金足赤,人完人,殿下虽是年少,但留下祖逖与垣延同守平原必有其用意。我等不宜妄自猜测,只需静观即可……但平原地处要害,乃是兵家必争之地。慕容廆谋略非常,刘聪是轻而易举击败陆士衡,若因双方不睦而拖累国事,相信绝非陛下所愿。”

    殿下的安排是殿下的安排,对于殿下的推崇脩则从来不加掩饰。实际上从江东出身的脩则亲身经历了三国争雄的时代,经过了江东jing英尽失,国主自缢等等一切。对于朝中的动向抓的最是jing准,毫不掩饰其要成功的决心与野心。

    姜聪不似脩则般阅历丰富,不如脩则有野心有整个江东士族的支持,对此倒是不想继续谈下去的样子。大汉大将军姜维统领天下兵马,为汉室复兴可谓是呕心沥血付出了一切,继承了诸葛武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jing神。

    但位高权重,朝廷不会让姜氏历代掌握军权,姜维也意延续家族在军中的地位。否则姜氏后人早已遍布军中占据高位,而非是今ri愿从军者寥寥。汉帝刘禅感激姜维良苦用心,所以用心良苦的提拔姜维的子孙跻身行伍,这同样是一种提拔。

    从白身到军中的主要干将,这样的跨度并不比祖逖所遇到的要小多少。

    所不同的是姜维早得军心,军中对于姜维的忠肝赤胆早已钦佩不已,而姜氏后人跻身军中接班是许多人潜在的想法,因此才没有发生诸如祖逖遭遇的非议。但姜聪仍是谨小慎微,甚少涉入事端。

    不过不跻身事端之中,不代表不会发表自己的看法。

    “将军肯为祖垣和解乃是佳事,然此刻不宜如此,将军以为如何?”姜聪隐晦的说道。

    “哦?”脩则盘算着若能替二人解决眼下的矛盾,不仅平原潜在的危机被平复,自己的地位与声望也必然随之提高,却不想姜聪这素来谨慎少管闲事的家伙竟是如此直言不讳。

    “论官位爵位,将军远在祖垣之上,可眼下二人晋为帅,正自矛盾,将军此刻好意解斗,若遭人误解,怕是弄巧成拙。”姜聪明白脩则乃是好意,只是如此一来怕是整个区域的统帅级人物都要参杂进去,对于汉军眼下的处境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官职上祖逖与垣延当然没法与功勋卓著的脩则比肩,但在此地大家都是一军统帅,级别大致相等,只是地位不同罢了。脩则夹杂其中,自然是很难理清自己了。

    “将军所言甚是,不愧名门之后!”脩则方才独自沉思,便是思虑如何处置这件事情,始终没有一个满意的方案。如今听姜聪说来倒是觉得此刻确实不是自己介入的良机,与其强行参与其中,倒不如静观其变,免得事态扩大,因小失大才是。

    “但此事法控制,胡人若是知晓必然有所图谋,当使各地人马小心看顾,多加救援。”转念一想,脩则不觉叹息着说道。

    姜聪见脩则并不执着,心中暗自庆幸,以脩则的权势介入其中并非是自己能够阻止的事情。当下又是问道:“胡人粮草短缺,不ri便当发动攻势,却不知是何种光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